[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
余杰文集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一种声称"精彩"之极的黄色暴力卡通"电玩"日前在湖北武汉的盗版游戏市场异常流行。该游戏宣称,只要完成凌辱八个女人就可以成为"成功人士"。

   据《武汉晨报》报道,在武昌广埠电脑市场,有摊主"热情"推销该种黄色暴力游戏。游戏说明很"诱人":某侦探潜入一个制药公司的职工楼,收集可威胁八个女人的证据,从而达到凌辱她们的目的。如果玩家在两年内成功完成凌辱八个女人的任务(评价值一百分),游戏将会重新开始,同时出现大满贯的游戏模式。游戏明确要求主人公"在两年内,凭借自身魅力和超人'五感'能力,将身边熟人的情妇和女儿、各个部门的女职员、同事妻子等八位女性,通过'偷拍、威胁、凌辱'的手段统统奸污"。游戏者可以使用各种卑鄙手段,诸如摄像机、照相机、以及媚药、剃刀、绳索。该游戏的两套光盘开价二十元。据摊主说,这种"电玩"销路非常之好,前来购买者不乏中小学生。

   "凌辱电玩"的出现和流行,昭示着当代中国社会的"戾气"已经越来越浓厚。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是友爱、同情和互助,而是欺辱、冷漠和仇恨。我们随意到一个政府机关或者公司企业去感受感受,对此就能够"感同身受":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完全是目空一切、颐指气使,对下属是任意的责骂和侮辱;而处于下级地位的人则忍气吞声、如履薄冰,另一方面又心怀怨恨、且逐日累积。在广东发达地区某些劳动密集型的工厂里,就多次出现这样的事件:老板驱使民工如同驱使奴隶或牛马,他们剥夺民工的人身自由,甚至强迫女工脱光衣服搜身,恣意凌辱其人格尊严。在杨银波于2003年2月发表的《广东东升农场紧急报告》中,我们发现,所谓的"明星企业"居然是暗无天日的"动物庄园"。在东升农场中,劳动者的处境并不比《汤姆叔叔的小屋》中的黑奴好多少--而它显然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接下来,我们在报纸上还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某些民工到了积怨已深、忍无可忍的时刻,终于拔刀杀死虐待他们的老板,用暴力去实现"正义"。当然,真正在生活中实践暴力和杀戮的人毕竟是少数。于是,更多的人便在类似于"凌辱电玩"之类的"虚拟活动"中发泄自己极度压抑的情绪。更为可怕的是,这种阴毒、残酷的情绪,已经开始渗透到处于"花季"的中小学生的心灵深处。近年来,不断出现中学生杀死同学、老师乃至自己亲身父母的惨剧。天津的一名大学生因为考试不及格面临留级的危险,害怕亲人的指责,便一口气将父母和外公外婆全部杀死,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从从容容地去投案自首。

   我们不能再漠视"戾气"的弥漫了。学者赵园在《明清之季士大夫研究》一书中对明末的"戾气"有所研究。她认为,那是一个"杀机四伏"的时代,在阅读了大量的野史笔记之后,她感慨说:"你更由当时的文字读出了对残酷的陶醉--不止由野史所记围观自虐的场面,而且由野史的文字本身。那种对暴力的刻意渲染,正令人想到鲁迅所一再描述过的'看客'的神情。这里有压抑着的肆虐、施暴的愿望。在这方面,士文化与俗文化亦常合致。你由此类文字间,察觉了看客与受虐者的相互激发,那种涕泣号呼中的快感。这里有作为大众文化品行的对'暴力'、'暴行'的嗜好--弱者的隐蔽着的暴力倾向。嗜杀也就嗜血。在这类书的作者,似乎唯有血色方可作为那一时代的标记,也唯血色才足以作为士人激情的符号。二十四史固是'相斫书',但有关明史的记述,仍有其特殊的残忍性。"就时代氛围而言,明末的"戾气"与今日的"戾气"何其相似!当代中国文化是一种为"戾气"所包裹的文化,从作家莫言的长篇小说《檀香刑》到导演张艺谋的超级大片《英雄》,无不是对酷刑和杀戮的张扬与把玩。不过,今天又是一个科技进步的时代,我们还有一些最新的娱乐方式来展示我们时代的"戾气"--比如电子游戏。在类似于"凌辱游戏"的种种"电玩"中,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杀人、强奸。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不仅"血流成河、伏尸百万"并非难题,而且成为世界的最高统治者也易如反掌。

   从王夫之到鲁迅,几代启蒙思想家都对"戾气"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他们的批判锋芒直指中国文化的残缺、中国统治者的专制、中国士人的沉沦以及中国百姓的麻木。鲁迅说过:"试将五代,南宋、明末的事情的,和现今的状况一相比较,就当惊心动魄于何其相似之甚,仿佛时间的流驶,独与我们中国无关。现在的中华民国也还是五代,是宋末,是明季。"(《忽然想到》)他对未来有过相当悲观的估计:"以明末例现在,则中国的情形还可以更腐败,更破烂,更凶酷,更残虐,现在还不算达到极点。"(《忽然想到》)在鲁迅看来,历史不是孤立的历史,历史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史书本来是过去的陈帐簿,和急进的猛士不相干。但先前说过,倘若还不能忘情于咿唔,倒也可以翻翻,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形,和那时的何其相似,而现在的昏妄举动,胡涂思想,那时也早已有过,并且都闹糟了。"(《这个与那个》)今天,"凌辱电玩"之类的玩意的发明和畅销,再次证实了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与心灵结构其实离明末并不远。科技的先进并不能带来精神的进化。鲁迅没有过时,鲁迅的批判依然具有鲜活的当下性。这究竟是鲁迅的骄傲还是鲁迅的悲哀呢?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没有自己的"甘地"、没有自己的"马丁·路德·金"、没有自己的"曼德拉"、没有自己的"特蕾萨修女";我们只有"朱元璋"、"魏忠贤"、"李自成"和"张献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朱元璋"、"魏忠贤"、"李自成"和"张献宗"们,依然悠哉游哉地生活在我们中间,他们就是"我们"。

   明人朱鹤龄在《获虎说》一文中写道:"今也举国之人皆若饿豺狼焉,有猛于虎者矣。"对照"凌辱电玩"的风行,我终于理解了鲁迅的忧愤和绝望。这种忧愤和绝望还将延续多久呢?这种忧愤和绝望何时才能终结呢?那一天也许还很遥远--那一天,就是"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和"特蕾萨修女"一起来到中国时刻。

   

   3/19/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