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的大陆之旅]
余杰文集
·中国人不是动物庄园里的熊猫——驳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的若干亲共言论
·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 读唐彼得《花旗梦别神州泪》
·胡锦涛为何成不了戴克拉克?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我们拒绝什么样的生活?——读狄马《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
·中国,你的裂口大如海
·将这些事摆在你眼前——特务和告密者可以拥有美好的未来吗?
·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我以自己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被凌辱的中国女儿的救赎之路——读巫一毛《暴风雨中一羽毛》
·全民唾弃的央视名嘴张召忠
·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写给所有的母亲,也写给所有的父亲
·从“持不同政见者”到“持自己政见者”——读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
·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吃人,中国的象征与现实
·玩偶、黑帮与过家家
·中共可能避免瓦解的命运吗?
·“暴徒”是怎样炼成的?——杨佳杀警案背后的制度危机
·想起王旭明,想起范美忠,想起孩子
·矿难之后又是矿难
·爱阅兵的大学校长与被奴役的大学生
·为什么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幸福和快乐?
·谁将顺民变成了暴民?
·那哀歌为谁而鸣?
·你为死者开——读杨显惠《定西孤儿院纪事》-
·“吃人”何以成为“艺术”?
*
*
23、《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2009年)
·《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目录
·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从曾纪泽与慈禧太后的对话看晚清改革开放与道德伦理之冲突
·“清流”不清——从《孽海花》看晚清的“清流政治”与“清流文化”
·肺病患者的生命意识——鲁迅与加缪之比较研究
·“秦制”:中国历史最大的秘密——论谭嗣同对中国专制主义传统的批判
·最是文人不自由——论章学诚的“业余”文章
·晚清的报刊热与《知新报》的创办
·未完成的转型----《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跋
*
*
24、《从柏林围墙到天安门:从德国看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台湾允晨文化出版,2009)
·在哪个岔道走错了?----《从柏林墙到天安门》自序
·触摸受难者的体温——访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迟到的忏悔还是忏悔吗?——君特•格拉斯为何隐瞒党卫军的履历?
·在死亡之地重建爱与和平——访柏林墙遗址及和解教堂
·邪恶也是一种美——里芬斯塔尔及其纪录片《奥林匹亚》
·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从德国教会历史看政教关系
·从焚书到焚人——“焚书纪念处”侧记
·祈祷和烛光的力量
·白玫瑰永远绽放
·言论自由是信仰自由的开端——从马丁.路德故居到古登堡印刷博物馆
·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柏林“欧洲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侧记
·为奴隶的母亲——访柏林珂勒惠支纪念馆
·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下)
*
*
25、《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谁让母亲成为妓女?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人民意愿轻如鸿毛
·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黑心矿主与黑心政府
·航空母舰与国家形象
·邓小平与美少女
·独裁国家无友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的大陆之旅

   
   
   李敖终于回到了阔别半个多世纪的北京,这个舞台比台湾大千百倍,这里的聚光灯也比台湾亮千百倍。   
     
   李敖将自己此次的大陆之行命名为“神州文化之旅”,其实“文化”不过是他的一块遮羞布而已——与其说这是一次“文化之旅”,不如说是一次“商业之旅”和“统战之旅”。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在业已初步实现民主化的台湾找不到自己位置的过气人物(不可否认,李敖确实曾经为台湾的民主化作出过一定的贡献),不甘寂寞的“最后一秀”,宛如白先勇笔下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为什么说李敖此行是“商业之旅”呢?近十年来,李敖的市场已经转移到中国大陆:在已经拥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台湾,他的大胆的言论已然无法为他赢得喝采;而在言论不自由的大陆,许多读者仍然通过阅读李敖谩骂蒋家王朝的文字,来发泄他们对共产党政权的不满,这就是李敖在大陆走红的特殊原因与背景。李敖在今天的大陆图书市场仍然是一线畅销书作家,因此他十分看重自己在大陆的市场份额。为了捍卫和拓展在大陆出版市场的商业利益,他甚至不惜克服“飞机恐惧症”而到大陆来作秀。李敖来大陆,与成千上万的台商来大陆一样,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无非是一个“利”字,犯不着将其拔高到“对接两岸文化”的高度上。另一方面,作为凤凰台的一名雇员,李敖的大陆之行由凤凰台来安排、策划和买单,凤凰台由此获得了全程跟踪报导的权益。凤凰台是一个媒体,亦是一个商业公司,他们愿意为李敖的行程买单,当然不是单单敬仰李大师的才华,而是希望制造传媒热点,提升节目收视率,并最终获得更高的广告报酬。所以,大陆知识份子没有必要将李敖当作文化使者来看待,他只是一个精明无比的、善于投资的台商罢了:为了商机,商人可以没有祖国;为了版税,李敖可以没有立场。
   
     为什么说李敖此行是“统战之旅”呢?首先,李敖在大陆所享受的待遇决非一名知识份子、作家和学者所能享受到的。且不说在钓鱼台国宾馆住宿、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家宴,这样的“顶级作派”显然得到了中共高层的首肯;单单是一路上数十名来自中央警备局的、熊腰虎背的保镖,其派头就不亚于不久前来北京朝拜的连宋这样的政党首领。我不知道这些“中南海保镖”的费用是由谁买单,但我想绝对不会是李敖自己掏腰包——大半都得由中国的纳税人来出钱。而在中国大陆,纳税人的钱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中共的私房钱,为了“统战”的需要,中共自然不会吝惜这点小钱。中共的钱是烫手的,拿人钱财,当然要与人消灾,难怪李敖一起程便宣布自己是来“向党中央报到”的,难改李敖一到北京机场便骂台独,难怪李敖在作为“屠杀的现场”的天安门城楼上写下“休戚与共”的媚词。真可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也。其次,凤凰台的中资背景人人皆知,此次凤凰台安排李敖的大陆之行,除了盈利的目的外,也许还有奉行党中央“统战”政策的因素在内。于是,李敖便成了中共方面统战工作的一枚棋子,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个“留在党外”的“编外党员”,为了党的统战事业自然要兢兢业业的了。看来,中共在李敖身上花的钱并不冤枉。
   
     李敖的足迹只是停留在北京和上海,用独立经济学家何清涟的话来说,这两个城市是中共刻意打造的“现代化的橱窗”,它们像孤岛一样突兀于广袤的苦难中国之外。一贯标榜关心民生疾苦的“大陆型知识份子”李大师,为什么不到北京上海之外的、更加真实的中国的土地上去看看呢?去看看河南的上千个爱滋病村,去看看云贵山区数百万的失学儿童,去看看老家东北的那些失业工人居住的贫民窟,这才能让号称“白话文写作第一”的李大作家获得丰丰富富的、第一手的写作素材呢。
   
     平心而论,李敖在北大的演讲比我想像中的好——因为近年来他的表现实在太糟糕了,使大陆大部份有良心的知识份子已经对他不抱任何希望了,他偶尔说几句人话,倒让人刮目相看。李敖毕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才子,他没有像大陆的某些御用文人学者那样肉麻地、拙劣地吹捧中共,吹捧得让被吹捧者也感到不舒服。李敖深知,不批评中共无法显示其勇气,但他亦深知中共的秦城监狱比台湾的绿岛恐怖千百倍,于是他对中共的批评也只是采取“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方式进行,甚至不惜大段引述毛语录来为自己壮胆。不过,李敖总算抓住了“言论自由”的主题,申明言论自由对一个国家民族来说有益无害,也暗示出他其实知道大陆根本没有言论自由——李敖的作品在大陆出版的时候就经常遭到删节,如他很得意的《孙中山研究》迄今仍不允许在大陆出版,这些情况却没有被他纳入“著作禁毁年表”之中。李敖还指出,昔日北洋军阀治下的北大 “好”,今日中共治下的北大“孬”——因为今日北大的书记校长们都没有像蔡元培那样“站起来”。此时此刻,一心奉“今上”的命令、号称要将“言论反动的教师清除出大学”的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坐在台上自然是面孔拉长、神情肃穆如判官。
   
     小骂大帮忙,李敖的大陆之行,对中共而言当然是利大于弊。李敖在台湾可以指名道姓地大骂从蒋介石、蒋经国到李登辉、陈水扁等历届领导人,在大陆却不敢对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等魁首有任何的不敬。他知道入乡随俗,到了哪里就遵守哪里的“潜规则”,按照当地的游戏规则来说话和做事。因此,李敖根本不是他所标榜的“自由主义者”,他根本不曾“反求诸己”,他根本没有“因真理、得自由”。我记得李敖曾经在文章中批评七十年代到台湾来访问的苏俄异议作家、《古拉格群岛》的作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李敖认为,索氏访问威权主义统治下的台湾,此一行动本身就构成了对台湾当局的支持,索氏也没有为被台湾当局打压和监禁的作家同行们呼吁。因此,对于索氏这样一位反专制的斗士来说,此次台湾之行必将成为他生命中的一个污点。如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李敖对索尔仁尼琴的批评却又回到了他自己身上,真如《红楼梦》之《好了歌注》中所说:“乱哄哄我方唱罢你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
   
   
   ——观察
   (9/23/2005 1: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