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余杰文集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耻辱
   ——余杰、余世存关于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
   
   

   北大的“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了。
   据我们所知,“一塌糊涂”是一个以讨论文化教育问题为主的网站,它为北大师生和海内外诸多关心中国问题的思想者提供了一处多元的、自由的、宽容的言论平台。它是北大精神在网络时代的新的表现方式,它是许多怀着梦想的青年人的灵魂家园,同时它的存在也是中国社会缓慢进步的缩影。这个诞生不到五年的小小网站,聚集了北大内外数十万网友。然而,一夜之间,它却被强迫关闭了,主持网站的几名青年学生还受到了骚扰和恐吓。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关方面”为什么要关闭这样一个与“国家机密”和“国家安全”毫无联系的网站呢?
   “一塌糊涂”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在网络世界消失了,同时也在现实世界消失了。虽然我们不是热心的网民,但一个网站的死亡依然像一个朋友的死亡一样,让我们感到无比的哀伤。尤其是某种非“正常死亡”,我们又怎么能够假装不知道呢?当然,我们不会对中共政权的这一粗暴举动而感到震惊——对于一个曾经悍然动用坦克和机枪在首都杀害无辜民众的政权来说,关闭一个网站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一通电话就可以终结一个网站的生命,这确实是“举手之劳”。在此之前,“思想的境界”、“不寐论坛”等成千上万的民间网站就曾经多次被关闭。迄今为止,中国的普通网民仍然不能自由地进入海外网站获取信息——只是在西方某国家元首访华时,个别西方媒体的网站才会被象征性地开放几天。即便这样一种“人权秀”,统治者还企图让我们跪下来“谢主龙恩”。生活在这样的国家,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我们无可奈何地相信,在“被屠杀”的中国民间网站的“花名册”上,“一塌糊涂”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感到了无边的耻辱。我们被一个不是自己选举的政权所统治,我们缴纳的税款却成为统治者实施愚民政策的资本。在此意义上,我们的生存就是奴隶的生存。那么,在北大这个曾经发出过“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的地方,是否耻辱感就会轻一些呢?恰恰相反,此次“一塌糊涂”事件凸现了这样一个可悲的事实:北大与中南海一样厚颜无耻。在“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之后的一个月内,除了贺卫方教授和几位博士的公开信之外,北大师生对此事件的回应却是死寂般的沉默。数十名院士、三千名位教师、三万名学生以及数十万校友,统统闭上了他们高贵的嘴——其中的某些嘴巴在电视上在谈起“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等词汇的时候,却是那样的滔滔不绝。
   诚如独立知识分子刘晓波先生所说,北大已经从自由的摇篮沦落为自由的坟墓。此时此刻,我们想起了“五四”时代的北大,想起了那如火如荼的青春,想起了蔡元培校长为从狱中归来的学生们亲手削的那个大鸭梨。那才是北大的光荣,那才是北大的骄傲。作为两名普通的北大毕业生,我们为母校的沉沦感到锥心的刺痛。“五四”精神和蔡元培传统在北大早已断裂了。在今天的中国,作为北大人,我们毫无身份等级和智力上的骄傲,我们内心所充满的仅仅是苟活者的耻辱——这种巨大的耻辱感,在“六•四”屠杀之后的十五年中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地伴随着我们。在这漫长而短暂的十五年间,中国社会确实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令人深感遗憾的是,在这一变化过程中,北大没有成为社会良知的代言人,没有成为人文品格坚守者,也没有成为社会公义的中流砥柱。相反,北大以若干可耻的行径,加速了中国社会的道德伦理跌破人类底线:为了迎合当权者,北大率先开设了“邓小平理论”的政治课程;由于人文教育的缺陷,北大毕业的留学生多次在海外行凶杀人;经过连续四年的军训洗脑,北大出现了一批以党棍为荣的“职业学生”群体;在当选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之后,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公然为“六•四”屠杀辩护;北大向高级官僚和富豪们奉送博士文凭和教授头衔,并向体育影视明星打开大门;“御用教授”朱苏力、潘维、林毅夫、张维迎、刘伟等占据北大讲台,持续对一届又一届北大新生施加恶劣的影响力……
   我们没有颜面再说下去了,辉煌的北大已经变成丑闻的北大,自由的北大已经便成专制的北大。鲁迅先生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北大选择的是后者。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在哀哭的时候,北大的师生在哪里?北大硕士杨子立被陷入冤狱的时候,北大的师生在哪里?蒋彦永医生挺身而出说出萨斯和“六•四”真相的时候,北大的师生在哪里?上访农民被杀害,矿工被瓦斯毒死,报刊书籍被查禁……当邪恶肆无忌惮地泛滥的时候,北大的师生又在哪里?北大占有着中国大学最为丰裕的资源,北大分享了来自广大纳税人的大笔教育经费。然而,北大既没有创造出一流的学术和思想来,也没有为捍卫苦难民众的基本权利出一点力。北大一步步地退却,心安理得地退回了象牙塔。今天,北大却连象牙塔也无法保全了:所谓“一塌(塔)糊(湖)涂(图)”,就是北大的一个塔(博雅塔)、一个湖(未名湖)和一个图书馆。然而,“一塌糊涂”的被谋杀,意味着学术尊严又一次被明目张胆地凌辱,意味着言论自由又一次被堂而皇之地践踏。如果这一次我们继续保持沉默,那么我们大概就只能无动于衷地接受“北大之死”的结局了。
   在此,我们对“有关方面”非法关闭“一塌糊涂”网站的丑恶行为提出严正的抗议。我们认为,任何限制公民的言论自由、禁止信息的自由流通的想法和做法,都与世界和中国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每一个下命令的“官”和每一个执行命令的“吏”,都无法逃避历史严峻的审判。
   在此,我们也向所有的北大老师和北大校友提出急切的呼吁,希望大家站出来为一个被关闭的网站、为一个被谋杀的“朋友”说点什么、做点什么,这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义务。如果我们一味地退让,我们最后就会完全被恐惧所控制,连耻辱感也丧失殆尽;相反,如果我们敢于打破沉默,我们就有可能赢得光明,过上一种崭新的、堂堂正正的、配得上“人”的生活。
   与一切有良知的北大人和中国公民共勉。
   
   
   ——二零零四年十月九日

此文于2007年11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