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是怯懦 还是虚伪——有感于温家宝谈“六•四”事件]
余杰文集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怯懦 还是虚伪——有感于温家宝谈“六•四”事件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中国的十届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应大会邀请举办了一次记者招待会。会上,美联社记者提了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精彩的问题:“您一直是非常关心中国的普通群众的,前一阵有一些人写了一封呼吁信,希望把一九八九年发生的事情宣布为是爱国活动,您觉得中国政府方面对于这些人的关切应该采取什么立场?你会把八九年发生的事情宣布为爱国活动吗?”
   
   在这次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不再像去年刚刚当选的时候那么紧张。一年的总理生涯,他也逐渐适应了外交场合的“土来水淹、兵来将挡”,他在回答许多问题的时候都“顺便”引用几句诗词歌赋,以显示自己的文采风流。而对于这个尖锐的问题,温家宝几乎没有思考就侃侃而谈,:“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多次了,但是我还是愿意回答你。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中国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政治风波,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在这个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严重的时刻,党中央紧紧依靠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不动摇,成功地稳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捍卫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十五年过去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是有目共睹的。取得这样重大的成就,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坚持维护全党的团结和统一,维护社会政治的稳定。今后二十年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我们必须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不要丧失这个机遇。我想,如果再给我们二十年、五十年的稳定,中国一定会发展得更为强大,因此,团结和稳定确实比什么都重要,这也是我作为总理最为关注的问题。”
   
   美联社记者提及的为“六•四”平反而呼吁的信件,指的是蒋彦永医生在一个星期之前写给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那封“惊天地、泣鬼神”的信件。这封信流传到网络上之后引起各方面的巨大反响。在我看来,这封信件是“六•四”之后十五年来中国知识分子良知恢复的标志,也是中国公民要求恢复历史真相和社会公义的呐喊。没有真相的恢复,没有正义的伸张,就不会有社会各阶层达成真正的和解。但是,蒋彦永医生的信件发出之后,有关方面并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这次美联社记者的提问,终于将一直实行“鸵鸟政策”、假装不知道有这封信件存在的中国官方逼到了台面上。

   
   温家宝的这段回答早已在我的意料之中,因此并不存在所谓的“失望”——事先我就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希望,又怎么会经历失望的痛苦呢?从去年年初以开,我就一直强调,海内外某些“好心人”津津乐道的“胡温新政”根本就不存在,“新政”与“旧政”在骨子里是一模一样的,他们之间仅仅有一些策略上的调整,其专制独裁的本色并没有丝毫的改变。如今,温家宝的这段回答再次证实了我的这个观点——在捍卫“六•四”上,他们始终“旗帜鲜明”。
   
   仔细分析上面的这段话,我想:温家宝究竟是怯懦呢,还是虚伪,抑或两者兼而有之?在我看来,是两者兼而有之。说“怯懦”,是因为温家宝在长长的一段话中根本不敢提及“八九”、“六•四”、“天安门”等敏感的字眼,更不敢像当年的邓小平、李鹏那样声嘶力竭地宣称“人民解放军平息了反革命暴乱”。温家宝在使用了模棱两可的“严重的政治风波”一词之后,立即跳跃到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上,这是典型的一种“障眼法”——实际上,“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并不是与“六•四”屠杀同步发生的,而是在其两年之后发生的。温家宝这样一说,好像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狂潮中,唯有中共如中流砥柱般坚固。堂堂一国总理,居然不敢直面“六•四”的鲜血,其内心之虚弱和胆怯暴露无遗。当年,温家宝作为中办主任陪同总书记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上看望学生。他曾亲眼目睹了广场上的景象,学生的举动是“爱国”还是“害国”,只要还有正常人的判断能力,相信他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十五年后,死者坟上的树苗都已长成大树,他还是不敢为学生说一句公道话。
   
   说虚伪,是因为温家宝将对“六•四”的屠杀与此后十五年中国的经济发展联系起来,仿佛没有屠杀就没有经济的奇迹。他还滔滔不绝地谈论所谓的“稳定”与“团结”,并展望此后二十年的稳定以及由此带来的中国的强大。殊不知,只有在一个民主和自由的公民社会中,才会有真正的稳定;在“奴隶主”和“奴隶”二元结构的专制社会中,是不会有长久的稳定的。在今天的中国,制造不稳定因素的不是蒋彦永医生的一封信件,而是中共自己的腐败和独裁,是心黑手辣的官僚们把人民逼上了绝路。如果不是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温顺如绵羊的中国民众哪里会“破坏稳定”呢?看看《中国农民调查》中地方官吏对农民的血腥屠杀,就知道今天的中国拥有的是怎样的一种“稳定”了。这种稳定使得奴隶主能够生活在天堂里,而奴隶只能生活在地狱中。“六•四”之后十五年来,中国的经济固然有所进步,但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退步所导致的腐败的泛滥、工农的贫困、环境的破坏以及社会基本伦理道德的沦丧,已经使得“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所以,解决“六•四”问题,正是解开这团乱麻的首要一步。“六•四”问题不彻底解决,中国就不可能获得真正的稳定。而依靠暴力和谎言维系的稳定只能像沙滩上堆砌的城堡,潮水轻轻一冲刷就会倒塌了。
   
   最后,我还想反问温总理的是,你口口声声说“团结”,却你们连自己的前任总书记都不愿意“团结”——因为同情学生运动、反对武力镇压,赵紫阳被非法罢免并遭受了长达十五年的幽禁。直到今天,赵紫阳已经是一位八十多岁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却依然不能享有普通公民的人身自由。赵紫阳并不是被判刑的罪犯,却不得不享受这种“特殊待遇”。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文明”和“依法治国”呢?你们自称要“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却偏偏不愿团结赵紫阳先生。当年,温家宝长期跟随赵紫阳左右,对于赵紫阳的人格和思想应当有相当的了解,却不敢为这为昔日的上司说一句公道话。这又究竟是因为怯懦还是出于虚伪呢?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
   
   ——转自《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