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同胞之间的杀戮]
余杰文集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胞之间的杀戮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中国留学生杨建青夫妇命案,最近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其中,《人民日报》下属的国际时事报纸《环球时报》连篇累牍进行报道。报道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报道由此攻击美国社会犯罪率居高不下,残忍的杀人事件不断发生,并质疑:既然如此,美国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文明社会”呢?其次,报道竭力煽动民主主义仇恨,毫无理由地指责美国警方“办案不力”、“种族歧视”。这些报道渲染说,美国警方的态度已经激起许多中国留学生的抗议。

   其实,当地的中国留学生并没有表示对警方不满。他们知道美国是一个成熟的法治社会,并相信,警方很快将获得破案的线索——如果他们对美国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他们又怎么会离开祖国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去学习和生活呢?

   果然,半个月之后,警方的侦查工作就出现了重要的进展。据美国华文媒体报道,杨建青、陈玉雪夫妇本月3日在寓所遭杀害后,警方曾于案发后4天取得搜索令,前往学校附近的一处民宅搜查,寻找到染有血渍的衣物、写有受害人姓名的文件、受害人的照片,以及前往中国大陆的机票证据。警方说,目前获得的证据显示:凶手是中国人。警方还从住宅中找到许多与案件有关的证物,包括血液样本,以及一把牙刷及一把梳子,作DNA比对之用。亚大中国学生联谊会负责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称:嫌犯很可能是熟人,因为案发现场的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在亚利桑纳大学修读化学博士学位的杨建青与妻子陈玉云是在3日上午,被他们6岁的女儿小雪发现陈尸家中、而打电话报警的。警方判断,案发时小雪虽然在家,但在熟睡中,所以没有见到嫌犯,也不清楚案发情形。杨氏夫妇在福建的家人正赶办签证赴美办理后事。

   又是同胞之间的杀戮!

   这一消息公布之后,《环球时报》如同被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一样,立刻停止了鼓噪。我猜想,这一血案可能与当年北大学生卢刚杀人案件有相似之处。它显示的是我们民族自身的“劣根性”,而不是美国社会的“弊病”。发生在客居异乡的同胞之间的残酷杀戮,让每一个有良知的和真正“爱国”的中国人都深感羞辱。

   我感叹于国内被官方牢牢控制的媒体的可怜与可耻——他们本来想抓住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大做文章。没有想到最后却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他们为什么没有胆量报道国内层出不穷的凶杀、抢劫和腐败事件呢?大名鼎鼎的《南方周末》,就因为深入报道轰动一时的张君抢劫银行案件,并揭示其深刻的社会原因,而遭到中宣部的严厉整肃,差一点就被迫关门大吉。

   《圣经》中说:“瞻徇恶人的情面,偏断义人的案件,都为不善。”(《箴言》18:5)我愿意把这句话送给《环球时报》诸君——你们忏悔吧。

     2001.11.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