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日本,一个暧昧的国度(1)]
余杰文集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以真话来维权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
·我所见过的女议长佩洛西
·谁想不让我们过圣诞节?
·十博士为何不反对奥运会?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爱国”为何成为流氓和白痴的专利?
·两朵金花耀中华
·中共已无改革派
·别了,毛贼
·胡锦涛捐献了多少钱?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六万与两亿
·探望刘霞受阻记
·在横眉与俯首之间—为刘晓波五十三岁生日而作
·与国保警官谈零八宪章
·刘晓波的道路就是胡适的道路
·她是中国的“犹太人”——写给刘霞
·偶尔抽抽
·签名,还是不签?----由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一)
·如何将真理从谎言中拯救出来?——读茨普金《巴登夏日》
·中共的硬与软
·签名的价值——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看《零八宪章》(之二)
·但开风气不为帅——读《包遵信纪念文集》
·杀戮不能获取正义
·让网络监督的风暴更猛烈
·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从康有为与章太炎的论争看零八宪章的改良主义
·希拉里进大观园
·我们共同的人性尊严----《零八宪章》与亚洲人权宪章之比较
·围巾送给温家宝,不如送给刘晓波
·家宝原来爱读书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四川大地震----苏联和中国政治转型的比较
·胡锦涛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当代大学生人权意识的觉醒——论谭卓案与邓玉娇案中大学生的角色
·从邓玉娇案看公民拥有武器的权利
·中国是民主化的例外吗?----"六四"二十周年对中国改革路径的反思
·航母可以实现“强国梦”吗?
·从此革命不输出,自己家里瞎折腾
·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黄光裕与刘晓波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六四是中国人的清明节
·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盛世出国虎?
·坦克再上长安街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释放刘晓波才是不折腾
·莫将罪犯当英雄
·巨资封口 人命关钱
·我可以不喜欢奥运会吗?
*
*
26、《泥足巨人:苏俄崩溃的秘密》(2010年完成)
·元帅在黎明前死去——读卡尔夫《被枪决的苏联元帅》
·“透气孔”和“萤火虫”——读爱伦堡《人•岁月•生活》
·故乡是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那插入天际是十字架——俄罗斯的教堂
·被囚禁的海燕——访高尔基故居
·是非成败,转头不空——读《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真相与自白》
·大堤的崩溃,始于哪一颗螺丝钉?——读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
·被忘却,是他的光荣——读格拉乔夫《戈尔巴乔夫之谜》
·爱祖国,更爱真理
·记忆之城圣彼得堡
·沉默的夜莺
·布衣出版家的传奇人生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一个暧昧的国度(1)


   引子
   一个“暧昧”的邻居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日本依然是一道“迈不过去的门槛”。虽然生活在城市的中国人几乎家家都有三五件日本生产的电器产品,但在网络上所表现出来的中国民众对日本的仇恨与愤怒,却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日本仍然是中国人心灵深处一道隐隐作痛的伤痕。

   “理解日本”是当代中国人面临的一个大难题:日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邻居?似乎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确定性的回答。毫不夸张地说,普通的中国人对日本比对欧美还要陌生。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在一九九四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典礼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在暧昧的日本》的演讲,这是对昔日川端康成在同一个地方所说的“美丽的日本”的反动。这位戴着宽边黑色镜框的眼镜、头发灰白的作家,横眉与俯首的气质都像是生活在鲁迅的时代。在这篇著名的演讲中,大江精辟地指出:“我觉得,日本现在仍然持续着开国一百二十年以来的现代化进程,正从根本上被置于暧昧(ambiguity)的两极之间。而我,身为被刻上了伤口般深深印痕的小说家,就生活在这种暧昧之中。”也许,没有一个词语比“暧昧”更适宜于概括日本的了。这种“暧昧”大大增加了外国人(尤其是中国人)理解日本的难度。
   当年的中日之战并非偶然。甚至可以这样说,直到今天,战争的内在动力并未得到完全的根除。在许多作品中,大江健三郎坦诚地回顾了日本现代化进程中的“精神残缺”,并深刻地反思了近代以来日本走向战争和侵略的根本原因。这位深切关注心灵和人格健全问题的人文主义者,同时也是本民族痼疾的勇敢揭示者。有日本人辱骂大江是一个“卖国贼”,其实没有人比他更爱日本了,只不过他以一种严厉批判的方式来展示这种爱,正所谓“责之切,爱之深”也——大江健三郎所尊崇的鲁迅,也曾经用这样的方式来爱自己的祖国。他们不怕因此而遭到有意或者无意的误解。
   在中国和日本,狂热而盲目的“爱国贼”都很猖獗,他们俨然以“民意代表”自居,这对两国来说都是祸而非福。大江健三郎偏偏逆流而上,他认为日本的孤立是自己造成的:“把国家和国人撕裂开来的这种强大而又锐利的暧昧,正在日本和日本人之间以多种形式表面化。日本的现代化,被定性为一味地向西欧模仿。然而,日本却位于亚洲,日本人也在坚定、持续地守护着传统文化。暧昧的进程,使得日本人在亚洲扮演了侵略者的角色。而面向西欧全方位开放的现代日本文化,却并没有因此而得到西欧的理解,或者至少可以说,理解被滞后了,遗留下了阴暗的一面。在亚洲,不仅在政治方面,就是在社会和文化方面,日本也越发处于孤立的境地。”这种“孤立”并不“光荣”。明治以来,日本政治家即号称要“脱亚入欧”,然而迄今为止日本既无法“脱亚”也“入欧”。迈克尔•杰克逊可以把自己的皮肤洗白,但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能够将自己由黄种人漂白成白种人,日本列岛也不可能由日本海漂流到美洲或欧洲。既然作为亚洲人和亚洲国家的命运无法改变,日本就必须学会如何与亚洲各邻国和平相处。
   那么,作为一名有历史感和良知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如何应对日本本身的“暧昧”特性呢?日本民族有没有可能在忏悔和道歉之后获得精神的新生呢?对此,大江指出了作家的责任:“就日本现代文学而言,那些最为自觉和诚实的‘战后文学者’,即在那场大战后背负着战争创伤、同时也在渴望着新生的作家群,力图填平与西欧先进国家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诸国之间的深深沟壑。而在亚洲地区,他们则对日本军队的非人行为做了痛苦的赎罪,并以此为基础,从内心身处祈求和解。我志愿站在了表现出这种姿态的作家们的行列的最末尾,直至今日。”他无怨无悔地成了一名日本知识分子中的“少数派”——真理往往被这样的少数派掌握。这究竟是真理的幸运呢,还是真理的不幸?
   同样的道理,作为一名有历史感和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又应当如何应对中日之间的历史的鸿沟和现实的冲突呢?在民主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张力之间,如何寻找自己的立足点呢?在我看来,和解的第一步是了解。
   近代以来,中日两国的历史在应对西方冲击的时候都呈现出了“山重水复”与“柳暗花明”的复杂面貌。日本率先实现近代化,转而成为中国近代化的绊脚石。出于侵略中国的目的,日本政府及民间对中国展开了极其详尽的研究。上世纪二十年代,国民党元老戴季陶在其所著的《日本论》中写到:“你们试跑到日本书坊店里去看,日本所做关于中国的书籍有多少?哲学、文学、艺术、政治、经济、社会、地理、历史,各种方面,分门别类的,有几千种。每一个月杂志上,所载讲‘中国问题’的文章有几百篇。参谋部、陆军省、海军军令部、海军省、农商务省、外务省、各团体、各公司,派来中国长住调查或是旅行视察的人员,每年有几千个。单是近年的丛书,每册在五百页之上、每部都在十册以上的,总有好几种,一千页以上的大著,也有百余卷。‘中国’这个题目,日本人也不晓得放在解剖台上,解剖了几千百次,装在试管里化验了几千百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中国被日本逼上战场的时候,中国却连几个像样的“日本通”都找不到。在中国的知识分子当中,有信心说自己“真正了解日本”的人寥寥无几,黄遵宪、梁启超、郁达夫、王芸生、蒋百里等人即是其中的佼佼者。而蒋百里更是一位被后人遗忘的先知。
   蒋百里是民国时期中国最优秀的军事理论家。名方震,字百里,浙江海宁人。一九零一年(清光绪二十七年)赴日本,先后入成城学校、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学成归国后任东三省督练公所总参议,旋赴德国实习军事。一九一二年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一九一四年后曾任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军事参议官、黎元洪总统府顾问等职。一九二五年任直系吴佩孚军总参谋长。一九三三年再次赴日考察,认为中日战争不可避免,并拟就多种国防计划。蒋百里是最早意识到全面抗战必然爆发的中国将领之一。一九三五年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高等顾问,次年春赴欧美考察,倡议发展空军,建设现代国防。一九三七年发表代表作《国防论》。抗日战争爆发后,发表《抗战的基本观念》,断定日本必败、中国必胜。一九三八年八月任代理陆军大学校校长,不久病逝,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一生著述宏富,其军事著作大部收入《蒋百里先生全集》。
   在蒋氏丰富的著作中,有一本名为《日本人——一个外国人的研究》的小书。这本仅有几万字的小册子,高屋建瓴地对日本的历史、现实与民族性格作了描述和分析,对中日之间的冲突和战争也进行了独到的预测和研究。在这本奇特的小书中,“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抗战思路已经呼之欲出。
   关于写作这本小书的缘起,蒋百里在结尾处讲述了一个似乎是寓言的故事:
   在去年十一月十一日那天下午,我在柏林近郊“绿林”中散步,心里胡思乱想,又是旧习惯不适于新环境——看手表不过五点,但忘记了柏林冬天的早黑——结果迷失了道路,走了两点多钟,找不到回家的路,不免有点心慌。但是远远地望见了一个灯,只好向着那灯光找人家问路,哪知道灯光却在一小湖对面,又沿湖绕了一大圈,才到目的地。
   黑夜敲门(实在不过八点钟)居然出来了一位老者,他的须发如银之白,他的两颊如婴之红,简直像仙人一般。他告诉我怎样走,那样转弯,我那时仍旧弄不清楚。忽然心机一转,问他有电话没有。他说,“有”。我说那费心打电话叫一部车子来罢。他说那么请进客厅坐一坐,等车。
   一进客厅就看见他许多中国日本的陈设,我同他就谈起东方事情来。哪知那位红颜白发的仙人,他的东方知识比我更来得高明;凡我所知道的,他没有不知道;他所知道的我却不能像他那样深刻。比如说“日本人不知道中国文化”等类,他还有《日本古事记研究》一稿,我看了竟茫无头绪。我十分佩服他,从此就订了极深切的交情。
   这本书是我从他笔记中间,片断的摘出来而稍加整理的。现在不敢自私,把它公表,不久德文原本也快出来。
   我临走的时候,他送我行,而且郑重的警告我:
   “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要同他讲和!”
   据蒋百里自己说,这位德国老人曾经是德军驻青岛海军基地的舰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军趁火打劫攻击青岛,他当了日本人的俘虏,被囚禁三年之久。从此,他潜心研究日本的历史与现实,成为名副其实的“日本学家”。
   至于这位德国老人是真有其人,还是蒋百里虚构出来的“假语村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蒋百里在这本书中发出了先知般的预言:“缺乏内省能力的日本国民呵,身长是加增了,体重是仍旧,这是一件怎样严重的象征!向外发展超越了自然的限度,必定要栽一个大筋斗!”与此同时,日本军队正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无忌,没有多少日本人愿意倾听这样的忠告。
   “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要同他讲和!”——蒋百里的这一对日作战方针,最终被蒋介石及中国最高军事当局所采纳。八年之全面抗战即以此指导原则来展开。蒋介石必胜的信心在建立于此。曾经在缅甸战场作战的历史学家黄仁宇在《对日本之好勇而不必好血》中评论说:“一九三七年,中国被逼作战,无全盘作战计划,无财政准备,无友邦支援。当日的决策,可以说完全依赖前述蒋百里的十四字秘诀:‘胜也罢,败也罢,只是不要和他讲和。’他的想法则是中国地广人多,被侵略而自卫必得道多助。这也是蒋介石的一贯方针,几十年之后使我们惊讶的是:他这方针早已一字一句在战前写出公布,其中尚有一句:‘除非日本真能在十天之内灭亡中国,要拖上三个月十个月或半年的时间则日本地位甚为危险。’嘱盼日人注意。八年抗战期间,他的情绪确有不定的时期,但是他的决心曾未放弃,他叮咛自己不要一死报国,可见当日他顶当危局任劳任怨比一死报国还要困难。白修德在抗战期间暴露中国的弱点不遗余力,可是他也在一九四三年写出:‘这支军队能支撑着抵御日军达六年之久乃是奇事之中又最为特出之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抗战乃是对中国这个新生的现代民族国家的一次血的考验。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光阴似箭,抗战胜利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甲子的时间。然而,那段历史依旧是一笔未被全面开掘的宝藏。第一流的历史学家的意义,不在于考证死去的史料,而在于让历史说话、“让历史告诉未来”。日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邻居?在去日本实地观察的同时,也不能忽略前人已有的心得。中日之间能否永远告别战争,取决于日本,同样取决于中国,正如黄仁宇所论:“在此千言万语,我只着重以三十年代及一九四零年间的艰困中国尚能咬紧牙关挣扎,度过危机。则今日青年研读这段纪录,不可能再失去自信。中国今日需要的不是好勇好血的言辞,而是纪律与组织。有此自信即不容易为少数有煽动力量的言辞感到惶惑。也不至于无端放弃中国传统之人本主义的精神,招怨树敌。中国与日本无永远的冤仇。”这位曾经亲身参与那场发生在缅甸的血战的历史学家,在赫逊河畔拉开了历史的视界,给那场战争以一个中肯的注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