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关闭邓家菜馆意味着什么?]
余杰文集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闭邓家菜馆意味着什么?

   听说北京的邓家菜被关掉了,因为它用了国家领导人的名头。报纸上的报道很有几分“义愤填膺”的味道——“伟大、光荣、正确”的领袖、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怎么能够被你们这些黑心肠的商人用来赚钱?上海的邓家菜据说还没事情,因为该店的老板姓邓。这个显然有意的巧合,总算让店面继续“苟延残喘”下去。而成都的那家自称是“正宗”的邓家菜馆,一边发布消息宣称其它地方的邓家菜馆都是假冒的、要对它们提起诉讼;一边却又受到媒体的猛烈攻击,被戴上那顶古已有之的“大不敬”的罪名。

   北京邓家菜馆之所以被关闭,是因为违反了《广告法》中不能用在世的或者去世的国家领导人作宣传的规定。在我看来,这是一条让人“莫名惊诧”的规定。

   首先,究竟谁是国家领导人?秦始皇和雍正皇帝算不算“已经去世”的“国家领导人”呢?在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那个名叫唐国强的演员倒是常常以雍正皇帝的形象出现,为那些有“壮阳”功能的补药做广告。这算不算是违法广告法呢?

   如果说国家领导人特指中共建政以来的政治人物,那么更严重的违法事件每天都在发生着:连毛泽东的尸体都被放置在天安门广场中央的一个玻璃盒子里吸引游客观赏;这难道不是中国最为宏大的广告行为吗?虽然参观毛泽东的尸体不用另外收取门票,但作为外地游人到北京必看的一个旅游项目,它显然是一种“变相广告”。对于国家主导的违法行为不闻不问,偏偏对一个可怜的个体餐馆下手,真是“抓小放大”。

   其次,我更加感到迷惑不解的是:国家领导人为什么不可以做广告宣传?

   有学者指出,从本质上讲,国家领导人也是国家公务员中的一员,不能拥有超然于《宪法》之外的政治权利。国家领导人同时也必然具有公民属性,即使是“第一公民”,也是“公民”。

   在前几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中,韩国经济遇到了沉重打击。这个时刻,为了振兴萎缩的旅游业,韩国新当选的总统金大中毅然“粉墨登场”,走上电视屏幕,满面微笑地向远方的客人鞠躬,欢迎他们到韩国来旅游观光。他并不在意自己总统的“尊严”,不惜屈尊为旅游业做广告,让自己成为一张“国家的名片”。他的做法并没有丢韩国的脸,反而让世界对困境中的韩国刮目相看。金大中考虑问题的根本,在于民众的福祉,而不是自己虚幻的“权威”。我想,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会产生象他这样的领导人。

   我又想起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他在离职以后,当律师、经商、写书,忙得不亦乐乎。美国人民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在他们看来,克林顿只是一个给选民打工的“公仆”(这是实实在在的公仆,而不是我们这里比上帝还要高高在上的“公仆”)。合同期内,总统履行职责;合同结束后,他还是普通公民一个。

   金大中和克林顿都成了广告创意的源泉。在北京,邓家菜馆却在“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黯然关门。看来,真正的民主离中国何其远也。

     2001.11.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