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薄熙来的“神光圈”]
余杰文集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林昭与弓琳——两个北大女生的对照
·“万人杰文化新闻奖”答谢辞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余杰代拟)
·就法国政府致力于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致法国人民的公开信
·蒋彦永医生,中国的良知从你开始复苏
·十年改革,一夜屠城
·“船坚炮利”不会“强国富民”
·北大的沉沦与右派的风骨
·不一样的葬礼,不一样的时代
·中共有过“不独裁”的时代吗?
·沦为受虐狂的中国作家:著书都为颂毛魔
·向西藏忏悔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浮出水面
·“太空秀”能够秀到几时?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朱镕基:清官神话的终结
·世界人权日这天,特务掐断了我的电话
·让我们记住那些参与罪恶的人
·永不“引咎辞职”的中共官僚
·新版的“窃国者侯,窃钩者诛”
·官逼民死
·邓小平的“亲民秀”
·邓朴方的获奖与联合国的堕落
·写给为李思怡而绝食的朋友们
·揭开“文革”的红盖头
·为了自由,我们愿意献身:在民主基金会的演讲
·没有理由乐观的“后江时代
·连战在大陆最该说的一句话
·赵紫阳不是你们的“同志”
·永远站在自由一边
·毛泽东在抗战中的所作所为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
*
17、《致帝国的悼词》(香港田园书局)
·胡平: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神光圈”

   中国政坛新星、太子党干将、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近日携带辽宁省的一班市长回到母校北京大学,前去招聘优秀毕业生。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近年来,各地的优秀人才往往都是“孔雀东南飞”。作为东北地区的一省之长,能够意识到人才的可贵、将引进人才当作振兴地方经济的重要举措,薄熙来还是颇有远见卓识的。然而,当我读到中国新闻社记者罗冰写的一篇新闻报道的时候,顿时象无意中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这则报道是这样写的——

   薄熙来北大觅才

     “来了!来了!薄省长!薄省长!”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的2年  级女生徐淼兴奋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喊着。

     这是10月19日下午,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北  京大学交流中心新闻发布大厅时出现的热闹而喜气的一幕。从下  午1点多钟开始,三五成群的北大学生们就陆续赶到这里,为一  睹这位辽宁新省长的风采。

     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徐淼,背着书包、带着照相机。她说:  “就是想来看看薄熙来省长,他很帅、很有风度,很让人佩  服。”

     她说,3、4天前,北大三角地的告示板和宿舍楼里就贴出了《启  事》说:薄熙来将到北大与学生座谈。同学们闻之都奔走相告。  这几天,她和同学们都盼着能见一见薄熙来这位新任辽宁省省  长。

     本来在与学生座谈之前,是辽宁省与北大签署合作协议的仪式,  可是一些同学们等不及了,纷纷挤进了签约现场。

     签约结束,北大副校长郝平宣布说,下面,薄熙来省长将要在新  闻发布厅同辽宁籍学生会面座谈。闻听此言,守在签约现场的一  群女生发出了“抗议”:“怎么?我们别的省的就不能进  啦?!”说着,她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向了会场,却还是晚了  一步。偌大一个新闻发布厅此时已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挤满了  人。

     当薄熙来率辽宁省各市市长走进会场时,刹那间,只见全场闪光  灯不停地闪烁──原来,学生们都事先带来了相机。一位北大政  治行政管理系的研究生与同寝室的同学都来了。这位老成稳重的  男生也颇为激动地说,他很敬佩薄熙来的口才和亲和力,所以特  意赶来,想和薄省长当面对话。

     “尊敬的薄熙来省长,您很有个人魅力,我们很荣幸能在北大校  园一睹您的风采,请问,是什么驱使您到北大来寻求合作?”

     “您看中了北大学生的什么?请问,您用什么优惠政策把北大学  生吸引到辽宁?”

     “您做为北大历史系的毕业生,20年后的今天又回到北大,有什  么不同的感受?”

     ……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许多次是几个同学一齐站起来抢着提问。  对于北大学生们的问题,薄熙来都谈笑风生地一一作答。

   新一轮的造神运动!

   这又是新一轮的造神运动!“文革”时代弥漫于全社会的那种“阴沟里的气味”笼罩在我的四周。不久前,当《亚洲周刊》将薄熙来与台北市市长马英九相提并论的时候,我就很不以为然。固然,在海峡两岸政坛上,薄、马二人都是脱颖而出的政治新秀,都是女性市民心中崇拜的“帅哥”;但是,两人就本质而言,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薄熙来是专制政权下“长袖善舞”者,虽然治理大连颇有实绩,但 作风专横粗暴,骨子里不过是一个干练机敏的“土皇帝”而已,迄 今为止依然看不出他会为大陆的制度更新作出任何贡献;而马英九 乃是初步实现民主化的台湾由选民直接选举出来的市长,他以踏 实、诚恳的个性赢得民众的支持,以他在国民党内冉冉升起的地位 和在市长选举中战胜陈水扁的经历,将来有望为台湾民主制度的巩 固作出重大贡献。◆薄熙来深陷于专制制度之中、丝毫不知民主为何物,他的权力是最 高领袖给予的,他只对最高领袖负责;而马英九则熟悉民主政治的 操作方式,力图将理想灌注于政治实践之中,他的权力是选民给予 的,他也必然对每一个选民负责。

   薄熙来如何利用媒体塑造自己的形象?

   与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陆地方官员不同,薄熙来历来就善于利用媒体塑造自己的形象。作家陈祖芬为其撰写长篇报告文学,诸多传媒的记者鼓吹其政绩,使之成为地方领导中少有的、具有全国性知名度的人物。近年来,在薄熙来的身后逐渐出现了一道辉煌的“神光圈”。

   就在薄熙来由大连市长升任辽宁省长的时候,大陆多家媒体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万人送别”的动人情景。然而,我怎么看都象是二十四史中清官离任时的剧情的翻版。两千年了,我们的政治制度为什么依然停留在远古时代?我们的人民为什么还是如此的可怜、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某一位官员的身上?在领导人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的今天,“法治”为何还是难于取代“人治”?

   戴煌:精心组织发动的证据

   我读到过若干对薄熙来歌功颂德的文字,却很少发现有清醒者的思考。以直言不讳闻名的老记者戴煌的文章让我耳目一新。他在文章中质问说:如果不是有人存心放风,普通老百姓和基层干警,怎会得知市长“在2001年1月17日上午”离开大连履新?如果不是精心组织发动,“9时50分,当薄熙来的车行驶到离市政府还有百米之遥的市公安局门外时”,一位中学生怎能一边追逐着人群一边喊:“我从早上6点就来了”,足足等候了4个小时?同样,如果不是经过精密的组织发动,当10时50分市长的车子到达高速公路入口时,怎会出现“等待已久的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顿时锣鼓喧天,鼓乐齐鸣”?以中共对民众控制之严密,这类“非法聚会”岂能随便举行?在市政府门前,3、5个人聚会都会立刻被驱散甚至被逮捕,如此大规模的、成千上万人的聚会,如果说“上级部门”一无所知,那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并非真正爱民如子

   戴煌分析说,薄熙来在大连主政期间,在市政建设等方面确有成绩,但是主要的功劳究竟属于广大纳税人、还是属于某一位领导者?戴煌尖锐地指出:“若对一些有显著政绩的官员如此这般地哄抬下去,那就很可能再现‘文革’式的那种只有领袖而无人民的邪氤恶氲;何况这种不祥之气现已相当浓厚;这是很值得良知不泯的世人高度警惕的!”

   其实,薄熙来在大连也并非“爱民如子”——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子民”,他是毫不留情的。比如,《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揭露大连官场的腐败,因其中涉及到薄氏本人及其亲属,立即被大连的安全部门秘密逮捕,至今还身陷黑狱之中。

   不要对他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对于这样一个官员,有必要顶礼膜拜、五体投地吗?

   虽然记者的描述可能有所夸张,但我相信还是基本属实的。我为我的北大校友而感到羞愧。北大人有勇于思考、热爱自由、捍卫独立的“5.4”传统,但是近年来在官方的招安和商业的胁迫之下,“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薪火已经奄奄一息。北大学子与大陆其它高校中的学子们一样,不幸成为“6.4”之后10多年间愚民式教育和单一的舆论宣传的牺牲品。大多数北大学生已经丧失了起码的思考能力和批判精神,不自觉地、可悲地成为了权势者的传声筒和录音机。北大百年校庆的高度政治化、北大学生故意刁难来访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北大学生因使馆事件和撞机事件而掀起的反美浪潮、以及最近“9.11”恐怖事件之后北大学生的幸灾乐祸……这一系列可怕的事实,充分暴露出北大可耻的堕落。薄熙来事件不过再次印证了这一结果而已。

   网络对薄熙来的的“放肆”意见

   幸运的是,网络已经成为中国年轻一代生活的一部份。借助网络,他们自由而放肆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在网络上,我毕竟听到了一些清醒的声音。对于某些北大学子的追星媚态,有的网友叹息,有的网友讽刺,有的网友愤怒,有的网友则悲叹。他们留下了许多精彩的言论——

   ◆直接的献媚,变相的强奸。被献媚者可有赏赐?被侮辱者可有愤 怒?◆写得不错啊,俺们上小学时的范文就是这样写的!◆我真的不怀疑,文革还没有过去。◆当年写毛到农村就是这种笔法:“来了……健步走下、神采奕奕 ……依依不舍……”。不过,原来是愚弄农村老百姓,现在进化为 意淫北大女学生了。◆不过有时我也真担心,北大女生是不是真的“崇拜”他。看看这几 年北大的自我侮辱——从“5.8”的呼喊(注:中国驻南斯拉夫使 馆被误炸后北大学生到美国使馆示威)到质问克林顿,还有各种政 治投机和生活靡烂——我怕的有理。◆北大是死了,不光如此,学术和思想也死了。◆薄氏的受欢迎,来自民间和半官方的吹棒,大学生表现不足为奇, 学生时代思想单纯,热情有余阅历不足,容易搞崇拜追星。所以本 不值得大惊小怪。只是我以为,这也多少反映出中国民间渴望好官 的心声。唉,可怜呵!◆没有人比你更幸福的了,薄省长。没有人比你更沮丧的了,元培校 长。◆北大还是有好东西的。在北大,依然有承传了良好学统的学者,依 然在为民族文化乃至人类文化默默耕耘。北大依然是做学问的好地 方,我希望更多的有坚定信仰和坚守良知的学子去占领北大,把混 混儿和混混女赶出北大。◆俺早说过,北大神话、薄熙来神话、海尔神话、焦点访谈神话是当 代中国四大神话。现在终于有人把他们其中两个拌到了一起。当然 是恶心到家了。

   几时可以有自由让编织的谎言变成沙滩上的城堡?

   网络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利用网络,我们终究会打破谎言编织的神话;我们终究会击碎沙滩上的城堡。

   我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拥有自由言说、自由表达、自由呼吸的权利。到时,在灿烂的阳光之下,谎言和伪饰哪里还有横行的机会呢?

     2001.11.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