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杨银波文集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呼唤文艺复兴的时代
·来自底层的真相与控诉
·国家教化机器中的个体悲剧
·中国特色的网络封锁
·六合彩外围赌博风靡大陆
·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中国黑社会的去路
·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严重变质的计划生育罚款
·本田罢工:新劳工维权时代的开启
·底层民众维权的困境
·良知在乱世——谭作人式的脊梁
·暴力维权的前兆
·暴力维权的前兆
·大写之人——郑贻春
·《独唱团》,萌芽的公民力量
·悲悯的良知——记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胡杰
·暴力维稳——湖北“陈玉莲案”透视
·底层之盲——“盲井案”在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黄花岗》编者按:一九八八年中共“人大”通过的“村选举法”,也就是村民选举村长和村民委员会委员的“选举法”,其本来的目的,是共产党要把人民公社取消后已经难以管理的基层农村,“重新管起来”(本按语作者曾参预该选举法讨论,十分了解内情);其表面的意义,则是中共要从这个“非政权性质”的村选举中,表现它要从农村基层开始“民主选举”了。然而,十六年来,伴随着中共改革开放之“伟大政经腐败成就”的,却是这个非政权性村级选举所招致的种种劣迹和民怨;伴随着中国农民之觉醒和勇气的,却是他们已经愈来愈敢于反抗假村民选举和要求真民主选举。

     然而,村民选举却是中共向海外标榜其“开始民主了和已经民主了”的一块招牌,它既为海外保共改良派和国际无知学者所津津乐道,又是那些要蒙骗国际舆论、谋讨金钱资源者的“法码”。一位旅美教授,面对一位国内学者的质问,就曾厚颜地说,“我们如果不拿这个来欺骗美国佬,美国人怎么会给我们研究和活动经费呢”?

     但是,不论村民选举这个非政治的“民主选举”,是否象共产党和那些“为共作伥”者们宣传的那样——它已经表明“中国农村已经实现民主”了;还是象一些讲真话者所揭露的那样,它不过是对中国农民的持续压迫和对舆论的肆意欺骗;于前者,则说明,既然民主素质最低的中国农民都已经懂得了民主,都已经学会了民主选举,中国农村已经是一片大好的民主政治形势,那末,比中国农民素质自然要“高”了太多的乡、县、市、地、省直至中央的共产党们,却为什么非但不能进行民主选举,而且还要一再地高喊“一定要坚持一党专政”,并且原因就是“中国人民的素质太低,他们不懂民主”呢?难道,在“党政军民”之中,级别愈高者,其素质竟反而越低吗?并且低得连中国的农民都不如?那他们还有什么执政当权的资格!况且,最近一次如此高叫者,居然就是那个“亲民派头十足,新政谎言太多”的温总理呢?于后者,我们只要稍稍了解一下村民选举十六年来,中国广大农民日渐其深的痛苦,和他们对于专制暴政的日趋反抗,我们就能够明白,所谓村民选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如果说本刊第七期首发的广东石壁三村的“农民上书”,已经能够证明中国农民的困苦现状;那末,本刊第八期首发的这篇“罢免”报告,则从另一方面表明了中国农民已经敢于挺身“罢免”村官的勇敢之为,均值得读者一闻。

   ■简介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自2003年9月8日正式启动,直至2003年12月22日彻底完成之时,总共历时105天。本报告全长26704字,系1999年~2003年中国村级罢免状况之民间个案版本,是一份专门研究中国农村基层政权问题的严肃档案。其记录的历史跨度为:1999年3月6日~2003年12月17日;地域跨度为:黑龙江、浙江、河北、江西、福建、甘肃、山东、海南、江苏、上海、河南、四川、山西、安徽、贵州、北京、陕西、内蒙古、宁夏、云南、广东等21个省级行政单位的53个村;其中27个村罢免成功,3个村罢免局部成功,7个村罢免失败,3个村罢免性质非法,13个村罢免效果未知。因篇幅关系,本报告未将2001年6月5日福建省武平县城厢乡尧录村罢免案、2002年1月8日河北省晋州市周头区桃园镇赵兰庄村罢免案、2002年3月15日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郑村镇湘峪村罢免案、2003年2月10日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赤岭村罢免案、2003年7月28日河南省上蔡县塔桥乡徐王村罢免案、2003年8月11日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西北乡上坝村罢免案、2003年9月1日安徽省寿县广岩乡谢墩村罢免案等更多村级罢免个案统计在内,敬请读者见谅。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杨银波按:1988年,中共保守派彭真组织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遭到强烈反对。其后,该法在人大常委会中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试行)》确立。遭到反对并以“试行”的名义来确立的原因有三:1、认为农民素质低;2、认为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3、认为该法律不完善。1998年11月4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取消了“试行”二字。该法第十六条规定:“本村五分之一以上有选举权的村民联名,可以要求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罢免要求应当提出罢免理由。被提出罢免的村民委员会成员有权提出申辩意见。村民委员会应当及时召开村民会议,投票表决罢免要求。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须经有选举权的村民过半数通过。”须特别注明的是:村民会议不能以村民代表会议、村党员会议、村组干部会议、村民委员会会议或者村党支委会议来取代;村民会议是中国村级会议当中最为权威、最为庄严的会议,因此又被称作“村民大会”;罢免村委会干部的村民会议被称作“村民罢免会议”。

     ◆1999年3月6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镇集乐村。罢免对象:村委主任董寿永。罢免效果:成功。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实施以后中国首例村级依法罢免案。该罢免案以“龙江第一村”征地问题为主要导火索,由郝良德、徐国君等村民带头组织罢免。当时“龙江第一村”征地的时候,董寿永比其他村民补偿要多一些,所以村民提出罢免。这个“龙江第一村”,是哈尔滨市1998年在松花江北岸兴建的一个大型的住宅旅游项目,当时集乐村被征去560亩土地,本来被征去土地的村民都应该得到相应的补偿费,但那时的董寿永在补偿款的发放上透明度不够,村民们意见很大。再有,大家认为董寿永是由镇政府直接指派,这样并不能真正代表大多数村民的利益。1999年3月6日,在郝良德、徐国君等十几名村民的倡议下,集乐村召开村民罢免会议,成功地罢免了董寿永。2000年3月,在包括董寿永在内的28名竞争者当中,集乐村通过海选的方式,选出了新一届村委会。不出人们所料,董寿永落选了,新当选村委主任的是原来的村委副主任童身忠。郝良德、徐国君也被选为新一届村委会干部。

     ◆1999年4月9日。浙江省瑞安市潘岱乡白莲村。罢免对象:村委主任何光寿。罢免效果:成功。

     1999年4月9日,白莲村召开村民罢免会议,何光寿被依法罢免。这是中国第二例、浙江省首例村级依法罢免案。

     ◆1999年5月24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梧蜒镇寮东村。罢免对象:村委主任。罢免效果:成功。

     1999年5月24日,寮东村召开村民罢免会议,村委主任被依法罢免。这是中国第三例、浙江省第二例村级依法罢免案,但该罢免案曾被《南方周末》、《南风窗》等媒体误视为“中国首例”,杨银波特此纠正。

     ◆1999年8月24日。河北省槁城市岗上镇小丰村。罢免对象:全体村委会干部。罢免效果:失败。

     1999年7月的一天,小丰村村民白春洋、李新更、李新计、冯群路、白国子进入村委会广播室,要求广播,村干部拒绝后,与村干部发生争吵。白春洋说:“你们不让我们广播,我们也不让你们广播。”并找来铁锁将广播室的门锁住。1999年8月16日上午,白春洋等人在村委会门口张贴“大字报”公布该村帐目,手持喇叭宣讲,遭到村委会干部的反对,有关帐目被撕坏。白春洋说:“大队是俺家的,你们能卖地,我们就能卖大队。”1999年8月22日上午,槁城市委派驻小丰村工作组在小丰村召开全村党员会议,白春洋、白龙海、李新计、冯群路参加了会议。在会上,白春洋要求发言5分钟未被准许,冯群路说:“不让说话,这是开的国民党会呀。”之后,白春洋、冯群路在村委会院里对群众表示,要罢免全体村委会干部。1999年8月24日,白春洋等人制作罢免票、票箱、安装高音喇叭,召开罢免全体村委会干部的村民会议,被槁城市公安局抓捕。1999年9月15日,白春洋等人被正式逮捕。1999年10月13日,河北省槁城市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白春洋有期徒刑三年,判处李新计、李新更、冯群路、白国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判处白龙海、魏华子、侯丰山有期徒刑二年。

     ◆1999年11月27日。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黎明乡巨一村。罢免对象:村委主任陈暖康、村委副主任郑加秀等6名村委会干部。罢免效果:成功。

     巨一村共有4000余人,有选举权的村民共计2730人。1999年7月,村民向有关部门反映村委会干部的问题。1999年9月,鹿城区成立工作组进驻巨一村,对村民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村民认为,村委会干部未能履行他们为村民服务的职责,其所作所为严重损害了村民的切身利益,已经失去了村民的信任。1999年10月24日,1293名村民用签名和按指印的方式联名作出书面提议,要求村委会召集村民罢免会议,罢免陈暖康、郑加秀等6人,同时呈报黎明乡政府。为了使村民会议规范化,并能够依法行使民主权利,村民们还自觉组织起来,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浙江省的两个《实施办法》,虚心向法律界人士请教。然而一个月过去,村委会对村民的要求和行动根本不予理睬,也不召集村民罢免会议,他们指望的乡政府也没有给予“帮助”。

     在这种情况下,村民们决定自己召集,并定于1999年11月27日召开村民罢免会议。他们自发组织起来,布置会场、贴标语,挂横幅,并把即将召开村民罢免会议的情况报告鹿城区、黎明乡的有关领导和乡党委、乡政府、乡人大主席团以及村党支部、村委会。要求罢免村委会干部的1293位村民还推选了42名代表来主持会议。1999年11月27日,巨一村村民自发的村民罢免会议如期召开,1526位有选举权的村民到会参加。会议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浙江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的有关规定,经过了说明罢免理由、提出申辩意见、投票表决等程序,最后1482票同意罢免陈暖康,1480票同意罢免郑加秀,而且还罢免了另外4名村委会干部的职务。但此次村民罢免会议被乡政府视为无效。2000年3月8日,巨一村召开村民会议,否决了村民代表会议同意陈康暖、郑家秀辞职的决议。2000年4月12旧,巨一村再次召开村民罢免会议,将包括陈康暖、郑家秀在内的7名村委会干部中的6名罢免。一个月之后,巨一村选举出了6名新的村委会干部。

     ◆2000年3月8日。江西省临川市荣山镇新街村。罢免对象:村委副主任吴桂明、村委会干部黎金山、吴福庆。罢免性质:非法。

     1999年11月30日,新街村依法召开选举大会。选举产生了村委主任、副主任和委员共6名干部。其中:吴桂明得1000票、黎金山得1092票、吴福庆得833票,均为合法当选,当场颁发了江西省人民政府印制的“当选证书”。2000年3月7日,荣山镇党委召开会议,认为新街村委会班子存在软弱涣散、缺乏战斗力的问题,作出了对吴桂明、黎金山、吴福庆3名合法当选的干部停职,分别由另外3名未经选举的村民代为村委会干部的决定,并于2000年3月8日在该村村组干部、村民代表会议上予以宣布。其后,3名被免职的村委会干部写出《关于荣山镇党委违法罢免我们职务的报告》,向地、市党委、政府等有关部门进行投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