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杨银波文集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观察》编者按:本文讨论第55届戛纳电影节上代表中、港、台三方参赛的唯一影片《任逍遥》,旨在通过评论这部了不起的大陆独立电影所透露的信息来剖析中国大陆的现状。

   本文并非电影评论,而是社会评论。《任逍遥》,DV作品,系第55届戛纳电影节上代表中、港、台三方参赛的唯一影片。该影片由北野武投资,贾樟柯导演,赵涛(饰21岁的赵巧巧)、赵维威(饰19岁的斌斌)、吴琼(饰19岁的小济)主演;影片拍摄地:中国山西省大同市。现在我结合连续7遍观看此片后留下的43页手写笔记,来谈这部了不起的大陆独立电影所告诉我们的一些中国现状。

   首先,来认识大同。大同是山西省第二大城市,山西省北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商品集散地。大同被称为“煤都”,有各类煤矿近600座,年产原煤8200万吨以上,占全国的1/16,全省的1/4;省际间1/5的商品煤来自于此,全国1/4多的出口煤也来自于此。它有4个区7个县,其中4个县是人均年收入不足500元的国家级贫困县。大同总面积为14176平方公里,其中城市面积仅为136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城市面积只占全市总面积的0.96%,连1%都不到。在这个总人口为288万的地方,年平均气温只有6.5℃,降水稀少,年平均降雨量只有384毫米。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生活和生产的大同人,被人称为“中国最脏最穷的人”。大同人的教育,许多都在矿务局学校进行,比如第一中学、第二中学、第三中学、第四中学、第八中学、晋华宫矿中学、马脊梁矿中学、同家梁矿中学、挖金湾矿中学、和平街中学、化工厂中学、四台矿中学、燕子山矿中学、中央机厂中学,这14个中学的名称前面都有“大同矿务局”五个字。同样地,大同人的医疗,许多都在矿务局医院进行,比如第一职工医院、第二职工医院、第三职工医院、白洞医院、煤龙医院、晋华宫矿医院、煤峪口矿医院、四老沟矿医院、四台矿职工医院、同家梁矿医院、王村矿医院、忻州窑矿医院、燕子山矿医院,这13个医院的名称前面都有“大同矿务局”五个字。由此可知“矿务局”在大同的显赫地位。

   然后,来认识《任逍遥》里面的大同。荒山,枯死的树,大量的公路,大量的运输卡车,大量的矿仓库、矿井,灰尘满城,风沙肆虐,看不到庄稼,看不到河湖。有推销蒙古王酒的乡村艺术团,有播放三级片、武侠片、故事片、动画片的录像包厢,有没交完2000元住院费就把赵巧巧的父亲抬到病房外面的医院,有港州琴发屋、文文发屋、红太阳发廊、阿中美发,有抽烟、喝酒、泡妞、赌博、打桌球、提着砍刀和棍棒的无业少年和社会混混,有配着郑钧的《赤裸裸》光着上身疯狂摇头的大批社会青年,有在舞厅冲着小济反复喊着“玩得高兴不高兴”的拿钱打小济的13岁小混混,有以40000块钱就被买断20年工龄的斌斌的母亲,有名字叫做“红旗”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餐馆,有把头发剪得像韩国组合H·O·T的盖住半张脸的小济,有把《庄子·内篇·逍遥游第一》里面“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绝对自由的“逍遥”理解为“它的意思就是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赵巧巧,有冷酷、麻木、屈辱、躁动、迷惘、矛盾、混乱、空虚、失落、压抑、掩饰、无奈、无聊、无声、无表情、无意识、无信仰、无希望、无所适从、无政治主义的大部分人,有看似悲壮实则虚假的任贤齐版《任逍遥》:“让我悲也好,让我悔也好,恨苍天你都不明了。让我苦也好,让我累也好,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

   在这里,电视里播放着“天安门自焚案”、“中美撞机事件”、“张君案”、“北京申奥成功”、“大同国营三厂爆炸案”,以及被山西省副省长杜武安称为“民心工程、造福工程、开放工程、二次战役工程”和“西部大开发战略一盘棋”的“京大高速公路山西段通车”。在这里,广播里播放着“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支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宣扬着“三季风采电脑福利彩票,全省隆重发行。献给孤老残幼的关爱,心想事成重大奖。爱心付出,大奖回报。记千秋功德,夺百万大奖”。在这里,乡村艺术团唱着韩红的《家乡》、孙悦的《快乐宝贝》和山西戏剧,放着任贤齐的《任逍遥》、腾格尔的《蒙古人》,跳着现代舞、民族舞,一边伸手要观众掏钱一边唱着“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并呼出口号:“喝蒙古王酒,品马上人生。喝蒙古王酒,中美元大奖!”在这里,小武对小济说:“这叫‘文艺搭台,经济唱歌’。”艺术团团长对赵巧巧说:“为人民服务嘛。”发廊朱姐对斌斌说:“是啊,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混口饭吃呗。”斌斌对女友说:“WTO,不就是一些赚钱的事儿吗?你看孙悟空多好,没爹没妈没人管,也不用管什么鸟蛋WTO。”斌斌女友对斌斌说:“你想干什么?我们还小,有些事还不能确定。”小济对斌斌说:“我想去趟西宁,听说那儿有枪。咱们干回大的吧,有了枪就谁也不怕。”修车客户对小济父亲说:“10美元是1000元(人民币),最起码了。”小济父亲对工商银行职员说:“这个(中国银行和中国的银行)不一样啊?”村长对斌斌说:“回去叫你妈别练法轮功了,电视里面采访那么多了。”

   接着,来谈三个现状。

   其一,底层群体对中国官方新闻极其冷漠。镜头1:当电视播放“天安门自焚案”时,小济父亲在一个筒子里突然发现一张美元:“这是什么鬼票子?”修车客户马上说:“哎呀,老板发财了。”小济迅速把票子拿过去,也不管电视里主持人是多么煽情地讲那些意图明显的“法轮功惨剧”,大喊:“美元!美国人的逼啊!”然后就同斌斌一起进了发廊。镜头2:当电视播放“中美撞机事件”时,斌斌母亲问:“是不是又喝酒了,满屋子都是酒气。”斌斌说:“没有。妈,明天我去报名(当兵)吧。”斌斌母亲说:“不是我逼你,说实话,当兵挺好的。”这时电视里的主持人水均益和几名记者反复说美国“蛮横立场”、“无理”、“深恶痛绝”,而斌斌的窗外竟传来国营三厂巨大的爆炸声,斌斌马上说:“我操!是不是美国打过来了?”而小济在屋子里则只是一个劲儿地翻没有一分钱的钱包,嘴里连续数次都只冒出同样的一句话:“我操!”镜头3:当电视播放一个女人现身说法搞所谓“揭批法轮功”的现场座谈时,身为法轮功学员的斌斌母亲先把自己这碗饭吃了,看见斌斌碗里还有一点点剩饭,就把那点剩饭也吃了。斌斌向母亲借1500元,母亲说:“家里的机几个月都不开了,哪来什么钱?”镜头4:当电视播放“张君案”时,张君说:“君,君子的君。我是六六年出生。(抓我时)有枪,五四式M20。有35、36颗(上膛)子弹吧。”小济睡在上铺问父亲:“你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刚刚拿100元人民币和10元美金到艺术团“找”了赵巧巧的小济父亲平静地说:“你咋知道我不兴奋?”镜头5:当电视播放“北京申奥成功”时,老人和几岁的小孩儿在欢呼鼓掌,爆竹声声,烟花四起,然而小济、斌斌这些人却面无表情,傻呆呆地站在电视机旁。镜头6:当电视播放“京大高速公路山西段通车”时,新建南路中队的民警干脆随手关掉了电视。

   其二,底层青少年群体的内心状态和现实处境令人担忧。镜头1:小武在矿仓库见小济看报,便说:“两天不见,埋在书里去了?”知识在这里成为讽刺的对象。镜头2:小武在电话亭打电话时被两名便衣警察抓捕,周围的朋友对此一脸冷漠。镜头3:斌斌女友在电视包厢里对斌斌说:“我自己(报考高考志愿)又做不了主,跟你商量有什么用?WTO,老师说今年时事政治里要考。”得知女友报考了北京的国际贸易专业之后,斌斌说:“将来不会收兔子吧?我听人说,国家贸易就是收兔子、收猪儿,然后卖到乌克兰。”镜头4:小济同赵巧巧男友乔三一起喝酒时,小济说:“我是来泡妞的,刚才唱歌的那个(赵巧巧)。你,打我。”赵巧巧在车里问斌斌:“你们是哪儿的人?”斌斌说:“我们是社会上的啊。”镜头5:国营三厂爆炸案发生后,第二天斌斌问:“昨天那事是不是你干的?”小济说:“你别抬举我。”镜头6:小济见父亲在工商银行拿美元换不到人民币之后,问父亲:“你好意思吗?”父亲反问:“咋的就不好意思了?”小济指着父亲说:“好,行,咱们回家再说。”镜头7:小济在“红旗”餐馆对赵巧巧说:“我要是生在美国,遍地是钱,我早抢劫了。”镜头8:乔三在张家口被卡车撞死之后,小济看着街上行驶的花圈说:“操,那逼真他妈幸运,没死在老子手里。”斌斌说:“活得不短了,都37了,岳飞才活36。”小济说:“岳飞算个屌,老子孙悟空,长生不老。”镜头9:斌斌在候车室里目光微弱地对女友说:“哪他妈敢想以后啊?”镜头10:小济的摩托车开到了低洼地里,连续数次都上不了坎,退也不是,进也不是,也没有任何人来帮忙,十分痛苦,此处有寓示作用。镜头11:斌斌母亲对斌斌说:“我的工龄被买断了。”斌斌说:“那不挺好吗?自由了。”

   其三,更严峻的问题:工业和制度对底层群体的双重压迫和扭曲,导致整个社会表现出越来越严重的犯罪倾向和暴力倾向。《任逍遥》确实是一部相当残忍的电影,但是这种残忍还仅仅是现实中残忍的一个小小注脚,它的结局是小济与斌斌在生存危机之下被迫去中国建设银行抢钱,这个结局令人觉得滑稽——小济把一个假炸药包放在腰间,问:“像吗?”斌斌说:“炸弹挺像,人不像。”斌斌把假炸药包放在腰间,问:“像吗?”小济说:“炸弹不像,人也不像。”斌斌无奈地说:“那他妈怎么办啊?”结果,斌斌走进银行,打开衣服,露出假炸药包,大喊:“打劫!你他妈没听见啊?打劫!拿钱!”银行保安走过来,看了看炸药包,大声喝斥斌斌:“好歹你也拿个打火机啊!”在银行外面的小济这时只能骑着摩托车一个劲儿地逃命,到最后干脆连摩托车都丢了,直接搭公共汽车逃跑。这个结局实在是太温和了,但是如果结合《任逍遥》里面斌斌被查出患有乙肝、西部大开发、医疗产业化、色情业、失业、下岗、高考、参军、大同既不像城市也不像农村等代表性现象,再结合“张君案”、“南京投毒案”及其他报复社会的案例,并结合现在中国各省的大学、中学周围的电视包厢、游戏机室、电影院、发廊、舞厅、酒吧、网吧、租房、街头、巷尾,乃至结合大学、中学的学生宿舍、澡堂、厕所,我们都可以看到:自年轻一代开始,他们反复撞击这个社会,又被社会反复撞击,结果成为撞击中的牺牲品。犯罪的教育、犯罪的新闻、犯罪的舆论、犯罪的执政党、犯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暴力的教育、暴力的新闻、暴力的舆论、暴力的执政党、暴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代又一代人在这里面被一次又一次地撞来撞去、泡来泡去,你撞我,我撞你,你泡我,我泡你,每一个人都成为撞和被撞、泡和被泡的牺牲品。此种扭曲制度下的工业化时代和工业化时代的压迫制度,造就了《任逍遥》里面人物的悲惨与冷酷。而在现实中发生的大同各起煤矿瓦斯爆炸案、大同法轮功学员武翠英命案、大同“8·27”特大绑架人质案等等,其实正是这种悲惨与冷酷的无期延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