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
杨银波文集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杨银波对话余樟法(东海一枭):政治的罪恶乃世间最大的罪恶
·【红朝谎言录·参赛作品】红朝谎言三百年说不完
·【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癸未十项建言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按:谨以此文,问候“过春节”的狱中朋友杜导斌。大年三十(北京时间2004年1月21日)夜24:00,杨银波将连续鸣放10圆巨响火炮,前3圆火炮将遥寄杜导斌、夏春蓉、杜浴,第4圆火炮将遥寄刚刚不幸去世、生前曾声援杜导斌的著名政论家金尧如先生。10圆火炮声声猛响,必将划破长夜冷清。朋友们,来年再战!

   (1)又一起当代文字狱!在中共统治下,以言治罪的文字狱将何时中止?孝感地区和应城市的公安人员还对夏春蓉进行威胁,尤为恶劣!套用赵达功先生文章的话说:“如果我们不争取不到言论自由,杜导斌的今天就可能是我们的明天!”为此,我强烈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对杜导斌的以言治罪!——刘晓波(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主席)

   (2)每次我都觉得自己有罪,仿佛不是警察而是我应该对这种悲剧承担责任。毫无疑问,这个“国家”因自己的自私和野蛮继续肆无忌惮地制造着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然而令人难堪的是,它还宣称自己竟然是“先进文化的代表者”。让正在行凶的“国家”住手!——任不寐(学者)

   (3)当我第一次打通杜兄家中电话时,他年幼的儿子异常平静地告诉我,“我爸爸已经被抓了”。那种平静的语气使我震动,我从他的话里相信他了解他的父亲是为什么被抓的,他心中也一定知道他的父亲正义而无辜。我选择在这样的时刻慎重地写下这句我曾经拒绝的话,来表示我对杜导斌兄的尊重和支持,表示我对湖北警方的藐视和抗议:我愿陪杜导斌一起坐牢。——王怡(学者)

   (4)此时此刻,我百感交集,不断问自己: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吗?不就是为了人权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吗?海内外许多网友来信或通过聊天室谈话,关心我的安全,使我备受鼓舞,一股股暖流在我的心田荡漾。我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我不愿意坐牢,但我更不愿意放弃民主自由的理念,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相信,我们的斗争只能让我们失去枷锁,而得到的是真理的光辉!我向杜导斌先生致敬!我愿意陪他坐牢!——赵达功(政论家)

   (5)把文字关押进黑暗囚牢的人,才是人世间最可耻的人。把作家的写作权利肆意剥夺的权力者,才是临末晚而黔驴技穷的垂死挣扎的象征。杜导斌被抓进了文字狱,但见海啸般激荡汹涌的愤怒,如洪水决堤似地冲击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并即将淹没中南海密室政治的宫廷黑幕。杜导斌被抓进了文字狱,但见千万种声音、千万种抗议浪潮、千万种严正声明、千万种正义呐喊等等,都异口同声地化作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强烈呼吁:释放杜导斌,砸烂文字狱!——郑贻春(政论家、诗人)

   (6)我听到杜先生被捕,我当然感到很愤慨,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可耻!我想这种迫害政治犯的事情,无论发生在现在还是过去,老的事情还是新的事情,都是应该引起公民愤慨、感到可耻的。一个国家竟然用专政工具这样对待老百姓,我觉得这是很可耻的!我想一个国家认为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就算是颠覆,这个国家一定患有神经衰弱症!或者代表这个国家的人患有神经衰弱症!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国家,有几百万军队的国家,因为有人在网络上发表一点言论,而这种言论是它中共当局自己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所认可的,它有责任跟国际人权接轨的,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宣布人家是有罪,我看这个政府本身就是晕了头了。——鲍彤(政论家)

   (7)奇士不可辱,辱之成天神。有关部门以言治罪,不但违背宪法,执法犯法,而且大伤我民族元气,让我党执政的合法性流失得更快,在道义上更居下风,殃党祸国,莫此为甚。同时也无以服人心、无以堵天下悠悠之口呀!败坏我党形象,破坏国家安全的,恰恰是这些当代卫巫和西厂、东厂!——余樟法(东海一枭,政论家、诗人)

   (8)北京时间2003年11月30日22时2分留言: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帮助。我非常感动,也为杜导斌等人感到非常难过。我真希望我还是那只淘气、好玩的老鼠,大家的好朋友。——刘荻(不锈钢老鼠,著名网络作者)

   (9)他们在电话里监听,我们家的电话是监听的。他们跟我说,别对外面说,包括媒体。我认为我不存在什么泄密嘛,我不过说了些实话。他们反复给我强调了这个事情,叫我不要跟外面的人说这些话。昨天还说了,我当时叫他们跟我说明白,我不要跟什么样的人说,你们不说明白我是听不懂的,你们内部的司法人员都到处乱讲,应城这地方都知道了,也都是你们内部说出来的嘛。你是要我不要对应城的人说呢还是不要对外面的人讲嘛,你要不说清楚我是不知道的。他到底违了什么法,我真的不知道,就我知道他就只是写了几篇文章,就因写了几篇文章就能颠覆国家政权了?——夏春蓉(杜导斌之妻)

   (10)你好,这是杜导斌家!(哦,好家伙!)我爸爸在28日就被捕了。我知道,我爸爸没有犯法!(好样的,你很勇敢。)谢谢。(好,好!真是好样的。我要来看看你,我一定要来看看你。我姓吴,吴敦红,伦敦的敦,红颜色的红。你妈妈呢?)妈妈出去了。(你真是好样的,我告诉好多人,你是好样的。我们好多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都在关心着你和你的爸爸妈妈。)谢谢。(上几年级了?)六年级。(我很想有机会来看你。告诉你我的电话,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好的,你等一下,我拿笔记下来。——杜浴(杜导斌之子)

   (11)当年,我没能陪儿子去死,令我的后半生陷于无法挽回的愧疚之中;今天,愿意陪刘荻坐牢的杜导斌真的被关进黑牢,我也愿意陪杜导斌、刘荻、杨子立坐牢。——丁子霖(天安门母亲)

   (12)我刚刚从丁子霖这里听说杜导斌被捕的事,感到气愤和震惊,这是又一起典型的践踏人权的案例。反对暴政和争取人权就要大家一起来,相互支持!我支持国内知识界对杜导斌的声援,请签上我的名字!——张先玲(天安门母亲)

   (13)他发表个人意见,这并不是颠覆政府,对政府有意见为什么不可以呢?一般说来颠覆政府要有行动,要有计划和组织之类的东西,光是发表言论叫什么颠覆啊?将批评言论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同起来,这在法律上是难以令人接受的。这样做将扼杀所有对中国问题的严肃思考和评论,和新一代领导人倡导的开明政治以及改善人权状况背道而驰。——许良英(科学家)

   (14)我的良心告诉我,应该支持这个要求(联署签名)。——茅于轼(经济学家)

   (15)郑义先生:我在要求释放刘荻同学和杜导斌先生的公开信上签名。2003、Nov 27,东京。——大江健三郎(日本著名作家)

   (16)中外的历史早就证明:能够颠覆一个政权的行为,只有武装暴动和军事政变、宫廷政变,以及官逼民反的贪官和暴政;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是被人民的言论和书生的文章颠覆的。恰恰相反,钳制言论,不准人民讲出自己的疾苦,讲出对政府的批评和反对的意见,却能够导致自我颠覆。中国权力集团的某些极端分子在“六四”以后,也进行了十几年“文化围剿”,“围剿”的反作用,也是“彰明较著”的,难道新一代领导人又欲重蹈覆辙乎?——林牧(政论家)

   (17)据我所了解他,无非就是在网上发一些文章嘛,纯粹是言论的表达。就是说“因言治罪”嘛,既使在今天中国的法律上应该也是不能成立的,所以我认为言论自由这是最基本的一个人的权利。那么在这个方面因为发表的言论就要被抓起来的话,我觉得这个社会是非常危险的。这是不应该的。——王力雄(作家)

   (18)“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组织的成立,是为了声援和支持国内为捍卫民权和言论自由的朋友,包括三方面的内容:一、成立“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基金会”,募款作为营救的经费,如帮助解决律师的费用和杜导斌家属的生活费等;二、成立“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网站(www.PFHR.org),使信息能及时沟通和交流;三、设立“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奖”,以后会为在这方面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给予颁奖。——张伟国(《新世纪》主编、政论家)

   (19)杜导斌先生坚持知识分子良心和道义的精神是让人敬佩的。他敢于发出“良心不许我再沉默”这样的呼声,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说出自己的心声,在当今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这种道德精神难能可贵。保卫言论自由其实是为了保卫民众的知情权。几十年的精神恐怖其实只是一张薄纸;杜导斌先生已经在这张薄纸上捅了个大洞,当越来越多的人们敢于站出来时,这张薄纸将不复存在。今天,“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的发起,是杜先生“良心不许我再沉默”的继续,是中国知识分子真正担起历史责任的开始,也是我们直起精神腰骨的时刻。“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的发起,是值得当代中国知识分子荣耀的。——马有志(《大纪元》记者)

   (20)所谓“煽动颠覆政权罪”难以界定,可以随意解释,打击不同政见的大帽子,与宪法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规定大相径庭。滥用权力,错误地解释这个法律,完全是非常可笑的。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觉得这个罪名是非常可笑的事情。——于浩成(政论家)

   (21)只不过因为几篇文章,却被扣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予以拘捕或判刑,实际上并无其它与其被加罪名相关的言行。其指控完全是与法无据、与理相悖的莫须有强加。这是严重侵犯公民言论自由的违法行为。这种司法迫害无异于复活了文革时期最黑暗的文字狱,使知识分子面临难测的恐惧。——苏绍智(政论家)

   (22)在中国民间关于修宪和政改问题的讨论遭到制止之后,湖北孝感地区的杜导斌因为网上言论而被捕,其背景可能不简单。胡锦涛还是受江泽民的牵制。这套东西,不给新闻自由,不给言论自由,都是江泽民的老脾气。因为如果这个东西放宽,江泽民本身有很多把柄,很多问题,包括他儿子的问题。江泽民留下来当军委主席不肯走。——金尧如(政论家,北京时间2004年1月19日不幸去世)

   (23)网上作家杜导斌最近亦被逮捕,引发了中国大陆和海外中国知识分子一千多人的联名抗议,这种抗议的规模在最近是罕见的,说明中国人的进一步觉醒。希望在座的全世界的新闻工作者对此引起高度的重视和强烈的批评,并救援因实行言论自由和提倡新闻自由而被中国共产党政府所迫害的人们。——徐文立(中国民主党组建人、政论家)

   (24)好几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讲,感到非常非常失望。本来对胡温还有一点希望,希望从去年十二月到现在,快一年了。他们一再口头上讲要改革,要民主、宪政。可是做的事情呢?放了一个孙大午,又抓了一个杜导斌。这种压制言论自由的做法跟江泽民执政时期不许讲话有什么不同呢?这件事情出来,损害最大的是胡锦涛。本来对他期望是很大的。这样一来对他什么期望也没有了。我想,今后对他批评可能会加强了。——伍凡(《中国事务》主编)

   (25)杜导斌的被捕显示出中国在加强对互联网的管制和对异议人士的打压。中国大陆的政府仍然没有放松对互联网的管制,中国大陆的民众言论自由还是被中国政府所禁止的。中国政府在互联网仍然管得很严厉,我觉得政府这这种行为应该加以谴责。我要求中国政府尽快释放杜导斌,还有其他的网路活动人士。他们只是表达一下意见,并不是真正地去颠覆中国政府,如果说随便一个人发表一些文章,就用“颠覆国家政权”这个罪名来把人套起来,是不对的!——李强(《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