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
杨银波文集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简介

   朱国勋:男,汉族,1940年出生,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1957年入伍,1979年2月参加对越自卫战争,1982年转业到湖南省益阳市人民银行任副行长,1984年组建中国银行益阳分行并任副行长,1988年升任行长,1990年任该行党组书记,1997年退居二线任调研员,2000年正式退休。2003年6月8日晚,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检察院以“调查南流资金”为由,将朱国勋从私人住宅中带走。2003年6月9日,以“涉嫌受贿罪”对其予以刑事拘留,并羁押于益阳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2003年6月22日,以“涉嫌受贿罪”对其实施逮捕。2003年8月15日,因证据不足,以“期限届满不能终结”将其延期1个月羁押侦查。

   2003年9月19日,赫山区人民检察院又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将朱国勋羁押至2003年10月14日。2003年10月14日凌晨3时20分左右,朱国勋被人发现死于益阳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看仓(囚室)之外放风坪的晒衣铁丝上。继李尚平案、刘骏案等引起海内外强烈关注的“赫山命案”之后,朱国勋案成为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的又一个著名个案。基于朱国勋的“官员”身份,以及中国大陆大部分媒体普遍不负责任的新闻报道,朱国勋之死自公开以后在官方和民间普遍遭到误解,该案也因此一直得不到彻底的澄清和公正的对待。在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与贺力员(朱国勋之妻)等亲属开会商议之后,2004年1月2日~1月5日,现年30岁的朱浩杰先生代表朱国勋全体家属郑重地接受了我的采访。本长篇采访录经朱国勋家属亲自核对后,在《大纪元》分上、下两篇首发。

   ■朱浩杰访谈录(下)

   杨:也就是说,赫山区检察院有隐瞒你父亲死亡真相的嫌疑。

   朱:我们不仅质疑我父亲“自杀”这个结论,并且还质疑赫山区检察院涉嫌刑讯逼供。根据他们的通报,去年10月14日凌晨3点20分左右,一号监房一个姓赵的犯人起来解手,看见放风间里有一个人,问话,但又不回答。姓赵的这个犯人就叫起其他人进入放风间,就看见我父亲用自己的白色长内裤吊在放风间挂衣服的铁丝和墙壁固定处的这个地方,他们取下来的时候,我父亲已经死了。我们对这个通报内容是相当怀疑的。比如说,那个放风间现场,一条棉制长内裤系成的死结Q形圈,被固定在南墙西南角上一个小铁环上,Q形圈最低点距地面152厘米,我父亲身高167厘米,如果父亲自杀,那么他只能借助地上一个高约15厘米的蓄水池。看守所承认放风间里没有任何垫高物,那么,他就必须站在蓄水池靠西墙的边沿,面向西墙,才有可能完成上吊动作。依照常理,他必须碰挨南墙的身体“左侧”应该有挣扎后的擦伤痕迹,而恰恰相反的是,湖南省法医学技术鉴定委员会对父亲的《法医鉴定书》认定,他的“右侧”出现三处可能系擦伤所成伤痕。我们许多次都提出伤痕的来因,看守所说是“摔伤的”,市检察院代理检察长却说是“上吊取下时造成的”,我们再追问,就说“反正不是致命伤”。

   杨:我想知道公安部门做的《现场勘察报告》是怎么讲的?

   朱:那个报告说,“死者用自己的长内裤和西裤上吊悬挂于看仓(囚室)之外放风坪的晒衣铁丝上”,结论是“放风坪是第一死亡现场”,我们对这个也是质疑的。第一,每天夜晚,从看仓到放风坪的放风门,是由值班民警在看仓外面上锁控制的,从看仓内根本没有办法也不可能打开。第二,每天晚上,每间看仓整夜有两名囚室人员站在囚室内值夜班。第三,每天晚上,有一名公安干警每20分钟巡逻。那么凌晨这个时候,我父亲到底是怎么能够走出看仓外实施自杀的呢?所以,“放风坪是第一死亡现场”的这个结论,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再有,《现场勘察报告》说“铁丝距地最高189厘米,最低152厘米”,那么照这个最高度189厘米来推算,将白色棉质长内裤系在189厘米处栓铁丝的这个固定钉上,然后再连系内裤上吊,我父亲本身人高167厘米,这两条长裤连接的高度,再加上父亲的身高,区区189厘米怎么能够吊死人?并且,当天10点20分左右,我嫂子(指李晓华,李晓华是朱国勋的大儿媳。朱国勋有大女儿朱萍及两个儿子,朱浩杰是其幼子。——杨银波注)赶到现场的时候,却被5名民警强行拖开,不准查看遗体和现场!等遗体运到殡仪馆以后,那里居然有二三十个民警戒严殡仪馆,连续两天半不准我们看遗体。然后我们就到市政法委请愿:“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才获准10月16日下午两点钟见遗体。

   杨:遗体有什么特征?

   朱:头部紫乌,右手握拳上举,等等,这个情况很严重,所以我们就要求立即进行尸检,但是这个尸检却被拖延到了10月18日上午进行。进行尸检的鉴定单位是省法医鉴定委员会,结论是“符合自缢身亡”。法检报告说:“死者身右胸腋前线下距腋窝4厘米处有2.5厘米X0.5厘米散在皮下出血,右大腿中段外侧有4厘米X2.5厘米散在皮下出血伴表皮剥脱,右小腿中段后侧有2.5厘米X0.7厘米小片状皮下出血。”据他们判断,这几处伤的形成大约七天左右,而最后一次提审我父亲是在10月7日。所以我们就怀疑我父亲生前曾经多次遭受刑讯逼供。

   杨:可是他们还是给出了你父亲“自杀”这个结论。

   朱:我们认为“自杀”这个结论是根本站不住脚的。第一,我父亲没有自杀的思想情绪表现。连去年10月21日赫山区检察院《侦查情况通报》都充分肯定:“10月7日最后一次讯问,朱态度较好,情绪正常。”甚至还在报告中用上了“令我们完全意想不到”的词语,这与检察院向媒体公布“畏罪自杀”是自相矛盾的。第一看守所对中国银行益阳分行的通报也证实:“到10月13日最后一晚,朱的情绪一直都正常,打扑克、看电视,谈笑风生。”第二,我父亲没有留下遗书。他有文化,当时又有笔墨纸张,如果要自杀,那不可能不留下遗书。第三,在我父亲被羁押的6月~10月上旬的四个月中,他对政府能够查清自己的案子,自始至终充满了信心。他的性情不是那么脆弱的。7、8月份,益阳市发生几十年难遇的高温,我们很担心他的身体,但他都熬过来了,更没有自杀的理由。至于“畏罪”这个说法就更觉得荒唐了。

   杨:从对你的采访过程当中,我隐隐感觉到赫山区检察院在办案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受到你们的严重质疑和强烈指责,而李尚平案、刘骏案就发生在这个区,现在你父亲这个案子影响这么大,他对这个案子的态度和对你们的态度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

   朱:还跟以前一样。这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社会渣子,他包养一个情妇叫“映宝”(在中信大酒店当妈咪),整天花天酒地,赌博常常是上万元的输赢,社会背景极其复杂。还有两兄弟在公安、法院工作,他要捞一个人可以捞得出,要整一个人也可以整得垮,这个人在益阳的名声相当恶劣。赫山区在2002年、2003年这两年,发生了区公安局政委曹荣昌两规期间“自杀”在关押地的事情,还有像你讲的李尚平枪杀案、刘骏派出所坠楼案这些,他们之间是否有着某种联系,我不敢擅自断定。但是公安检察部门的腐败、无能,这是肯定的,并且涉及面相当大。

   杨:对于曹建明,你们是打算检举他呢,还是起诉他?

   朱:我们打算控告他非法拘禁,变相超期羁押和做假证据,但是网上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回复我们说:“您反映的情况不具体,无法处理。根据有关规定,对于属于检察院机关管辖、依法作出处理的实名举报,由有管辖权的检察院答复。”只能说起诉他的时机尚未成熟吧。

   杨:据说在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有人说过“我不是共产党,整的就是这些共产党”、“你要整他,不然他出来了,我就死定了”。这些话是何时何地讲的?说这些话的人叫什么名字?

   朱:“我不是共产党,整的就是共产党”这句话,有很多人告诉我们是曹建明说的,但到底是何时何地说的,没有人敢出来作证。“你要整他,不然他出来了,我就死定了”这句话,是益阳市检察院一位工作人员(男性)告诉我们是刘芳讲的,我不能说他的名字,说了他也不会承认。刘芳是中国银行益阳分行现任行长,这个人是我父亲培养的,按说没有利害关系,但是她收入支出严重不成比例,口碑不好。她丈夫下岗十多年却有多处房产,儿子从高中到大学都在英国名牌学校留学,已经读了四年,还要两年才读完,而英国留学的费用最高,最少也要30多万一年。读完六年要两百万元以上,钱从哪里来?我们结合律师和有关人员所讲的情况得知,刘芳确实得到了好处,栽赃陷害我父亲。而且刘芳和曹建明关系密切,在政协两人是一个组的,赫山区检察院扣押小金库的钱也退还给中行了。事实上在益阳中行,很多同志认为我父亲是正直清廉的人,就是脾气不好,吃软不吃硬,反到认为刘芳热衷拉关系,走上层路线,经济上有问题。

   杨:现在你父亲在侦查阶段就死了,那么是不是表示诉讼就要终止了呢?法院没有正式判决,那么你父亲钱财的黑白如何去判断呢?这些钱财现在是不是已经被返还给中国银行益阳分行,或者被上缴国库了呢?

   朱:诉讼终止了。由于他们没有法定的受贿证据,被扣的钱物只得原原本本如数退还家属,既不是返回益阳分行,也没有上缴国库。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向上级司法部门提出三点要求:第一,依法查清我父亲不明不白死于看守所的冤案,并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同时追究相关领导人的领导责任。第二,对于举报我父亲“涉嫌受贿罪”、“涉嫌挪用公款罪”两项罪名,要坚持查清楚,实事求是地作出结论。第三,按照《国家赔偿法》规定,对我们依法给予赔偿。

   杨:在这些过程当中,你们有没有受到过威胁?

   朱:有!我的一个亲戚就收到了威胁信,信上说:“你再搞,朱国勋的死法就是你的死法。”而且《凤凰周刊》记者邓飞也接到过威胁电话。太猖狂了,这也证明了他们心虚啊。我们认为依靠益阳当地部门来处理这个案子是不会有公正的。所以,我们盼望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有关部门的同志前来调查、落实这个案子。

   杨:对于你父亲这个案子,益阳市有人大代表和政府官员站出来仗义执言吗?

   朱:原地区有一个官员曾经为了我父亲的事找过当时的赫山区检察院检察长黎光明,问他:“老朱有多大的问题?”黎光明说:“老朱没多大问题,过几天就让他回去。”可结果呢?人没回来却传来噩耗。几天前,益阳开两会,我母亲回益阳到招待所递材料,我们的所谓“人大代表”竟然不敢接,放在房间的桌子上,还追上来还给母亲。母亲最后找到信访办,信访办的一位负责人认识我父亲,他说:“朱行长的情况我知道,开追悼会我也想去,但是因为身份,没有办法。你的材料我一定帮你递给蒋书记(益阳市新任市委书记)。”实际上,在益阳很多熟悉我父亲的人都知道这是一起冤案,包括一些原来的领导,他们不敢说啊。反正都是这种情况,大部分人只能私下议论,更别说有人站出来仗义执言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