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
杨银波文集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廿一芳华,人生如歌,何竟妙龄花谢?衡山有泪永留恨。 百年奇案,司法是墨,难堪黑幕惊传!湘江无语尽含悲。

   ——摘自《蓝色利剑网》“人间有公道”网友2003年10月2日留言

   ■简介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杨银波/编撰),全长19083字(其搜集、裁剪、咨询、编辑的背景资料长达76万余字),系2003年中国著名个案——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临丰小学女音乐教师黄静“2·24命案”——之民间独立报告。本报告记录的历史跨度为:2003年2月23日上午~2003年12月28日14时49分。下面,我们来简单认识本案14位重要人物。

   ◆黄静:女,21岁,身高1.62米,1982年9月27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湘潭市人,信仰佛教,昵称“静静”、“静儿”,曾用网名“林中鸟”。1987年9月~1993年6月,黄静在湘潭市响塘乡中心小学学习、毕业。1993年9月~1996年6月,黄静在湘潭市响塘中学初中学习、毕业。1996年6月,黄静以音乐特长生、文化成绩湘潭市第一名、体育成绩29.5分(总分30分)的优异成绩被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录取。1996年9月~1999年6月,黄静在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学习、毕业。1999年8月~2003年2月24日,黄静在湘潭市雨湖区临丰小学担任音乐专职教师。在此过程中,1999年9月~2002年6月,黄静在湘潭市教育学院音乐专科学习、毕业;2002年8月~2003年2月,黄静在中央音乐学院函授本科在读,并兼任湘潭市音乐学会会员及湘潭市钢琴协会理事。在湘潭市临丰小学任教期间,她曾被评为先进教育工作者、家长委员会最受欢迎的优秀教师、音乐学科骨干教师,并获得过个人才艺展示区级一等奖、市级二等奖、青年教师赛课市级二等奖等荣誉。黄静身体强健,一直是学校蓝球队、排球队的主力,并为长跑能手,也是健美操运动员,从无心脏病史。且有一定才艺,除小提琴、长笛、舞蹈、声乐、教学、创作、论文之外,她还有着极高的钢琴弹奏技巧(国家十级)。

   ◆姜俊武:男,25岁,1978年1月22日出生,汉族,湖南省浏阳市人,大专文化,身份证号码:430302197801221577。姜俊武系湘潭市国税局雨湖区分局管理三科副科长,住湘潭市国税局宿舍新楼四栋一单元二楼。2002年5月,经临丰小学校长戴灿荣介绍,姜俊武与黄静认识。黄静曾在日记中写道:“姜俊武不会放过我,逃吧,逃吧,逃!”2003年2月24日凌晨,姜俊武在临丰小学黄静的宿舍内与黄静同睡一床。当天上午,黄静被人发现“裸死”于小学宿舍,全身覆盖折叠平整的棉被,遗体(双手、双腿、胸、颈等)有多处多类伤痕,现场的卫生纸团遗留有男性精液。姜俊武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等重大犯罪嫌疑,现羁押于湘潭市看守所。

   黄国华:男,黄静的父亲,北京市政三公司驻广州分公司职员。

   黄淑华:女,黄静的母亲,52岁,1951年6月出生,湖南省湘潭市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1970年2月,黄淑华参加教育工作,从1970年到2001年上学期一直在湖南省湘潭市响塘乡联校任教,其中任中小学校长职务19年。曾兼任过响塘乡联校党支部组织委员、函授辅导专干、响塘中学党支部书记等职务,多次被评为出席乡、县、市级的先进教育工作者。2001年下学期至今在湘潭市响水乡联校响水中学任教。

   黄惠芳:女,黄静的姐姐,湖南省长沙市劳动西路257号生产一部工作人员。

   姜金有:男,姜俊武的父亲,湖南省湘潭市国税局纪检组长(国税局第四把手)。

   刘葡英:女,姜俊武的母亲,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平政路办事处主任(2003年9月3日之前已办理退休手续)。

   吴建群:男,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分局法检所法医鉴定二室法医。

   曾晓冠:男,湖南省公安厅法医。

   莫业付:男,湖南省公安厅法医。

   宋任宇:男,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分局平政路派出所所长。

   袁革林:男,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分局平政路派出所副所长。

   何永奇:男,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分局刑侦队长。    戴灿荣:女,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临丰小学校长(2003年10月25日之前已调走)。

   ■重要背景:黄淑华对黄静和姜俊武性格、关系以及对本案办案者的了解

   摘自2003年11月2日下午黄淑华于广东省中山大学南校区接受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艾晓明教授采访的录音资料:

   ◆姜俊武好玩牌赌博、打电游,经常是通宵达旦,彻夜不归的。他与同伙有十个铁哥们。姜的父母经常在深夜去寻儿子,所以姜母想要给儿子找一个好对象管教他。姜有这些陋习,所以黄静不能够接受。我女儿那个时候才二十,姜俊武已二十六七了,姜俊武每次约黄静都说他等不及了,要强行与黄静发生关系。我委婉地让戴(灿荣)转告,要姜不要再找我女儿了。所以姜俊武为什么会留宿于黄静房间?这是一个怪事情!黄静二十三日出门的时候,她告诉我,与姜俊武没什么关系了。姜俊武问我女儿要她的房门钥匙,我女儿从来就没有给他钥匙。当晚黄静如果是清醒的,她绝对不可能让姜俊武在这里留宿。

   ◆我女儿的手臂力、腿力都很大,一个人强奸是不能制服她的。我女儿很刚强,而且她自我保护意识还是很强的。黄静发现姜俊武要强奸她的话她会很恼火、很气愤,如果黄静没有昏迷、很清醒的状态下,姜俊武是不会得逞的,我女儿也不会死。我女儿会自救,她会打电话出来。那天晚上到死她也一直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个信息给我,说明她是被人控制了。黄静性格坚强,她不会自杀,一般情况下自救能力是很强的,可几个小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我一定要查清她的死因。因为我一直很相信公安、法医,我把性侵犯的强奸证据交给吴(建群)法医,所有我能想到的能作为物证的我都交给他,并问吴法医,你把你认为有用的证据都拿走,吴说没有了、不用拿了。我以为公安就会立案、抓凶手,查清女儿的死因,为我女儿申冤,可是结果却恰恰相反。

   ◆目前最难的是人为的干扰的确太大。收集证据本是公安人员的职责,但案发后,我相信公安,把现场证据交给他们,而他们却人为地毁灭证据,帮罪犯开脱罪行。在办案过程中,某些公安执法人员没有严格地按法律程序办事,掩盖事实,导致黄静案三个多月不立案,证据流失,犯罪嫌疑人串供,错过了办案的最佳时期,难找突破口。随着时间的流失,会导致人为的悬案。我从雨湖区公安分局到湘潭市公安局、检察院、人民政府、政法委、人大反映情况,没人受理,没人主持这个公道了。第二,是法医鉴定问题。下结论、盖章子,这个权力是很起作用的,他想写什么意见就写什么意见,没有办法,严重失控。黄静案虽走了司法程序,但目前最难的还是证据问题,关键还是法医鉴定。中山大学否定病死,公安不采信,那么就有必要再进一步鉴定查明死因。官方又不给委托手续,老百姓难以讨回公道。第三,是官官相护,形成集体舞弊,下级向上级假汇报,上面来的办案人员,只要下面人员把他们招待好,就要得了,根本不会深入实际,一级一级假汇报。违法人员得不到惩治,黄静案就难以进展。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2003年)

   2月23日 当天上午,黄静在家里弹钢琴、唱歌跳舞。北京时间15时,姜俊武将黄静接到离家20多里的临丰小学。16时~17时,黄静辅导学生周盼弹钢琴。18时,黄静在学校吹笛子。傍晚,黄静给母亲黄淑华打电话,说2月24日7时还要辅导学校鼓号队训练,所以向母亲请求晚上不回家了。黄淑华同意了。以下的话是姜俊武后来的说辞(用第三人称,打中括号):[2月23日19时左右,他将黄静从学校哄去与他的四个男性社会朋友一起吃晚饭。晚饭后,姜俊武再三地将黄静劝到朋友谭静家,他们玩牌,黄静一个人在沙发上躺睡。]

   2月24日 姜俊武后来的说辞:[2月24日2时30分,他将黄静送回宿舍,直至2月24日7时左右他始终与黄静在一起。姜俊武说:“我是6时50分听到手机响后起床、穿衣、洗漱,离开时还与她讲了话。到了9时左右,我返回临丰小学告知戴灿荣校长黄静可能出事的消息。因为我离开后给黄静打了个电话,黄静却没有接。”](备注:2月24日2时左右,住在黄静楼下的体育老师于波的母亲听见了沉重的脚步声,从一楼一直到六楼,停下,门使劲地撞到墙上,之后终于安静下来。)

   姜俊武跟戴灿荣说了一通之后,戴灿荣问姜俊武:“黄静是不是没有住在里面?”姜俊武肯定地回答:2月24日6时50分他才离开,黄静一定在房间里。姜俊武请来学校里的两名建筑工人,一名工人从楼顶放下绳子,一名工人从楼顶下到黄静厨房的窗户,从窗户钻进了房间。这名工人一开门,就说人已经死了。之后,戴灿荣进到了房间。黄静躺在床上,被子一直盖过了鼻梁,揭开被子发现她的脸苍白、冰凉,身上没穿衣服。当时姜俊武往房间里看了看,然后就一直坐在楼道中间,不和人讲话。该校女教师冯巧云(住在黄静对面)是接下来进去的人,进去后她发现:黄静已经死亡,脸是白的,嘴是乌的。

   北京时间9时20分,湘潭市中心医院120急救中心接到呼救电话。9时30分,急救人员赶到出事地点——临丰小学教师宿舍6楼。湘潭市急救中心医师李初福发现:黄静死时显得有几分蹊翘,全身赤裸,被子覆盖整齐。急救记录上记录着“已死多时,全身皮肤淤斑,散见斑块”。随后,雨湖区公安分局平政路派出所警察和雨湖区公安分局法医吴建群赶到现场。雨湖区公安分局并未按照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的基本程序派员封锁、勘察现场,而雨湖区平政路派出所的警察也没有深入细致地勘察现场,提取物证和询问证人,更无视现场的诸多疑点和案发前后的蹊跷现象。10时许,吴建群对尸体进行了初步检验,作出“死者身上无致命伤,排除他杀”的结论。因此,不予立案,并证明姜俊武不在死亡现场,不需负法律责任。

   10时多,湘潭市雨湖区教育局副局长张辉给黄静母亲黄淑华打电话,要她马上赶快到临丰小学去,说黄静出事情了。10时50分,黄淑华打出租车赶到了学校。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就有两个老师守在校门口等她,要她到办公室去。黄淑华以为黄静在办公室里。办公室有雨湖区教育局的领导,他们看着她都没做声。黄淑华问:“我孩子在什么地方?出什么事情了?”他们没做声。黄淑华问:“是不是我孩子犯错了?”张辉也在办公室,他对黄淑华说:“你女儿是个好妹子,她不会犯错。”黄淑华问:“那什么情况?”张辉说:“她病了。”黄淑华追问:“我女儿在什么地方?是在医院还是教室?”他们就说在黄静宿舍里。

   黄淑华就赶快往黄静宿舍跑。到楼上,只见客厅里围着很多人,很乱。她走近黄静床前,看到黄静睁着眼睛,头发很乱,被子盖过鼻梁。她赶快伸手去摸,额头、脸都是冰冷的。一看,没穿上衣,再一看,下面也没穿裤子。她呼喊黄静,见黄静左嘴角流出少量血水,再看黄静双手双臂有被手抓伤的痕迹。她扶黄静穿衣服,扶头脚动,手脚都僵硬了,有破皮伤,有出血伤,有红肿伤,有青紫伤,有针扎的伤,有手指抓的伤,头部、背部、颈部,到处都是伤,红的,紫的,左右两边的伤颜色不一样,左边是乌紫色,右边浅一点,左手掌整个青紫,还有五六个挫伤眼。这时,临丰小学校长戴灿荣说:“黄静是心脏病抢救无效死亡的。”黄淑华问:“是什么时候抢救的?”戴灿荣说:“是120的医生抢救的。”遂拿了一个票给黄淑华看,是120出车的票。黄淑华又问:“我女儿没穿衣服是啥回事?”戴灿荣说可能是抢救的时候医生脱下来的。黄淑华再问:“手上的抓伤是怎么回事?”戴灿荣说:“可能是他们抢救的时候抓伤的。”(备注:后来黄淑华问了120的那个医生李初福,李初福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抢救,他们来的时候,黄静就已死多时。他们看了全身,还出现了尸斑。那个护士也说,看见许多皮下出血点,像药物过敏,不像是病死的,他们进去的时候看到被子盖得整整齐齐,死得很不正常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