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
杨银波文集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3107万重庆公民:

   见信好。《致重庆公民第八书》于12月8日在《议报》发出后,由于担忧我的安危,你们当中的一些朋友发来慰问信或者专程打来电话甚至找朋友向我传递问候,对此我表示深深的感谢。尤其是体制内的几位官员朋友因为我的事情做了不少努力,在此我也对他们表示由衷的谢意。但我声明:对于重庆目前的状况以及中国大陆现在正面临的种种问题,我仍然会一如既往地采取绝不留情的批评态度。今天这封信,就是这种批评的延续和加温——因为,面对2003年恶劣的人权状况,我实在是忍无可忍。

   2003年12月14日凌晨,我终于完成了《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该报告资料之搜集、储存、珍藏、咨询、交流、编写、核对、修改、更新、整理前后历时86天,其间历尽了不少艰险和磨难。《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全长24950字,其历史跨度为:2003年1月2日~2003年12月13日;其地域跨度为:北京、上海、四川、陕西、湖北、辽宁、广东、河北、吉林、新疆、江苏、重庆、河南、湖南、浙江、山东、福建、香港、江西、黑龙江、安徽、广西、山西、云南、甘肃等25个省级行政单位;备案项数共计132项。今天我们就以这个报告作为参照,结合中国的总体状况来看重庆人权状况。

   2003年,重庆有三件事令我极为愤慨:一是审判张伟、左上文、欧燕;二是审判罗长福;三是拘捕杜红旗、李廷英。这6个人就是观察2003年重庆人权状况的焦点。我把这6个人的简要情况讲一下:

   一、2003年1月,重庆男子张伟办报,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六年,并遭罚款10万元人民币,其手下另两名员工左上文、鸥燕则分别被处以五年和两年徒刑。(背景:张伟仅凭一台电脑,和左上文、欧燕三人办起一间报馆,出版两份名为《时事资讯》、《热点纪要》的报纸。张伟从网路上下载一些时事消息和文章、图片,编辑成报纸,一年多时间便销售了150万份。)

   二、2003年3月13日,重庆市互联网异议人士罗长福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遭到拘捕。2003年11月6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罗长福三年徒刑。(背景:罗长福,现年39岁,是重庆市某工厂的下岗工人,他在2002年11月北京师范大学女生刘荻被捕后,在海外网站上发表《立即无条件释放不锈钢小老鼠刘荻》、《营救小老鼠公告》、《从救助小老鼠谈起》、《网络世界共和国宣言》、《誓死悍卫网上自由》等五篇文章,号召网民声援刘荻及抗议当局对互联网的镇压。)

   三、2003年11月24日,重庆市生产炮兵瞄准仪器的军工厂(三三八厂)的两名工人杜红旗和李廷英,因为组织独立工会维护工人权益遭到拘捕。2003年12月5日,此二人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移交检察院。(背景:重庆三三八厂对外的名称是重庆明光仪器厂,该工厂有1500名工人,12月1日宣布破产,全部工人需要“买断”后再由新的公司重新招聘。由于新的公司收购该厂后转为民用,只录取800名工人,有700名工人面临失业。失业工人要求工厂补偿每名失业工人10000元人民币。杜红旗和妻子李廷英在2003年9月成立了“工人维护权益会”,组织工人到工厂进行抗议活动。)

   除了这三件事之外,当然还有2003年8月底发生在重庆市城口县坪坝镇的“魏胜多事件”,2003年9月9日发生在重庆市南坪区上新街的“中小学生死亡事件”等等,这些事件我都强烈关注,但是以上6个人的被抓被判,尤其令我不能容忍。把这6个重庆人的遭遇放在2003年的中国,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国家恐怖主义”大行其道。类似异议人士罗长福这样的事情,《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里面就记录了37个被拘捕、被逮捕、被起诉或者被审判的人,罪名无非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颠覆国家政权罪”、“间谍罪”、“泄露国家机密罪”、“刺探国家机密罪”、“非法为境外组织搜集情报罪”或者“密谋进行恐怖活动罪”等危及国家安全的罪名,这37个人分别是:何德普(北京)、姜力钧(北京)、徐伟(北京)、靳海科(北京)、杨子立(北京)、张宏海(北京)、杨建利(北京)、徐永海(北京)、刘凤刚(北京)、张胜其(北京)、黄琦(四川)、欧阳懿(四川)、李志(四川)、戴学忠(上海)、韩立法(上海)、桑坚成(上海)、郑恩宠(上海)、颜钧(陕西)、赵常青(陕西)、杜导斌(湖北)、姚福信(辽宁)、肖云良(辽宁)、蔡陆军(河北)、王炳章(广东)、罗永忠(吉林)、贾伟(吉林)、陶海东(新疆)、李江凡等8人(福建)、张玉祥(江苏)、邸天贵(山西)。

   重庆的张伟、左上文、欧燕被定的罪名虽然是“非法经营罪”,但其以办报的方式传递民间政治信息或境外政治信息的行为,仍然属于类似罗长福写文章传递政治信息的范畴,因此这3个人,实际上也是异议人士遭受镇压的例子。至于杜红旗、李廷英的遭遇,则完全属于民事性质的维权行为,类似他们夫妇俩这样的事情,在《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里面也记录得相当多。比如2003年2月4日,北京的华惠奇等8人欲静坐抗议被押送和绑架;比如2003年3月,上海市民王明清、孙东明等45人上访北京被押送;比如2003年4月20日,辽宁省辽阳市工运领袖王兆明、庞庆祥和王大伟在家中被带到辽阳市公安局;比如2003年9月30日凌晨,上海85名上访民众被上海警方在北京抓捕,被近100名警察用四辆大型警用巴士,途经上千公里一直押解到上海,但是回到上海后并没有释放他们,而是将他们分别关入上海蒙自路430号的原上海收容遣送站、上海青浦政法休养所;比如2003年11月上旬,在天安门自焚的北京拆迁户叶国强被北京市第二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起诉,同时遭到起诉的还有来自福建省福州市的张理积;等等。

   从重庆这6个人的被抓被判,我们连带着去寻找在全中国的共同点,至少可以找出两点:1、当局扩大了对互联网的管制和对异议人士的镇压;2、当局扩大了对底层民众维权行动的镇压。这两种镇压的手段都是政治暴力、秘密警察、公安干警外加政府官员。这里我特别指出一个例子:2003年11月18日19时,郑恩宠之妻蒋美丽由大姐蒋忠丽陪同,从上海坐火车,11月19日1时30分到达北京,住进北京府佑街宾馆老楼203号房间。蒋美丽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会见郑恩宠的法律代理人张思之律师,商讨郑恩宠上诉的相关事宜,以及交缴张思之律师一再拒绝的他代理诉讼的律师费用,并且请一批中国著名法学界学者,帮助鉴定郑恩宠传送给“中国人权”组织的文字内容,能否属于上海法院判决所认定的国家机密。但11月19日15时多,即有上海信访办工作人员来到旅馆,其中五、六个人进入蒋美丽她们的房间,很快将蒋美丽和蒋忠丽连同她们的行李一起强行带走。蒋美丽当时正在与张思之律师通电话,商谈会见和上诉的有关事情,而通话被冲进来的人粗暴打断。此后蒋美丽的弟弟蒋明良获得消息想与姐姐联系,但是蒋美丽和蒋忠丽的两部手机全都无法接通。11月19日当天,上海信访办工作人员将蒋美丽、蒋忠丽押上了返回上海的火车。

   大家注意,绑架蒋美丽、蒋忠丽的人是“上海市信访办工作人员”,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个问题就是“政权黑社会化”和“黑社会政权化”,这两者之间自上而下的相互渗透、相互演变、相互交易、相互合谋,正是“国家恐怖主义”能够恶劣地迅速演变为“社会恐怖主义”的坚实基础。我对此曾经重点提到过希望大家强烈关注湖南省益阳市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社会恐怖的根源,其实就是政权黑社会化和黑社会政权化。除了这个问题以外,在《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里面,当局在2003年还暴露出了这样三个问题:1、扩大圈地运动;2、加强清除信仰;3、强调媒体党控。第1个问题,“郑恩宠案”体现得尤为典型。第2个问题,浙江、江西、福建、湖南、西藏、新疆等地强拆教堂、强拆庙宇以及大肆逮捕宗教人士和继续残酷镇压法轮功体现得尤为典型,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件事:2003年1月26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分别判处死缓和死刑的西藏活佛阿安扎西(丹增德勒仁波切)和洛让邓珠的上诉,维持原判,两名藏人被指犯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爆炸罪、煽动分裂罪、及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2003年6月,当局在新疆推行汉语化运动,各学校、党政机关、有声广播和公共活动等都要使用汉语。

   重点指出第3个问题:强调媒体党控。2003年3月《21世纪环球报道》被勒令停刊,2003年6月《北京快报》被勒令停刊,2003年6月中旬《财经》被勒令无限期禁止发行,《南方周末》、《青年参考》、《今日东方》等一系列媒体被整肃,以及2003年4月新华社高级编辑杨子迪和对外新闻编辑部负责人被革职,这几件事情加上大量互联网异议人士被拘捕、被逮捕、被起诉、被审判,都已显示出了共产党的威权性质及其自身恐惧和自身危机。这里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发生在2003年12月8日这一天的事情。2003年12月8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异议人士颜钧两年徒刑。这桩宣判是在温家宝踏上美国土地后仅仅5个小时后作出的。就在颜钧被宣判的同一天,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新浪网、搜狐网、网易网等主要的互联网新闻信息网站签署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自律公约》,强调互联网接受政府的管理监督。以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为例,在2003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展望2004年的人权前景,我认为,无论是重庆还是中国,都应持必要的悲观心理和对一切权势利益集团质疑的心态。现今唯有一条道路,那就是不断地关注个案,倡导“民间自救”,毕竟,2003年的中国,至少还是出现过或者被继续关注过的15个震动海内外的著名个案,他们是:“孙志刚案”、“黄静案”、“刘骏案”、“李广艳案”、“孙大午案”、“郑恩宠案”、“朱正亮案”、“杜导斌案”、“罗永忠案”、“姚福信、肖云良案”、“刘荻案”、“新青年四君子案”、“杨建利案”、“李祥春案”、“王炳章案”。 ═══════════════════════════════ 简介:杨银波,原籍中国重庆,系中国大陆作家、社会活动者,国际笔会中国分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主办《百年斗志周刊》。

   ——原载2003年12月15日《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