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江山社稷之叹]
杨银波文集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山社稷之叹

           我叹梁、谭之去留,
           我叹胡、朱之进退。
           我叹康熙驭驾之术,
           我叹唐朝兴亡之道。
           我叹妖魔异己之狠毒,

           我叹国际攻略之雷同。
           我叹九省三市之浓浓苦楚,
           我叹千秋大业之难以为继。
   
           我叹是非、对错之虚无,
           我叹谋略、技巧之必行。
           我叹民心、法治之重大,
           我叹联合、对立之把持。
           我叹老谋而又深算之精湛,
           我叹同流而不合污之艰难。
           我叹融合、自律、腐败之变,
           我叹传统、信仰、脊梁之化。
   
           我叹无权者维权之艰难险阻,
           我叹民主化潮流之大势所趋。
           我叹出卖经济换回政治利益之不择手段,
           我叹杀贫济富维护特权利益之一贯伎俩。
           我叹言论、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之主次,
           我叹牢犯、军人、律师、政客、农民之明暗。
           我叹学术平民化、舆论公开化、理论实际化、
            实践基层化、政治现代化之必须,
           我叹破坏建设化、杀人救人化、对抗谈判化、
            高深常识化、权谋民意化之必然。
   
           那是怎样的一番歇斯底里啊!
           祖宗从金戈铁马
           横尸杀场中,
           拉出来的大好江山,
           如今却得来个腐败分裂!
           我忍不住痛斥中国当道──
   
            明朝朱由检吊死在
            煤山上的那棵老槐树
            现在都还立着呢!
            别以为拿下成克杰、程维高
            你们就大功告成了!
            你们看起来体体面面
            威风赫赫,
            可是你们有些人呢,
            比他们更腐败!
            真的以为你们就那么干净吗?
            真的以为打了一两只小耗子,
            就能躲过打一群大老虎吗?
            本来就是九牛一毛,
            却把一毛当成九牛,
            真的以为你们就杀鸡儆猴了吗?
            想想吧,
            敢问还有多少人摸着自己的良心
            敢称问心无愧?
            难道你们以为这种兔死狗烹
            鸟尽弓藏的腌渣事儿
            还少吗?
            康熙早就说过了:
   
             “索额图!
             你干脆把朕的脑袋砍下来给你好了!
             国难当头,
             你竟然还大搞党争,
             剪除异己!
             这才多少年啊?!
             自满清入关,
             才三十年啊!”
   
           是的,我不能不发怒!
           我怒你们镇压,
           我怒你们虚假,
           我怒你们亵渎,
           我怒你们麻木,
           我怒你们沉默,
           我怒你们忍受,
           我怒你们侮辱人格,
           我怒你们践踏尊严,
           我怒你们沾污信仰,
           我怒你们残害同胞,
           我怒你们官场腐败,
           我怒你们欺凌贫弱,
           我怒你们掠夺权利,
           我怒你们制度落后,
           我怒你们国家受损。
           ──是的,我怒你们!
   
           你们好好想想吧,
           难道又要让一个朱由检
           吊死在煤山上吗?
           我可是盯你们盯了整整二十年啊!
           二十年来,
           从未如此痛心地
           为咱们祖宗留下来的社稷江山
           感到此等的奇耻大辱!
           议议吧,你们
           好好议议吧,
           你们这是弃天下于不顾啊!
           ──可我毕竟还是要斥问你们:
   
            “这才多少年啊?
            这才多少年啊!”
   
           我把我从血海里挖出来的
           四个大字送给你们──
   
            “正大光明”
   
           好好看看这四个字吧!
           把它贴在你们的墙上,
           把它写在你们的心里,
           把它含在你们的嘴里,
           嚼在你们的牙里,
           哽在你们的喉里,
           吞在你们的肚里,
           化在你们的血里,
           刻在你们的骨里,
           渗在你们的髓里!
   
   ——原载2003年11月27日《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