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江山社稷之叹]
杨银波文集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山社稷之叹

           我叹梁、谭之去留,
           我叹胡、朱之进退。
           我叹康熙驭驾之术,
           我叹唐朝兴亡之道。
           我叹妖魔异己之狠毒,

           我叹国际攻略之雷同。
           我叹九省三市之浓浓苦楚,
           我叹千秋大业之难以为继。
   
           我叹是非、对错之虚无,
           我叹谋略、技巧之必行。
           我叹民心、法治之重大,
           我叹联合、对立之把持。
           我叹老谋而又深算之精湛,
           我叹同流而不合污之艰难。
           我叹融合、自律、腐败之变,
           我叹传统、信仰、脊梁之化。
   
           我叹无权者维权之艰难险阻,
           我叹民主化潮流之大势所趋。
           我叹出卖经济换回政治利益之不择手段,
           我叹杀贫济富维护特权利益之一贯伎俩。
           我叹言论、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之主次,
           我叹牢犯、军人、律师、政客、农民之明暗。
           我叹学术平民化、舆论公开化、理论实际化、
            实践基层化、政治现代化之必须,
           我叹破坏建设化、杀人救人化、对抗谈判化、
            高深常识化、权谋民意化之必然。
   
           那是怎样的一番歇斯底里啊!
           祖宗从金戈铁马
           横尸杀场中,
           拉出来的大好江山,
           如今却得来个腐败分裂!
           我忍不住痛斥中国当道──
   
            明朝朱由检吊死在
            煤山上的那棵老槐树
            现在都还立着呢!
            别以为拿下成克杰、程维高
            你们就大功告成了!
            你们看起来体体面面
            威风赫赫,
            可是你们有些人呢,
            比他们更腐败!
            真的以为你们就那么干净吗?
            真的以为打了一两只小耗子,
            就能躲过打一群大老虎吗?
            本来就是九牛一毛,
            却把一毛当成九牛,
            真的以为你们就杀鸡儆猴了吗?
            想想吧,
            敢问还有多少人摸着自己的良心
            敢称问心无愧?
            难道你们以为这种兔死狗烹
            鸟尽弓藏的腌渣事儿
            还少吗?
            康熙早就说过了:
   
             “索额图!
             你干脆把朕的脑袋砍下来给你好了!
             国难当头,
             你竟然还大搞党争,
             剪除异己!
             这才多少年啊?!
             自满清入关,
             才三十年啊!”
   
           是的,我不能不发怒!
           我怒你们镇压,
           我怒你们虚假,
           我怒你们亵渎,
           我怒你们麻木,
           我怒你们沉默,
           我怒你们忍受,
           我怒你们侮辱人格,
           我怒你们践踏尊严,
           我怒你们沾污信仰,
           我怒你们残害同胞,
           我怒你们官场腐败,
           我怒你们欺凌贫弱,
           我怒你们掠夺权利,
           我怒你们制度落后,
           我怒你们国家受损。
           ──是的,我怒你们!
   
           你们好好想想吧,
           难道又要让一个朱由检
           吊死在煤山上吗?
           我可是盯你们盯了整整二十年啊!
           二十年来,
           从未如此痛心地
           为咱们祖宗留下来的社稷江山
           感到此等的奇耻大辱!
           议议吧,你们
           好好议议吧,
           你们这是弃天下于不顾啊!
           ──可我毕竟还是要斥问你们:
   
            “这才多少年啊?
            这才多少年啊!”
   
           我把我从血海里挖出来的
           四个大字送给你们──
   
            “正大光明”
   
           好好看看这四个字吧!
           把它贴在你们的墙上,
           把它写在你们的心里,
           把它含在你们的嘴里,
           嚼在你们的牙里,
           哽在你们的喉里,
           吞在你们的肚里,
           化在你们的血里,
           刻在你们的骨里,
           渗在你们的髓里!
   
   ——原载2003年11月27日《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