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
杨银波文集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观察》编者按: 自2003年10月28日网络作家杜导斌先生被警察抄家、拘押以来,海内外掀起了救援杜导斌的浪潮。杨银波先生特搜集相关资讯,编撰《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以留下历史见证。

   本次记录时间:2003年10月28日1时13分~2003年11月7日11时0分。

   2003年

   10月28日 北京时间凌晨1时13分,杜导斌最后一次登陆网络论坛《关天茶舍》。16时多,杜导斌给其妻夏春荣打电话,过一会儿夏春荣又给杜导斌打手机,杜导斌两次都在电话里说自己正在与单位的同事外出办事。不久,夏春荣又打了杜导斌的手机,杜导斌仍说:“没事,别担心”。17时40分左右,杜导斌之妻夏春荣正在家中做晚饭,突然有七人闯进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却向夏春荣出示了搜查令,并对杜导斌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电脑、手稿、存折、所有通讯地址、境外回来的稿费托收收据,以及杜导斌给妻子的委托书,还有三本境外出版的书籍。22时30分左右,夏春荣给刘晓波打电话,在告之其消息之余,她对“杜导斌可能回来”仍抱有幻想,特别嘱咐刘晓波暂时不要将消息向其他朋友和媒体透露,等待10月29日警察们的答复。刘晓波对其意愿表示尊重,于23时40分将电话内容记录于北京家中。当天,《新世纪》、《大纪元》刊出杜导斌最后一篇文章《整顿报刊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10月29日 刘晓波接到夏春荣两次电话,警察还没有通知,电话中的夏春荣仍然无奈、无助。夏春荣为担心杜导斌父亲的精神安危,对杜导斌被拘捕的消息仍旧采取保密、等待的态度。

   10月30日 夏春荣给刘晓波打来电话说:上午,警察给她送来拘留杜导斌的通知书,理由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夏春荣不仅担心丈夫杜导斌,也担心12岁的儿子,不知道如何面对令人恐怖的未来。夏春荣决定把杜导斌被捕的消息公开。北京时间15时左右和21时多,刘晓波连续两次给赵达功打电话,告之杜导斌被捕的消息。晚上,刘晓波借朋友的手机给夏春荣打电话,夏春荣在电话里说:30日下午,警察来到她家,再次警告她不要对外公开,否则,对杜导斌、她自己和孩子都没有好处。同时,单位领导也找她谈话,劝她不要对媒体讲。之后,她去了公安局,对警察们说:我要见我的丈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抓人都抓了,为什么还不让对外讲?你们说是依法办事,为什么怕公开?当天,刘晓波于北京家中立即写作《强烈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美国时间11时19分(约为北京时间23时),CIC(中国信息中心)于《观察》刊出“要闻”——《杜导斌被抄家和拘留》。

   10月31日 《观察》、《大纪元》、《新世纪》、《看中国》、《多维》、《博讯》、《人民报》、《中国魂》、《新生》、《不寐思想》、《关天茶舍》、《北国之春》、《民主与自由》等著名媒体刊出刘晓波文章《强烈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任不寐文章《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王怡文章《以民权对抗极权——写在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第三天》。《观察》刊出“观察述评”——《<观察>撰稿人杜导斌先生被捕》。美国时间7时27分(约为北京时间19时),《大纪元》刊出“社论”——《抗议中国逮捕大纪元专栏作家杜导斌》。《新世纪》刊出胡温勝文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害了多少人?始作俑者,其无后乎?》、长风文章《“西北大抗日”与“杜导斌被抓” 》。《不寐思想》刊出戚钦宏文章 《当代:中原大侠——杜导斌》、《求仁得仁的敢言英雄杜导斌》。《自由中国》刊出李剑虹文章《出离愤怒!——为我的朋友杜导斌因言获罪而呼》。自由亚洲电台发出报道《警方拘捕湖北网上异见作家杜导斌》。赵达功将《湖北作家杜导斌被抄家和拘留》的简讯通过散发电子邮件的方式广而告之。《关天茶舍》、《不寐之夜》、《民主与自由》、《北国之春》、《自由中国》、《海纳百川》、《东南西北》等著名论坛评论、跟帖热烈,纷纷抗议拘捕杜导斌。杜导斌被捕事件正式受到广泛关注,其后几乎所有关于此事件的文章均被大量转载和传递,如刘晓波、任不寐、王怡等人的文章被转载的媒体范围极为广泛。当天,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敦促中国总理温家宝立即释放被拘捕的湖北网络作家杜导斌。“记者无国界”总干事梅纳德表示,该组 织对中国政府无视国际社会和中国国内反对打压网络异议人士的呼声,表示遗憾。

   11月1日 张三一言将《通告:杜导斌被拘留》的简讯通过转帖的方式广而告之。《观察》刊出“周五社评”(美国时间:星期五)——陈奎德文章《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以及赵达功文章《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大纪元》刊出孙丰“反讽”文章《谁说杜导斌无罪?!》、不锈钢飞鹰文章《为自已默哀的人:导斌先生印象记》。《新世纪》刊出孙文广文章《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不寐思想》刊出普进峰文章《在恐惧中提高自己》。《北国之春》刊出力瑾文章《“黄喝楼主”杜导斌被捕的现实意义》、张国堂文章《请记住历史的教训——为杜导斌先生被抓呼吁!》。《民主通讯》、《大参考》、《网路文摘》、《华夏电子报》、《槟榔园文学院报》等著名网刊连续发表和转载抗议拘捕杜导斌的文章(其后连续关注)。北京时间10时,李剑虹等人在《不寐思想》 就杜导斌一案与任不寐进行在线访谈,《大纪元》、《新世纪》、《看中国》等媒体刊出访谈纪要《杜导斌胡温新政西北大学知识份子》。北京时间16时15分,吴敦红给杜导斌之子打电话。

   11月2日 注册于《关天茶舍》的杜导斌ID“黄喝楼主”以前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被关闭,剩余少部分文章被封锁而致无法跟帖,他以前的回复留言大部分被关闭,网友对杜导斌被捕事件的评论文章和呼吁文章也大全部被关闭。《民主论坛》刊出东海一枭文章《“兔死狐悲”说导斌》。《新世纪》刊出东海一枭文章《为导斌向胡锦涛主席求救》、孙文广文章《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博讯》刊出黑眼睛文章《杜导斌被代表了!》。《槟榔园文学院报》刊出李槟文章《杜导斌被捕与一个左派的思考》。《大纪元》刊出郑贻春文章《释放杜导斌,砸烂文字狱》。《海纳百川》刊出张三一言文章《是谁正在吃人血馒头?》。

   11月3日 王怡、许良英、刘军宁、范亚峰、贺卫方等50人发出签名公开信《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刘晓波、任不寐、王怡、包遵信、王力雄、廖亦武、余杰等21人发出签名公开信《关于网络作家杜导斌因言获罪一案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这两封签名信在传媒和网络引起极大关注,签名者踊跃,不锈钢网站为《关于网络作家杜导斌因言获罪一案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提供签名服务。台北中央社发出报道《大陆学者集体上书温家宝促言论自由》。自由亚洲电台发出报道《中国学者联名抗议拘捕杜导斌》。《议报》刊出东海一枭文章《君主的宽容》、潇湘浪人文章《从杜导斌先生被抓想起》、张三一言文章《拘捕杜导斌的启示:一个更黑暗时代开始了》、杨银波文章《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大纪元》刊出茉莉文章《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郑雯文章《中国有胆干丑事,还怕被张扬吗?》。《博讯》刊出黑眼睛文章《杜导斌越狱了又被捕了》。《新世纪》刊出孙文广文章《网络英雄杜导斌》。《不寐思想》刊出恐惧的愤怒文章《写在杜导斌先生为恶法所执的第四天——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大纪元》将“社论:抗议中国逮捕大纪元专栏作家杜导斌”作为“纪元动态”,将“您如何看杜导斌等因言获罪?”作为“纪元论坛”的讨论专辑,将“杜导斌等被捕”作为“近期热点”,并提供呼吁释放杜导斌的签名链接。

   11月4日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发出《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全美学自联总部发出《就中共湖北警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杜导斌的声明》。国际新闻自由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通过中国驻美使馆致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谴责中国警方逮捕作家杜导斌。自由亚洲电台发出报道《保护记者委员会呼吁关注杜导斌事件》。美国之音发出报道《中国政府似加紧镇压网上不同政见者》。《明报》发出报道《58学者致函温总,促保人权——为网络作家控颠覆罪鸣冤》。《观察》刊出刘晓波文章《“我也愿意陪杜导斌、刘荻、杨子立坐牢!”——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关注杜导斌》。《大纪元》刊出曹静文章《北京人有什么话不敢说?──向勇敢的杜导斌致敬》、郑贻春文章《红朝文字狱》、云衡文章《杜导斌能否引发黎明前的决战?》。《新世纪》刊出孙文广文章《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李槟文章《杜导斌时代的窥视、逮捕、迫害!》。《北国之春》刊出不觉晓文章《“忍看朋辈成新囚”——感念监禁中的黄喝楼主》。

   11月5日 美国之音发出报道《各方关注网络作家杜导斌被捕》、《专家学者公开批评逮捕网络作家》。

   11月6日 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被捕事件,该会秘书特瑞卡尔伯姆(TERRY CARLBOM)表示国际笔会将在墨西哥召开的代表大会上讨论杜导斌案件和其他新近在中国发生的人权侵犯案件,并对西方政府最近对中国的人权侵犯现象和言论自由压制的视而不见或者对中国政府的盲目肯定进行批评。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严重关注网络作家杜导斌被捕事件,将呼吁发往中国主席胡锦涛、中国司法部部长张福森。曹平、陈杰、程静平、陈积民、冯崇义等15名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发出《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自由亚洲电台发出报道《五百余学者联名要求停止镇压网异人士》。美国之音发出报道《网络作家杜导斌被捕,旅美人士失望》。《大纪元》刊出采访报道《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寻求和平转型,重建文化和信仰》。《博讯》刊出他山之石文章《推广刘荻, 提倡杜导斌》。《北国之春》刊出秦耕文章《抓了杜导斌,还有后来人》、王继海文章《今晚我陪刘荻杜导斌》、正义战士文章《关于杜导斌案的一个建议》、白羽文章《我为什么倾向于杜是因言获罪》。北京时间12时25分,吴敦红给湖北省孝感市公安局打电话,询问杜导斌案情。

   11月7日 《大纪元》刊出2003年5月大月亮对杜导斌的采访记录《为自由主义正名──杜导斌先生访谈录》、赵达功文章《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以示对杜导斌的支持。

   注1:《杜导斌被捕大事记》的重要时间均标明“北京时间”、“美国时间”等,但一般时间以当地时间为准即可,无须特别标明,请阅者留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