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
杨银波文集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受害人: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35岁)
   住宅电话:0417-4806593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特别提示:辽宁省营口市教育局局长卢永兴办公室电话:0417-2866111
   ┌───────────────────────────┐

   │声明:《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李广艳/著,杨银波/序)│
   │,乃中国当代教育的一份重要存档,全长两万余字。此作无偿│
   │授权给一切坚持道义与良知的华文媒体、国内外人权组织以及│
   │中国大陆(尤其是辽宁省)各教育部门、文化部门等行政机构│
   │。欢迎大家对此作尽量转载、下载、打印、传阅、收录、编辑│
   │、讨论、座谈、调查、采访、研究、听证、联名呼吁。我谨以│
   │一名中国社会活动者的身份,寄望诸位以此强大的舆论后台,│
   │助李广艳一臂之力,还李广艳天赋人权,为李广艳、李尚平、│
   │黄静等千千万万的中国教师讨回应有的公道。——杨银波编按│
   └───────────────────────────┘
   目录
   简序………………………………【杨银波】
   前言………………………………【李广艳】
   一、巨贪校长庞庆振;
   二、造假校长庞庆振;
   三、恶棍校长庞庆振;
   四、无能校长庞庆振;
   五、流氓校长庞庆振;
   六、整人校长庞庆振;
   七、暴虐校长庞庆振;
   八、恶魔校长庞庆振;
   九、害人校长庞庆振;
   十、违法校长庞庆振;
   呼吁
   ──────────────────────────────
   【杨银波】简序
   因为还在这边调查土地问题和选举问题,时间非常有限,对此作——《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我简单地说四点:
   一、有关此事,我与李广艳交谈了一下,也和辽宁省几位著名教授讨论了几个钟头,认为类似李广艳这样遭受迫害的教师在中国的普遍是显而易见的,维权对于他们来讲必须公开,否则难为众学生之师,愧对教育之神圣庄严。并且,从法律和人权的角度出发,恰好走对了门,值得提倡。
   二、李广艳目前的处境很危险。对此,我们要正告庞庆振,你在被其揭发之后对她的当面羞辱和恐吓以及上上下下的打点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暴露出你的恐慌。你确实比我们想象中还要狂妄,但在我们这类人的眼里,你根本算不了什么。请你把眼睛睁大一点,一个小小的营口乃至辽宁,也只不过井底观天之地,不要妄想手眼通天,若希望以金钱、权力、关系、暴力来一一摆平,以我所见识的能量,你尚不够资格。
   三、庞庆振,我们会随时关注李广艳的人身安全和你具体的反省行动;据我所知,辽宁省上上下下至少有27个显要人物都在盯防着你的一言一行。你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好好看看李广艳写的这些白纸黑字,这可是拿血泪写出来的控诉,她不是在乞求你,而是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但作为关注者的我们,对你就不那么简单了,说轻、说重,都是无比严厉的审视。就看你怎么做了。
   四、赠辽宁省营口市教育局局长卢永兴先生十八字共勉:“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请你仔细掂量一下孰轻孰重,为李广艳女士好好想想吧。
   杨银波邮件:[email protected],欢迎交流。
   ──────────────────────────────
   【李广艳】前言
   有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
   有道是:绝不允许一个腐败分子隐藏在中国共产党党内。
   我不是圣女贞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初中英语教师,并且是拉扯着一个不满十岁男孩的、含辛茹苦的离异的青年女子。我今年35岁,名叫李广艳,任教于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
   面对穷凶极恶的腐败、流氓、无耻、无能之集大成的恶魔校长庞庆振,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儿寡母,只能以我独特的方式,为维护国家财产不被过多地侵占、鲸吞,为使包括我在内的五中广大女教师的生命人身权利不被任意侵犯、不被肆意凌辱,我应该而且必须挺身而起,与恶魔校长庞庆振做以坚决的抗争、控诉,并广而告之,把他的种种犯罪行为一一记录在案,以使其嚣张至极的犯罪气焰从根本上得以扑灭,得以根除。
   揭露恶魔校长庞庆振的丑恶行径,不仅是我作为一名教师的任务,更是我作为一名公民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我深知,我可能面临的是怎样的一个巨大的甚至要付出生命的危险,但是,民女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
   一、 巨贪校长庞庆振
   营口出了个大贪官;
   教育界出了个大贪官;
   贪官的名字叫庞庆振。
   其贪之巨,如果没有一千万,至少也有八百万。五中教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1、 八十年代初,由五中投资建立的学校集体企业,即五中油品厂,到二零零一年解散。其解散时的二十多万元机器设备、油桶与油料,一分不剩地不见踪影了。庞庆振给承包人姜国章的每月5000元工资×12月×10年以上=60万人民币的猫腻,难道不是不言而喻地一目暸然的吗?
   2、 由五中投给康力粮油公司这个学校附属公司两万多元,却从来未给学校任何回报, 庞庆振从中得到了多少好处?难道集体资金就这么白白地流失了吗?
   3、 为什么庞庆振让全体教职员工在签字领取奖金之后再签一次字?这种重复签字,难道不是违反有关财经法规的吗?况且,重复签字,几年来在五中发生过至少两次以上。假如以每个人领取奖金300元计,五中的300多名教职员工就一次性地虚签了10多万元以上。而这一笔笔虚签的几十万元跑到哪里去了呢?
   4、 学校进人,学生入学,庞庆振都有油水可捞:一个姓李的教工在学校收发室里说, 她为进五中,一次性就甩给庞庆振一万三千元,这还是有点关系的,属于照顾面子的,才收这么一点钱。那没有关系的呢?他就收得更多了。
   5、 垫一个小操场,几乎没用几吨沙子,他竟花去了10多万元资金。这个事情难道 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6、 利用校长职务之便,庞庆振疯狂敛财。春节敛全体教师的财礼;谁不给送礼,他就给谁小鞋穿。他二儿子结婚在华联大操大办,每个教师都要送礼,最少一百元,谁若送的礼少了,就要遭他的殃。教师晋级、评职称等,都是庞庆振收刮民财的大好时机;2003年6月10日,他二儿子离婚后再婚,又一次在华联大厦隆重操办,大肆收礼。
   7、 做校服,他得回扣;进煤,他得回扣;购置办公设备,他得回扣;办食堂,他得回扣;干什么,他都要往里划拉。不划拉,他不干。
   8、 他给华联、隆盛等酒店一次性提前预付若干万元,以供其肆意挥霍,或纠集圈里人花天酒地,或拉拢腐蚀直接领导,以寻求庇护伞。总之,大吃二喝用的是公款,巧立名目都报销。
   10、其母亲病逝时,庞庆振拒不执行国家的有关法规,偷偷摸摸地连夜把其母亲的尸体运回海城老家,搞了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土埋。
   11、用倒腾楼的方法大肆鲸吞国有资产。李振波投资100多万元盖的大通楼,即现在五中的南楼,先被刘平买了去,以后又倒腾给孙开路。在这种倒来腾去的过程中,庞庆振就像变魔术似地赚得个脑满肠肥,钵盈盘满。
   自所谓的“大通”成立到现在更名了的“育才学校”,已经有10年之久了,粗略统计,学费总收入在2000万元左右(不包括二零零三年的学费收入)。除去可计算的一栋楼的建筑成本及其利息、除去极其有限的教学(教师的工资均为教委拔款)补助费、办公费等等,所余净值起码应在1200——1400万元之间才算正常,否则就绝不正常。但由于学校的财会室等于庞庆振自己开的私人银行一样,所有的公款都成为他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垂手可得的囊中之物。大约一千万元甚至一千万元以上的公款就被他巧立名目、无所不用其极地转成了他个人的私产。这种非法的资金由公到私的转移,到底是一种改革,还是一种职务犯罪?请明察为盼!
   12、2003年庞庆振说要整修学校操场,刚收完300多万元学费,竟然又以学校名义到银行贷款150万元以美化五中操场。在广大老师的心目中,他不搞教学,东跳西窜,大兴土木,其实都是在“钱”上玩花样,以中饱私囊。
   上述有关庞庆振贪污腐败、妄乎所以且变本加厉地鲸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与大肆掠夺教职员工个人财产的诸多行为,不过是其长期利用职权进行职务犯罪的庞大黑幕的冰山一角而已,根本就不能全面地反映其化公为私胆大妄为的非凡气度、魄力以及他坚韧不拔、一帆风顺的得逞心态。
   尤其具有意味的是,每当有人来查他时,他就千方百计地与调查者虚与委蛇地周旋,接着就用成千上万的公款进行肆无忌惮的贿赂。有些人在接受了他的钱财之后,就睁只眼、闭只眼地为他免灾了;有的人则拒不接受贿赂,但碍于庞庆振的托人说情,也就只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往的若干次调查庞的问题,都是这么稀里糊涂地不了了之的。其中,包括营口市纪委的调查,营口市中级法院的调查,营口市检查院的调查,以及营口市其它部门的调查,庞庆振都用程度不同的贿赂摆平了各种人等,并使其逃脱了应有的惩处。有一次甚至要拘留他,但考虑到他是一个校长,怕影响不好,就放弃了对这个职务犯罪嫌疑人的逮捕。
   经过十多年贪污腐败和一点也不艰苦的努力,庞庆振为自己及其家庭积累了可以再造至少4——5个五中的庞大资金。如果一所中学的建筑费用和各种费用相加,约需要200万元人民币的话,庞庆振足可以当上4——5个中学的校长 ,当然也包括现在的五中校长。作为一个中学校长,他的工资是有数的,但其所具有的令人唾弃的腐败和奢华,与其不可胜数的财产,则是难以恰如其分地予以准确评估的。在此,我只能把庞庆振表面上的点滴情况作以简单的透露,以供有关方面参考而已。
   1、 庞庆振现有两辆轿车,其中一台是价值为100多万元人民币的宝马轿车;
   2、 庞庆振在营口南湖小区拥有一座300多平方米的别墅,在营口的其它地方也拥有若干处豪宅;
   3、 庞庆振资助其二儿子开了一家商店,以遮人耳目,实际上是供其洗钱之场所;
   4、 庞庆振利用职权,将他的大儿子保送到清华大学;毕业后又让其留在北京,长期受到庞庆振的巨额资助,现已成为庞庆振遮人耳目的洗钱道具;
   5、 庞庆振的巨额资金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均属“来历不明”;
   6、 庞庆振的二儿子与华联总经理郑永纯的女儿订婚时,一次性就甩给郑女儿10万元人民币作为订婚(而不是结婚,结婚则更多)的礼物。
   7、 庞庆振洗钱的手段委实高明,所谓神不知、鬼不觉,似乎永无后顾之忧了,但这能经得起认真的审查吗?只要查一下庞的两个儿子所上交的利税,那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