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杨银波文集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杨银波对话余樟法(东海一枭):政治的罪恶乃世间最大的罪恶
·【红朝谎言录·参赛作品】红朝谎言三百年说不完
·【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癸未十项建言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作者注:本文写于8月18日,全文一字不删地交由8月25日《议报》发表。文中部分经过“严格处理”的节选文字将于8月30日由《书评周刊》“谨慎”刊出。《书评周刊》系一份北京人士主办的大陆民间杂志,于今年4月底创刊,几个月以来受到大陆不少民间人士的鼎力支持。我谨以此文,期盼更多朋友对此刊给予积极关注。
   
   
   8月2日,我致信许晖(《书评周刊》主编):“我的文章颇重意识形态,即民间立场,因此评书所及,也自然非大陆赫然轰动的那些所谓‘畅销书’,倘真要评,也是批判为多。而赞叹者,则大多非大陆书籍,或者大陆人于海外出版的书籍,或者在大陆出版的比较罕见、比较珍贵的书籍。旷世无奇才,遗之在草泽,那些永世不得翻身面世的雄文或许正是这个时代的真正大作。”8月3日,许晖来信,不料他对我这种书评取向拍手称好,曰:“求之不得”。我诧异之余,决定寄稿。
   

   8月16日,许晖寄来的《书评周刊》第3期经朋友转手,送入我处,那段时间我正在调查广东东莞、番禺、花都一带的民工状况,白天颇为忙碌,夜间也常有民工来报厂方拖欠工资、旧厂倒闭、决意罢工乃至浴血奋战等事,我往往到了半夜才有时间阅读这本北京朋友主办的新鲜杂志。全刊读罢,我决定暂且放弃为《灾变论》(任不寐/著)和《拒绝谎言》(余杰/著)作评,感慨这64页的《书评周刊》也完全有资格评它一评。
   
   一、推介《书评周刊》第3期的两篇文章
   
   一篇是向继东的《一封信和一个人之死》(23页~26页),另一篇是黄波的《“政论家”的两难及其宿命》(44页~45页)。《一封信和一个人之死》所写的武文俊和《“政论家”的两难及其宿命》所写的张东荪,两位先生慷慨议政,结果惨遭祸害,令人不平。尤其是张东荪,我在翻阅他的历史时,得知其后两代人都惨遭大难,被红色政权搞得家破人亡,此等“文字罪”血债须向毛泽东讨还。
   
   最近我在整理1949年~2003年的大陆民主运动史和1947年~2000年的台湾民主运动史,两者的民主进程均经历了十个阶段,在这两者的十个阶段里面,“文字罪”从来就没有断过,尤其是前者。大陆的“文字罪”,其罪有二:1、红色政权以消灭多元意识形态为目的,带动全国人民集体玷辱、亵渎、践踏和毁灭汉民族语言,正如毛喻原在《2003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第4页)中所说的那样:“就汉语在现当代社会的整体呈现而言,我愿意说,它已经成为世界之最大奇观,最大公案。”2、以消灭多元意识形态和剪除异己政党、异己组织、异己团体为目的,破记录地大搞各类“运动”,批斗、分裂、下放、威吓、逮捕、拘留、关押、公审、游街、杀头、“鞭尸”,致使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堪称世界第一。
   
   被整得最惨、最毒的就是知识分子。然而为什么到了今天,这些知识分子敢于抨击暴政、揭露谎言、拒绝收买的非暴力不合作精神仍然得以长存?简言答之:信仰。知识分子的终极追求是知识与精神,当其知识和精神已经到达一定层次的时候,信仰就随之而生,并颇具震撼力,影响深远。只有当一个人具备某种信仰的时候,他的生命才真正开始,这种生命就是人的意识力量。任何势力之间的较量都是意识力量之间的较量。一个政权的基础是社会意识,一个非法政权的基础就是社会的服从意识。服从意识是奴才、奴隶的意识,是没有认识到人的本质存在的意识。如果这种服从意识得以改变,并进化为一种对自己、对他人、对政权、对社会、对国家、对世界有着清醒认识的意识,那么,任何威胁、利诱、迫害、杀戮都不能动摇这种意识。相反,这种坚定的意识会在心里面拒绝一切不适于这种意识的东西,包括不服从非法政权,对非法政权给予否定,在心里面给它判死刑,则非法政权不攻自破。这就是“公民不服从”的力量。
   
   武文俊和张东荪便是这种“公民不服从”(或曰“非暴力不合作”)的代表。武文俊勇于揭露“毛泽东思想”的理论谎言:“它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挂着‘为人民造福’的牌子,骗取了五湖四海的人信任之后,因而也就有了杀人之权,置人于死地,只要一句话。……它竭力煽动鼓励人们之间斗争,说是阶级斗争,使人们自己打自己,自己消灭自己,这就是它经常宣扬的‘斗争哲学’,也就是它全部学说的宗旨。所谓革命,按照它的打算,先革有产者之命,后革无产者之命,一时运用这股力量打倒一方,一时运用那股力量打倒另一方,以逐步达到消灭人民之目的。”1976年4月22日,武文俊在3000余字的“匿名信”的最后写了24个惊人之字:“创民主,除独裁,立自由,灭残暴,兴文明,破野蛮,建幸福,济贫穷。”此24字堪称民主先觉之悟。因为据我了解,当时旗帜鲜明地提出“民主”的人确实是比较少见的,1974年的“南京红暴”、“李一哲”大字报和1976年的“四五”运动中有少许部分,但终招强力打压。“民主”的呼声直到1978年~1980年的民主墙运动,其序幕才正式拉开。
   
   至于黄波在《“政论家”的两难及其宿命》中所写的张东荪,文中提及的“‘政论家’的两难”,依我看,这只是问题的枝节。政论家的职守就是政论,而不是政论的影响,受政客利用也属政论影响之一,但属外不属内,不是其终极追求,“政论家”也不必舍大求小,正如张东荪所言:“有无左右夹击,在所不计,即被夹攻,亦当甘之如饴。”包括我们知道的鲁迅被利用的悲剧,其悲剧仅属暂时,也属次要,他之所以被利用是因为这是红色政权的制度需要--制度谎言的需要。制度谎言造就了全社会所有领域的千奇百怪的谎言,我们不把这个制度谎言彻底瓦解,今后我们还会面对更丰富、更巨大、更离奇、比“鲁迅谎言”更气得死人的谎言。--抗击谎言之第一要著就是抗击制度谎言。
   
   二、致《书评周刊》三项建言
   
   1、知“书”、“评”之要义。天下之大,无所不包,以具体载体遗留下来的书、报、文件、杂志、广播、电视、电影、戏剧、美术、音乐、网络等,都可以称之为“书”。书并非仅属某某官方出版社出版的某某人编、写的文字、图片,如果我们把所评之书仅限于此,那么我们就等于主动放弃了更多更为真实的文化遗产,也难免成为官方意识形态的附庸。我们没有评过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我们不敢评的东西也实在太多太多。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突破禁忌、广开言论,那么我们就应当勇于、勤于、乐于、善于评定、评测、评价、评比、评选、评估、评介、评述、评审、评论一切文化载体。没有办法出版的书、深藏木棺数十年的书我们可以评;李敖被国民党禁止发行的96本书我们可以评;《南方周末》被临时“咔嚓”的文章我们可以评;《中国(政府)人权报告》、《政府工作报告》我们可以评;《21世纪环球时报》的旧文存我们可以评;湖南常德师范学院那些可怜的大学生们凑起可怜的一点钱办起来的发行仅几百本的小杂志《写手》、《寒冰》我们可以评;美国VOA、中国之音、英国BBC的播音我们可以评;美国唐人电视台、法国电视二台、卡塔尔电视台的节目我们可以评;地下电影、边缘电影、禁令电影我们可以评;长沙“木马乐队”、武汉“跳房子乐队”、广州“盘古乐队”的摇滚音乐我们可以评;“关天茶舍”、“世纪沙龙”、“民主与自由”、“不寐思想论坛”的精帖我们可以评;《报道中国》、《中国》、《民主通讯》等网刊我们都可以评。此为“书评天下”。
   
   2、构筑多元化、多角色的华语论坛。这次《书评周刊》第3期的作者全是大陆人,此举不妥。一本杂志的影响力,决定于它的信息量,包括广度的信息和深度的信息。《书评周刊》应当以宽阔的胸怀去主动邀请台湾人、香港人、澳门人、新加坡人、美国华人、英国华人、德国华人、法国华人、日本华人、俄罗斯华人、澳大利亚华人,甚至泰国华人、瑞士华人、马来西亚华人都应当成为我们的座上客。《书评周刊》可以到世界各国网站去了解持不同意识形态的中华人士,找到他们的联系方法,让天下更多华人朋友参与到《书评周刊》的行列,把《书评周刊》创建成一个多元化、多角色的华语论坛。此为“天下书评”。
   
   3、把自己当成对手,挖自己的黑。我虽深居大陆,但从不少海外朋友们中了解到一些海外媒体的运作方式,其显著的特点就是自己开一个专栏,聘请一名批评家,专门批评自己的媒体。往往第二天的报纸上就会有第一天报纸的“读后感”--与其说是“读后感”,不如说是“批判书”,其文辞之尖锐,蔚为大观。这就像印度这个国家,虽然政治、宗教、种族、难民等等问题异常严峻,但其媒体的批评之风甚烈,整体而言,国家却颇为平稳。这个国家的某个政党如果想要生存、发展,就必须正视、反省这种舆论力量对它的影响,不管这种舆论令这个政党多么不安、多么害怕,反正你这个政党如果不去接应这种舆论,那么你就没法正常地活下去。就一个媒体而言,其生存、发展之道同样如此。因此,我建议《书评周刊》再开一个专栏,名曰“评《书评》”,其宗旨为:评天下,勿忘自省;天下评,自《书评》始!
   
   (《书评周刊》第3期,许晖主编,海淀购书中心主办,2003年7月出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