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杨银波文集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呼唤文艺复兴的时代
·来自底层的真相与控诉
·国家教化机器中的个体悲剧
·中国特色的网络封锁
·六合彩外围赌博风靡大陆
·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中国黑社会的去路
·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严重变质的计划生育罚款
·本田罢工:新劳工维权时代的开启
·底层民众维权的困境
·良知在乱世——谭作人式的脊梁
·暴力维权的前兆
·暴力维权的前兆
·大写之人——郑贻春
·《独唱团》,萌芽的公民力量
·悲悯的良知——记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胡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渺小、浅视、狭窄的你,应当为自己寻找一个出口。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这是十字路口的一步,你的进路与退路都在这个路口决定。你在犹豫些什么?你若首先葬送不了你自己应当舍弃的一切,解放不了被假象所包围的一切,那么这样一个追求真实与永恒的你,就将在此徘徊不定,这徘徊的瞬间,将一点一点蚕食你懦弱的神经和躁动的意志。
   你一再表现的勇毅与坚决,没有一个厚实的根基做支撑,未来那些不可预知的变化凭借如今的你,便是极难适应的。坦率地讲,对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或者所奉行的使命,你还理解很模糊;对于自己所投入的事项或者所献身的事业,你还知道得很浅薄。这些别人不必深入的,你却必须深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替代你,但你若是自己都不能替代自己,那么你这一生所留下的遗憾就将是终生的。
   
   你不能为你所不能承担的责任发誓,但你应为所有你所能承担的责任尽力,乃至负罪。人们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他们对你琢磨不透,找不到你的动机与目的,只看到你活跃的身影与锐利的眼光。你痛苦而暗淡的神情在任何一个地方都留下一副画,快乐与天真似乎在渐渐逝去。但你这理想主义、自由主义与英雄主义的结合,还只是机械性地组合在一起。如同沱江、乌江与长江,你所能融合在一起的也只是那么一个截面的横流。
   

   你已经不再年轻,在沉重的脚步下,越发多了些原来所未有的重量,这一切的体悟到了你这个敏感者的身上,那都是一笔财富,但代价也与你同在。你应记住,所得到的一切与所失去的一切在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看来,它都是公平的。当你自己还不能完全了解这当中的缘故时,请不要向我索要证据,我没有任何证据给你,因为修为是你自己的,谁也无法代替,罪孽也是你的,你要自己承担,并予以偿还。
   
   那些你无法了解的领域,你要向它们走去。你这个天生就对一切好奇的人,多些智慧吧,不要浅尝辙止。你已习惯于反抗的姿态,那种坚决与凛然使你秉性正直——你所要重塑的一切必定需要这样一股气质与精神。那是你未完成的使命,你若是一遍又一遍地走着老路,不思革新,不去求索来龙去脉,最终的一切都是脆弱的。
   
   这社会,有的人没有了人格,有的人既没有人格也没有尊严,有的人以为穿着狗皮就可以胡来,有的人是这个国家最该死的罪人。基于此,你需要一个"必须的存在",不一定是标杆,但你的存在需要把本真的一切都表现出来,不要再怯懦,没有什么比"应该做而又没有做"更遗憾。你要解放你自己,把你放在一个历史长河和万千世态中去寻找答案。
   
   不要让所有的到来者失落,他们与你的偶然相逢,或许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你与自己的战斗也在此间展开。且让我们都衔接在一起,用温暖的双手、有力的臂膀、灵活的头脑、鲜活的语言、激跃的思维、浩然的正气衔接在一起,从心与心的衔接开始,到心与心的融合结束。此时的你,是不是已深深进入你原本所未进入的世界?你这浮躁的人啊,实在错过太多而不自知,但请此时的你不要感到不自然。
   
   你有时拘谨,有时疯狂,有时沉迷,有时独醒,孤独的你凭借自己的悟性与体察,走了一些别人未走的路。你确实这样走过来了,我祝贺你。然而,我又要拜托你的眼睛,能不能把境况观察得更深刻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双手,能不能把人们的手握得更紧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喉舌,能不把疾苦与呐喊呼唤得更强烈一些?我还要拜托你许多许多,因为你所受到的每一次拜托都是一种安排,这些安排是被注定的。
   
   你要珍惜你的每一个瞬息,用诚挚的热情去面对他们。即使你所遭遇的种种艰难是怎样地难于启齿,也要用自己的满腔热血去迎接。你所未经历的风雨还太多,这些锻炼将使你从一个只以某个角色来理解世界,转变成为可以以任何角色来理解世界。你所不可想像的灾难还没有来到,那些灾难不一定是你自己造成的,而是你"必须受罪",为别人受罪,对此你不要感到冤枉。
   
   你要为那些不可知的将来做准备,这些历程充满了艰险与疲惫,届时你很可能厌倦你已经尝试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会在你的一生之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当你陷入深深的孤独与恐惧时,你能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寂静无声的一刻吗?你那久久不能平静的心灵,正欲发泄不满与焦躁时,请一定记住,没有任何一刻比这更重要。你要放弃你的任性,作为单独的个人,或许这算不了什么,但你则不同。
   
   虽然没有人一定要你去承担这一切,然而你若不去承担,也许失去的还将继续失去。这些语言我一般是不与人讲的,他们活在一个狭窄的范围里,把自己束缚着,看似解脱,实则还是受到束缚。那最严厉的束缚,或许就是让人放纵不已,然后生活在一切都成必然的恶果之中。你要记住,属于你的花朵还没有开放,属于你的太阳还没有放光,此时的你选择的这一条路,那种孤独与踌躇是一般人所不可想像的。为此,我要问你:准备好了吗?
   
   许多年以后,你将明白我说的这一切,那时的你仿佛是用另一个自己来审思这样的文字。你的征途是大爱的征途,行走于江湖,留迹于民间,今后的你是那样地赫赫声威,可你绝不要忘记我对你的告诫。你不能因小失大,不能因私废公。有的人被你伤害了,有的时代被你误导了,你要予以偿还。回头想想你的历史,把现在的你放在一条可以无限延长的生命线上,你所现有的,无非还只是一个开始,或者一个小段、一个小点。
   
   你要感激那些把你当作"生命的一部分"的人,他们在这世界的任何角落都在聆听你的呼吸。你要感激那些向你刺剑的人,你的存在,恰恰是为他们而活。也许有的人真的应该被宽恕,因为实在地讲,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你是知道的,你清醒的思维从来就没有被阻断过。须知,你也曾经有过这样或者那样的罪孽,绝不要把自己估计得那样干净,你的风尘虽然没有扑灭你的善良,但那毕竟还是掩盖了你生命当中的一部分。心明如火,灼灼闪耀,这样的光彩你能具有吗?你要为此努力,你要为自己饯行,走在那条不可被天命征服的道路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