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杨银波文集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渺小、浅视、狭窄的你,应当为自己寻找一个出口。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这是十字路口的一步,你的进路与退路都在这个路口决定。你在犹豫些什么?你若首先葬送不了你自己应当舍弃的一切,解放不了被假象所包围的一切,那么这样一个追求真实与永恒的你,就将在此徘徊不定,这徘徊的瞬间,将一点一点蚕食你懦弱的神经和躁动的意志。
   你一再表现的勇毅与坚决,没有一个厚实的根基做支撑,未来那些不可预知的变化凭借如今的你,便是极难适应的。坦率地讲,对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或者所奉行的使命,你还理解很模糊;对于自己所投入的事项或者所献身的事业,你还知道得很浅薄。这些别人不必深入的,你却必须深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替代你,但你若是自己都不能替代自己,那么你这一生所留下的遗憾就将是终生的。
   
   你不能为你所不能承担的责任发誓,但你应为所有你所能承担的责任尽力,乃至负罪。人们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他们对你琢磨不透,找不到你的动机与目的,只看到你活跃的身影与锐利的眼光。你痛苦而暗淡的神情在任何一个地方都留下一副画,快乐与天真似乎在渐渐逝去。但你这理想主义、自由主义与英雄主义的结合,还只是机械性地组合在一起。如同沱江、乌江与长江,你所能融合在一起的也只是那么一个截面的横流。
   

   你已经不再年轻,在沉重的脚步下,越发多了些原来所未有的重量,这一切的体悟到了你这个敏感者的身上,那都是一笔财富,但代价也与你同在。你应记住,所得到的一切与所失去的一切在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看来,它都是公平的。当你自己还不能完全了解这当中的缘故时,请不要向我索要证据,我没有任何证据给你,因为修为是你自己的,谁也无法代替,罪孽也是你的,你要自己承担,并予以偿还。
   
   那些你无法了解的领域,你要向它们走去。你这个天生就对一切好奇的人,多些智慧吧,不要浅尝辙止。你已习惯于反抗的姿态,那种坚决与凛然使你秉性正直——你所要重塑的一切必定需要这样一股气质与精神。那是你未完成的使命,你若是一遍又一遍地走着老路,不思革新,不去求索来龙去脉,最终的一切都是脆弱的。
   
   这社会,有的人没有了人格,有的人既没有人格也没有尊严,有的人以为穿着狗皮就可以胡来,有的人是这个国家最该死的罪人。基于此,你需要一个"必须的存在",不一定是标杆,但你的存在需要把本真的一切都表现出来,不要再怯懦,没有什么比"应该做而又没有做"更遗憾。你要解放你自己,把你放在一个历史长河和万千世态中去寻找答案。
   
   不要让所有的到来者失落,他们与你的偶然相逢,或许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你与自己的战斗也在此间展开。且让我们都衔接在一起,用温暖的双手、有力的臂膀、灵活的头脑、鲜活的语言、激跃的思维、浩然的正气衔接在一起,从心与心的衔接开始,到心与心的融合结束。此时的你,是不是已深深进入你原本所未进入的世界?你这浮躁的人啊,实在错过太多而不自知,但请此时的你不要感到不自然。
   
   你有时拘谨,有时疯狂,有时沉迷,有时独醒,孤独的你凭借自己的悟性与体察,走了一些别人未走的路。你确实这样走过来了,我祝贺你。然而,我又要拜托你的眼睛,能不能把境况观察得更深刻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双手,能不能把人们的手握得更紧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喉舌,能不把疾苦与呐喊呼唤得更强烈一些?我还要拜托你许多许多,因为你所受到的每一次拜托都是一种安排,这些安排是被注定的。
   
   你要珍惜你的每一个瞬息,用诚挚的热情去面对他们。即使你所遭遇的种种艰难是怎样地难于启齿,也要用自己的满腔热血去迎接。你所未经历的风雨还太多,这些锻炼将使你从一个只以某个角色来理解世界,转变成为可以以任何角色来理解世界。你所不可想像的灾难还没有来到,那些灾难不一定是你自己造成的,而是你"必须受罪",为别人受罪,对此你不要感到冤枉。
   
   你要为那些不可知的将来做准备,这些历程充满了艰险与疲惫,届时你很可能厌倦你已经尝试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会在你的一生之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当你陷入深深的孤独与恐惧时,你能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寂静无声的一刻吗?你那久久不能平静的心灵,正欲发泄不满与焦躁时,请一定记住,没有任何一刻比这更重要。你要放弃你的任性,作为单独的个人,或许这算不了什么,但你则不同。
   
   虽然没有人一定要你去承担这一切,然而你若不去承担,也许失去的还将继续失去。这些语言我一般是不与人讲的,他们活在一个狭窄的范围里,把自己束缚着,看似解脱,实则还是受到束缚。那最严厉的束缚,或许就是让人放纵不已,然后生活在一切都成必然的恶果之中。你要记住,属于你的花朵还没有开放,属于你的太阳还没有放光,此时的你选择的这一条路,那种孤独与踌躇是一般人所不可想像的。为此,我要问你:准备好了吗?
   
   许多年以后,你将明白我说的这一切,那时的你仿佛是用另一个自己来审思这样的文字。你的征途是大爱的征途,行走于江湖,留迹于民间,今后的你是那样地赫赫声威,可你绝不要忘记我对你的告诫。你不能因小失大,不能因私废公。有的人被你伤害了,有的时代被你误导了,你要予以偿还。回头想想你的历史,把现在的你放在一条可以无限延长的生命线上,你所现有的,无非还只是一个开始,或者一个小段、一个小点。
   
   你要感激那些把你当作"生命的一部分"的人,他们在这世界的任何角落都在聆听你的呼吸。你要感激那些向你刺剑的人,你的存在,恰恰是为他们而活。也许有的人真的应该被宽恕,因为实在地讲,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你是知道的,你清醒的思维从来就没有被阻断过。须知,你也曾经有过这样或者那样的罪孽,绝不要把自己估计得那样干净,你的风尘虽然没有扑灭你的善良,但那毕竟还是掩盖了你生命当中的一部分。心明如火,灼灼闪耀,这样的光彩你能具有吗?你要为此努力,你要为自己饯行,走在那条不可被天命征服的道路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