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杨银波文集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统一,这个消灭对立、消灭差异,把万事万物统辖于一律的暴力意志,在中国一直延续了2200多年。自武力征服六国的秦始皇统一天下、统一法令、统一思想、统一文字、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开始,一直到后来的2200多年,统一,始终被当作神圣不可侵犯的"天道",它将千山万水、广袤大地、无数城廓乡村和亿万民众统统归位于极权之下,将2200多年的政治结构、社会结构、心理结构全方位地陪葬给大一统的君权王朝,并"与时俱进"地延续到当今红朝--共产王朝。

   翻遍整个中华历史,唯一值得我们留恋的仅属非统一的春秋战国时代。那是一个诸子纵横、百家争鸣、私学遍地、招贤纳士的昌盛时代,在那个时代,哲学、军事、天文、地理、医学、数学、绘画、音乐以及工具发明都为后世奠定了基础,无论是政治家、思想家、发明家,还是将军和武士,男人和女人都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然而,自秦帝国起,这一切彻底结束。恰如《公羊传·隐公元年》所说:"何言乎王?大一统是也。"于是,王权肆虐,"统一"横行,天下大难。

   秦帝国焚书坑儒,摧毁六国遗迹,设郡县制,彻底剥夺地方自主权,用酷刑对待一切差异;秦帝国之后,汉帝国完全继承秦帝国的大一统体制,彻底消灭六国"余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行儒表法里、阳奉阴违、软硬兼施的帝王之术;汉帝国之后,三国时代和魏晋南北朝在长达300多年的分裂争战中,对各国内部依然继承汉朝的统一政策;到了公元589年,华夏再一次进入了大一统的隋帝国、唐帝国,直至宋帝国、元帝国、明帝国、清帝国,再到中华民国(帝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帝国),大一统之恶非但未有丝毫淡退,反而愈发深化、扩张和激烈。

   2200年以来,"唯一切严削方能齐之"(汉武帝语)的"统一"之义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这个由无数野心家不断延续的妄自尊大的帝国之梦,筑就成了中华民族最为险恶的陷阱和最为阴森的监狱,使中国人头脑单一、喉舌单一、行动单一、结果单一、主义单一、文化单一、体制单一、政策单一。尤为凸显的是,中国人疯狂排斥"全盘西化"的最大凭证--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中华传统文化--的单一。若从必须代表良知、正义、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世界主流文明标准的高度而论,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中华传统文化远不入流。

   凭我目前搜集到的中华传统文化资料,可以得知未统一之前的春秋战国时代所产生的,绝非目前留下来的清晰可数的寥寥诸子,那时远有胜过孔、孟、老、庄、韩、墨之类的杰出人物。然而目前留下来的诸子为何如此"寥寥"呢?这也可以反证出大一统的肆虐,并同时反证出遗留下来的诸子均有被王权利用的痕迹。如老子曰"圣人抱一为天下式",荀子曰"天下为一,诸侯为臣,通达之属,莫不从服",韩非子曰"道无双,故曰一",庄子曰"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墨子曰"国君唯能一同国之以,是以国治也;天下唯能一同天下之义,是以天下治也",李斯曰"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灭仁义之涂,掩驰说之口,困烈士之行,塞聪掩明,内视独听",诸如此类,皆是王权大一统的最佳凭证。正是历代王权凭借这些被精心"统一"下来的中华传统文化,才使得中华民族的愚昧、贫穷、落后、麻木、闭守、残酷、暴虐、奴役之悲状延续了2200多年!

   统一,是人类最恶劣的罪性。它妄自尊大、追求权力、一统他人,它催生堆积如山的谎言、泛滥成灾的暴力和蝇营狗苟、贪婪腐败的收买。凭借谎言、暴力和收买这三根王朝鼎柱,皇帝统一中央,中央统一地方,地方统一百姓,长辈统一晚辈,男人统一女人,婆婆统一媳妇,老师统一学生,父母统一孩子,孩子长大以后又继续恶性循环;更深层的是,社会中的每个人还用"礼教"、"为了生存"、"为了安全"之类的东西来进行自我统一,诸如"克己复礼"、"存天理,灭人欲"以及不由自主地随波逐流等。统一,已经不仅仅涉及到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范畴(如台独问题、藏独问题、疆独问题、蒙独问题),它还涉及到更广义的政治、经济、文化、科学、艺术、宗教、思想的范畴,它残酷地扼杀社会的活力、创造力和包容力,从根本上违反人性的自由趋向和人类的多样化诉求。

   从政治层面讲,大一统势力残酷镇压改良势力、异端势力和独立势力,强行压制国民发自内心的正义感;另一方面,对改良势力、异端势力和独立势力实行残酷镇压,如此大规模地毁灭正义,亦可直接反证出大一统势力本身的脆弱性。读历史的人应该知道,在非统一的春秋战国时代,任何小国均未被外围的蛮夷之族所吞没,然而自秦帝国实行大一统之后,外敌入侵的事例比比皆是,且大获成功者为数不少。比如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后,外围的游牧民族就毫无阻挡地从遥远的荒漠来到了长城脚下,轻而易举地越过了长城,到处游击秦帝国,搞得秦帝国支离破碎。其实,秦帝国尚不典型,典型的当属辽帝国、金帝国、明帝国和清帝国,从这些帝国被灭亡的历史可以看出一个不断恶性循环的历史规律:野心家大一统的梦总是先做成功,后被打碎,继而又做,继而又被打碎……说白了就是--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公元916年,契丹族妄图跟北宋帝国一样,在中国搞大一统,于是就占领了中国北部以至到河北、山西,建立起了辽帝国;公元1125年,女真族打碎了契丹族的大一统梦,自己又妄图跟南宋帝国一样,在中国搞大一统,于是就灭了辽帝国和北宋帝国,建立起了金帝国;公元1234年,蒙古族又打碎了女真族的大一统梦,妄图在中国搞真正的大一统,于是就灭了金帝国,到了公元1279年又灭了南宋帝国;公元1644年,妄图永远大一统的明帝国就更为荒唐,竟被更小的满族所灭,妄图大一统的满族急不可耐,于是又迅速建立起了持续统治达266年之久的清帝国。

   那么,清帝国后来是怎么灭亡的呢?1840年鸦片战争,封锁200多年之久的清朝大门被打开,随着西方贸易在中国的展开和人员交流的频繁,西方思想在清帝国演生出了洪秀全的"拜上帝会",最后发展成为著名的太平天国农民起义,清帝国受到了几乎致命的一击。到了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司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在内忧外患的背景下被迫展开。后来"戊戌变法"被镇压,清帝国又被迫实行地方议员选举,并答应向君主立宪过渡。然而陈腐之至、脆弱之至的慈禧太后清政权还是被孙中山的辛亥革命一举击溃。

   清帝国的统一梦被打碎,另一些统一梦又开始做起来了。清帝国的大厦一坍塌,袁世凯、段祺瑞、徐世昌、孙中山等各地枭雄又力图用武力统一中国,想方设法地合纵连横、远交近攻,企图打败敌手,统一中国,争当总统。最后,政权落在了号称"三民主义"的孙中山头上,他联合广西军阀李宗仁、北方军阀冯玉祥、东北军阀张学良等,联俄联共武力北伐,最终重新实现了对中国的大一统。然而灾难再次由这个大一统产生,其大一统的野心与宪政精髓之"地方分权"完全背道而驰。从后来孙中山及蒋介石的国民党历史也可以看出,他们把西方的民主思想和中国的大一统观念结合起来,制造出来的竟是一个专制腐败的资本主义社会。

   孙中山非常可惜,痛失良机是他犯下的最大的错误。1920年~1925年,南方诸省发起"联省自治运动",当时湖南、浙江、云南、四川、广东都已制出省宪,山西、贵州、江西、江苏、湖北、广西、福建、陕西等省也在积极酝酿制宪自治,强调地方分权,即建立自治省联邦(与德国联邦类似)。这当中的典型代表当属陈炯明,他曾经在《建设方略》中相当睿智地说过这么一段话:"中央恶各省之异己,而思以兵力制服之;各省患中央之专制,而思以兵力抵抗之,兵革既起,政治之纷乱,乃愈不可收拾矣。""美之合众,德之联邦,皆分权制。英之帝国,其属地如澳洲、加拿大等皆完全自治,实为分权之尤。"然而孙中山一意孤行,决裂于陈炯明之后,迅速镇压"联省自治运动",建立起了大一统的中华民国(帝国)。

   后来,孙中山钦定上海城市流氓蒋介石为继承者,蒋介石同样奉行大一统的专制极权主义。与把西方的民主思想和中国的大一统观念结合起来的国民党孙中山、蒋介石不同的是,共产党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把西方的乌托邦思想和中国的大一统观念结合起来,制造出了一个更为残忍的共产主义社会。整体来讲,自大一统之后,2200多年以来,从秦始皇到慈禧,再到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等历朝皇帝统统都在继承大一统的传统,用极权主义、威权主义的手段来摆平任何差异、不平、纷争、冲突和混乱,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其实,即便是中国之外的亚洲各国领袖,如卢泰愚、苏哈托、马科斯、马哈蒂尔、李光耀之流,其骨子里都是大一统的思想,虽然他们国家拥有程度不同的民主,如私有经济、自由市场、多党制、定期选举、新闻自由、三权分立等,但是从根本上讲,他们所实行的仅仅是民主程度不同的"开明专制"。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从整个亚洲的对比来看,中国共产党的大一统专制尤为严实。看看我们今天大陆在政治上的自由,连国民党时代的大一统资本主义的自由都不如,从共产党历史和国民党历史的对比中也可以明显地看到,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简直比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还要开明百倍,最精彩的例子就是台湾2000年的总统大选,国民党和民进党之间竟然能够如此和平而公正的得以政权交接,这不得不说是令共产党无限羞愧的地方。

   当然,羞愧,我们还仅仅把它当作一种内心感情来评价;但是,罪恶,我们就应该把它当作反人类、毁灭人类的暴行来审判。共产党为大一统之梦所犯下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生存方式、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均被这个大一统之梦全方位地破坏。从共产党把国号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整整54年,最骇人听闻的是,中国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就达8000万之多(仅为保守数据),堪称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在54年以内非正常死亡人数的最高记录。阅读过美国历年的《中国人权报告》的人,就更能清清楚楚地明白,共产党为大一统之梦而实行的"压倒一切正义"的稳定政策所犯下的是何等滔天大罪。

   首先是刚建国时,为除后患和夺取资源,难以数计的驻留于大陆的国民党残余官兵和地主人头落地;接着就是所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朝鲜战争,自命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泽东利用"保家卫国"的民族主义口号敌视美国、对抗美国,并以"阻止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说法为大一统排除障碍;朝鲜战争之后,中国军力大减,死伤无数,哀鸿遍野,但毛泽东革命思想不改,妄图充当国际共产主义领袖的第一把手,想把中国变成世界革命的中心,于是,1958年他就用"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天等于二十年"、"十五年超英赶美"等民族主义口号来搞所谓的"大跃进大炼钢";不料从1960年开始,愚蠢的"大跃进"搞出个三年大饥慌,3000多万中国人被活活饿死;1962年是三年大饥荒的最后一年,这年10月中印边境又爆发战争,毛泽东又向人民灌输饥荒来源于"自然灾害"等荒唐借口,更为严重的是,他还把这些问题说成是"苏修",鼓吹暴力革命,嫉恨苏联与西方和解,攻击苏联背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以此确定中国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地位;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此"革命"可以说将中国民族主义煽动到了最狂热的程度,红卫兵和造反派高呼:"今天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统帅的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向最后胜利冲去了,资产阶级要彻底完蛋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