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杨银波文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春光吾兄:
   
   此日广州薄雾绵绵,神州大地被湿润者不唯独兄弟我及众同道的双眼啊。大哥如此英年早逝,因诗而亡,因病而终,凡识英才、重道义者,无不悲痛惋惜,扼腕长叹!何故短短四十九载,尚不入天命之年,竟如此踏上另一个世界的道路?在那些兄弟我找寻不到的地方,你我二人又如何得以继续称兄道弟、再战江湖?在未来那些未竟的事业里,你留下的脚印又有何人去重踏?
   

   大哥行走得如此匆匆,且如此突兀,兄弟实在连半点预感也没来得及去捕捉。东梅不过24岁,天伦不过2岁,如此母子,竟得如此结局,何其悲凉!电话里,那句“春光去世了”之后,兄弟大大地惊叹:“什么?!”真恍如大哥去世之时广州天空上的电闪雷鸣,委实是悲从中来呀!惊恐、痛惜、哀伤……,这世上已找不到一个恰当的中文词来予以表达。兄弟通告朋友、电台之时,已是哽咽不堪,吐声如吐血。啊,天妒英才,天妒英才!
   
   如此可载入史册之传奇人物,终生遭受大陆埋没,为先锋诗歌陪葬至此,已成绝谈!古往今来,追求独立自由,且如此狂狷表达,尽其一生心血,直面黑暗现实,淋漓尽致痛作陈词,数百万字写就战斗诗篇,为后世开风劈道,大哥自当有一个明确的定位。虽如此,困窘、抵制、打压、威胁,在如此环境之下,大哥尚能彻底反击,追逐平生所愿之大业,继往开来,直至油枯灯灭,人去魂飞,至死不屈服于强权,实可谓大丈夫也!
   
   因贻春牵线,兄弟结识大哥已有两年。如今“媒人”贻春尚在狱中,他若得知你的别离,又该是何等地孤独与哀伤?辽宁常出人杰,却皆不得善终;东北芸芸巨才,亦多是凄悲下场。遍及中华,凡追随个性、权利之彻底解放者,值此关键时刻,又有几人欢笑,几人幸福?如此压制、逼迫,害得民族精英几无腾空之机,即断送前程,毁我民
   族前途,此间又有几人不悲,几人不愤?
   
   路遥遥,手空空无一物,多少持远大抱负者痛哭流涕!路漫漫,心惺惺识一友,多少具志同道合者搀肩扶臂!历史若为人所创,自有人的功绩;历史若为天所造,亦自有人的使命。苍天令大哥1956年生、2005年终,此四十九载之间,因果也好,报偿也罢,终究中国“有”杨春光,且“必有”、“必须有”杨春光!既如此,大哥亦不枉为后世立榜样、树标杆,留下前赴后继的中华人,火炬传承一代又一代,如此长传不熄,缔造文明。
   
   天命有归,人命更不待言,所可言者,唯“精神”二字。人活一口气,内至筋骨,外达寰宇。大哥终其一生,无不是去奴颜婢膝之“奴”,得真知灼见之“真”,数度抗争,凛然铮铮,唯一个“大”字足矣!凡我辈者,置身于诡异多变、鱼龙混杂之乱世,每每苟活、寄生而不得作主,或因性情,或因投机,或因外迫,皆无大写的“人”的尊严。与其与草木同朽,不如奋起做人,还原精神之所在,为“人”找一个定位,找一个方向。
   
   大哥生平遗愿,作为兄弟,作为同道,作为朋友,试问能与诸位共同完成几分?一则是原著出版、发表,望各媒体、各出版社,极力帮扶之;二则是列位评论出版、发表,也请抽时深读、拔笔,颇得益彰啊;三则是东梅、天伦的未来生计,母子年幼,亟须照顾、垂怜、安慰。此次大哥去世,开支也大,请列位挤出一些来,使其生活渐得周转。兄弟我马上到邮局一趟,抽出500元给嫂子东梅寄去。
   
   再者,作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我作为附议者,与黄翔、张玲、张嘉谚、余樟法一道,强烈建议杨春光获本年度笔会“自由写作奖”。大哥一生,如此勤奋,颇展风格,诚乃我笔会之光荣与骄傲!笔会有如此会员,荣幸备至,实为各会友之光彩与参照。从今以后,路虽艰难,雨虽磅礴,然手笔所通者,皆真思想、真道德、真性情之
   力量。文章者,千秋之事,前有老辈,后有中青,愿我等前赴后继,使文道之精神遗照万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