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杨银波文集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作者:杨银波(作家、《维权通讯》主编)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http://www.cn99.com/cgi-bin/getmsg?listname=yangyinbo&id=115)经网络媒体发表
   后,引起许多读者不同角度、不同对比、不同立场的关注和问切。但对于这9个的的确
   确状况堪忧的孩子来说,这些“表面关注”难以应急。或许是作为他们的亲人,在“真
   实性”上我被质疑。身为一名作家,正是基于对这个“真实性”的追求,我想从现有的
   资料,从更深广的背景,来整理出他们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贫困地步,以及促进这种
   贫困的缘故。我决定同大家一起,来见证贫穷。
   当然,中国贫穷者不唯独这个9个孩子以及这9个孩子的家庭、家乡和地区,然而,“不
   是最贫穷”仍属贫穷。而且,更因这种“普遍的贫穷”,才更显国情,并提醒我们须从
   更宽泛的领域和措施来改善它。当我写作完本文的时候,我想告诉大家我的感受:在贫
   穷的背后,有着无数的、复杂的因素,使之趋于“零发展”甚至“负发展”,同时也包
   围着无数令人感动、悲悯抑或激愤的眼光、声音和行动。这就是我对贫穷的真切意味。
   ⊙杨丰荣调查背景:关于涨谷小学
   学费:约500元/学期(含307元学费和近200元“午餐费”。注:半年为1个学期)。重
   庆永川市朱沱镇涨谷小学是杨丰荣目前就读的学校,其背景如下:
   1、在涨谷小学500多名学生当中,有70多名学生每天光着脚上学。据学校校长胡荣讲:
   赤脚上学的学生,一部分是习惯性的,家里有鞋也不穿;而另一部分学生则是家里确实
   很穷,没有鞋子穿。此外,这个小学的教室露雨,3年都没有修好,师生上课要打雨
   伞。此消息源自《中国日报》、《搜狐网》。
   2、2004年10月29日,重庆市家具商会会长蒲大珍出资4.5万元在涨谷小学创办“蒲大珍
   春蕾女童班”。2005年3月1日,蒲大珍到涨谷小学看望50名贫困女童,送上了价值9000
   余元的书包、文具盒、课本等学习用品。离别时,许多孩子都泪流满面,纷纷把从家里
   带来的鸡蛋、黄豆、酒米等“土特产”送给蒲大珍。此消息源自《中青在线》。
   3、2005年1月30日,在重庆网通公司的带领下,涨谷小学的28名贫困学生来到重庆主城
   区,在《重庆网通信息港》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小朋友发一份电子贺年片,祝愿全国小朋
   友欢欢喜喜过春节。他们身在偏僻的山区里,既没有电脑,更没有互联网。此外,重庆
   网通还曾向涨谷小学贫困学生捐赠了共计1万多元的钱、衣物、文具、书籍等。此消息
   源自《重庆晨报》、《重庆晚报》。
   4、2005年5月14日,重庆市妇联一行13人带着3000元和慰问品来到朱沱镇,深入到涨谷
   小学陈红、陈有才等5名贫困女童的家中看望慰问,并把钱转交给校长胡荣,以此设立
   “春蕾女童班奖学金”。此消息源自《中国摄影在线》。
   ⊙杨丰林调查背景:关于何厝小学
   学费:744元/学期。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何厝小学是杨丰林目前就读的学校。其背景如
   下:
   何厝小学又开始收借读费,外地人一律要多交480元。2005年上学期,学费是264元钱,
   不交借读费,但是外地农民工子弟要办三证(复印件);2005年下学期,本地人不交借
   读费,外地人要交。
   思明区教育局副局长张顺彬的解释是:2005年春季,何厝小学对农民工子女免收了借读
   费,主要的原因在于当时市里面“准备出台新的文件”,那么“在文件出台之前”,各
   个学校考虑到农民工的利益,所以“暂时免收”。今年秋季收取的借读费,主要是“新
   的文件出台”,也就是5月30日出台以后,我们就按“新的文件”来执行。
   根据新文件的规定,在各区教育部门统筹安排的几所学校内就读(包括前埔小学、西林
   小学、西郭小学、文安小学、开禾小学、逸夫中学、金鸡亭中学、前埔中学),且三证
   齐全的农民工子女,可以免交借读费,但自行择校到其它公办学校就读的农民工子女仍
   须缴交借读费用。何厝小学并不在思明区向农民工子女开放的五所小学之列,因此,外
   地人按“规定”仍须支付借读费用。此消息源自《厦视在线·特区新闻广场栏目》。
   ⊙罗庆君调查背景
   学费:1125元/学期(包括学费、“午餐费”和汽车接送费)。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云
   龙镇甲村“绿艺幼儿园”是罗庆君目前就读的学校。背景如下:
   1、关于云龙镇学校隔离外地民工子女
   云龙镇地处宁波市城郊,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外来人员不断涌入。他们多数举家
   迁移,到目前为止,各工业园区一线岗位几乎均为外来人员。在云龙镇,目前的本地人
   口两万,外来人员达到3万多,民工家长大多希望选择条件较好的公立小学入读,于是
   外来借读生的数量在镇上的公立小学迅速增长。
   2004年4月,云龙镇前徐小学学生李媛媛含泪转到民办小学。她的转学,只是因为吴校
   长的一句话:“外地生成绩好的可以留下来,成绩差的一律回老家。”其原因是:怕影
   响学校完成“镇里下达的成绩合格率指标”。李媛媛跟随父亲在云龙镇定居10年了,老
   家没人。她在前徐小学从幼儿园一直读到六年级,交了近5000块钱借读费,没想到最后
   被一脚踢了出来,没有毕业证,六年心血白费。类似遭遇者,还有刘静、王峰、孟立、
   赵军、李喻、杨波、张丽、孙英、孙强等14名被清退学生。
   这源于“云龙镇正在酝酿一场新的教育结构调整”。云龙中学的杨校长表示:自2004年
   下半年起,民办的民工子女小学将继续扩大规模,公立小学将不再招收外来民工子弟。
   值得注意的是,民办学校的学费是按照当地物价局核准的每个学生的“培养成本”收取
   的,并不在国家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收费标准之内。也就是说,外地民工子女在云龙镇是
   被隔离和“区别对待”的。此消息源自《南方周末》。
   2、关于云龙镇上李家村外来人口
   上李家村、甲村、多谷村、荷花桥村等,皆属云龙镇管辖。其中,上李家村的情况是这
   样的:外来人口262人,多数都居住在上李家村的旧瓦房群中,房屋普遍出现返潮现象
   ,且面积狭小,每人住房面积在平均7平方米左右。外来人口以重庆、四川和江苏最多
   ,其次为贵州和江西。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基本在小学和初中之间,辍学现象也比较普
   遍,高中或者大学以上学力只是个别。
   这些外来人口绝大多数前往附近工厂做工,少数老年人则从事垃圾回收或田园管理等职
   业。“打杂”的打工者是所有外来人口中数量最庞大,收入也最低的塔基部分,其每月
   收入约700元,如肯加班的话,20小时内的加班费为3元/小时左右。教育上,民工送孩
   子上幼儿园,每月需付110元/人(包午饭,但是水费另算,一般每月2—3元)。而如果
   上小学的话,每年学费就达到800多元(甲南小学),其中有400元的借读费。这些是最
   普遍的一般情况。此消息源自《天涯博客·北方周末》。
   3、关于云龙镇甲村的民工工作安全
   2003年1月20日18时30分,在云龙镇甲村某企业工地,3名油漆工在给厂房刷涂料时,发
   生松香水中毒。当时3个油漆工正在室内涂刷墙面,涂刷的时间较长,且没有通风设施
   ,致使室内松香水浓度增高。据急救室工作人员反映,患者送来时均不同程度出现抽
   搐、神智不清等中毒反应。其中一个50岁左右的男子还口吐白沫,情况非常危急。据医
   务人员介绍,涂料中所含的香蕉水、松香水等对人体有害,当人体吸入的浓度超量时,
   会引起神经性中毒反应,甚至出现相关的病变,严重时可导致生命危险。此消息源自《
   东南商报》。
   ⊙梁荣贵调查背景:关于永川十二中
   学费:800多元/学期(含美术特别学费)。重庆永川市第十二中学是梁荣贵目前就读的
   学校。其背景如下:
   这也是我的母校之一(位于朱沱镇光明路26号),我曾是永川十二中初98级(二)班学
   生。那里不仅学生贫困,连老师也贫困。许多老师都是在艰难处境之下用生命和理想去
   奋战的平民英雄,张增荣即是其中之一。张增荣系永川十二中英语教师,他将为治白血
   病而借来的款用来为学生交学费,此事迹最近感动全重庆,《重庆商报》、《华龙网》
   等媒体已有报导。
   2005年3月,张增荣到重庆市第二人民医院做血常规检查,结果发现白血球细胞高达18
   万(正常人5千左右),进一步骨穿报告显示,骨髓增生极度活跃。他被确诊为慢性粒
   细胞性白血病[CML型],这种疾病从慢性期、加速期发展到急变期,死亡率在95%以上。
   目前国际上唯一能治愈此病的方法是做骨髓(干细胞)移植。经寻找发现,张增荣哥哥
   的骨髓与之完全一致,配型结果六项指标均为全相合。
   但医生告诉他:手术费需要30万元,这对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村老师来说无疑是天文数
   字。张增荣无路可走,师生捐,亲戚借,再加上他自己微薄的工资,实在显得杯水车
   薪。想到无数渴求知识的学生,为了能够继续生存,于是,本已倾家荡产的张增荣大胆
   地走向了街头,祈愿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能够伸出温暖的双手,挽救他一条生命。
   张增荣在网文《生命倒计时》中写道:“我暗下决心不能死,我要用战胜病魔的精神去
   鼓舞他们,激发他们的斗志,激励他们不断学习。我要告诉他们充满勇气,充满信心,
   永不放弃,不断进取;告诉他们热爱学习,热爱生命,珍惜光阴。我一定要坚强地活下
   去,多活一天孩子们就会多记几个单词,多活一天他们就会离他们的理想越近,多活一
   天就会多一份希望,就会多有几个孩子升入他们心中理想的大学!”此消息源自《重庆
   晨报·晨网社区》。
   ⊙梁荣华调查背景
   学费:750元/学期。重庆永川市朱沱镇二郎山初级中学是梁荣华目前就读的学校。该校
   位于朱沱镇独树村2组,陡立在海拔颇高的二郎山山顶。学生、老师长年累月爬坡山坎
   ,条件非常艰苦。
   ⊙梁永川调查背景
   学费:270元/学期。重庆江津市西湖镇彭家村小学是梁永川目前就读的学校。背景如下
   :
   1、关于西湖镇彭家村的腐败问题
   彭家村退耕还林时,申报退耕面积1655.44亩,实际退耕面积1124.6亩,连村民的房舍
   占地也被算成退耕还林的面积,而凭空多出的500多亩退耕还林土地的补偿每年折合现
   金28088元被村、社按六四分账私分了。当上级检查团即将到该地进行例行检查时,慌
   了神的镇村干部居然派人对村民们在未退耕还林土地上种的庄稼进行大面积砍伐,临时
   补种上树苗。在村里的账册里,2003年村里虚报冒领的退耕还林款项有明细的开支记录
   ,镇林业站站长领走了13577元。这是一起彭家村虚报退耕面积、截留、挪用退耕还林
   补偿款事件。此消息源自《重庆商报》。
   2、关于西湖镇村民王克勤的悲惨
   王克勤是西湖镇水庙村村民,今年70多岁,膝下有6个儿女。儿孙满堂的她,如今却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