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杨银波文集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杨银波

   
   这是一份集合20个真实案例的独特报告。每年7月—9月,尤属“学费杀人”的非常时期。在此非常时期,以“档案式”的文字证据,痛陈高成本教育的苛严,强烈呼吁教育走向免费化,要求国家增加教育资本投资,力倡实质性的教育改革,推动无力者对教育保障援助体系的知情权接触,遏制腐败对教育领域的深层渗透,避免教育悲剧的扩散、蔓延和“吃人”威胁,已是刻不容缓。
   (1)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牛乡付家碾村
   自杀者:王静娜(金牛区土桥中学高三毕业生),19岁,女。2005年8月13日自杀。当日15时许,王静娜在金牛区太平坝小河边喝下农药“灭蝇灵”。源起:王静娜被成都某民办高校录取。学费:每年13000元。家庭与经济:王静娜生活在单亲家庭,父母多年前离婚,经济较为困难。出事前,王静娜的母亲杨忠兰找过当地村委会,请求村委会帮助她们母女想办法凑学费,但被村上拒绝。
   (2)福建省泉州市永春县达埔镇狮峰村
   自杀者:林冰心,李清培(永春一中高三毕业生)的母亲。2005年7月26日自杀。当日6时许,林冰心在家中厨房喝下农药。源起:李清培被福建集美大学录取。家庭与经济:2001年,李清培的父亲李德斯去世。紧接着,李家向亲邻们暂借数千元弄起来的蘑菇种植房几乎绝收,负债数千元。2005年3月,李清培的妹妹李少玲年满16岁,到南安诗山一家雨伞厂打工,每月仅能省下200多元帮补家用。
   (3)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农机修造厂东生活区
   自杀者:郭冬梅,系张明硕的母亲。2005年7月21日自杀。当夜,郭冬梅在家中上吊。源起:1、刚初中毕业的张明硕无钱上学。2、睢宁县政府在未给职工住户住房安置和分文补偿的情况下,实行断电停水,野蛮拆迁,并坚决对阻止拆迁和上访者进行抓捕等严厉打击;3、家中无钱租房而无处安身;4、银行贷款到期无钱归还。家庭与经济:张明硕的父母双双下岗没有生活费。为了生存,他们便从亲戚处借钱,又向银行贷款买了一辆货车跑运输。由于近年运输生意不景气,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4)辽宁省沈阳市
   自杀者:刘淑杰,系周娜(沈阳四中高三毕业生)的母亲。2004年8月26日自杀。当日8时,刘淑杰在家中吞下100片“安定”,经抢救,幸存。自杀前,曾留下遗书:“对不起,孩子,我走了。我们即将面临露宿街头的现实,现在,我连一间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厕所的房子也不能给你了。”源起:周娜被北京应用技术大学计算机本科专业录取。学费:每年8000多元。周娜决定放弃到北京读本科,准备在沈阳读个花钱少的专科,但念专科的钱家里同样也负担不起。家庭与经济:周娜上小学时,父母离婚。母亲下岗后,每月仅有60元的工资和最低保障金113元。
   (5)甘肃省兰州市皋兰县金岔镇团庄村
   自杀者:龚某,系焦志梅(皋兰二中高三毕业生)的母亲。2004年8月22日自杀。当日凌晨,龚某投身家中水窖井。源起:焦志梅被张掖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录取。学费:近5000元。家庭与经济:家里条件不好,焦志梅的哥哥又到了娶媳妇的年龄。母亲曾几次向焦志梅提出让她放弃上大学。后来,父母看到她执意要上大学,便四处筹钱,但直到8月21日,才凑了3200元。
   (6)吉林省吉林市永吉县口前镇阿拉街村
   自杀者:赵丽芹,系李致富(永吉县实验中学高三毕业生)的母亲。2004年8月20日自杀。当日,赵丽芹在家中牛棚外上吊。自杀前说:“我这病看也看不好了,妈就不花冤枉钱了。你不要总想家里的事,好好上大学,这就是孝顺我了。”源起:李致富被长春汽车工业学院录取。学费:每年8000元。家庭与经济:赵丽芹患有心脏病、风湿病等多种疾病。自杀前,家中两头牛突然死亡,从此赵丽芹一病不起。家里东挪西借,拉下了1万多元债。李致富经常偷偷到县城里给一些工地干零活挣点钱,但是他在一家工地干了半个多月,却没有得到一分钱,活干完了,老板却不见了。
   (7)北京市顺义区杨镇二街村
   自杀者:王俊华,系王小云(男)、王小雯(女)的父亲。2004年8月4日自杀。当日22时许,王俊华在家中院子里喝农药。自杀前,他在院子里大喊:“我就是死也要让孩子上学!”源起:王小云、王小雯同时被两所技校录取。学费:王小云,每年3854元;王小雯,每年4270元。家庭与经济:王俊华的工作是清理村里的垃圾,年工资7900元,这是全家的生活来源。到收到通知书时为止,村里还没有结算他上半年的工资。2004年8月3日,王俊华去讨要工资,未果。之后又去找邻居借钱,又未果。
   (8)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小祁家镇窦双树村
   自杀者:孙守军,系孙大朋(辽阳四中高三毕业生)。2004年8月2日自杀。当日,孙守军在家中喝下大半袋“万灵”牌杀虫剂。自杀前,曾留下遗书:“我儿,当你看我的信时,我已不在人间,只因为我没有能力让你上学,没有脸对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谢罪。”源起:孙大朋被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录取。学费:每年5308元。家庭与经济:2003年,辽阳市政府征地,孙守军一家仅得6000多元补助,仅够高中所用。失地后,孙守军做卸火车皮、当瓦工等苦力工作,平均一天挣20来块钱。几年来,孙守军因劳累过度,患有腰肩盘突出、前列腺炎等疾病。
   (9)四川省达州市达县安云乡三层村
   自杀者:郑清明(达州市通川区蒲家中学高三4班学生,18岁,男。2004年6月4日自杀。当晚,郑清明卧轨。源起:郑清明还差学校600多元学费,学校为了收回这笔费用,对郑清明多方相逼。考前,又没有给其发放准考证。家庭与经济:经济困难。郑清明由外公郑自礼抚养。2004年,郑自礼的老伴生了病,花了不少钱,万般无奈之下欠了学校600多元钱。郑清明的班主任张旭渡多次当着同学们的面为难郑清明,赶他回家找钱。2004年6月4日,郑清明再次回家要钱,说要到学校去考试,他外婆就翻箱倒柜找了些钱给了他,谁知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10)河北省大城县大广安乡王香屯村
   自杀者:邵某,系小邵的父亲。2004年6月2日自杀。当日下午,邵某在家中用刮胡刀片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源起:担忧小邵的高额学费和家中难处,精神过分紧张。家庭与经济:小邵的母亲身体不好,1999年肾结石治疗时花费了1万多元,自此家中收入一直很紧张。邵某供三个孩子上学,家中已经借了大笔外债。自杀前,家中仅有5000元。事情发生后,邵某在医院里抢救花了近1万元。
   (11)江苏省南京市燕子矶笆斗山
   自杀者:陶小洁,6岁,女。2004年4月5日自杀。当日中午,陶小洁在家中院子里自杀。源起:没钱上学,一直和家里闹别扭。家庭与经济:陶小洁的父亲靠挖野菜,母亲靠捡破烂来维持生计。包括陶小洁在内,陶家已经死了6个孩子,前面的5个孩子都是病死的,都没超过6岁。陶小洁死后,还剩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4岁。
   (12)浙江省遂昌县金竹镇大西坞村
   自杀者:彭某、林某,系一对正在上学的10岁双胞胎儿子的父母。2003年9月8日、9月9日分别自杀。9月8日下午,妻子林某在家中服下农药;9月9日上午,丈夫彭某也在家中服毒自杀。源起:新学期开学即到,但两个儿子上学的学费还无着落。家庭与经济:家里经济困难,彭某多年前向岳父借的钱一直没能还清。两个儿子上学后,家里的经济就更为困难。
   (13)上海市长宁区新泾镇努力村。自杀者:囡囡,13岁,女。2003年9月3日自杀。当日6时许,囡囡在长宁区北翟路上粮食库旁的苏州河跳河。离家前最后一句话是:“爸爸,真的没钱吗?”爸爸回答说:“你妈妈住院的钱都是借的,哪里有钱呀?”源起:囡囡考上重点中学预备班,没钱继续上重点中学。家庭与经济:囡囡的母亲突然住院。为了省下车钱给女儿交学费,囡囡的父亲每天骑自行车,横跨上海市区,到20公里外的杨浦区医院看望住院的妻子。囡囡为了省下每天2元钱的公交车费,每天起早步行上学。9月1日晚上,囡囡对父亲说:学校要交伙食费和800元学费。
   (14)上海市闸北区场中路某弄小区。自杀者:萍萍,17岁,女。2003年8月31日自杀。当日19时50分,萍萍从家中六楼阳台跳下,重重地摔在一楼天井顶的水泥板上。值得注意的是,房间里还留着她吃光了的安眠药壳、上吊的布条和割腕的刀。源起:萍萍考上高中。学费:每学期2000元。家庭与经济:1993年,萍萍父母离异。萍萍的父亲在一家工厂里上班,每月仅挣800元钱。萍萍考上高中后,通过亲戚的接济,父亲才凑了1500元钱。萍萍在几天前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妈妈,妈妈也答应给她500元钱。第二天就要开学了,但那500元萍萍还没有拿到。
   (15)甘肃省山丹县“山丹煤矿”家属院
   自杀者:苏天将(山丹一中高三毕业生),17岁,男。2003年8月4日自杀。当日,苏天将在家中上吊。源起:苏天将被兰州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录取。学费:每年3200元。家庭与经济:苏天将的母亲没有工作,全家人的生活全靠父亲一个人的微薄工资维持。父亲患有膀胱癌,花了很多钱。2000年,“山丹煤矿” 下马,所有职工都失去了工作,包括苏天将的父亲在内。
   (16)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
   自杀(未遂)者:郭琪,16岁左右,女。2003年8月2日自杀,经营救,幸存。当日,郭琪纵身跳入一口水井中。源起:家境困难,在读西安市第一中学期间,中途辍学。
   (17)海南省东方市
   自杀(未遂)者:郭兴荣,系郭子云(东方市民族中学高三毕业生)的父亲。2003年7月某日(郭子云考上大学的第二天)自杀。当晚,郭兴荣用头去撞门前的石头。源起:郭子云被华中科技大学录取。学费:每年数千元。家庭与经济:1999年10月8日15时,郭兴荣采石时被突然爆炸的石头炸瞎了双眼,炸没了一只胳膊。自此以后,母亲挑起担子到市场卖早餐赚取一家人的生活费。事情发生时,家里几乎没有一点积蓄。
   (18)陕西省榆林市南郊农场看果库
   自杀者:景统仕,系景艳梅(榆林一中高三毕业生)的父亲,原籍榆林市子洲县苗家坪乡牛心疙瘩村。2003年7月14日自杀。当日9时,景统仕在家中喝下农药。源起:景艳梅被东北师范大学录取。家庭与经济:景统仕有5个孩子,虽然大女儿和大儿子已成家,但景统仕的家庭负担仍然沉重,家中已经欠了3万多块钱的债。除了景艳梅的学费,还有景冬梅、景雄的学费,学费每年近万元。因为欠账太多,又经常借钱,所以再借钱就比较困难。景艳梅高考完后,景统仕父亲的病加重,但他的菜地一斤莲花白还卖不到5分钱。事情发生后,家中又增加了8000多元的抢救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