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杨银波文集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大纪元4月13日讯】
   (一)前记
   刚刚在广州接到紧急电话:我年仅17岁的弟弟杨丰友在浙江宁波建筑工地受重伤,头、鼻被砸成大洞,额头眉间的大洞足有两三个手指宽,额骨、鼻骨被砸断一部分,腰骨、背骨被砸断一部分。时间是今天(4月8日)上午,工地的架子倒了,死1人,重伤3人,轻伤3人,情况非常严重。目前,弟弟在“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还不敢保证他已完全脱离危险,姐姐杨修会、姐夫罗江柏在旁照顾。弟弟两次来电,声音孱弱、颤抖地说:“哥哥,我痛啊,我全身都痛……我要让他们赔钱!”姐姐更是泣不成声:“银波,医生说可能有生命危险。我都担心得很啊,他才这么小,以后怎么办?”此事已震动宁波市政府、当地媒体,敬请宁波地区敦促尽快公平合理地解决此事,并请各界予以强烈关注与监督。同时,盼宁波地区的读者和朋友,能够前去医院探望我弟弟和其他受伤的民工。
   1、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兴宁路57号
   电话:0574-7392290;传真:0574-7392232
   2、杨修会、罗江柏
   电话(小灵通):0574-81131781
   3、杨银波:[email protected]
   (二)感谢信
   敬启参演、参与编剧,及关注和鼓励《生存之民工》的所有真实民工;敬启主要演员陶泽如、马少骅、孙松、黄渤、王毅、丁勇岱,及雪村、胡龙吟、沙景昌、丁宁、吕夏、张晓磊、周玲玲、阎森、邹晓霞、高秀敏、王希等;敬启北京虎虎虎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导演管虎、导演康宁、执导李晨,编剧关山、李晓兵,及葛利生、韩志君、郭廓、徐晔、蓝军、刘惠燕、周莉、梁志祥、李晓桐、崔国明、张启风、夏光君、李光明、石卫平、满秀彦等:
   实在难以克制《生存之民工》给予我的强烈震撼与省思,我今天写出这封必须寄出的感谢信,传递给应被致以崇高敬意的你们。你们的贡献,不但是破斧沉舟地为腐化、陈旧的电视剧体制增添了一股鲜活而锐利的力量,而且切合当前我们这个共处的社会环境之于民工的暴虐、恐吓与欺骗,发出了最为真实的民工呐喊。我这个民工家庭和民工社交裙带,无不因目睹《生存之民工》而落泪、沉思。在观片过程之中,我们握紧了我们的拳头,皱紧了我们的眉头,屏住了我们的呼吸,实在欲为这个特殊而普遍的群体,更努力地争取应有的公平——尤其是生命、尊严与经济。
   该剧是我所见的影视之中,以最真实的艺术、纪录视角来呈现民工状况的一流电视剧,虽不是民工潮出现以来的第一部,却是以最冷静的镜头、最动人的人物、最“去演技化”的演绎,直达任何人内心敏感之处的第一部,即可谓展示社会最底层原生态的颠峰之作。该剧非但向虚假繁荣的所谓盛世提出了强烈控诉,并且表现了城市化、城市秩序所带来的一系列道德沦丧、恐怖压榨、制度乏力等,预示出由于社会不平衡而导致的巨大冲突、凶险和隐患。管虎对该剧的整体掌握之能力,可视为当前中国最具人文关怀和洞察力的导演之一。饰演薛六的黄渤,简直可视为最年轻一批的演绎天才。通观全剧,竟无任何一人、任何一语、任何一情节多余,如此干练的编剧能力亦可谓高超。难怪,连周星驰也称赞该剧“不能不看”。
   《生存之民工》未播之前,我曾在台北中央电台《放眼大陆》节目,以极为期待的语气来予以称赞。如今已是2005年4月,该剧在天津、山东、江苏、浙江等地引起强烈反响,网上可见评论也竟无任何一人反对之,这在近年中国的电视剧历史上堪称光辉的第一次。就连它的首播记者招待会,也是极为罕见地令人感动,悉数落泪之记者众多。《生存之民工》的真实感,按剧中陆长有的话说,真是“比《焦点访谈》还《焦点访谈》”。我也是第一次从第1集连续看到第32集,近30个小时没有闭眼,而且看第1集之前就有14个小时没睡觉,如此具有震撼力的电视剧,其连续观看时间甚至超过了我至为推崇的《走向共和》。这些天,我都在邀请民工到家中观看该剧,民工如我一般感同身受,赞誉不绝。这是你们的胜利!
   民工,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名词、现象、群体,而是具体的甲乙丙丁。剧中,最吸引青年的是杨志刚(王毅饰)和薛六(黄渤饰),最能爆发出对社会秩序愤怒之至的是谢富贵(马少骅饰)、陆长有(陶泽如饰),最具悲剧性的是王家才(孙松饰)和王家慧(吕夏饰),至于最终在法庭上成为200多名民工被告的董事长杜建中(丁勇岱饰),也因其独特的身份、睿智的闪光、历程的深度,成为该剧更大层面透视国家工程与民工群体的矛盾之人物。例如:杨志刚是个什么样的民工?他勇敢、冲动、执著、内向、孤僻、寡语,这既与他的成长有关,也与他与社会秩序的隔绝有关。他的母亲曾是唱歌跳舞的演员,但他父亲因为不许他母亲唱歌而经常醉酒打她,而后母亲离开这个家庭与他人私奔,杨志刚此后便成为父亲棍棒下的牺牲品。直到父亲再也打不过他了,他离开家走遍全国找寻母亲——来到松江也是因为听说母亲就在这里。
   在暴力下成长并反抗暴力(父亲)的他,再不屈服于任何势力——尤其是暴力。他反对并反抗任何歧视,哪怕是鄙视的眼光、面孔、语气、动作,皆是他要反抗的,稍稍激怒,便会燃烧,甚至可能自燃。他对矛盾冲突的解决方式,永远是最直接的反抗——动手打。但他绝不是黑社会,更不可能成为黑社会,他疾恶如仇——只是极容易被视为“不知天高地厚”。他正义、刚直,却面临黑暗、底层、边缘。
   第1集,当民工等工钱等得不耐烦而只顾怨声载道、抱怨纷纷时,杨志刚的选择就是:提起斧头,猛砸办公室门锁。他不善表达,任何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要干些什么,他几乎全是以看得见的帮助、解难,来坚持他的个性和原则。他不懂交际,不懂交心,任何丑恶和霸道都是他树敌的对象。为了能够进入汇丰公司找到小老板张彪,面对牛逼轰轰、气势汹汹的公司保安,谢富贵想用可怜来博取他们同情,陆长有想跟他们讲道理,王家才惧怕他们,唯有杨志刚敢以暴制暴,毫不畏惧人多势众、持有警具的保安。
   有一次,更多民工再次来到汇丰公司门口,这一次是真正地打了起来,谢富贵在劝架中被击中脑袋,这场戏最直接地以暴力表现反抗的也是杨志刚。杨志刚这个人物,可以视为21世纪的新式梁山好汉,不过不是反政府的那种(他从不愿与任何政府工作人员——他眼中的“外人”——打交道),而是反霸道的那种。杨志刚在全剧中没有客套、讨好过一次,即使是为了找到对打官司极为重要的人——已在山庄被绑架的谢富贵,去找以前经常因为“东北二人转”演员宋娟娟(周玲玲饰)而干上的公司打手董飞,他也是按自己心中的江湖规矩,先干三杯酒,再敬三杯酒,而且说的是“我杨志刚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事情求过人”。他完全是以胆识、义气、执著,征服了类似黑社会混混的董飞。他和董飞最后一次单挑 ——空手决斗,也与往常一样,他从来不来任何狡诈。当发现潘大庆(阎森饰)把董飞的摩托车刹车帽偷下来想制造车祸时,杨志刚拿着刹车帽极力奔跑去救根本停不下摩托车的董飞,使之免于一死。
   “第一杯酒,为啥?”杨志刚的回答是:“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这第二杯酒……”——“谢谢你救我一命。” 这是董飞的回答。那么第三杯酒呢?董飞说:“为我们都是孤儿出生。”这真不是一场简单的戏,从拖欠工资的整个事件来看,这场戏才真正扭转了局面。因为,董飞酒后一反常态地带着杨志刚去找任何人也不可能找到的被绑架的谢富贵,然后才拿到被谢富贵严密保管的关键证据——《合同书》。当然,黑社会混混董飞的转变,也不仅仅是因为出现了一个杨志刚,他实际上是逐渐腻味了“打工仔”这种身份,经常被老板们吆来喝去,而且因为想彻底逼迫宋娟娟喜欢自己,而被汇丰公司实际上的最大老板宋建中猛打一耳光,这个经历对他的冲击也不小。董飞看上去比宋建中、马新平、张彪、铁子们更凶狠残暴——是的,他还带着一帮打人不眨眼、惹事生非的弟兄——,但他实际上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小卒子,并没有黑到哪里去。
   杨志刚对爱情的追求与这爱情本身的纯洁,没有流露出任何编造、拖沓的痕迹,是出色的演绎。他第一次在车站看到舞台上的宋娟娟,联想到的是自己的母亲。多年缺乏母爱的他,喜欢上的这个女人给予了他无法言说的快乐,为此,他默默追求着她,不容许她受到丝毫的欺负和伤害。杨志刚被董飞弟兄的数辆摩托车追赶围堵,然后被当着宋娟娟的面打得满面流血,但也是在如此凶险的场合,他第一次勇敢地说:“我喜欢她。”被猛击一棍,他仍说:“喜欢。”再被猛击一棍,还是说:“喜欢。”这种性格,和他母亲当年简直如出一辙。当年他父亲打他母亲,逼问:“还唱不唱?”——“唱!”再打,还是说:“唱!”他的胆量总是比薛六、薛五等民工更大,那是一种敢“以一敌众”的胆量。这个比较,在工地上那场民工比试之中也能看得很明显,杨志刚最后竟然钻进水泥搅拌机,让王家才打开电源,这是“要比死人”的比试,唯有杨志刚这样的人有此胆量。
   薛六是《生存之民工》当中,塑造得最令人感动、真实得无法挑剔的人物。他说话磕巴,没开场多久就与杨志刚干上仗了,争的是什么?作为新一批民工之一,他争的是睡觉地点——工棚——的权利。杨志刚等旧一批民工的问题,就成了“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的问题。他也是默默地喜欢上一个女人——被男朋友陈佑良抛弃、且将生育的20岁的王家慧。这种喜欢,简直是无数人都无与伦比的,为什么呢?除了地位、经济上的差距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与王家慧在精神层面上的差距——甚至是冲突——,但这些冲突在薛六那里都是默默承受,毫无怨言。王家慧这种女人的个性,在我接触过的进城女性里是相当真实的。她从农村来到城市,再也不想回到农村,而且想永久地生活在城市,想得到一般农村人根本给予不了的东西。因此,她变得越来越“不愿吃苦”,从事发廊工作,并喜欢上一个其实有着众多女人的花心男人。
   虽然王家慧表面上痛苦地接受了这种城市情感现实,但也充满了怀疑与担忧,渐至变成一个“完全城市化”的女人,间接地排斥着农村的一切。王家慧确实是一个很有问题的女人,但这些问题有其自身悲剧性的必然之处。她被陈佑良老婆骂作“狐狸精”,虽然挺着大肚子,却被追打——轰——出来,离开长春,来到松林工棚找寻她的哥哥王家才。她把自己的痛苦当作天底下最大的、而且是唯一的痛苦,从憎恨陈佑良,到怀疑、憎恨天下所有男人。她把自己的痛苦视作毫无希望来予以拯救的,因而在风雨雷电之夜痛苦地徘徊在街上,最后悲惨地在一处破烂房中产下自己的女儿,欲喊无声,欲求无助,痛苦之极,昏死房中。就算第二天被抢救回来,她也不愿见到自己的女儿——这个被她视为“孽种”的人。把她抢救回来的,是那些奋力拼凑医疗费的民工,以及强烈关注民工生存状态的《松林日报》通讯员李海平(雪村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