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
杨银波文集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杨银波
   关注公众事务、表达公民政见的中文网络签名运动,其被人知晓的历史,至今不足三年。而以网络签名运动为内容、宣扬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专门中文网站,迄今为止,仅《签名网》(www.qian-ming.com)一家。该网站起步时间虽仅有一个多月,但它已起到示范与摸索的作用,对于公民政见信息传播大有裨益。——题记

   (一)参政议政之潮流
   回首2003年5月,曾有三篇“探讨网络签名”的文章被部分读者关注,分别由王力雄、余世存、杜导斌撰写,相继是《网上签名的技术思考》、《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网络签名》、《一个人的多数——就网络签名与王力雄余世存商榷》。王力雄当时写道:“如果能够成立一个民间机构,对国内的各种签名活动提供专项服务,则可以解决上述问题。不过,为具有广泛性和公信力,这一机构应避免独特的政治立场或政治背景,也不应该隶属于其他政治组织和派别。它需要建立一套广为人知的规则与程序,拥有接收签名邮件的不变邮箱(可以是多个)和公布签名的专用网站,并形成分类、甄别、统计签名的程序,而对签名的内容则不施加限制。”
   仅此一段话,仿佛建筑工程图纸一般:2004年12月中旬,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办的《签名网》变虚为实,应运而生。而王力雄、余世存、杜导斌当年的三篇文章,亦因此变得更值得参考和更须完备。他们三人对网络签名的价值、真实性、汇总技术、自动化设计,以及促使网络签名走向规范化、集群化、制度化、科学化的思考,和对“精英签名运动——公民签名运动”的期待,都可作为一种新式网媒诞生、传播、发展的基础文论。
   然则,发布呼吁书、请愿书、联名信或征集签名信,古已有之,并不稀奇。回想1895年 3月,康有为起草《上今上皇帝书》,倡仪18省举人联名,拉开戊戌变法序幕,堪称历史壮举,始成知识分子参政议政的当时巅峰。而现代公众意识潮流,自新文化运动始,期间历经多次政治运动,再至1989年民主运动、1998年组党运动,直至今日颇具规模的互联网民意洪流,皆可证明:中国参政议政之潮流,无论时代凋零或时代繁荣,都极难阻断。
   (二)近年签名运动回顾
   自六四到互联网未普及之前的这段时间,主要是海外团体、组织、媒体、人士的呼吁。其呼吁所指,首推人权与民主,重在指向对大陆异议人士处境的关注。例如:1992年,关注郭罗基、孟浪、默默等人;1998年,关注王有才、王策、秦永敏、徐文立、林海、方觉、施滨海、李力、黄河清、陈光铭、张善光等人——组党,乃是该年的第一热点。而六四,始终都是十余年来的最大关注对象。其发起者,除大陆残存的异议人士之外,更多的是中国民联、民主中国阵线、全美学自联、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中国人权等海外组织。
   当时的联名数量实在是无法与今天同日而语的。最大的一次是在1999年2月,当时王丹发起“百万签名要求平反六四”的活动,在世界各地得到许多人响应。除此之外,其余签名运动大多是100余人的联名数量。如1998年10月7日呼吁全国人大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当时乃有王有才、杨海、刘贤斌、冷万宝、谭力、高峰等 180名联名者,已属不错。时间再往前推三年:1995年5月15日,许良英、林牧等45人发起《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签名运动,受到来自北美、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12个国家的300多名各界人士的积极联名,念及当时的信息传播力量和社会环境,这次签名运动亦可谓是相当之成功了。另有一次达到300多人规模的,是《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签名运动,由江棋生、朱锐等300多名异议人士于1998年8月26日发起。
   第一次改变这种小规模签名运动历史的是2002年12月的《关注“不锈钢老鼠”刘荻》网络签名运动,由江棋生、朱锐等人负责第一阶段签名征集工作,直至2003年1月20日,其联名人数达到1852人。关于此事件,此后又有“不锈钢义工小组”、杜导斌等异议人士发起相关签名运动。而第一次网络签名运动则是在2002年7月,由陈永苗、杜导斌先后发表《保卫个人网站》和《对<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的抗议书》,最后发出致最高人民法院的《对严重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中国信息产业部的控诉书》,有近200名网友联名。与此同时,任不寐、余杰等人亦发起《网络公民权利宣言》签名运动。自此以后,网络签名运动此起彼伏。尤其是在2003年,竟形成“网络民主之春”之势,成为该年“公民维权”最为醒目的一部分。
   在我视力所及,除有对杨建利、李祥春、王炳章等人的关注签名运动之外,另有:2003 年,对徐天龙、伊战、SARS、孙志刚、郑恩宠、黄静、孙大午、李思怡、香港23条、罗永忠、杜导斌等的关注签名运动;2004年,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黄金秋、民间教育提案、宪法人权保护条款、何德普、丁子霖等三位六四难属、声援蒋彦永、《南方都市报》事件、吕海翔、秦永敏、叶国柱、劳动教养制度、师涛、刘晓波、余杰、张祖桦、朝野和解、杨天水、高智晟等的关注签名运动;2005年,对民主党案暨中国良心犯、提醒和建议胡锦涛、李柏光、杨天水、师涛、王荣清、赵紫阳逝世等的关注签名运动。以上案例之中,2004年3月7日,由“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50名主要负责人发起的《“声援蒋彦永医师,为六四正名”全球签名活动公开信》影响最大,仅签名网页浏览量便达199011人次,签名人数达到9561人,刷新历史记录。
   (三)错综复杂的签名运动
   纵观这不足三年的签名运动史,大致包括如下四项内容:第一,以异议人士的个案切入点为引子;第二,尤其以六四为重点(法轮功亦越发成为另外一个重点);第三,反对司法领域的腐败与黑暗;第四,反对恶法。它们的目标是呼吁社会关注,敦促官方纠正和进步,捍卫公民权利。
   针对同一个案例,往往会有多封签名信和声明,从而形成多角度的切入力量。而这种切入力量,更大程度上是作为一个过程、一个环节的重要存在。以孙志刚案为例,此案所经历的“个人维权——媒体曝光——民间施压——高官干预——媒体追踪和民间压力继续强化——政府做出决策”,就是一个典型示范;而“民间施压”和“民间压力继续强化”的集中传播,最主要还是靠当初余樟法、许志永、贺卫方、季卫东、萧瀚等人四次发起的网络签名运动和上书。比孙志刚案更早的是2003年1月2日的徐天龙案,由《诗生活网》总监桑克发起网络签名运动。此次签名运动,乃是2003年的第一起,也是被大陆媒体(《外滩画报》、《新浪》等)公开报导的关注公民权利的第一起。一年多以后,诗人沈浩波等人发起的关注《南方都市报》事件的网络签名运动,又与之遥相呼应。这些都是民间表达社会关注的可贵存在。
   作为公民政见的集体陈述,目前呈现出来的网络签名运动错综复杂,而与之相对应的传播媒体平台立场也是千差万别。对比规模最大的大陆网络签名运动,以上签名活动更为民间化和海外化,它们更有勇气直接面对当前现实,毫不避讳与政府的可能冲突。那么,大陆的主流签名运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呢?我的总结是:民族主义的存在、狂飙与泛滥(这个总结,同样适宜于某些海外侨团)。这些签名运动一般是上万、上十万的联名人数规模,有《国际先驱导报》、《凤凰周刊》等传媒持续报导,有数百个联盟网站、论坛进行宣传。最知名的,是《爱国者同盟网》、《反日货网》、《勿忘国耻网》、《民间保钓网》等具备超大服务器的网站。其签名内容的焦点所指,大多是对外不对内的。其诉求内容,大致是抵制日本、索取赔偿、反对台独、设立特殊节日(如国耻日、胜利日、毛泽东日)等。
   由此类超大规模的网络签名运动观之,可以明显看到两点:第一,中日矛盾比中美矛盾更升一级;第二,“一大二公”的传统工农观念,亦常常死灰复燃。其余网络签名运动,如《新华网》之“抵制、举报、消灭黄色网站”,《青苹果网》之“呼吁大学生拒绝婚前性行为”,《中国城市规划网》之“建设一个清洁、卫生、干净的城市”,诸多网站及娱乐明星之“保护大自然珍贵动物”等,不一而足。至于捍卫公民权利、关注公民个案、义正词严地反对腐败等呼吁,在那些签名运动之中就难睹尊容了。不过,其存在有其背景所依,故亦不可、亦无法全然抹杀之。况且,其组织签名的方法、经验,如策划、组织、宣传、联盟、汇总、公布、递交等,仍值得我们参考和借鉴。
   (四)《签名网》:平台与要求
   截至2005年2月3日,《签名网》已发布10封签名信,总共集得1892人联名,每日集得49 人联名,这对于一个刚成立一个多月的网站来说,已算是不错的起步。其中,任不寐、江棋生等人发起的《倡议书:悼念赵紫阳先生,整顿天安门广场》签名运动,16天之内集得430人联名,颇有起色。其实在我看来,一个签名运动是否成功,其最关键之处,还是在于签名内容是否被大面积深入认同,是否具有可行性。亦即三个标准:覆盖面、认同感、可行性。
   首先,作为发起者,他们对于签名内容的阐述、评议、呼吁,一定要直入主题,尽量客观公正,即所谓“义正词严”是也。其相对语境,必然不是私人领域或小圈子领域的姿态和气势,而是站在公众立场的角度表达诉求。能够达到这些要求的发起人,刘晓波、江棋生、余杰、王怡、陈永苗、李健、余世存、任不寐、杜导斌等人是够格的,尤以刘晓波、李健为首。刘晓波在处理更为敏感的发起内容时,又比李健更胜一筹,可谓各有所长。
   认同感是包括各种复杂因素的不同感受。例如,对于发起者的认同,对于发起内容的关注,对于发起语言的接受,对于发起操作的便利。在信息缺乏或信息被封锁的时期,网民对于知名人士发起的签名运动,相对更为支持,因此最初以“看人”为主的精英签名运动乃是必然。由“看人”转型为“看文”,再转型为“看事”,那就是直至公民签名运动的转型过程。参与过多次签名运动的网民,已经学会甄别不同发起者的水准及其所述内容的重要性,是“看人”、“看文”、“看事”的三重结合,故而对于那些不切实际的空谈、过于狂妄的泄愤、小团体诉求的权益、多次重复的老调,兴趣索然。
   这就是说,《签名网》固然提供了任何公民均可发起联名呼吁的平台,但那些可能去签名支持的网民,也对无数发起者本身提出了越发苛刻的要求。这意味着,并不是“应该呼吁”、“呼吁得对”就能赢得广泛支持,更需要的是“呼吁得好”、“呼吁得实在 ”。很明显,过于个人化、小圈子化的思索和批判极难赢得更大范围的支持,而那些真正视公众为倾诉对象和充分信任公众的平实、精炼、坦荡、正义之言,倒能广得人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