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杨银波文集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呼唤文艺复兴的时代
·来自底层的真相与控诉
·国家教化机器中的个体悲剧
·中国特色的网络封锁
·六合彩外围赌博风靡大陆
·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中国黑社会的去路
·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严重变质的计划生育罚款
·本田罢工:新劳工维权时代的开启
·底层民众维权的困境
·良知在乱世——谭作人式的脊梁
·暴力维权的前兆
·暴力维权的前兆
·大写之人——郑贻春
·《独唱团》,萌芽的公民力量
·悲悯的良知——记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胡杰
·暴力维稳——湖北“陈玉莲案”透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刚刚向北京寄送“2004年影响中国社会转型的十大事项”推荐项目,前八项我分别推荐的是:人权入宪,违宪审查,审计风暴,50名公共知识分子的评选,陕西、四川、重庆等地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540个民间组织受奖,台湾选举,印度洋发生海啸。同时我又特别增加了两项:一是政府当局继续加强对言论、新闻、思想及意识形态领域的钳制,民间舆论反弹强烈,敢言知识分子仍然面临包括文字狱在内的迫害和威胁;二是2004 年足以震撼全世界的中国矿难。我们告别2004年,应告别罪恶和灾难之中的社会逆流,迎接绝非粉饰太平而是呼唤权利的文明主流。

   所谓“新年新气象”,时光飞逝,万物变革,昨日之我不可留,明日之我则必得有个起码的超越。人越长一岁,便越感觉来日无多,迫于时局、因于敏锐,可做之事太多,甚至在内心深处因渴望的滋长而显得有些疯狂。新的一年,不可更改的是我依旧会继续我的社会活动和媒体活动,著文访谈亦然,毕竟这是早已行成于思的习惯和信念。面向公众,面对同道,面临今日中国所处的这个境地,我不可有丝毫的停歇。大凡有志于为这个社会做些公益工作的人,都请勇敢地站出来,锐意进取,积一沙一石而成庞大建筑。凭我等公民之奋斗,为绝望的弱势者换得几许看得见的希望,为藏污纳垢之地洒去几许亮堂堂的光明。天宽地阔,道路万条,请诸位群策群力。

   在此,我为新的一年立志,与诸位共勉,请予监督。

   第一,力求专业水准,乃为促进民权。

   我常分析一些著名论著,再对比复杂深刻的现实,发现一个问题:许多言论中看、中听,但不中用。这是从实用的角度出发。任不寐讲“沉默有罪,说话无功”,这八个字一针见血,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人而言,是说到了要害。比如说表达某个事件,分析某个案例,甚至介入某个实际的社会活动,需要面对非常具体的各色人等,参与每个非常细致的历经环节,这便不是某个理念、某种言论或者某些法律就可以解释和推动的。我们在缺乏真正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法治传统的同时,现实也给言论、新闻和法律的实际作用打了折扣,常识、常理、常情的实际作用更不必提。

   那么究竟什么是真正的专业呢?是深究现实、擅长介入现实,并超越现实局限的能力。能企及这一高度的人,顾则徐算一个。以我对他的认识,他的深厚而复杂的阅历(军、法、商、政、文),以及其连贯的思考历程起了很大的作用。2005年,中国将不断呈现一批堪称伟大的律师,他们也在我所说的专业之列。从我与一些高水平律师的接触来看,首先他们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相当智慧,能够在第一时间抓准问题的实质所在,这是职业范畴的素质。在此范畴之外,视一切政治敏感因素为无物,外人看来颇具道德勇气,但在他们而言只是寻常工作要求,慨然抹去一切不必要的光辉。

   他们唯一感到吃力的,不是当局的事后算帐或个人的生存发展,而是能否介入法律辩护程序或代理诉讼程序。每个案件,仿佛一件艺术作品,极力将之制作完美方才释念,然后又继续下一件艺术作品。我现在看张思之、莫少平、高智晟、周立太、郑恩宠、李建强、浦志强、郭国汀、唐荆陵等人的庭上发言,所感慨的唯有两个字:专业。现在的一批中年律师眼睛看得更远,他们认为前辈的努力已经到点,而后辈的专业水准更高—— 中年律师钦佩的竟是二三十岁的青年律师高手,这是时代之进步。

   专业,并不一定因职业而具有,倒是很可能因社会角色转型而催化。如于建嵘、俞梅荪、李柏光、李智英等维权人物,均是从“言者”到“行者”的转型者,他们原本渊博的学识和经验,在直接深入现实的过程之中才真正走上专业水准。李健是个凭借互联网活跃起来的社会活动家,类似于他这样的专业维权者,今后还会更多,例如各民间网媒的主办人,倘有相当宽广的人际渠道和传播能力,均可成为新的李健。维权是民权与特权之间的抗争,常以宪法权利案例为媒介,普传公众,因而宪政研究也是当前要事。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如江平、陈安、陈光中、张晋藩、梁慧星、朱苏力、武树臣、贺卫方、刘军宁、周旺生、王利明等,足可影响未来中国优秀法官的形成。

   以上专业所指,乃为有的放矢地促进民权。除与法律接轨的人士之外,另有新闻人和 NGO组织等,他们在社会转型过程之中也将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

   第二,力求更进一步,虽知先易后难。

   去年许多朋友和读者要来看我,我接纳了一部分,其余大多数都回绝了。我常说“对不起,我很忙”,恍惚回顾,的确很忙,再细致一算,我于心有愧——可以挤出来的时间仍有不少嘛。究竟是哪些事真是忙得不可开交呢?有时为了写出一篇有力量的评论,研究几十例个案;有时为了研究摇滚和政治的关系,花几天几夜的时间去整理国外摇滚街头运动的资料;有时为了一个案子调查,追踪几天;……。可到头来,仍然感到用力不足。浪费时间的时候也有,比如为了徐克的电影《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花一个星期连续三遍阅读金庸40章的《笑傲江湖》,搞得头昏脑涨。兴趣太广泛,想做的事情太多,分身乏术。

   头脑里的信息量确实是每日剧增,紧紧跟进时代潮流,又不断反顾其历史,总是希望能够详尽了解其来龙去脉。世界无穷无尽,万物各有千秋,一颗心起荡跌伏,连睡觉时都在与人辩论或演讲,醒来时又匆匆记下无知的领域。还记得为了草拟一个拍摄独立电影的方案,我去专门研究独立电影史、DV电影制作方法,并特别研究70年代~90年代的香港电影史,结果方案没有写成功不说,反倒让已经看过上千部电影、收藏了几百部电影的自己觉得:“我竟然连一部电影都没认真看过!”即使是原先被视为普普通通的事物,也看出其非凡之处,始知其境界,所谓“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是也。

   我的亲身体验告诉我,世间之事并非先难后易,而是先易后难。打个基础,走上几步路,方便之至;再往前走,便生出恐惧——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恐惧,这便是“本领危机” ;越往前走,哪怕只走一小步,也感到吃力。我现在所思考的焦点,就是这个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效率。要如何避免无用功呢?答曰:需要高效率的交流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如广泛交际、行走四方、深入实际、吸收信息、整理信息等,都是一般的考虑,也是我过去的常态,时常奉行的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的原则,就事论事,且深论其事,究其穷尽方才罢休。但是毕竟到了这新的一步,眼中的事情已不是往日那般常态,那么又当如何处理呢?这里,我突然想起我在少年时期自创的两个哲学观念。

   其一,何为“脚踏实地”?“脚踏”,是用自己的脚亲自去踏,而不是用别人的脚;实地,与虚地相反,它不是空的、模糊的、幻想的,而是可以看到或预见的。这四个字,富含独立精神、自主精神和实干精神,是立世的原则。

   其二,何为“进步”?进步是以无数个“进”为主要方向、以无数个“退”为必要准备的不断变化的艰难过程;其最高效率的全程道路,乃是一条笔直的直线。任何进步之中的“进”都是有限的,当你在已有基础上前进时,总有一刻难以再进一步,这表明你的资源已经不足或者用完,若此时你再执意按原有方向前进,则你只可能不断重复你的过去,难以出新。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必须停下来,并退后一步,重新补足并增加、更新你的资源,然后再次直线前进——停下——退后一步——增加资源——直线前进,如此反复循环。

   这两个哲学观念直到现在都还在影响着我,尤其是后者。它是我从爱因斯坦“相对论” 超越牛顿“三大定律”的艰难历程中得出的结论,类似于“螺旋循环理论”,又类似于 “中庸”,既可以解释“极端”的可能,又可以解释“自毁”的必要。但必须记住一点:你必须有一个足可贯穿一生的信念作为支点,将你自己稳稳支撑起来,以达到进步中的平衡。 --------------------------原载《议报》第18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