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笑红尘──2004年终稿 ]
杨银波文集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呼唤文艺复兴的时代
·来自底层的真相与控诉
·国家教化机器中的个体悲剧
·中国特色的网络封锁
·六合彩外围赌博风靡大陆
·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中国黑社会的去路
·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严重变质的计划生育罚款
·本田罢工:新劳工维权时代的开启
·底层民众维权的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红尘──2004年终稿

   

   杨银波

   --------------------------------------------------------------------------------

   且以我之诗意,写就此篇词句。于痛楚中笑傲,于哀伤中笑谈──朋友,让我们此刻舍去一切可耻的恐惧。

   2004年的中国江湖,红尘滚滚,波浪滔滔,有你我永远看不透、道不尽的意气风发与惊心动魄。能如此乐观者如我,世界潮流必是激荡着我滚烫的心灵;能如此感慨者如我,燎原之火必是映照着我透明的双眼。在威胁之中保持尊严,在弱势之中发出强声,不必声嘶力竭,不必惊慌失措,一切皆是尽力而为,甚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求朝夕之进步与成熟之人格,稳健地行走生活的每一步,绝不失去笑颜与意志。匆匆数十年人生,即当如斯!至于最惨的人生,莫过于“生无落脚处,死无葬身地”,悲惨者中的最惨者尚且可存一丝希望,你我又岂能放弃此番努力?

   无论时局如何变幻,大者如世界,小者如家庭,任何细微个体都应受到尊重。由己推人,给予他人温暖,自我从而得到充足,渐至形成完整人格。人类最美好的事物,理应得到维护和激赏。即便是以宏大口号、言论、新闻、组织、行动、人力等所奋斗的民主、共和、自由、人权、法治、宪政,皆是以个人之努力逐步扩散、推广,于具体生活细节中展示,形成习惯,形成潮流。它们并不那么高远、宏伟、难以企及,更非臆想或概念,而是彻底生根于心灵深处的精神理念。它们是尊重文明的基本意识,是爱护他人也爱护自己的基本素养。有力者必赤诚,唯有“真”,才是感动并带动社会的最大无形力量。

   是的,我们需要进步,建立于基本人格的基础之上。因而,道德需要重建,教育、传媒、互联网的重要性则极为明显。作为个体,智慧、经验、阅历仍不可缺。逐渐步入信息化、法治化时代之后,还要增加一条:秩序。具体到细致问题时,即是尊重程序。此趋势并不应令公民倒退,但倒退的高压政策绝不能缓解社会意识最为激烈的知识群体的矛盾。底层群体、边缘群体作为体制运转之下第一批最残酷的受害者,对全局形成反作用,增加了无法预计的维权成本。因而,以降低维权成本为核心的“朝野和解”,在今后的几年都将是最为焦点的问题。公然强调钳制意识形态,是严重的开历史倒车,逆流而动。特别是众矢之的的“文字狱”,必须彻底铲除!

   体制内的崛起,体制外的公共努力,足以危及旧制度、旧政治,但这是社会之进步,时势之必然。以保守姿态实行的所谓循序渐进的政治改革,仍可视为进步,但也必须警惕和防止成本的增加。尤其是与任何专制制度都狭路相逢的持不同政见者,他们的生存空间、发展空间,都需要当局给予冷静宽和的考量。符合国际规范的非政府组织不得不陆续建立,它们的活动空间需要得到扩大,制度限制必须得以排除。具有影响力的新锐传媒也将陆续出现,它们与互联网独立思想文化媒体一起,共同构成中西文化交流撞击的主要平台。作家、律师、记者、报人、出版商、教育者等重要知识人才的法律保障体系还未彻底建立,言论、新闻、出版、法律、信息、知识等各领域都有赖于加以保护和支持,否则将对整个社会继续够成呈恶性循环的意识危机。

   农民、农民工面临的户籍、土地、选举、罢免、就业、培训、维权等制度、措施和相应硬件设备,都要放在重中之重。基层政权因与其经济利益、福利分配等直接相关,因而防范、监督其权力滥用,逐步实行党政分离、政企分离,乃是关键的问题。作为弱势者,其组织化建设如独立农会、独立工会等,是肯定要逐渐搞起来的。农民、农民工自身的素质需要提高,尤其是法律层面,否则受害者是他们,矛盾升级者也是他们。国家财政收入应绝大多数用于民间公益领域,扶持发展民间公益事业,尽力降低公共领域和社会弱势群体的各项成本,逐步减少城乡贫困差距,给予农民、农民工以同等国民待遇。国家应建立多方沟通渠道,使相关措施得以明见,深入具体,深入细节。尤其是在一些重大工程项目之中,权力勾结资本,国家暴力压倒公民权利,乃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还有目前当局最为忌讳的这两个敏感问题:一是非官方性质的宗教信仰,一是境外势力。后者有国内强大的狭隘民族主义做后盾,因而其敏感程度不如前者,但都主要是基于对稳定政权的考虑。非战争时期,大多是在意识、思想、信息、言论等领域的控制。自古以来,政与教确实搞出了许多大事件,因而有了“从来就没有纯正的宗教”一说,但这是站在政权一方说话,没有多方参与的公平的辩证机会和公正的辩证平台,故而不足采信。新文化运动之时,宗教信仰问题没有被引进来,以现在的眼光看,那是严重的失败。宗教信仰的伟大之处,一是外向的悲悯,二是内向的忏悔,这是两股相辅相成的高尚力量,大者可维系社会稳定、提升人类道德,小者可秉承良知、净化心灵。不能实行包容、融合的宗教文化开明政策,这才是治国者真正的大忌;盛唐即是成功的例子。其实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有那么几年,诗歌也具有此种影响力,所谓“权力腐化心灵,诗歌净化心灵”,言如其实,道出中国特色。

   不过诸位不必过于悲观。中华乃有数千年之脊梁,传承者后浪推前浪,岂是凭几十年血雨腥风、高压禁锢就可付之一炬的?我之所以对中国永存希望,其最基本的考虑便是思索人生之意义。人的一生在我看来,其意义主要有二:一是外在的奉献,一是内在的进步。推及民众,则民众之奉献,可鼎力相助于建立公民社会;民众之进步,则可鼎力相助于遏制专制逆流。你我应无任何私怨,唯有公敌,如此方能众志成城,具凝聚之力。

   结语

   2004年就要结束了,无论是居庙堂之高的官场,还是处江湖之远的民间,迎接而来的都将是一个比2004年更意气风发、惊心动魄的2005年。2005年,杨银波愿继续与诸位一道,笑看人生,关怀中国。我们后会有期,不见不散!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