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我与《民主论坛》共同祈祷 ]
杨银波文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民主论坛》共同祈祷

   《民主论坛》,民主亚洲基金会,一大批呼吁民主、实践民主的人,
   这个系统必将是大陆将来注定要广泛存在的事实。扩展开说,更多兼
   容并包、起“舆论公器”之效的民间媒体,更多支持媒体运作和民主
   事业的民间组织,更多前仆后继、不遗余力的民主人士,这个庞大的
   民间系统必将是大陆将来注定要广泛存在的事实。今天借《民主论

   坛》五周年之际,我就想着力谈谈民间力量这个问题。
   
   现在打开6月20日由温家保签署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
   助管理办法》,上面规定:“国家鼓励、支持社会组织和个人救助流
   浪乞讨人员。”这个伏笔打得好,即承认民间救助是未来大势所趋。
   那么其前提就应是鼓励和支持大量民间组织(包括媒体)和个人的发
   展。政府只是一个带有强制概念的机构,那么非强制范畴的事情就应
   当让民间放开脚步去大干特干;真正现代化的政府不是一个权力政
   府,而应是一个责任政府;不是一个管制政府,而应是一个服务政
   府。现在看来,政府在救助流浪乞讨人员的财力上有问题,那么就应
   该也让非政府组织的公益团体、慈善机构去做。SARS危机的时
   候,这个问题就该受到重点关注。
   
   让我们来看看海南省三亚市凤凰镇禁毒教育基地。现在有203个人在
   那里戒毒。但是那个地方缺师资、少教室、缺医生、少药品,甚至连
   维持正常运转的必要的经费都缺。它所有的经费都由三亚市公安局、
   凤凰镇政府划拨。这跟我以前调查过的湖南、四川的20多个戒毒所一
   样,说明它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那么,这个时候政府就应该鼓励、
   支持成立民间组织,开办民间媒体,协助政府的工作,保障戒毒人员
   的必要生活和戒毒教育。妓女方面,将来也该这么做。
   
   学校教育问题同样如此。去年3月,广东省省长卢瑞华说:“我们始
   终认为教育投入是最合算的投入。我们也希望银行对教育的信贷松动
   一些,而对那些不讲信用的企业卡严一些。”这其实是非常无奈的论
   调。翻开广东省的政府财政报告:2001年,他们共拿出了3.4亿元去
   资助80万贫困学生;2002年,他们又改造了1,000所贫困地区的学校
   校舍。可是问题还是接着来:上个月,我到东南几个省的高校去调
   查,贫困生的比例竟达到50%!学费年年涨,强制管理造成住宿费、
   伙食费、特训费、补考费等一大堆费用大大起价。
   
   翻开1996年的调查统计,在中国,当时有学费、衣食费之忧的贫困大
   学生就有近百万人,其中特困生占30%!于是问题出来了,政府投入
   了那么多的资助,民间却少有规模。那么,政府与民间岂不是存在着
   一种经济利益上的争夺与排挤?如果政府扶助教育仅仅是企业性的赢
   利性质的话,那么作为消费者或者说“被强制”的消费者──的学生
   ──,他们到底是受益、还是受害?他们到底是在赚、还是在赔?如
   果民间助学组织一日不成气候,政府将永远成为最大的暴富者。权力
   啊,一旦失去了约束、监督和真正意义上的公民立场,太可怕了。
   
   而《民主论坛》的使命正是对专制权力的监督、对公民权益的捍卫。
   因为,今天我们所面临的中国,是一个由蔑视人权、抹杀人权的、暴
   力和谎言共同制造出来的“权贵资本主义中国”,是一个“旷世无奇
   才,遗之在草泽”的中国,是一个绝大多数“草泽奇才”选择了沉默
   的中国。我们根本不敢想象,当军队、监狱、警察、检察机关、法
   院、暴富者、黑社会、行政官员这些,一旦因为权力、关系、财富牢
   不可破地捆绑在一起,占绝大数的无权者如何平等而公正地享受、争
   取和维护自己最基本的人权?我们更不敢想象,过去那么多部带有明
   显权力意志的法律堂而皇之地出台,那些界限不明、区分模糊的条条
   款款,将给法治传统无根可寻的中国,造成一种怎样的威慑和灾难?
   
   实话说,我今天所说的话很可能永远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期待,很可能
   永远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惨痛的呼求,因为,我所企盼的是中共新政权
   大张旗鼓地进行一场具备现代人权理念、真正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大
   型政治改革。为此,我与《民主论坛》共同祈祷。
   
   源自《民主论坛》http/www.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