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文集
·独立思考这场战争的巨大影响──采访郑贻春──
·反击中共旧政权
·为申办“弱势群体法律援助中心”鼓与呼
·我与《民主论坛》共同祈祷
·郑贻春采访录
·高呼自由朝鲜运动 ──采访郑贻春
·人城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
·请关注徐高金:一个中国老人的慷慨壮歌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杨银波对话余樟法(东海一枭):政治的罪恶乃世间最大的罪恶
·【红朝谎言录·参赛作品】红朝谎言三百年说不完
·【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癸未十项建言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重庆)

   以下思索是在我的矛盾中产生的。在朋克摇滚乐的幻听之下,我用干净利落的文字将之记录下来。

   一、社会角色

   把自己固定为一种角色是可悲的事情。世界何其大,形形色色、各阶层各角落,皆有广阔天地。然而我们往往将自己固定在一个相当狭小的角色里面,用已有的眼光甚至是一成不变的眼光看待许多人和事,其局限性不但影响判断能力,而且影响到人对自身的认识。把自己置身事外,从不把问题的本质指向自身,这很难产生具有真实感的思想和情感。好比一个作家,这个角色的本身意味着广开言论,写尽人间沧桑与思索,为天下黎民立言,推动社会思想进步,同时提升自我对世界的认识,并散播于人间。然而我越发感觉我自己的数百篇文章,竟然仅残存尚有力量的那么几篇,深感惭愧和遗憾。

   这是一种固定角色的致命错误。我自问:哪些文字曾经在写作过程之中便已深深打动自己?是否那时便已如梗在喉,不吐不快?有多少文字我尚不能表达全尽、行云流水,显得力不从心?我要思索这个原因究竟在哪里。我常警醒自己:文章者,乃千古之事。一定要让这些肺腑之言流淌出打动世人的精彩之句,一定要让我首先将自己打动,在敲击或笔录每一个文字的同时,能够自然而然地感受到文字本身的力量,仿佛流遍我全身血液,从内心深处感到深深震撼!这并不是最一般的作为某种职业身份的基础素质,它应当超越这一些固有的约束,创造一种看似文字实际上已经超越文字,可以传之后人的篇章。这些文章应当是作为多重角色在面对人和事时的复杂思索与情感,它们的基础自然是真实,真实之上还应有足够宽阔的胸襟与力透纸背的表达。

   二、信息量与处理信息的能力

   当你走到一种许多人曾经到达过的高度或者位置,你的前途只有依赖于进取,而不能是退步。以明日之我超越今日之我,以今日之我超越昨日之我,这是一种向自身挑战的姿态——我们应具有这种姿态。是的,没有足够丰富全面的信息量和处理信息的能力,这种所谓的挑战就像一场自杀,我们很可能连自己基本的立场都放弃。我试图用这样的方法来看待一些人和事:具体。我曾无数次使用到这两个字,它既是认识态度,也是社会本来的面目。生活中有许多事根本无法以法律、制度、政策、思想、情感来解释,它们包含了太多的因素,已然是一个立体而流动的过程。日常所谓的“来龙去脉”,我们对于它所包含的信息,或许只是一点点信息的积累。一种急于在简短的时间和粗略的了解之中匆匆草就的习惯,已经使我们越来越失去真正应当具有的深刻。这是可怕的失败。

   我必须知道独立思考的份量。它的具体对象不是想当然中的人和事,而是实际的、立体的、复杂的人和事,是人和事在一段历史长河和社会截面之中的流动过程。那种批判性的思维所顾及的,绝不是以“反对”为能事,而是放在一个比较大的空间和时间之中,看清它们的局限和逆流而动。这需要智慧,需要对比,需要反思自我。我承认多数中国人并不具备“一叶知秋”的本领,他们——甚至包括我自己在内——只是把一个个具体的对象集中起来,逐渐通过现象的集合,来评估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和应当行走的下一进程。那种缺乏原创性的思想,在行动过程之中绝大多数依赖于参照,而不是穷究其理,这时你会发现你越来越不能持之以恒,甚至不能从失败中看到成功,从教训中得出经验。广阔而深入的信息流动了几千年,我们究竟能够从中吸取几分,来作为我们中国当代的路标和动力?为什么在不断进步的时候,会越来越意识到所努力的一切只不过是一点一滴,或者甚至可以说是小小一滴?这些都需要进取。

   三、宏观视野与具体问题

   可能我还没了解到这个世界,我就已经死亡了,这令我恐惧;但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安然。我匆匆然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匆匆然地离开,那些本来就是我的兴趣乃至属于我研究范畴的人和事,我竟遗憾地与之擦肩而过或者半途而废,为此我绝不甘心。这个疯狂地想知道“我们究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面”的人,看到、听到、读到了一些,可是我仍不甘心。我觉得自己特别像一个饥饿至极的穷人,凭借着最后的生命想找到一点粮食。可是从我这里生产的世界印象,仍会大大偏离真实的世界。我曾经试图站到一个更高的角度来俯瞰人间、俯瞰我的祖国,可是我发觉无法做到如此超然,现实中具体的灾难每时每刻都在进入我的视野,这就是具体问题。何以见得宏观的数字和道理在叙述着真实的时代命脉?孤独无助的弱势者并不需要你的理论,他们需要你仔细、仔细再仔细地看到他们具体的现状。

   我承认我遇到了一些一流的高手,他们对这个世界、这段历史的理解是如此准确而深刻,由于涉及领域的方方面面,他们在我看来起码是相当不错的学者。我也渴望在人生复杂的阅历与见闻之中,搜集到更多智慧,并付之以行动,此之曰抱负。无论体制内外,无论官统异议,我在乎的是——究竟是谁在诚心诚意地关注着这个社会?究竟是谁在把自己的平生所学倾注于天下黎民?那些在我面前匆匆离去或匆匆而来的人物,或多或少地走进这个社会的某些角落谋求发展与提供奉献,他们的鸿论也有不少次曾经打动过我这颗蠢蠢而动的心。越是这样的机会多些,我越是感到真诚地思考着社会的人的确不在少数,然而也仅仅是思考,即便能贡献出来,也要看一个大环境的容纳程度。一些出格的言论或者行动,可能借助很好的包装或隐蔽,运用个性来与体制结合,往往一时成功。然而触动地方当局或者具体利益,事态的进展并不受那些高谈阔论的宏观认识所主导。

   四、重庆性格

   (1)愤怒。愤怒的力量往往在民众中受到赞赏,这是因为种种矛盾的确扰乱了他们,某种可憎的潮流甚至危及他们的性命。直截了当地挑明自我的立场,吸收民众不断产生的情绪,放之于日常的生活态度,可以挽回自我尊严,却有碍大局;这需要的是理性的愤怒,平淡之下的凝重,真正用自己的智慧和意志去解决他们的矛盾。

   (2)笔锋。耿直、爽快、火辣的笔锋是某种阅读快感的缘故,这种吹拂着故土千年遗风的大丈夫文字被流传甚广。它代表的是独特的性情,却正在忽略大环境所必须具有的秩序化特色。再焦急的事态也必须压抑自我,这是富有激情的作家所必须面对的真实世界;当然,他们肯定会在脑海里建立另一个符合他们习惯的虚拟世界。

   (3)恩泽。患难之交的恩情被永久记忆,而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无论是自己热爱的势力或是自己警惕的势力,都在这种有恩报恩的范畴之内。所谓“识英雄,重英雄” ,这句话一直是我为人处事的信条之一。

   (4)后果。倘若某日因为我那并不严格审思的言论而受难,为了那一点点尚存的自信和血汗,我一定会极力挣扎反抗,直到索回我的天赋之权。倘若我确实为人间种下恶果,且根本不知对社会究竟意味着何物何意,则我毫无怨言,敢做敢当。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