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杨银波文集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作者:杨银波

   --------------------------------------------------------------------------------

   【大纪元10月8日讯】按:梁家俱体历史,如今已鲜有人知,此事若不提及,惟恐晚矣。毕竟外婆马上将满71岁,她与我们离散已逾19年。家族往事虽不堪回首,但今天我们挂念她、呼唤她,既尊重其现状,更盼续其亲缘。──杨银波

   朱云富:女,1933年十一月六日(恰逢1933年冬至,即公历12月22日)出生于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新岸山村9组「湾湾头」(地名)。1985年七月(即公历8月底),当时患有精神病的52岁的朱云富突然离家出走,至今19年下落不明。其父朱安兴,其母蒋荣贵(即朱蒋氏),均系贫农,养育6个子女。朱云富在朱家6个子女之中排行老四。其中:大姐、二姐已逝;三姐朱云清健在,1929年三月十三日(即公历4月22日)出生,现居朱沱镇涨谷村2组「龙井湾」,系农民;五弟朱云彬已逝;六弟朱云贵健在,现居四川省绵阳市,系工人。1951年,18岁的朱云富与梁绍武成婚,居住于朱沱镇新岸山村11组「松林坡」。

   梁绍武:男,1921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即公历1922年1月25日)出生,1978年四月八日(恰逢1978年母亲节,即公历5月14日)因食道癌去世。其父梁德山,其母梁黄氏,均系贫农,养育二子。梁绍武在梁家二子之中排行老二:大哥梁海彬,1919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即公历1920年1月19日)出生,2003年去世。梁绍武与朱云富共养育7个子女。

   梁如成:女,1955年九月十八日(即公历11月2日)出生,在梁绍武、朱云富的7个子女之中排行老二,现为家庭主妇;其夫杨庆华,1956年正月十九日(即公历3月1日)出生,1980年十二月二十日(即公历1981年1月25日)成婚,居住于朱沱镇新岸山村11组「山顶上」,现在广东省广州市搞建筑;其子杨银波,1983年正月十九日(即公历3月3日)出生,现为作家,未婚。梁如成的姐、弟、妹列之如下──大姐梁如会,1953年十一月十四日(即公历12月19日)出生,1999年去世;其夫冷文汉,其子冷方棋(现在广东省中山市打工,右腿因搞建筑而残疾,已婚,有一子)、冷方华(未婚)。

   此外──四弟梁如友,1959年十月十六日(即公历11月16日)出生,现在云南省搞建筑,未婚。五弟梁如德,1963年四月十四日(即公历6月5日)出生,现在贵州省贵阳市搞建筑;其妻罗江素,其子梁荣贵、梁荣华。六弟梁如明,1965年十月二十六日(即公历11月18日)出生,现在广西搞建筑,未婚。七妹梁如芝,1969年三月七日(即公历4月23日)出生,现在重庆万盛区当家庭主妇;其夫刘万文,其女刘丽,其子刘磊。八弟梁如兴,1971年十一月四日(即公历12月21日)出生,现在贵州省贵阳市搞建筑;其妻唐长芳,其子梁永川。

   粗略统计:目前梁大家族共有24人,此24人包括朱云富、朱云清、朱云贵在内。在过去近10年之内,梁家人由于生活奔波而疏于联络,直至2004年年初,通过艰难的寻找,才陆续取得彼此的通讯联系,但目前仍有外婆朱云富、六舅公朱云贵、四舅梁如友、六舅梁如明未与我家联络,后三者目前正在陆续寻找,易于寻得。至于失散19年的外婆朱云富,梁家人曾数次实地问询,但均无功而返。多年以来,家乡人流传了不少关于我外婆的下落版本:

   三姨婆朱云清的版本:朱云富已被某位老道士收留,按迷信之法被安了「神位」,目前她已信神,正在为凡人「观花照水」。她还生了一个孩子,已有十多岁。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

   朱沱镇四明场(地名)一位叫古高云的版本:朱云富现在四川省泸州市,不要去找了。只能让她看见你们,不能让你们看见她,你们一去她就躲开你们了。

   四川省合江市惠名村一位村民的版本:朱云富就在惠名村里面,跟著胡昭伦一起过生活。胡昭伦是个穷困潦倒、半死不活的村民。

   还有许多比以上更玄的版本……。我们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证明和线索,甚至连朱云富离家出走前的照片都没有,只能凭揣测。我们坚持认为,71岁的朱云富一定还健在,她一定不会改名换姓,一定记得清楚往事,而且其目前居住地点仅在重庆与四川两地而已。要寻找到此人,唯有两个办法:一是通过川渝两地公安系统查询,二是登报于川渝两地媒体。倘若朱云富万一已不健在,我也很想知道她离家出走之后的经历与波折。现在我所知道的是──

   一、朱云富与我母亲梁如成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她的身高大约150公分,脸颊有中指拇尖头那么大一团黑印。其性格与我母亲也很相似,温和、善良、勤劳、吃苦,周围评价甚好。母亲小的时候,她称呼我母亲为「小二」;母亲15岁的时候,她开始称呼我母亲为「梁如成」。

   二、朱云富是个悲剧人物。患精神病后,她在重庆江津精神病院医治过四天,不见半点好转。加之梁家根本无钱为其医治,亲戚之间更是冷漠或无助之极,令人心寒、无奈。她曾在病中多次偷过他人东西,为此几个子女被迫用铁链将其右脚颈锁住,铁链另一端被套在床边,令其无法自由走动。当她的精神稍微稳定时,几个子女就带她走出「松林坡」草房的屋子;当她的精神不稳定时,几个子女又用铁链将其锁住。这样的生活从1977年七月开始,直至1985年七月,持续了8年之久。据母亲说,在我一岁左右的时候,每次母亲抱著我前去「松林坡」,则外婆都会叫喊:「你是金波还是银波?来,我抱。来,我抱!」可惜当时无人敢将我拿给外婆抱,她只能眼睁睁地凝视著我,眼神中充满了悲哀与呆滞。

   三、朱云富1985年七月离家出走的情形是这样的:那时她头上有虱子(那年村里生虱子的人很多),16岁的七姨梁如芝把琐打开,为她洗头、洗澡,让她到外面游走,如此过了几天。几天后的上午8点钟左右,外婆吃过早饭,在屋子里念叨,当时正在扫地的梁如芝没有留意。离家出走之后,几个子女到经常来往的亲戚那里到处打听,但亲戚们都不知情。有村民说,外婆出走的时候,身上穿著我四舅梁如友的衣服(蓝色中山装)。家里的所有相片,包括相框、我母亲的初中毕业相、五舅梁如德的小学毕业相、外公的单人相、母亲的单人相等,全都被外婆带走了。找遍附近地区,一无所获之后,家里人确定外婆真的已经失踪了。

   四、朱云富从一个温和、善良的农村妇女突然变成精神病患者,始于1977年七月七日(即公历8月21日),其过程曾被我母亲用文字记述。以下谨摘录2004年1月28日母亲亲手写给她的弟、妹们的一封信──

   1977年七月初七的晚上,在我的心中永远悲痛。那个时候大姐梁如会已结婚去了,只有我还大点,也没有能力,强不过伯爷梁海彬那一家人。当时我21岁,四弟才17岁,五弟才14岁,六弟才11岁,七妹才8岁,八弟才5岁,我们的父亲梁绍武是一个年老体弱的多病老人(那时他已56岁),也无能为力,只能是「牛踩乌龟背,痛死在心头」!当年我们的伯爷梁海彬、伯娘杨世英是两个没有长眼睛、又没有生心子的狼心人,从没想到自己的兄弟有儿女一大坝,也从没想到我们这些侄儿侄女要吃饭、要穿衣,有的要读书,那个时候谁人来照顾我们这几子妹?

   当年的七月初七上午,梁如清(梁海彬的女儿,我们草房背后的邻居)喂的一群小猪儿,吃了我们的藤子。我们的母亲朱云富还轻言细语地跟他们说:「你们的小猪儿,拿一个人来看到吧,我买五角钱的藤子全部都跟我吃完了,我是栽来做种的。」梁如清凶神恶煞地回答:「栽在我的门口,吃了还不是吃了?!」当天晚上,我们几父子正在吃晚饭,我们母亲怕热稀饭烫痛她的牙齿,就先去还徐炳贵(村民)的米,还米后走出门来,就被杨世英、梁如清、梁如府(梁海彬的儿子)他们三个人抓住就是一顿痛打!藉口说是我们的母亲说了他们的坏话,并且还叫梁如珍(梁海彬的女儿)在邹志清(村民)的粪坑里舀了一瓢粪向我们母亲泼来!粪真的就泼过来了!

   我吃饱饭后,走到坝子去,突然听见母亲的哭声,我才赶快去跟父亲讲:「母被别人打了!」然后我同父亲一起到那里去看,母亲她坐在三角井那个坝子里,看见伯爷站在坝子上。我们的父亲当时只说了一句话:「不管她做错了甚么事,你们都应该先跟我谈一下才对头。」伯爷鼓起双眼,指著我们父亲说:「梁绍武,你还跟你自己的人『掌』起!」此后,我同父亲就把母亲喊回来。那天夜晚,我睡在床上想来想去,总是不服气──太欺压我们了!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七月初八,我去大队邀请了书记赖光明、妇女主任吴修银、队长王泽云叫伯爷家的那几个人来一下。结果伯爷家的态度怎么样呢?伯爷自带板凳一条,离我们一两丈那么远地坐著,不出声,不表态,杨世英、梁如清、梁如府这三人就坐在伯爷家的门口出来的那个鱼塘角边。我首先表态:「我们几子妹还小,父亲是一个多病之人,还要靠我们母亲做来喂我的弟弟妹妹。如果我的母亲病不发就更好;要是病发了,医药费全算伯爷他们的!」伯爷开口了:「你像这样说都要得吗?!」从此我们就不说话了。梁如府开口就更难听:「你们要钱,有!多的是!来拿嘛!」

   最后也没有做个彻底的解决。请来的三个干部只是批评了他们一顿,劝化了他们一排:「你们是弟兄,要互相互助,互相团结。」说了等于没说。打架后的第四天晚上(也就是1977年七月初十的晚上),母亲的精神病就发了。母亲疯了之后,不久的一天,伯爷和伯娘竟又拉住母亲打了一顿,母亲准备脱鞋子下来打伯爷,但不料伯爷竟把她的鞋子甩到鱼塘里,把我父亲气得没办法。当时我说了一句:「你们太不像话了,把我母的病打发了,难道还要倒回来打我爷吗?」没想到伯爷鼓起双眼指著我:「梁二女,你『活量』点儿!」那个口气凶得很!回想往事啊,真的是幕幕泣血!

   结语:无论结局如何,我和梁家人都会竭力寻找我的外婆,并为那些家族悲剧的过往历史做一番证实、深思与自省,且必尽我作为外孙的一份责任和爱戴。无论是川渝公安、媒体,或是任何民间知情者,若能体会梁家此等人间情感,杨银波均烦请诸位同胞、老乡穿针引线,转寄或转递本文给朱云富或其所属地方政府。届时我必当面酬谢之。

   联系方式──

   杨银波:朱云富的外孙之一。电邮:[email protected] 梁如兴:朱云富的儿子之一,杨银波的八舅。手机:13984199581 梁如芝:朱云富的女儿之一,杨银波的七姨。小灵通:023-48000682 杨定发:朱云富的亲家之一,杨银波的爷爷。地址: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新岸山村11组。邮编:402191罗永福:朱云富的亲家之一,杨银波的五舅梁如德的岳父。地址:重庆永川市朱沱镇四宝村3组。邮编:40219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