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广东"城中村"现象]
杨银波文集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广东"城中村"现象

    杨银波(重庆)

   节目:2004年7月17日台北中央广播电台新闻频道《放眼大陆》(主持:黄绢;受访、整理:杨银波)

   杨:广东村民不是以务农为主要职业,而且有许多都被转制为城市、城镇户口,广东有大量农民不是农村人,他们是城市、城镇居民。2001年9月6号,广州市开了一个会议——城镇建设管理工作会议,这个会议说:说要在未来5年加快城乡一体化过程,要建立整体协调的大都市城镇体系。那么这个“协调”,反过来就是说--实际的现状“不协调”。为什么不协调呢?因为,这里由于农民工的大量出现,在面貌上就是一个问题:可能民工在大街上穿着一双胶鞋,满身污泥、灰尘;本地村民看上去也不象城市人,没有城市人的气质、气派;楼房、平房,乃至瓦房,混杂其中;这边是高楼大厦,那边一大堆捡破烂的;--这些都使全面推行“农民公寓建设”成为一个问题。

   这个城镇建设管理工作会议开的时候呢,会上的人很有信心,给出的截止时间是2006年。但是会议之后,广州市市长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很冷静,他当时说:“城中村”的改造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有的可能要花一两代人的时间,并不是三年、五年、十年就可以改造好的。他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文化问题、意识问题,是一个系统而全面的问题。接下来,我从我所接触到的广东农村的本地人和外来打工者,来谈一些特征。广东本地村民,当他们的户口被转制为城市、城镇居民之后,这些“城中村”就随之出现了三个奇怪的制度,这三个制度拿到其它省份去可能还无法解释。

   第一个,是奇怪的土地制度。按照大陆的土地制度来说,如果你是在城市,那么城市里面的所有土地都归国家所有,但是在广东农村,虽然在实质上已经是一个城市、城镇,但是这里的集体房地产和住宅用地归集体所有,不是归国家所有。第二个,是奇怪的社会管理制度。在大陆,城市的街道由街道居民委员会管理,那么广东农村的村民被转制为城市、城镇户口之后,按理说也应如此,但是事实上呢,这里仍然由村民委员会管理。比如广州中心城区的街道居民委员会,它们就管得很少;但是在这边呢,村民委员会就会管得多得多,比如财务、物业、劳资、行政、治安、卫生、市场管理,还有计划生育、教育、养老,还有供水、供电、道路、环境建设,还有征兵等等,这些全部都要由村民委员会管下来,所以广东的农村是最容易出问题的--村民委员会管的事太多、太杂、太乱,它们管都管不过来。(陈星、吕飞音乐:《离家的孩子》)

   黄:其实,谈到广东特殊的“城中村”现象,户籍制度还扮演了一个更关键性的角色。

   杨:第三个,是奇怪的户籍制度。广东村民已经是城市、城镇居民,可是他们的心情你知道吗?他们不在乎这个城市、城镇居民的身份,在乎什么身份?村民身份。为什么在乎村民身份呢?跟集体经济的分配有关--没有村民身份,就分不到集体经济。有的村民原来搬到城市里面,或者搬到外省去居住,那么这个时候呢,他们是想方设法都要回到村里面来,有的干脆掏钱出来或者通过特殊的关系弄一个村民的身份,这就让很多人很费解:多少人都想从农村到城市,可这些人却偏偏想从城市到农村。因为这些人一旦有了这个村民身份,不需要劳动,集体经济的钱自然而然的就来了。比如有的地方,村民的房子被推倒了,这个地方修一座大桥,车一开过去就要收“过桥费”,一部分钱就要给那些过去被推倒房子的人,如果不给那就是违约、违法。我最近接触了一个广州朋友,这个人一天到晚在家里面什么事都不做,一年就是十多万元的土地收入,难以想象,让人觉得不公平。

   总结起来,这边的村民主要有三种收入:一种是在土地转让的时候,一次地收征地款。第二笔是在土地使用的时候,收土地的使用费。土地现在是越来越宝贵,地皮的价格越炒越高,你平时看着这土地很平常嘛,一到某个关键的商机,只要一开发,不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很多人发财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另外一笔收入就是房租,尤其是租给民工的房屋收入和租出去的店面。你到广东的许多农村去看就会发现:从这个街道走到那个街道,中间有很多杂七杂八的商店啦、理发店啦、民工房啦、油厂啦、饭馆啦、摊位啦、小商场啦;从那个街道一出去呢,那边一栋高楼大厦,这边一个农贸市场,看到没有?叫“农贸市场”!这就是城市和农村的奇怪的结合物。甚至你说这是“一个城中村”,这都不准确,应该叫“一片城中村”,或者叫“一条城中村”。这个村,有可能只有一部分是“城中村”,或者说几个村成为一片“城中村”,仅在广州就有139片“城中村”,我所住的就是其中一个。

   讲完了这个之后呢,还要涉及到另一个问题:由于民工的数量远远超过本村的人数,他们为这些村做出了那么多、那么大的贡献,比如这些村的公司、厂矿、农场、果林、畜牧等等,这里面都有他们的辛苦付出,但是民工分不到本村的集体经济,也没有本村的政治权利。本村要选举党支部书记、村委主任、村委会成员、组长、片长、村民代表,那么民工也没有资格。他们在这个地方做出贡献,也遇到实际问题,但是他们没有有效地向本村表达意见的渠道,这个渠道被卡断了。

   黄:对。

   杨:我刚才无非是说外来人口管不着本村的事,那么本村管不得着外来人口呢?你说管不管?

   黄:它要透过什么管道管?

   杨:比如治安队。民工办暂住证,收你的费;办流动人口证,收你的费;健康证,卫生费,也收你的费;等等。这些它就管了,而且是管定了!这说明什么呢?外来人口在本地政府管理机构的眼中,最大的问题不是经济、政治的已有贡献和应有回报的矛盾问题,而是治安问题,这就是一种歧视。而且还有一个情况,假如说一批民工在这边的工资被拖欠、被扣押,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好的一点呢,本村的村委会可能会要求企业把拖欠、扣押的工资给民工,但同时也很可能会建议企业把带头罢工的民工给辞退了。我就采访过几个罢工事件,截至目前还没有看到过这种帮助民工的本村组织,因为在他们本地人看来,这与本村无关。

   这是极不公平的:促使本村从农村到城镇、城市的变化,功劳最大的是民工,然而民工没有迅速、安全、有力、有效的途径给予解决权益问题。况且,即便本村经济飞速发展,但是外来打工者的经济收入却没有多大变化:2004年与2001年的民工收入相差不大,三年前我父亲的打工收入是400多/月,现在也是400多/月,普遍的情况也如此。平心而论,我知道本地人还是从内心感谢外来打工者,但是在实际言语、实际行动、实际形式上,他们就做得和心里想的不一样。这种长期的生产价值与利益分配的严重不公平,加之目前部分物价上涨的问题,未来几年,民工的生活和工作将更为艰难。这就是广东“城中村”的奇怪的现象的一个奇怪的研究,当然由我这个奇怪的人与你一起作出一个奇怪的谈论。

   黄:听众朋友,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放眼大陆》就进行到这里了。在下星期的节目里,我们还会继续播出由杨银波先生为您主讲的《中国农民工调查》系列,欢迎您到时候继续锁定我们的节目收听。我是黄绢,谢谢您收听今天的《放眼大陆》,祝您周末愉快,拜拜。(陈星、吕飞音乐)

   附:《放眼大陆》节目播出时间

   首播:每周星期六:08时~09时(北京时间)重播:每周星期六:20时~21时(北京时间)

   网址:cbssp.cbs.org.tw/getip.aspx(进入点击:繁体/简体→网路广播区新闻网播放器)

   --------------------------源自《议报》15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