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具备15,300项Google查询项数的郑贻春,系《大纪元》专栏作家,《民主论坛》等媒体作者,亦是我所列举的近年来“大陆十大杰出政论作家”之一〔注:其余9名是刘晓波、余杰、王怡、杜导斌、樊百华、赵达功、东海一枭(余樟法)、任不寐、鲍彤〕。6月24日中午,郑贻春接受了我的专访,他的第一句洪亮的声音便是──“我看你挺活跃,挺好!”

   §§重点:推进中国大陆民主化

   杨:7月1日是《民主论坛》创刊6周年纪念日,《民主论坛》过去给  你什么印象?郑:洪哲胜那个?他很能干。对于台湾民主化,他做了大量扎实的工  作。台湾民主化之后,他又把重点转移到推进中国大陆民主化,  这个事情做得非常有意义,非常好。如果台湾的很多人,都象65  岁的洪哲胜老先生那么去做的话,大陆的民主化程度也不会相差  得太多,不会象现在这样处于“低谷”或者“中谷”状态,肯定  是“高峰”状态。这个背景已经注定了《民主论坛》将来肯定会  有更大的作为。

   杨:我看到你在《民主论坛》发表了3篇文章。郑:对。以前我长期投入的是《大纪元》,以后每个月也会给《民主  论坛》投3、4篇,我有这个打算。洪哲胜也曾经叫我给《民主论  坛》投稿。有一篇文章我投给他之后,我要他6天之内登出来,  结果稿太挤,6天之内没登出来。后来我把文章给别的媒体了,  他对投稿登过记,他说:“我都给你登记好了,你怎么又投别的  媒体呢?”我说,“我没收到你的录用通知。”他希望“以后要  转投时要先问我一下”,并希望我继续耕耘《民主论坛》。

   杨: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般在收到你文章的1天或2天之内,肯定会  回复“收到,谢谢,我们将会把它刊登在《民主论坛》(或《民  主通讯》)”,或者很快回复改稿建议。你看《民主通讯》吗?郑:每天必看。我的文章,《民主通讯》基本上都登,因为我主要的  工作是推进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洪哲胜对我,其实并不是对我  个人的重视,而是对我理念、观点、立场的重视,对中国大陆民  主发展的重视。《民主论坛》则经常看,基本上每一句话都不拉  下,力求看到最优秀的文章。

   杨:你对《民主论坛》有什么期望?郑:我希望《民主论坛》能够成为攻克专制的先锋部队,在思想方面  起到推进中国大陆民主化的中流砥柱的作用,不能说“横扫千  军”吧,但起码要起到突破、爆破的作用,一把利剑的作用。我  曾经在一篇文章当中特别讲到《民主论坛》的作用和影响,作为  中国大陆的一位民主运动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民主论坛》确  实是我比较重视的著名媒体。

   杨:对于洪哲胜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你持什么态度?郑:他写了两本书,一本是《台湾新思维》,一本是《台湾!中  国!》,我都看了,也跟他进行过交流,还想在这方面写点体  会,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只能留到以后再考虑。洪哲胜的主要  观点是“人民自决权”的问题:不能因为某个地方的族群差异,  或者因为地方庞大,比如大陆大、台湾小就去打压台湾。人民与  人民之间是平等的,地区与地区之间是平等的。台湾人民有自决  权,人民有自决权,不能横加限制。

   杨:你赞同他的观点吗?郑:那当然!这是搞民主的人必须得赞同的。换句话说,要反对专  制,就必须赞同这个观点,这是基本的立场。

   杨:那么对于沸沸扬扬的“统独”呢?郑:与其有极权的统一,莫不如有自由的独立;与其有暴政的统一,  莫不如有民主的独立。自由民主才是真问题。我只能用这样的语  言来回答。你看过我写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纲要》,30万字,  那里面就谈得很清楚。台湾维持现状是最理想的,但是如果将来  中共贸然发动战争──作为专制政党它有可能这么做──我估计  它肯定会产生出很多后发的、不可收拾的结果,在这里面会吃不  了兜着走,深受其害。

   §§说真话:面对茫茫的黑夜

   杨:谈谈对于你首发文章最多的《大纪元》的建议。郑:评论版块的文章水平方面,比以前好了很多,聚集了很多人才;  但层次方面不算“太硬”,应该再硬一些。

   杨:有不少人认为《大纪元》是一个法轮功媒体,你认不认同这种态  度?郑:我不认同。我认为它不仅仅反映法轮功的问题,法轮功只是一方  面,也有基督教,儒、释、道,其他信仰或其他宗教。它更包括  促进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化、自由化、人性化,还有各种经济、文  化、历史、科技、娱乐等等。《大纪元》包含世界各国、各地区  的事件、现象、评论,属于全球性综合媒体,是一个说真话、实  事求是、包括在中国大陆都非常有影响力的大型媒体。我举例来  说,在辽宁省,很多的干部、职工的家庭或者政府机关,都能上  无界网络看到《大纪元》。很多认识我的人都曾当面跟我说:  “你在《大纪元》出现那么多次,很有影响!”

   杨:很好。前些天我已经向《自由亚洲电台》和台北中央广播电台推  荐了你。银波希望很多媒体都能重视你的理念和追求,重视大陆  民主化的每一个细小进程。郑:我记得以前曾经向你表过态:你对我的鼓励也好、期盼也好,都  是不会落空的,而是会踏踏实实地变成实际效果的。我在每时每  刻都在考虑着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外交等各方面的活动  和运动。在这里面我相信我会发挥出良好的作用。

   杨:有没有看过我发表的《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郑:我打印出来了,挺好。不过东海一枭是怎么搞的?他怎么戒网  了?他什么意思?肯定有点别的事。身体健康?那我的身体还不  好呢。生意?经济?上网受到限制?受到影响?受到威胁?这也  有可能,甚至“可能性极大”。中共就怕说真话,一说真话,它  就采取行动。蒋彦永被逮。杜导斌是现在这个状态。象东海一枭  这样的勇士,也难免不会受到大环境的压力。照他那性格,他不  会那样做,不会戒网。我还是希望老枭回来吧──“还我老  枭!”老枭不能走!老枭走了,那由谁来发出“枭鸣”啊?“枭  鸣”没了,猫头鹰没了,那茫茫的黑夜不是永远地展现在我们面  前了吗?我们需要的是黎明!

   §§好文章:不要打哑炮

   杨:想必你注意到了我从事的《中国农民工调查》。郑:我很清楚。银波啊,我真是打心眼儿里高兴,也很兴奋。看你的  文章,无论是《民主论坛》、《议报》,还是《大纪元》、《北  京之春》,你的文章我都是首先要看。因为你还很年轻,才21  岁,时间长着呢。而且你走的弯路还少。我走的弯路起码10多  年、20年;你呢,1年、2年、几年之内。你不要太着急,一篇文  章你要使劲修改、使劲斟酌、使劲琢磨,然后反复地研究,把全  部的能动性都调动起来,才能写出好文章。这样的文章出来以  后,不打则已,一打就打得响。不要打哑炮。我以前也打过哑  炮。现在的文章我就要求一定要形成“精确导弹”才可以。

   杨:对《中国农民工调查》,你有什么建议?郑:第一种方式,象廖亦武那样地采访也行。第二种方式,地区性、  层次性地调查。第三种方式,定期地在理论上进行总结。理论  上,你还没有形成体系,没有形成概念。这要慢慢来。在我看  来,你的文章还是应该多发一些,营养再多一些,从具体的个  人、几个人、群体、地区,分层次地调查研究。农民工的实际状  况是怎样的?农村怎么样变成城镇?城镇腐败到什么地步?付出  代价、成本有多少?这些都要扎扎实实地研究。

   杨:现在我走的是两条路,一条是独立调查、独立研究,另一条是配  合媒体一起做;同时,也在花大量的时间去分析过去的所有调查  研究资料,包括陈桂棣、吴春桃写的《中国农民调查》。郑:那本书我看过,挺好,很实际!揭露了中国农民的基本苦难,确  实反映了中国农村的现实。但是《中国农民调查》没有上升到理  论的层次,没有详细阐述根本问题即制度性问题,也不会有机会  直言不讳地公开说;都是通过解剖麻雀、解剖几个村庄,来揭露  土豪劣绅如何欺压农民。它毕竟是个报告文学。你的《中国农民  工调查》会比《中国农民调查》更多一些。它如果属于集中的  话,你就属于散点,是狙击手的作用,之后会逐渐形成一种力  量。你有这样的条件和目标。这个势头非常好。最后一句话:祝  你笔力刚健、鹏程万里、潇洒四方!

   --------------------------------------------------------------------------------  2004.7.11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