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如何对待"四君子事件"? ]
杨银波文集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对待"四君子事件"?

   2003年6月4日(五月初五),北京"六四大屠杀"十四周年祭日,著名爱国人士屈原老夫纪念日。

   就在这一天,完成了对"六四"死难者家属一整天的调查后,收到余杰的信件:"徐伟在绝食!"下午3点半钟,我拨通陆坤(杨子立之妻)的电话,得知余杰6月2日跟她见了一面,6月4日去了美国,我告诉她:"他这一去,可能有好消息。"然后我例行公事地向陆坤汇报"四君子"被判后的国际舆论,她也例行公事地向我诉说这几天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勒海科在狱中的情况。然而因为6月4日这特殊的一天,我们彼此的心情都格外沉重--就在她接到我电话之前,她已哭了整整一个上午。

   据"四君子"的辩护律师莫少平说,自5月28日起,"四君子"之一、被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的徐伟为示抗议,迄今已绝食8天。陆坤的诉说也证实了这一点:"徐伟非常痛苦,很想不开,想以死抗争。现在我只知道他一个人绝了食,其余三个暂时还没有。"我问她其余三个的具体情况,她说:"我们家属根本进不去,我们没有机会与他们接触,这次看守所破例让律师进去,完全是怕出人命。其余三个人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勒海科的身体很差,他已经快支持不住了,杨子立和张宏海身体也非常不好。"据她说,这四个人一包榨菜就吃了20多天,身体被严重拖垮。

   现在"四君子"正关押在北京市南苑大红门47号,是一处戒备森严的看守所,但是这四个人到底是不是分开关的,这一点连陆坤也不知道。面对眼前最大的困难,陆坤说:"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月时间的申诉期了,从5月28日被宣判开始,到6月28日为止。一旦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批示,他们四个就要从看守所打入监狱了。"我说:"陆坤,你听我说,咱们作最坏的打算,既然把人抓了,而且还在'六四'之前抓,如此重判,那就是说确实是铁了心地要杀鸡儆猴。申诉不成功的话,四个人进监狱是可能性非常大的事情,这一点你要作好准备。但是请你给可能与'四君子'见面的人说一声,告诉他们,希望'四君子'坐牢也要坐得出色,将来出牢更要出得出色。李敖以前坐牢的时候就坐得非常出色,黑白两通,同流但不合污,出了牢大喊'天下没有白坐的黑牢'。在这段时间里,不管他们的牢最后究竟是怎么个坐法,你都要尽量从外部想方设法地间接照顾到你的丈夫,哪怕是一句含义深刻的话,春夏秋冬的吃、穿、睡以及一切可以考虑到的病症,这些你都要尽可能地给以关怀。"陆坤说:"我会的。"然后又哽咽起来。

   我继续说:"监狱是个'以夷治夷'的黑吃黑的司法禁地,加之21世纪中国监狱的残酷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从肉体毒打到精神迫害,可以把一个正常的人变得不正常。自己周围的牢友最易反目,所以请'四君子'坐牢时不要寄望于旁人靠觉悟和道德去做事情,一个小地方就是一个小社会,光凭一身正气,将对自己不利。这个时候的'四君子'要有纵横家的本领。"

   陆坤是1974年生的人,她虽和杨子立结了婚,但现在还没有孩子。因为杨子立被冤枉重判,她已经无意工作。上班的时候,哪怕是接到一个普通的电话她都会走神,有时想一想就哭,陆坤说:"从今天开始,我就不上班了,我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完全没有想到灾难会降临在我们的头上,中国居然这么不安全!杨子立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他们为什么抓他啊?"她回忆说,"在我心目中,他是个特别聪明、特别聪明的人,以前在北大考研究生的时候,他的成绩超出了录取分80多分。他的人品也很好,对人非常非常地真诚。"

   杨子立是"四君子"当中唯一一个在网上发表文章的人,从1989年开始,到现在已有50篇左右的文章,加起来有三四十万字。据李宇宙(此人曾于1998年加入北京国安局,2000年加入"四君子"组建的"新青年学会",2001年号召和发起"中国民权阵营",2002年7月因营救被捕的"新青年学会"成员暴露身份,逃离泰国)说:"杨子立为人耿直,待人和善,对平民百姓有着很深的同情心,他曾骑自行车到河北赵县,去调查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农民,并写出相关的调查报告。但他的弱点是在网上说话太直白、太有正气,这样他就难免惹有些人不高兴。"据他了解,"在对狱中四青年的审讯中,让预审人员佩服的是杨子立和靳海科,他俩人大义凛然,直言不讳,承认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情,并在审讯室里反过来对审讯人员进行说教。而徐伟和张洪海虽同样坚强不屈,却因辩解过多而受到了体罚虐待。"

   这个叫李宇宙的人,我曾看过他在2001年10月递给主管此案的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刑事庭审判长柏军的证词,此证词言语真诚、正大光明。他曾解释自己加入北京国安局的初衷是"想先打入中共内部,而后惩治邪恶、打击腐败、伸张正义,为民为国请命,为民主公正效力",而打入和调查新青年学会,"纯粹是当作社会调查活动,为国安写调查报告也是做做形式而已,而且在接触中,我与学会成员成为真正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把事情的结果和他一番话相对比,可以看出李宇宙属于"好心办坏事"的类型,对"四君子事件"理当颇持亏欠之心。我希望此人能尽可能"戴罪立功",尽快以图片、录音、网文、纸质文件等方式,向社会各界一五一十地公开事实真相。

   下面,以多次调查冤狱者为历史经验,我谨以一个"四君子事件"调查者的身份,向关注和评判、审理此案的人提出如下原则性意见:

   (一)我认为,每个案子的正常诉讼应该遵从事实与法律。一个案子的诉讼成功与否,不能以时间概念来计算,而应以该案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得当、准确无误且无懈可击的办案质量来衡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使你办了一件按法定程序、法定时间走完了全过程的案件,也不能说明办案人对法律、对人民、对国家负责。因此"四君子"一案绝不可草草收场,然后迅速打入监狱,维持8年到10年的残酷重判。

   (二)我国刑法第一篇第一章第一节第一个自然段的第一句话,即开宗明义地规定了我国刑法的指导思想,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针。"姑且撇开我个人对马、列、毛的偏见,单以此言即可看出审判方应遵循"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的审判准则,以及维持这三者辩证统一关系的正确运用。因此,审判方必须持公正、公开、公平的原则,不维上、不维权、只维实,全面调查。不能出现纵容公诉方断章取义,乃至暗箱操作、以权压法的行为和言语。有关本案的人证、物证及其关注者、周旋者必须得以保护,对李宇宙这样愿意出来作证的人必须给予相当的生命安全保障,否则一旦发生所谓"自投罗网"或"诱敌深入"等情况,此案将一冤到底,永无清白与公道可言。

   (三)由于此案自2001年3月中旬起已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海内外知名人士、人权组织、著名媒体对此案呼吁已久,如果此案继续误判下去,将反过来对中国政府构成相当的反弹力,尤其对国际舆论中深恶痛绝的"政权上海帮"构成相当的重撞。另外,当今国际社会抱有一定期望的"胡温吴体制",如果在此案上也无所作为,将同样令国际社会失望万分。因此,我建议"胡温吴体制"过问此案,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被迫害者的压力,给予被迫害者以合法、合理、合情的人道主义关怀,比如禁止非法刑讯,给以适当调监,允许亲属及律师探监、捎物,尽量减少和避免牢里面的同胞相残等等。

   (四)类似"四君子事件"的刘荻案、杨建利案、李祥春案、王炳章案等著名案例,这是"胡温吴体制"抬头的契机所在,这些著名案例理当同"四君子事件"一样,坚决按以上三点原则重新翻案。关于如何面对政治异议人士被残酷迫害的事实,我已于前几日同著名学者郑贻春先生、黄向阳先生交流,其中谈到:"胡温吴体制"应主要借助于中国民间力量、国际外交力量,发现契机,抓住契机,尤其对著名冤假错案给予一定程度的干涉;若更有胸襟胆略,应着力重翻整个办案过程,比如"四君子事件"中的秘密逮捕、超期羁押、毒打虐待、错判重判等等一系列前前后后的重要环节,应给予公诉方以法律责任的追究,同时给予被迫害方以道义和经济的赔偿;作为一个相对而言较为开明的执政党要领,理应对被迫害者及其家属赔礼道歉,并用媒体向世界公开,从而掀起中国言论自由的黑盖,逐步倡导和推进中国的政治现代化。

   (五)我最后的一句话:对待"四君子事件"应当像对待"上海首富"周正毅一样,狠抓个案,立"四"破"周";孰友孰敌,孰益孰害,孰众孰寡,孰长孰短,望致力于创造"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时代"的"胡温吴体制"深以自知。

   --------------------------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