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剖析杨银波]
杨银波文集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剖析杨银波

   数年磨历,凡事我已形成一个既定的习惯:问题既出,必须首指己身。作为坚定的社会批判者,更应注意这个问题。我每日观察不断、反思不停,周遭声音也杂乱得很,我想我总得选定一个特别的时间,将一切杂乱之声归为源泉,结合自己现时的智力进行独立分析,以最诚实的声音剖析自己,寻找自己身上永恒不变的有价值的特质,并寄希望于绝不背叛、消灭、扭曲这些特质。面对一个空前庞大、复杂、多变甚至深系自己使命与精神的世界,我必须重新认识杨银波,尤其是此时及将来的杨银波。
   
   我性刚情烈,重情重义,深知廉耻与卑贱;但常常有勇无谋,由急躁而浮躁,有时略显刻薄。我的同情心深,仁德待人,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成人之美;但做事不细,常失时机,有的甚至酿为终生遗憾。我和我的亲人及周遭人群,多是门庭困苦之辈,乐劳苦于不疲,以流浪天涯为生计,由此永世接触底层社会,与之同淌血汗与泪水,悲天悯人。我常习惯于苦恼自叹,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如今已患上严重贫血、过分消瘦、日日失眠及胃肠之病。我深知我内心之孤独,谋事不达,悲惨难测。许多事情现在看来虽是部分成功,但多受毁谤与不解,这当中有我本人的问题,那便是欲望无止。
   
   受古今英雄性格所致,我向来追求侠肝义胆、豪放悲壮之气,崇尚壮志、壮胆、壮举,向往壮丽、壮观、壮大,哪怕波澜重叠、沉浮万状我也愿意舍己成仁。然而在不惜个人一切代价的同时,却窥见自己有勇无谋的致命弱点,为此常常于失败受挫之时回顾茫然,如同暗雪飘零。有时我非常意外地成为群体之中运筹帷幄的中心角色,但此时我总变得相当保守,原本的激进与热烈大大降低;谨慎,并一再检视我和这些群体走过的每一步。──我曾于家乡庙宇请教三位高僧:我的前世是什么?均答曰:出家人。这些年来我也有此同感,命运被压抑而不能伸张,参见世象万千之余更是悲观叹世,乃至失去本性之后又努力争取回归本性,到最后才发现我所抗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逆变,由此奋斗于追求永恒与本真。

   
   我的身体很容易疲劳。噪声、熙熙攘攘的人群、匆忙以及紧迫的生活节奏,都会使我精力消退;而挣扎于苦水之中的受难者,欢乐于杀人不见血的权势者,习惯于冷眼嘲讽的麻木者,更是令我精疲力竭。我若无人激励,常常找寻不到自己的位置,长期的失望总会令我养成惰性。我已发现这个问题相当严重,以至于我必须努力、努力、再努力地消灭这个惰性;而消灭它,应该依靠的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那便是勤奋。我必须视勤奋为精神,让这种精神敦促我对时间、生命的再认识,使我觉察到惰性是一个多么亵渎自己、毁灭自己的敌人。包括其他更多方面,“向上攀登寻找神”都已成为我的计划与实务,因此灵性或宗教性的思潮时时在我脑中涌现。
   
   底层社会中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完的艰辛、烦恼及仇恨,使我无限幻想,借以解脱我对灾难制造者的泄狠和对弱势挣扎者的悲悯。──我总是那么天真纯朴、忠厚诚实,这是为什么?我曾试图以虚伪狡诈、阳奉阴违来避免可能遇到的陷阱和责难,但时间和事实会很快证明我是一个多么可笑的演员,似乎在我这颗头颅的上空总有一双眼睛和一张嘴巴在死死地监督著我的一举一动,为此我用100个天真纯朴去弥补之前的1个虚伪狡诈,用100个忠厚诚实去弥补之前的1个阳奉阴违。我想假如没有文字,或者甚至连音乐、绘画、书法、诗歌、艺术、文化都没有了的话,死不要脸地苟活于世已无意义,我可能会于现世之外选择“再次”出家或者“再次”死亡。所幸我尚在现世之内,所幸我此时此刻仍有争取“不死”的机会,这个机会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不!我要入世!
   
   倘若我没有任何作为而得到别人的掌声或奖励,我一定为之羞愧;倘若一种制度、一个政党、一种现象、一个人、一本书、一句话有其价值之必需或必反,我一定展露才华,全心投入。我预知我的未来,将是过分的自我牺牲精神充其一生,甚至任凭别人得寸进尺也不作回应。我的精神状态取决于我所受到的鼓舞,这种鼓舞不一定是一腔热血的认同,更可能是一尘不染的童心、一针见血的批评、一本正经的说教以及一触即发的愤怒。是的,我渴望从别人那里得到有益的建议和决定,而后一丝不苟地遵循。爱因斯坦、施特劳斯、米开朗琪罗、哥白尼、拉威尔、雨果、肖邦、贝尔、隆纳德赛尔、杰克齐娜凯西、罗纳尔多配利、索罗门阿莱幸、贾基乔伊娜纳克丝,他们被我视为知己,我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聆听、观赏他们的一生所见所思所作所为,这是因为他们对我的影响在我看来就是一种尖锐的、诚挚的、震撼人心的鼓舞,而且我们似乎早就是同类人。@@我的成功必须依赖于我的独创性。我深刻地反省,由于执行能力、管理能力都很差,而且许多事情的失败是由于我计划、策划得太过周详而误失时机所致,所以唯有创造性的事情才能使我感到有些许价值。如果我不当作家和社会活动者,也必然没有任何政治前途,只有歌手、乐手、演员、诗人、记者、画家、书法家、设计师、摄影师才可能是我的另外选择。我这一生,其最终目的是为了了解万事万物在这个世界中的地位和目的,而要达到这个目的,除了无数的调查行走之外,便是与老天爷连线,走向未知。这个充满著无数观察与思考的过程,仿佛仍是出家修行,整个过程都是心灵上的解脱:回归老天,使人悟明无吉无凶、无生无死、无始无终。然而,冒险、疯狂、激进、心软、梦想,一直是我的关键词,许多才华往往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才容易展露,有时因之不知天高地厚地恃才傲物。于是,我今夜据此写上一笔40字书法赠与自己,以求余生警醒: □□□□□□□□□□□□□□□□□□□□□
   □苍│雷│天│暗│千│风│唯│五│从│欲□
   □狼│霆│闻│室│里│雪│惜│湖│公│速□
   □罢│息│若│之│独│盖│釜│剑│用│不□
   □威│怒│雷│恶│行│世│甑│戟│力│达□
   □□□□□□□□□□□□□□□□□□□□□
   (大纪元首发)(http://www.dajiyuan.com)
   
   5/16/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