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银波文集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
   │ 2004年3月20日,民进党籍候选人陈水扁、吕秀莲以50.11%  │
   │ 的得票率险胜。目前全世界所关注的台湾选情焦点,集中于 │
   │ 两件事:(一)验票;(二)枪击真相。3月21日8时~3月  │
   │ 22日11时,此27小时内(始终未眠),我一方面通过互联网 │

   │ 搜索、收看、切换台湾各大电视媒体(如台湾电视、中国电 │
   │ 视、中华电视、民视电视等),并大量保存台湾人民选举争 │
   │ 议的录像资料;一方面通过互联网搜集、收藏、整理大陆民 │
   │ 间网媒和民间人士舆论,并大量保存经过门户网媒、官方网 │
   │ 媒(如《新浪网》、《网易网》、《搜狐网》、《人民网》 │
   │ 等)管理人员精心处理的、疯狂至极的大陆网民舆论。现有 │
   │ 针对性地简略整理如下。                │
   └────────────────────────────┘
   
   一、关于选举结果
   
   (一)刘晓波:在我这个大陆人看来,泛蓝输掉选战,与其说是国亲两党的失败,不如说是连、宋两位资深政客的个人失败,更是老迈国民党的失败:仍然死守着论资排辈的腐朽传统,而没有现代政党政治的党内平等竞选,使民望甚高、稳操胜券的马英九难以出现,而只能委屈地充当替连战造势的大马仔,完全有违于现代政党政治的常识,使国民党成了实现连战本人的总统梦的工具,免不了公器私用之嫌。
   (二)曾仁全:当绿蓝双方在千百万观众面前各自发表自己见解的时候,当台湾人民享受表达个人的意见、庄严地投下自己神圣一票的时候,我想,这对于仇恨民主、抵毁民主的中共当权者来说,正是如丧考妣的心情。台湾的两次直选,成功地进行权力过渡,是煽了中共独裁政客们两记响亮的耳光。台湾的直选,是开辟了东方的一块样板,是立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的一面镜子。
   
   二、关于大陆反思
   
   (一)陈水扁当选,说明台湾民众厌恶大陆武力威胁。专制,是专制将台湾推得愈来愈远。问题不是出在台湾那边,而是我们大陆。
   (二)看这次台湾疯狂的选举,我的心好痒也好痛。好羡慕台湾同胞,我辈此生只能做奴才,唉。凭什么一国里要搞什么两制?一国里为什么一定要有13亿二等公民?民主什么时候轮到大陆?
   (三)张林:尤其是80%的投票率,这已经比任何理论更加雄辩地证明:被专制力量压抑了两千多年的政治热情,一旦解放出来,将是惊人的!枪声不仅击碎了连宋的总统梦,也将惊醒中共领导人。他们该沉思这个问题了,不要再执迷不悟,老把人民当牛羊,继续专制下去。
   (四)余杰:如今,大陆既没有任何一个共产党之外的反对党,就连乡村选举也停滞不前,跟台湾相比根本就是“两重天”。未来要推动大陆民主化的进程,既需要象蒋经国那样的专制体制内的开明派,也需要象雷震和殷海光那样有智慧也有勇气的知识精英,更需要无数热爱民主自由的现代公民。以台为师,恐怕是大陆最好的出路。在此意义上,台湾乃是一块二两拨千斤的“墙角石”。
   
   三、关于枪击事件
   
   (一)民选总统陈水扁遇刺,如果是共产党干的,只会使世界舆论更同情台湾的民主要求。共产党不至于冒天下之大韪,做得这么冒失。这时候去派人枪杀,只会给他们增加选票;况且,凶器只是土枪。即便有这种能力,也不会选择这样做,除了想让陈水扁连任。
   (二)如果是你,你愿意被土枪轰两枪吗?你能保证在行进中用土枪射出的子弹经过挡风玻璃的反弹而造成阿扁皮外伤?假如被查出,等于毁了民进党的名誉和前途,他会这样做吗?如果说阿扁胜在那两枪,也是上帝恩赐他的,连宋只能怨自己命苦。
   (三)李建强:不杀陈、吕,国民党断难当选;杀掉陈、吕,则一定当选。就算能够杀死陈、吕,总统大选肯定流产、推迟。政权掌握在民进党手中,一旦查出真相,国民党在台湾就会灰飞烟灭,国民党能干这种傻事吗?
   (四)李大苗:无论是谁,无论对手是谁,对属于人性不幸的事情都应该做出人性本能的表示。用一种冷漠的、无动于衷的甚至幸灾乐祸以及毫无证据支持的猜疑,用一种傲慢的、愚昧的甚至邪恶的肮脏粉饰自己伟岸的迷茫,不可能向社会、向选民、向全世界公告自己人性的、人权的乃至政治正确和政治合法的形象。
   
   四、关于大陆愤青
   
   (一)中国怎么会有那么多没有爱心的愤青幸灾乐祸?连人与人之间的爱心都没有,心中只有仇恨。仇恨蒙蔽了他们的双眼,使他们的心灵蒙尘。我坚信没有人喜欢卖国,但人人都有追求民主自由、摈弃专政的权利。
   (二)不要因为陈水扁搞台独,就说明人家不民主。只要你长期注意一下台湾的政治发展进程,就知道了。你多问一下“为什么”,多作逆向思维,其实就能够找到比较正确的答案,就能够做到“即使身在此山中,也识庐山真面目”。只可惜,现在国内能够用这种思维方式的人不多,往往思想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五、关于武力攻台
   
   (一)喊了几十年的打仗,打了吗?民众基础已经在动摇,老百姓更关心自己的生活。现在大陆政府已腐败到极点,贪官早就想好逃命的方式了。只能让老百姓去送死。
   (二)腐败是奴才文化一个重要的根源,可是那些妄想奴才忠于主子的统治者,恐怕最后只能看到8%的真正奴才,而且其中有一半是被利益集团强迫的,只是为了造就奴才忠心的假象。狗日的上帝啊,我们这个民族究竟犯了什么错,要用血来洗多少遍才能洗干净身上的罪孽?
   (三)对台湾,中共是“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会打,打了就死”。要担心的倒是社会突然崩溃,防着什么物价飞涨、金融体系一夜崩溃之类的。最近的物价不是上了一个台阶吗?真要打起来,社会上的人肯定是大量购买粮食等生活必需品,造成物价飞升,货币贬值。接下来人们就会集中到银行去取钱,造成银行挤兑。再加上战争开支,中共脆弱的金融体系马上崩溃,相当大一部分人立刻陷入赤贫,到时候为生活所迫,肯定是到处动乱,到时候必定大大影响中共在台海的军心士气。再加上国际制裁,中共内外交困,肯定马上垮台。所以它是纸老虎,吼得凶,不敢打。
   
   六、呼吁
   
   (一)呼吁民选大陆领导层,全民公投,完成统一。
   (二)应该尊重台湾人民的选择。遵循法律,遵循民主,坚持真相,坚持理性。台湾的民主不能输,台湾的公信力不能输。
   (三)当前最重要的是实现民主。即使是现在,铺天盖地地宣扬民主,又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过、感受过民主呢?如果不是钱权的思想泛滥,如果两岸能各自退一步,共同发扬民主,共同组成联合政府,努力让人民享受到真正的民主,中国一定会更强大。一切在于制度。
   
   ——原载2004年3月24日《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