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
杨银波文集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杨银波,原籍中国重庆,系中国大陆作家、社会活动者,国际笔会中国分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主办《百年斗志周刊》。国际笔会是一个由C.A.道森-斯科特夫人1921年在
   英国伦敦成立,目前在近百个国家拥有分会的享有联合国科教文组织A类地位的非政治、非
   政府组织。1983年出生的杨银波,是目前国际笔会中国分会最年轻的作家会员,在海内外拥有大量的刊发作品和广泛的读者群体,在各大着名媒体(如《博讯》、《大纪元》、《新世纪》)设有公众专栏。
   
   杨银波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中国公民身份证号码:5102811983011

   99152
   
   我的名片
   
   这是我自制的名片,每到一地,我都会把这张名片主动而又热情地递给别人(并向他们告知我的电话),“别人”包括农民、农民工、工人、警察、军人、公司职员、公务员、律师、教授、学生、医生、工程师、作家、记者、翻译、编辑、研究专家、人大代表以及行政干部等等。几乎任何一种职业、任何一种政治倾向的人,都有一些突出的代表人士拥有我这张276个字的名片。名片,在我眼中,它就是一种维权媒介。在广东、湖南、重庆,我曾自制过很多名片,这些名片的内容不仅仅是关于我的介绍和联系方式,更多的名片内容是在传递一种合法的、有价值的信息,比如我在今年上半年印制给广东农民工的名片,这些名片上就印制着《劳动法》、《工会法》的简要提纲和省、市、区、镇劳动部门、工会部门的电话、传真、地址、邮编、E-mail等等。
   
   名片的价值
   
   我曾经采访过许多镇里面的镇干部候选人和村里面的村干部候选人,也鼓励他们通过名片来提供个人简介、联系方式和施政纲领,比如政务公开、财务公开、工资公开、辩论公开、精简人员、经济策略、民主启蒙、人权宣传、法治教育以及欢迎正义反对力量的弹劾和欢迎国内外媒体、考察专家的监督等等,我希望他们能够以一种新的宣传形式来展示自己的施政抱负与施政承诺。可以说,名片这种宣传方式,廉价、精简、直接,有可保留的重大价值,可以作为一种成型的原初允诺,供日后镜鉴。在启蒙远未完成的今天,我们通过名片,而不通过电视、报刊、杂志、广播、网络、会议,亦可在许多方面迈出通向民主的第一步。因为严格地讲,除部分网络之外,其他媒介都严重受控。会议则被严重操纵乃至被根本否决。作为显示基层民主的一般形式枣村民大会,往往被村民代表大会或干部内部之间的秘室政治所取代。如果散发传单、张贴海报,也容易被镇政府和村委联合公安分局、派出所、治安队等进行彻底搜查和非法追究。相比之下,名片显得更为安全和便捷。
   
   我重视名片,也希望更多人重视名片。可以这么讲,在我所参与的一切合法维权行动中,没有任何一个维权者死亡,没有任何一个维权者受伤,没有任何一个维权者被抓、被判、被关,一切都是那么和平、理性、渐进和坚韧,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名片在起重大作用。这些名片让任何一个懂法的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因为它所传递出来的信息全是面向公众的成文信息。行政、法律、舆论,让这三块都参与进来,形成一个密织的维权网络;各级官员、人大代表、律师、法学研究机构、各类媒体,都让他们加入。在这些过程中,最简单的交流媒介往往是通过名片,而不是通过普通信函、电子邮件、备置档案,也不是通过政策文件、政策公告、报刊杂志剪辑下来之后的复印件。
   
   如何使用名片这种方法,我以前在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过程中就想在全国范围内广为宣传。我的设想是,在全国农民和全国农民工的群体中,搞一场最为常识性的启蒙,就是在名片的正面和背面印制字数总共为600字的法律信息和各部门、各媒体、各人士的联系方式。我认为我的设想是正确的。为什么呢?我去过许多农村,看过许多《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条约》、《财务管理规定》、《各项工作管理制度》,这些法规很有问题,语言又晦涩难懂,有的完全就是明目张胆地在搞愚民政治;更惨的是,许多村民根本就没有得到村委会发下来的法规(村民称之为“蓝皮书”)。我去调查过许多工厂,结果《劳动法》、《XX市劳动管理条例》也没有印成文本发给民工,在工厂的门口、宣传栏上也没有这种法规张贴,倒是在工厂办公室的墙上张贴着。这些惊人的现象都在告诉我们:弱势者之所以不懂法规,是因为强势者的愚民政策;弱势者有了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找谁、怎么找,甚至发生了暴力事件、自焚事件等等,也是因为强势者的愚民政策。因此,搞一场常识性的启蒙非常重要。方法很简单,只要找到了维权代表和一些较具开明意识的弱势者,先印制500张名片,再继续找他们每人印制100张,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嘛,100张名片才15块钱而已。
   
   我再举个例子。2003年8月底被海内外媒体强烈关注的在我家乡重庆发生的事情——“魏胜
   多事件”,这次事件的全过程我都清楚,我看了那位重庆市城口县坪坝镇中学的政教处主任孟学林竞选镇长的海报,确实是太简单了,就是在一张纸上面写上“请您支持将来的教育镇长”,这个办法不行。尽管这位政教处主任在全镇大会上作出了施政纲领,也到村民家中去走访了,可是最后除了给大家留下了一些一句话的海报和一些具有一点点民主意向的回忆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这种启蒙的价值实在太有限。我的一位朋友在报社当记者,也是这样,到了一个地方,采访了几下,就回来赶稿子,第二天报纸登出来,信息量大减,几乎等于所有真实情况的1/100.结果这件事情没解决,反而又出了问题,有的村民又说要找记者,可是记者的联系方式呢?我就对朋友讲,你知不知道你不负责?你这种态度跟那些来抓人同时又不出示证件、不让别人记录证件的警察有什么区别?你的名片呢?你搞调查是为了完成任务,让报社来给你评个“A”吗?你好好问问你自己,你有没有和人民打成一片?
   
   “我的名片在他们的手中吗?”
   
   中国有2000多个县、50000多个乡、4000000多个村,为这种县级及县级以下的弱势者“喊”抱不平的人,我也看到了一大把,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与人民“共事”呢?现在国家人口流动越来越大,许多作家、学者、律师、社会活动者就住在异地,苦难至少看到两方面:一方面是外省人(包括自己的老乡)的苦难,一方面是本地人的苦难。
   
   看到苦难,光是呐喊能管用吗?我在这里给大家郑重推荐一个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于建嵘,你们有多少人敢对着他说狂话?他在中国中部农村特别是湖南农村,对农村政治冲突问题进行了长达十年的专题研究,连他都得承认“民怨是最大的恐惧,现在是民怨沸腾啊”,可是谁去帮他们?调查、採访、搜集、商讨、宣传、投递检举信、起草起诉书,邀请记者、专家、律师、媒体主办人、法律援助组织,与地方势力交流、辩论、谈判,用演讲、张贴、散发名片等方式努力压制暴力事件的产生与恶化,等等,这些事情谁去做?现在又是谁在做?
   
   我告诉大家,有两种人在做:一种是当地普通县民、乡民、镇民、村民(身份为工人或农民)中的维权代表,一种是外地民工在“民工潮”中的维权代表。看到没有?谁空白最大?我们的空白最大!我们在哪里?在各类报刊上吗?在各类采访中吗?在各种座谈会上吗?世界上到处都是我们的名字,可是我们的名字又有几个留在了弱势者的心中?
   
   今天中午,北京一个颇有一点名气的自由撰稿人打电话来告诉我,说他的4篇文章在一天之
   内就在4家传统媒体上发表了,自以为很了不起,要我对其作品“指教指教”。我当头就骂
   他:“作品我看了,写得再好也是一团垃圾!当你敲打键盘的时候,你有没有感到你的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你说的话,我可以在我曾见识过几万篇文章里面找到同样的话,你是在赚稿费吗?你这个自由撰稿人搞的是什么‘自由’?‘撰’的是什么‘稿’?做的是什么‘人’?你‘走’出去了吗?你的文章在弱势者的眼里吗?你的名片在他们的手中吗?”
   
   是啊,“我的名片在他们的手中吗?”如果我们真的关心民生疾苦,就请我们当中的每个人都这样好好问问自己吧。
   
   
   ——原载《北京之春》2004年3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