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
杨银波文集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呼唤文艺复兴的时代
·来自底层的真相与控诉
·国家教化机器中的个体悲剧
·中国特色的网络封锁
·六合彩外围赌博风靡大陆
·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中国黑社会的去路
·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严重变质的计划生育罚款
·本田罢工:新劳工维权时代的开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
   │ 据总部设于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2004年2月11日新  │
   │ 闻稿称:2月9日,杜导斌的律师李宗毅申请会见杜导斌时, │
   │ 湖北省孝感市公安局主管杜导斌一案的警官告诉律师:因在 │
   │ 网络发表文章被捕的杜导斌一案,已被湖北省孝感市人民检 │

   │ 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公安局。该新闻稿以《杜导斌案证 │
   │ 据不足退回公安局》为题,立即传遍海外广播电台、海外网 │
   │ 站、民间网站、论坛、网刊、信箱、MSN社区等。此刻已 │
   │ 是北京时间2月13日5时37分,距离该消息发出时间仅计1天  │
   │ 之余,现专门搜集该消息于第一时间在中国大陆民间引起的 │
   │ 舆论反响,简略整理如下。               │
   └────────────────────────────┘
   
   一、证实
   
   (一)杜导斌的主辩律师莫少平:“据我们核实的情况,是这么回事。检察院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事实不是很清楚,证据不是很充分,这样,检察院的公诉处有权将案件退回公安部门,补充侦察。”
   (二)《民主与自由》站长吴伟:“根据夏春蓉和莫少平律师提供的信息,杜导斌案确实被退回公安局。”
   
   二、喜悦
   
   (一)这是数月来令人最兴奋的一则消息。这是胜利,无论如何,这是好消息、好兆头。眼前一亮,心头一暖啊。
   (二)看来检察院的同志一定被杜导斌的文章“颠覆”了。杜导斌的路已经有点希望,这是万里征途第一步。我们一定要争取言论自由。
   (三)杜导斌如果很快获释,将会对国内的异议人士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而我们下一步应该要求国家立法保护公民不得被任意拘捕的权利。
   
   三、期盼
   
   (一)自由派这个时候应该保持低调,不管怎样先让杜导斌出来。
   (二)说明网络的民声已经上达,希望政府以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对待知识分子和体制内外的声音。
   (三)祝杜导斌早日归来,希望杜导斌能和刘荻一样早日获得自由,期盼杜导斌不久就能和大家见面。
   
   四、不满
   
   (一)这回应该讨个说法。这算什么?本来就无罪嘛!
   (二)无条件立即释放杜导斌先生!并赔偿羁押期间对他的精神和物质的损失。
   (三)即使退回来,我们也将继续要求政府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出解释。
   (四)《自由中国》网友国际歌:“我怎么老是怀疑这是缓兵之计?退回公安局,无非暂时缓和一下国内外的舆论。再一点就是告诉公安局:要继续搜集更多的‘准确’的证据,好一次性把杜先生判个10年、8年;或者搜集其它的证据,来以其它的罪名判刑。”
   (五)《自由评论》站长杜义龙:“杜导斌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不但遭到逮捕,其住宅还被搜查,现在证明这些行为都是非法进行的,也就是在没有任何犯罪事实支持的情况下采取的非法行动。因此,应城公安局逮捕杜导斌的行为已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所以,应城公安局除了立即释放当事人外,还应该受到相关的行政和法律的严厉处罚,相关人员必须承担个人滥用权力的责任。执法犯法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只有对应城公安局的有关人员依法进行严厉处罚,才能有效扼制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才能彻底改善中国的执法环境,树立法律的权威,给公民一个安全、自由的公共生活的空间。”
   
   五、分析
   
   (一)莫少平律师:“公安机关如果想了结这个案子,它只能撤案。目前这个情况,我觉得撤案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如果公安局补充侦察后,再度向检察院公诉处呈送案子,检察院还可以再度把公安局的案子退回去。公诉处有两次要求退补侦察的权利,每次补充侦察的期限是一个月。”
   (二)《自由中国》总版主刘少典:“这是流氓政治小步舞的试探性结果。倘若国际社会与民间反应软弱或毫不在意,当局便会无所顾忌地对其进行性侵犯;倘若遭到严厉痛斥,则会使其不良行径有所收敛。无奈的是,在这场舞会中,谁都无法正常离开,因而舞会只能一直延续下去,流氓行为也会一直发生。”
   (三)《民主与自由》网友南潭秋:“若是以为这就是释放杜先生的先声,未免太一厢情愿。我是以最大的恶意猜测极权政府的,权利都是争取来的,所谓‘证据不足’是扯蛋,判个3、5年的要什么证据?唯有自由的怒吼才是促进释放杜先生的唯一动力。诸位切勿盲目乐观。”
   
   六、备注
   
      因杜导斌之妻夏春蓉(电话:0712-3232845;手机:13995883620)近期的通信自由受到一些部门的“特殊关照”,再也收不到邮件。夏春蓉一方面与那些部门交涉,另一方面委托网友南朵代她告知网上的朋友:自即日起,凡是欲给夏春蓉寄信件、资料、物品和汇款的朋友,请寄给王汉华──夏春蓉的亲生父亲:
   
   地址:中国湖北省应城市环境保护局院内 王汉华先生 收
   邮编:432400
   
   ——原载2004年2月15日《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