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天水作品选编]->[朱利峰的民主型人格]
杨天水作品选编
百家争鸣下的:杨天水文集,有约170篇文章
·杨天水小档
海棠诗社(中长篇小说)
·第一卷校园
时事评论
·人权和新的四类分子
·中国民间抵抗运动的英豪--同时纪念六四
·苏州的血汗工厂
·恐惧和良心推动了陈用林先生
·悲怆的灵魂》震撼人心
·高压的崛起——纪念前年香港七一大游行
·人人有权反对专制
·武士道何在
·维权律师何罪之有
·新时代的英雄
·到处在侵权
·江山代有人才出--为张林先生《悲怆的灵魂》序
·花花世界中怎能忘记监狱
·论中国社会的进步
·专制机器锈迹斑斑
·致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公开信
·一起来遏制中国人权的恶化
·东山雨中遥寄枭兄(外一首)
·七年就长大了─祝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专制恶习害了林樟旺
·剥夺毛国良工作权是违法行为
·从松无赖与雅虎无耻
·悼念陈君延忠
·郭起真艰难维权路
·今夜月亮为谁圆—为郭飞雄、小陶等呼吁
·矿难和人权
·李建平诽谤政府了吗?
·马王的君子之争
·买官卖官是专制制度顽症和绝症
·欧盟主席巴罗佐站在了道义一边
·侵权不断
·如何对待太石村帐目
·陕北汉子高律师
·诗人杨春光走了 留下了什么
·谁加速了诗人的病故
·为良心学者呼吁
·瘟疫包围了华夏
·张林案子的背后
·中秋节张林绝食继续
·中共执政中的今不如昔
·中国有多少袁世凯集团
·重庆警方违法无度
·朱成虎将军的狂言无足轻重
·朱利峰的民主型人格
·恐怖泛滥的太平盛世
·《心灵的痕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利峰的民主型人格

   
   历史上任何时期的反对派,个性和人格都各有不同。有民主型个性的反对派,也有专制型个性的反对派。当今中国民运群体也同样如此。尽管很多人口头上都高喊自由民主,但是骨头里面,是民主型人格类型还是专制型人格类型,大有分野。
   民主型人格类型,有真正的爱心,有宽容的心态,能够和众人协调合作,这种爱心的泛化,逐渐扩展到爱整个人类,包括能够真正宽容那些迫害他们的专制势力,宽容那些攻击毁谤他们的异议。
   而专制型人格类型则正好相反,这种人格类型以仇恨为心理基础,开始是仇恨不公或迫害者,逐渐仇恨泛化,仇视或者几乎仇视一切,独断主义成了它的灵魂,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对,这个也是作秀,那个也假冒,仿佛天下就他一个人是真理的尺度,似乎除了他自己再没有人能够领悟真理,这种病态的独断主义人格,必然从灵魂上走向专制主义。这种类型的人格主体,如果掌握武力,就会用刀杀人;如果还没有权力在手,同时有点杂碎知识,那么就会用笔杀人;如果没有经历过基本的教育,连文章也不能写,那么在人群里,同样是挑三拣四,横冲直撞,逢人易发牛脾气,直到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这样的人菜场里经常看到,前几天江宁新区的一个菜场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无论众人如何劝说,一个具有病态专制人格的妇女,攻击,她人打闹了很多回合,就是不甘心罢休,被伤害者多次表示忍让妥协,她还是无事生非,攻击性叫人头疼。用刀、用笔、用手伤害人类,是这种病态人格无法避免的不断的冲动。毛泽东和张献忠的人格类型就是最典型的病态的专制人格类型。
   朱利峰先生与这种病态的专制型人格类型,大有不同。尽管他天生一腿有一点伤残,但是他的心灵是健全的,因为他足够的爱心,由此而来的发自心灵深处的宽容,很容易相处,有非常好的合作精神,义利之间,义字当头。朱利峰才二十六岁,20岁前到英国留学,后来到了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医学硕士学位,自小而厌恶专制腐败,向往自由民主,留学期间,接触更多人士和更过民主宪政的知识与信息,便逐渐走向职业化的民运道路。

   2001年,他陪同王炳章到了泰国,因为外界传闻王有谋炸中共住泰国使馆,结果他们被泰国警方拘禁,查无此事,王炳章获得释放,而朱利峰继续被关押了一年,而后被中共引渡回大陆,以劳教的方式继续关押到今年春天。
   在金华十里铺劳教所,利峰吃尽了苦头。警察剥夺他获取知识的基本人权,不容许他看书,因为带书还延长他七天拘禁期;剥夺他腿部残疾者应该享有的受照顾的权利,强迫他长期一天十二小时的站立,所干的是苦活。就是这样的受迫害折磨的恶劣环境,也不能损害他的爱心,在一起被监禁的政治异议人士范子良有病,窝床不起,无法料理自己的生活,利峰一直负担照顾之任,洗衣服,持汤水,直到病愈。
   今年春天,利峰出狱了。他和很多刚刚出狱的朋友一样,都急于在经济上有个起色,但是也和很多朋友们一样,四周警方的监视控制,有蛛网之势,象章鱼触角,导致他经商很难成功。
   夏天,他自故乡浙江绍兴出发,北上拜访了林牧老先生,在北京也和朋友们短暂交流,回到故乡,就遭到警察的传唤拘禁,当然这种传唤拘禁,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中国的司法机构,经常将法律规定抛弃在一边,司空见惯了。利峰和我们一样,经常是这种违法执法的牺牲品。
   前不久,他的私人生活同样遭到干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七条一规定:“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加以任意或非法干涉,他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非法攻击。”但是警察在他的女朋友面前,多次说他的坏话,说什么你知道他是什么人?总之目的是拆散他们,扰乱利峰心智。这种随意毁谤异议人士荣誉的做法,在大陆到处可见。
   泰国的看守所,浙江金华的劳教所,种种政治迫害和生活不便引起的苦难,都不能摧毁利峰的民主型人格,他仍然宽容,平和,以爱心对待事物,谈到如何对待台独时,我们意见是一致的:我们反对台独,但是我们不反对他们持有主张的权利;在谈到劳教所警察恶意折磨他时,他只是淡淡一笑,说:“病态的制度导致病态的人格,党文化是暴力型的心灵和行为的温床,狼奶养育出来的个性,总是攻击性为主流。只有制度变革,文化才能有大的变革,那个时候,中国国民的整体人格,才能逐渐走向更加健全。”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9月1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