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杨天水文集
·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们呐喊
·伟大的母亲--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极权主义势力是恐怖活动的总根源-致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夏至那天,武威人所见之落日,明亮而烘热,城东、城北之古长城残墙,远望如灰白死蛇,黄土高原于强光之下黄得迷人,城里城外少许绿柳,皆满面灰尘,垂下枝叶,热浪之下,显得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某分局刑警队副队长郭某坐在自家的小客厅,面前摆着西瓜、可乐、旷泉水、冰冻葡萄之类,边上有个对讲机。一个人默望了许久,突然喃喃自语,说:“不能这样干坐着,得创造点发财的机会。”随手拿起对讲机,呼叫:“么参五,么参五,我是零么柒,噢,你来我家一趟,嗯,立刻就来,不要带其他人。”放下对讲机,伸手摘了颗葡萄放嘴里,身子往后一仰,靠了红木木椅上,闭上眼,脸上涌出一片自得自乐的微笑。一支烟尚未抽完,有人敲门。郭某懒洋洋走到门口,问:“是谁?”“郭队长,是我,城东所的仇大正。”郭某开门,一个矮壮汉子,瓦刀脸,手提摩托车安全帽,满头大汗,进门直奔客厅,说:“这球天气,傍晚还这么热。”郭某说:“那我替你把空调器开大点。”伸手扭空调器的温控旋钮,又说:“大正,想不想再发点财呀?”大正喝了一瓶可乐,说:“怎么不想?妈的,这年头,一天到晚喊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刚才我听说市里有个头的儿子、连襟又合伙倒了一批走私油,赚了几百万,我们的联防想查他们的货车,还被他们唰了两个耳光,真他妈的狗仗人势!郭某说:“他们的钱用卡车装也装不完,我们呢?连六位数的存款也没有。这不是严重的两极分化么?我要你来一趟,就是想看看市场经济对你有没有产生积极的影响?我们也该发点财呀。最近你我也没有要紧的公务,应该动动脑筋,想点发财的招术。”仇大正连连点头说:“郭队长有什么好办法,我照办是了。”郭某说:“我倒想听听人的意见。”仇大正眨眼数次,一拍腿说:“我见报刊上批露,广东省的公安将警车借给做大买卖的人,有的干脆替那些走私的押运,我们也可以照着办嘛。”郭某摆摆手说:“这不是一、二天能办成的事。”仇大正又说:“那我们再来一次扫黄打非,抓几个老板台姐罚他们十几万,大家分一分,也可以小富一下。”郭某说:“思路不错,像从前一样,的确能迅速盈利,但是扫黄打非,都是局里统一部署的,我们单独行动,声势太大了,再说,那些娱乐场所哪个小老板没有局长、副局长、书记、市长一类身边的要人做靠山哩。我看再来一次抓嫖客,这事由你们所负责,只要你们将外面游荡的女人抓起来,我亲自去,还愁审不出嫖客么!这样速度快,效益高,也可解决你们所里经费不足的困难。”仇大正说:“郭队考虑总是全面,常言道速度就是效益,我现在就去办。”拿起安全帽走了,郭某在后面说:“我等待你的捷报。”继续坐在红木椅上。

    仇大正回到派出所,找了两个心腹耳语一阵,又打开对讲机呼了下辖的几个联防,几个人换了便衣,在城东一带转悠。此时残阳已逝,凉气渐起,三、五游人,在公园树下溜达,古长城残墙边的灌木有少许生气,仇大正眼贼溜溜地东张西望。一个联防说:“仇所长,你看那几个人不正像鸡婆么?”仇大正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望见有四个二十三、四岁的姑娘,一色穿超短裙,在数十米外的一排树下闲逛。仇大正满脸狞笑,说:“十有八九是鸡婆嘛,她们穿超短裙干啥?大家准备好。”几个人装着无事人的样子,慢慢走向那些姑娘,那些姑娘在互相说笑,当发现有五六个男子靠近她们时,不免有些紧张。此时仇大正说:“站着,不许动!”几个人冲上去,那些姑娘尖叫起来,几秒钟过后,已被手铐铐住了双手。这时仇大正说:“我们是公安局的,你们不要紧张,跟我们到派出所把问题讲清。”有的姑娘哭着说:“我们来古墙边玩,犯啥法了?”有的姑娘吓得面如土灰,喃喃问:“抓我们下岗女工干啥?”仇大正打开对讲机向郭某报捷,渐渐路上有人尾随围观,仇大正指示手下的人赶开围观者,那些人只得远远跟在后面议论,有的说:“现今的世道,真是粪坑里头的人--没干净的了,那些姑娘年纪轻轻的,个个漂漂亮亮的,准是卖淫的。”有的说:“卖淫又怎么样,卖淫的也比他妈做官的好!”有的说:“我看不像卖淫的,卖淫女哪有这样健康的气色,说不准又是这帮黄皮狼要发缺德财哩。”还有的说:“回家做凉粉吃去,管他妈什么派出所的,卖淫的,还不是脏狼逮脏鸡--一帮脏么?”夜幕垂下巨翅,遮盖了武威城东的黄原古墙、游人、看闲的人、以及仇大正和他们的战利品。

    一行人到了派出所,姑娘们或哭哭啼啼,或畏惧战栗,或高声争辩,郭某早已坐在派出所的问讯室,两腿叉开,戴着墨镜,手提警棒,虎着大黑脸,突然大声说:“统统铐到暖气管上。”挥手示意仇大正等离开,说:“现在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你们犯有卖淫行为。”几个姑娘一齐喊道:“我们是郊游的,你凭什么诬陷良家女子!”郭某眼睛一翻,说:“我们执法机关,决不会无缘无故抓人,现在只要你们每人交十个八个嫖客,底下立即放人,再也与你们没有关系。”几个姑娘又打断他的话:“我们都是下岗失业的人,结伴到古墙边郊游的,你怎么能随意败坏我们的名声哩。”郭某生气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手下几个大将可不像我这温和!”一按电警棍的钦钮,电警棍噼噼叭叭声,顶部火花直喷,扬长而去。几个姑娘仍相互说--“我们怎么这么倒楣。”“没有工作,连累父母不说,又碰上这帮五狼神,哪辈子作的孽呢?”“刚才围观的人中,好象有熟人,这下出去怎么做人啊?”“这帮歹徒!王八!你们家的姐妹才是卖淫哩!”夹有断续断续的哭声。

    这时仇大正几个人冲了进来,不由分说,乱打起来,皮带没头没脸的抽,打耳光的声音噼噼叭叭的响,仇大正与联防几个人几支黑警棒一齐乱捣,颈子上、脖子上、脸上、嘴唇、腿上,无所不至。嘴里还不停地说:“不交待嫖客,找死!你们你们看来还不认识我们几位的手段!”姑娘们尖叫声、哭喊声、怒骂声,响成一片,其中那个敢吵敢争的姑娘骂道:“你们哪是人民公安,你们是流氓、歹徒,你们的姐姐妹妹才是婊子!”他大正眼睛一斜,说:“噢,看来你是邪头!”左手中的警棒塞进那姑娘的嘴,右手中的警棍顺着短裙内侧,猛捣向那姑娘的裆下部,那姑娘的惨叫声,如同案板上挨了刀的猪临终时的叫声,其他几个人见仇大正大开杀戒,便将电警棒要么从上领口伸向姑娘们的胸部,要么同样顺着短裙内侧,电她们的裆部。有的还剩机用手摸她们的脸、胸、腿。姑娘们腿乱蹦,身子乱躲,无奈双手被铐在暖气片上,乱挣扎之下,脚搓地破了,手腕勒出了深深的血痕,脸上、脖子上、腿上等顿时起了血泡。这时郭某过来,说了声:“你们先休息一下。”仇大正等几个人闻声退到另一个屋里,郭某说:“小姐们,识点象吧,俗话说‘聪明人不吃眼前亏’,看你们这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你们还是交待几个嫖客,只要你们说出几个真实姓名,我们就有办法依法治裁他们,你们哩?一旦说出,立刻放你们回家,包你们无事,我郭一向信守诺言。”姑娘们乱叫骂不停,只是声音嘶哑了许多。那个刚才口腔遭了电警棍的姑娘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另一个说:“你们诬赖我们良家女子,又这样殴打我们,我出动一定要告你们!”郭某一怔,随即冷笑两声,开打手中的小警棍,随即噼叭声惊得几个姑娘大声哭泣,那火花喷如烟花,促及那姑娘大腿时,姑娘尖叫一声昏了过去,大腿内侧顿时暴起了几道血泡,残破处血肉模糊。这时郭某腰上BP机嘟嘟响起,他摘下看了眼说:“今天算你们几个走运,明天我来人人过堂,我就不信几个婊子能挺得住,大男汉在我手里有几个能过关的?你们快点交嫖客吧!否则下一步,我来用新招,叫你们一辈子生不了孩子,嫁不了人!”退出讯问室,找到仇大正几个人说:“走,我们一起到夜总会,有朋友约我们去找几个台姐乐一乐,不过留两个人,给这些小婊子加加温,按过去的程序。”指着两个联防说:“就你们俩,替我烧烫点!”与仇大正及另外两个穿制服骑上摩托车走了。

    那两个联防一胖一瘦,边走向锅炉房,捣咕:“他妈的,坏事恶人都留给我们,夜总会台姐的事都是他们的,真他妈的不够意思。”至锅炉房,瘦子打开炉门,加煤,胖子放水进锅炉。水烧得差不多时,胖子说:“好啦!好啦,那些小婊子一共才四个人,烧一吨水够了,我们玩牌去。”便拉着瘦子进了办公室,打开电扇,说:“今天玩啥?两张死,还是跑得快?”瘦子说:“跑得快哩!”俩个边玩边吃桌上的西瓜。

    黄土高原入夜的凉气,渐入讯问室,外面黑暗无边,室内一个小灯泡,至多三、五瓦,光线柔弱异常,于幽暗中大有奄奄一息之态。几个姑娘有的说渴,有的被蚊子咬得直搓脚,那两个被打得最重的坐在地上,身子靠着暖气片箱,垂着头,抽噎流泪不止,有个姑娘说:“这些绝八代的二球货,他姐妹他妈才卖淫哩!”另一个说:“这咋办哩?他们等会还会打的。”这时靠在暖气箱上的二个姑娘感到热量,便挪动身子尽量离暖气箱远点,另一个姑娘也说:“怎么夏天,送啥暖气呢?”一阵议论之后,有个姑娘说:“是这帮野兽有意害我们的呀!”时间稍稍分分向前推移,室内愈来愈热,几个姑娘满身大汗,汗水浸到伤口上,疼痛难忍,于是无边黑暗包裹下的问讯室内呻吟声、叹息声、怒骂声、抽泣声,断断续续,时起时落。

    夜半时分,有个姑娘说:“都是那帮王八蛋混帐的厂长、科长把厂子掏垮了,我们没处上班,才落到这种地步!下午时间应该是上班时间,要是有工作,我们哪个会跑到城东郊游哩?”另一个说:“是的,那个绝八代的球经理,把公司的钱挪到国外替儿子、媳妇、孩子、小姨子存了,公司欠一屁股债,就垮了,我要是有班上,我也不会买这便宜的超短裙穿,惹来这样的大祸,”那个嘴被电烂了的姑娘想说话,但说不出,急得嗯嗯叽叽。那个大腿内侧被电烂了的姑娘说:“我出去一定要告这帮打人的歹徒,我也要告那些掏垮厂子、公司的经理,要他们赔偿我们的损失费。”刚才说话的那个姑娘说:“他们真要是再来把我们打死了,死无对证,我们家里可遭了大殃,报纸说重庆有个派出所,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抓去,打死了,将毒药塞进他的食管,伪装成自杀,尸体也不让死者的母亲看就烧掉了,死者的母亲告了十五年状了,现在也没有告倒凶手,还有的地方公安开枪打死好多被押解的人,就诬陷他们是拒捕,企图脱逃,他们非常狠毒的。”另外几个姑娘一听,真的害怕起来,柔弱灯光,照得那些痛苦恐惧之脸,异常悲惨。那个姑娘说:“我看不如这样,那些该死的厂长、经理、科长都该挨枪子,我们就交待他们,每人讲十个八个,让他们也来受点罪,这样我们好保住自己,出动告状!”几个姑娘议论了许久,一致同意这样办,室内的蚊子嗡嗡叫乱成群,刚才由野外浸来的一点夜凉早被暖气箱散出的热浪赶跑了。几个姑娘唉声叹气,悲悲戚戚说:“何时才能熬到天亮呢?”凌晨二、三点突然院外响起摩托车声,又有许多嘈杂脚步声,突然仇大正推开门,身后跟着郭某等数人,仇大正说:“你们这些小婊子,还不交出嫖客么?”一个姑娘迫不急待地说:“我们交,我们交。”郭某说:“好,你们只要老实交待,我们会兑现政策的,大正,去关了暖气,叫人把电风扇拎来,纸笔也带来。”仇大正飞快领人去办了郭某吩咐的事。郭某命令手下人发纸笔给四个姑娘,又叫人打开铐子,四个姑娘赶忙趴到边上小凳子上,认真写字,有时还雏紧眉头拼命地想人名地址。写好后,仇大正取过递给郭某看,郭某看了几眼,狞笑了,说:“这一张才六个人,少了,最起码给我再添两个,凑个吉利的数字。”有意开手中的电警棍,响声与电火花吓得那姑娘有些发抖,连忙说:“我加,我加!”拿回纸,又加了两个名子,郭某手持几张纸,带几个人去办公室了,仇大正说:“我们郭队长开恩,叫我放你们,你们要明白,这里的事,不许乱讲,乱讲就是陷害国家执法机关的威严,真要是乱讲的话,我们就向你们的单位、居委会公布你们卖淫的事情,那时你们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而且我们还可以找你们兄弟姊妹的事,只要有一点违法乱纪的事,我们就可以送他们去劳教,我这所里上面下达的劳教劳改的名额,好几个月刚刚足数,我不愿下次轮到你们的家人,回去吧!”迈开大步,走向办公室。几个姑娘一瘸一拐,离开派出所,中途不时捂痛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