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杨天水文集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清明雨水,纷纷扬扬。数天之后,岳麓山如洗净更新,天刚放晴,下临江的海关便忙碌起来,大门口人来人往,车进车出,货场有许多人在开拆集装箱往汽车上搬货,还有许多船只停靠在码头,或装货,或卸货,不远处,江心的橘子洲葱翠异常。商检科的小尤坐在办公桌边,慢慢喝咖啡,向对面的小肖说:“喂,老弟,喝咖啡吧,正宗的瑞士雀巢。”小肖一边填写什么表格,一边说:“我哪喝得起那样高档的饮料,老家在山沟里,兄弟姊妹八九个,上大学的债还没还清呢?”小尤二郎脚一架,挫了挫矮瘦的身子,用手推一下眼镜的框梁,说:“你真是老外,这里的关长、副关长、处长、科长、股长,哪个不是山沟里农村里的出来的呢?事在人为嘛,我看你太老实了,这世道已经是阿混、流氓、无赖主宰的世道了,今后你脑子要放活点,就凭你我这海关服,还过穷日子,真是要让人笑掉牙了,如今,随便他什么电老虎、路老虎、警老虎、狱老虎,也没咱关老虎厉害。”举杯得意洋洋喝了一口,然后伸往窗外闲望。小肖一边继续埋头工作,一边“咽咽”几声,偶尔猛咳一阵,高大的身躯便微微倦缩,四方脸苍白失去血色。小尤说:“你看,你这咳嗽,听声音就知道是营养不良引起的,几只老鳖煨几次汤,马上身体就强壮了,包管你精力充沛。”小肖说:“我连咖啡都喝不起,哪里吃得起一百多元一斤的老憋。昨天我妻子病了,我也只得买点肉和蛋给她改善伙食。再说我连电话还没装呐。”小尤说:“在海关,竟然营养不良,真成了天大的笑话了。”喝了两口咖啡,突然说:“小肖,你看那轮船上的外国妞多靓!”镜片后的两只眼睛色眯眯地紧盯着江边一只外轮,船舷上的几个金发女郎,在骚首弄姿,嬉笑不止。小肖仍然低头头在填表格,说:“你看我又错了一张。”将填错的单子拿起放在一边理好,然后换了张新单填写。小尤说:“小肖,今天是你我的班,怎么处长通知我们坐办公室呢?是哪家来提货的呢?”小肖说:“好象是市电力局吧。”小尤放下咖啡杯,用手轻敲桌子,说:“难怪,过样目中无人,竟然不向我们俩个商检员打个招呼,我去看看。”起身离开办公室,不一会回来说:“肖,从今天起,我带你发点财。”然后喝了几杯咖啡,愤愤不平,自言自语道:“电老虎,真他妈目中无人,狂到极点,我要叫你电老虎尝点厉害。”

    中饭后,小尤换上警服带小肖至停车场,自己坐到一辆法拉利豪华车的驾驶室,小肖坐进后问:“这是去哪里?”小尤说:“带你去发财,顺便也教训教训那些目中无人的家伙!”不一会车就跑到了市供电局大门口。下车后,小尤整了整领带,神气十足,对门卫说:“我是海关的,叫你们局长出来。”门卫对电话说:“门口有海关的二位先生找局长。”听了会电话又说:“局长在里面恭候你们,请进。”小尤手一背,转头四处瞧了瞧说:“不--进!”声音拖腔拖调的。嗯了几声又说:“告诉你们局长,我们是查私的,看上午那批货物里有没有走私货。”门卫又对着电话讲了一会。办公楼大门口出现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中等个,肥胖稍谢顶的人,急快步走向大门,见到小尤、小肖,忙说:“两位海关同志,请里面坐。”边上的人介绍说那是胡局长,小尤仍然背着手,仰面看天说:“不坐!”胡局长说:“那么有何贵干?”小尤说:“检查上午你们在海关货场提的货物。”胡局长脸上稍有不快,边上的人说:“那些货物不是检查过了吗?”小尤说:“不--错!但那是抽检,我现在要全检。”一个秘书模样的年轻人,一摆脸说:“是你们商检处处长亲自检查的,还有什么要检查的。”小尤往那人一睑瞪眼睛说:“处长能代表全部的反走私工作么?反走私是中央部署的一项重要任务,我们海关工作人员人人有责,你要抗检么?谁敢抗检,我可以立即关押他。”有意弄得腰间铐子哗哗响。胡局长一看势头不对,赶忙说:“检吧,我带你们去。”带小尤、小肖他们到隔壁的货场。那里躺着几十个木箱,指示人搬了几张椅子,请小尤、小肖坐好,又叫人泡了好茶,小尤往椅子上一坐,说:“我们不是来吃茶的,快开箱吧。”局长指示人手下开箱,小万、小肖过去仔细检查了一会,小万说:“速度还要放快,我们反走私,有很多事要做,不能专把时间泡在你们一家。”胡局长连忙亲自动手,并提醒大家速度加快,天上太阳光热烘烘的,周围树木又少,不一会,胡局长便满头大汗,气喘嘘嘘。小尤突然指着一个箱子说:“局长,这外面放是桌上的货,里面是什么呀?”局长面如土灰,小尤双手一背到椅上说:“结束了,都还算合格。”检查完毕之后,胡局长陪着笑脸说:“二位以后有什么事,看得起电力局,尽管来找我。”小尤冷冷地说:“我自己并没什么事,不过既然我们是商检,在海关找我们一样会按章办事的,总的说你们电力局还算上路,那电信局就不象话了,我们的小肖到现在申请装电话有几个月了,也没有办好。”胡局长眼睛一亮,说:“肖先生能留张名片吧。”小尤示意小肖拿名片,小肖拿出名片,递一张给胡局长,胡局长双后承接。

    小尤带小肖坐进了红色的法拉利,小尤发动轿车时,小肖听到胡局长向一个年轻人讲话:“你们还年轻,哪里知道电力局的甘苦?我们要经常进口配件,那这海关的人哪一个也得罪不起啊!”法拉利奔驰于沿江干道时,小尤笑着对小肖说:“你看着吧,不过几天就会有人到你家把电话装好。”小肖不解,问:“电力局与电信局是两家,我们又没去检查电信局的进口柜,电信局怎么会马上到我家装电话呢?”小尤说:“你老外!电力局经常夹带私货,今天我是来敲敲警钟的,那局长也算是老江湖了,社会行情也懂,他会马上派人到电信局攻关,花钱买通,叫他们去你家装电话。”小肖满脸忧愁,说:“这事让我们处长知道,可怎么得了,电力局的进口货,毕竟是处长亲自检查的。”小尤说:“你放心吧,有事我包,有财你发。处长绕开我们亲自操作,那肯定有鬼,刚才我看到了箱子里面有夹带的私货,你看那局长吓成啥熊样子!再说处长的事,我在这儿工作五、六年了知道很多,他不敢把我怎么样,你今天别书生气了,那些官霸你不吃住他,他们就吃住你。”转头,对准窗口,叭的一声,吐了一口浓痰。那痰落到路边一个妇女身上,那妇女眼看飞跑如箭的车,喊了几声“操你祖宗八代”之类的国骂。

    三天后早饭后,小尤在海关大门口碰到小肖问:“电话装了没有?”小肖笑着说:“装了,装了,是昨天下午电信局来人装的,电力局胡局长的秘书,正巧也上门来玩,替我付了费用,另外,还给我一个信封,里面装五千块,我寄了一千块给老家人,拿了一千五给妻子藏着,还有二千五我带来了,给你。”小尤一摆,说:“怎么?跟我见外么?我要是想钱的话,二千五这样的小数目我是从来不收的,快装着带回去给你老婆收着,今天又是咱俩值班,等会,我再为你争取个外快!”说着就到了办公室,小尤冲了杯咖啡慢慢品尝,,小肖仍就是立刻摊开各种表格,趴在桌子填写不息。这时有几个穿着入时的年轻男女,来到小尤桌边说:“先生,我们是秋菊电器厂的,来提上批的货。”小尤接过单子,瞟了一眼,冷冷地说:“噢,汽车配件,日立彩电配件,你们先去货场等等吧。”继续喝他的咖啡。几年年轻男女走了。小尤喝好咖啡,换好衣服,与小肖一道来到货场。一个男子迎上来说:“尤先生,我们想请你们晚上去金陵大酒店玩玩。”小尤说:“这事再说吧。”那人说:“尤先生,上次我们免检的……。”小尤说:“现在反走私工作抓得很严,难以从命。”一挥手说:“开箱抽签。”几个工人迅速打开两个集装箱,众人一看,面面相觑。小尤将那个男子拉到一边,说:“与单子上不符,这明明是将整车拆开装运的,国家明令禁止整车进口,另一个集装箱外面是彩电散件,可里面是空调用的空压机,这是明显的夹带走私。”那男子说:“尤先生,现在的经济形势,你比我们吃的透,我们厂子要不是靠这样来维持,厂子早垮子,就这样,还有好几亿的债务没有还清。”小尤说:“我估计一下,夹带的物品价值在一亿元以上,逃税就逃了二、三千万。这可是犯了国家的刑法,捅到上边,你们可要坐大牢的呀!”那男子赶忙赔笑,说:“尤先生是我们了解的宽容大度的人,就请求你高抬贵手,算是扶持我们的地方经济,解决我们那里职工的就业,这可是大恩大德啊。我这次为尤先生带了五十万。”轻拍手中的黑皮包,又说:“我想找个地方单独向尤先生讨教。”小尤闭了会眼睛,然后睁开眼,打了个哈气,说:“考虑到你们地方经济,今天我放你们,但是你们自己内部别闹出庇漏。走,到我办公室喝咖啡,中午到我家里吃饭。”转身走到集装箱附近,说:“完全符合规定,放行,你们装运吧。小肖,你等他们装运完毕,再回办公室。”带着那男子,回到办公室,那男子将包往小尤办公椅上一放,说:“中午我要把这批货押运回厂交差,实在没有时间陪你,下午我返回市区,到时在金陵酒店318房间等候你,那是我们特地为你准备的房间,这五十万你先用,如果手头吃紧,一定要让我们知情。”小尤说:“你们又见外了,我现在啥了不缺,你们带回去吧。”脸色有些不大好看,那男子说:“我现在记忆力不好,别见怪,昨天就为你准备好的一张存单,请笑纳。”掏出一个存折,递给了小尤。小尤接过一看,存款数目是五十万,微微一笑说:“我也有自己的难处,上面整天喊反走私,纪检、反贪局,经常来找你们厂的事,每次我都拍脑袋担保没有走私,将合法的手续一一给他们看了,私下我还得打点他们。”将存折装怀中的口袋里,又将黑包放进办公桌的附橱里,调好一杯咖啡,请那男子喝,那男子站起说:“我要到货场,以防节外生枝,晚上见。”话音一落,便赶往货场。

    某天下班,小尤对小肖说:“马上要过端午节,走先到玄武大酒店乐一乐,顺便采购点货物。”小肖说:“班车开走了,我去骑自行车。”小尤眼睛一翻,说:“老外!有几个去大酒店骑烂单车的?走,到车场随便挑辆轿车。”小肖说:“没照能上路么?”小尤说:“我身上的试车证是玩的么?”二人到了车场,小尤带着小肖坐进一辆奔驰300,说:“这里扣押的走私车,哪辆不能用?还提骑自行车,你真是气我。”小肖只是赫赫傻笑。 到了玄武大酒店,小尤带小肖进了餐厅,进了一个包厢,二人对坐,一位女招待冲小尤一笑。上了菜,将酒肴音放到小尤面前,说:“二位先生请点酒菜。”小尤随便说了一句:“按老规矩吧,一瓶XO,一碟熊掌,一碟梅花虾仁,二分鱼翅羹,其他随便你们上十个八个冷盘、热炒。”小肖说:“两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多菜,少要点吧。”女招待瞟了肖一眼,又是微微一笑。小尤说:“又不要你花钱,今天因为你是老友,我才点了最普通的酒菜,你不要见外就算是给面子啦。”女招待退走,另一领班模样的丽人,过来说:“尤先生,今天又要请客人呐,要两位来陪酒么?”小尤说:“林小姐,今天就不要啦,马上我们还有事。”林小姐走后,又对小肖说:“她是这厅里的鸡头,你以后来需要三陪的话,就直接找她。”女招待陆续端来了美酒佳肴,二个人开始吃喝。中途,小肖说:“这一桌酒席,大约要多少钱?”小尤说:“今天我是按三千块的低标准点的。”小肖大吃一惊说:“哎呀,我的妈,这足足我老家全家人八九口人一年的生活,买牛能买两头好牛,买化肥够五、六户人家用的。”小尤又是瞪眼睛,说:“以后少说这些傻话,要是让这里的小姐听了,谁骂你土包子,你没见上菜时那女招待冲你一笑么?那是笑话你呀!”小肖说:“我说的是实话嘛。”小尤说:“这年头,说实话能行得通么?你看看社会,小官小说谎,大官大撒谎,丧尽天良的进了中央!实话?实话能乱说么?”掏出一张存单,递给小肖说:“我知道你家庭困难,又刚毕业不久,老婆也没有工作,这五万块钱你先收着用,以后要有什么困难,随时跟我讲。”小肖激动异常,连声说:“尤大哥,你待我真是太好了。”一时手足无措。小尤说:“你看你,我们俩谁对谁呀?快把单装好,别弄闹了。”小肖这才把存单接过,放进口袋,反复摸了好几次,仿佛是怕不翼而飞,眼中微含泪花,说:“我怎么报答尤大哥呢?”小尤说:“快别谈这此客套了,只要我们合作愉快顺利就行了,来干杯!”举杯往小肖面前的杯子上靠了一下。

    吃完饭结了帐,小尤带小肖进了音吧,小肖有些畏畏缩缩,不知去咱,只见到处灯光柔和幽暗,灯或明或暗,红地毯,粉红壁灯,于柔光中引人情思,好多小包厢各居其位,几个丽人往来待应,小尤拉小肖进了一个包厢,女招待上了菜,问:“先生还要点什么饮料?”小尤说:“暂时不要了,请大姐大过来一下。”女招待微笑应声而去,随即一个丽人到包厢,说:“尤先生,肯定又发财了。”小尤说:“马姐,叫两个台姐,陪我们喝茶。”那丽人说:“OK,马上就到。”旋退回去。小肖说:“尤大哥,时间不早了,我老婆身体不好,又在怀孩子,我想早点回去。”小尤说:“你难得到这里潇洒一回,还没有和台姐玩过吧?现在流行《长征》诗……。”小肖说:“大哥,你在这里尽情玩,我还回去。”小尤双肩一耸,说:“说你是土包子,有些不忍心,这年代当官的一天到晚吃喝嫖赌,你不学会这些,将来仕途还会有一丝光亮么?好,你真走,我也不留你,二个台姐我一个包用吧,这是一百元零钱,拿去打的回去。”小肖接过一百元钱,出了酒店,心想:“这一百元钱,我替妻子买些营养多好,我才不打的哩!”便进一家超市,买了不少水果、桂圆、银耳、蜜枣,还等地买了一个猪后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