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中国两会公开信公开信
·杨天水:郑贻春思想如电闪雷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残雪渐消,河套平原微露春色,柳色渐上枝头。某学院纪检书记包某抱双臂,锁双眉, 立于窗前,遥望南窗之外,沉默许久,擒起包,离开办公室随着下班的人流回到家中。

    他老伴问:"闷闷不乐的,想啥哩?是不是也像对门的教务处长,在外面养的小蜜露馅 了。"包书记半躺到沙发上,闭上眼睛。他的女儿过来摇摇他的肩膀,问:"爸,是谁给你气 受了?"他老伴说:"我看别干这倒楣的纪检,一天到晚得罪人,你看人家教务处长,外水不 断,就是每人送千把礼,我看月月有几万以上的外块。"他的女儿说:"爸,有事别闷在心里 ,讲给我们听听。"包书记睁开眼说:"唉!上面又摧我挖贪官,比例本来是百分之三至百分 之五,我已经帮他们挖了百分之三的数,现在催我非要达到百分之五的指标不可,要我到哪儿 挖嘛。"他女儿说:"院里的职工都讲科处级以上的都够判刑的,怎么能说没有贪官可挖哩。 "包书记说:"腐败人人有,可是要判刑,必须有充足的证据。这些贪官,几个不是猴子,做 得大多巧妙,难挖呀。"女儿说:"小狼狗用公款买了辆轿车,送给他的姘头,这事谁人不晓 ,你也可把他挖了,算个人头数目。"包书记:"女儿啊!小狼狗的爸是俺们包头市的领导, 谁能动得了他,就是我挖他,警察调查他,小狼狗也办法应付,他会说那车是租给他姘头的, 甚至转眼之间他们会伪造出租借合同。最后还可能打狗不成被狗咬,你要知道,他爸的一句话 ,就可以把你爸的饭碗砸了,送进监狱。"女儿说:"爸,我听说包钢一家公司,人家是反贪 的头,把许多有问题的人找到一起,开诚布公讲了心里话,然后让他们抓阄,谁抓到倒楣数字 (阄里有空的,有写着数字),谁就是反贪对象。"包书记:"说起来,我们是包公的后代, 那样不负责的事不能干。"老婆说:"快吃饭吧,反贪反贪,还不是后台硬的没事,后台弱的 完蛋。"女儿拉起包书记坐到桌边,他心不在焉,匆匆吃了半碗饭,喝了几口汤,就爬到床上 ,蒙头大睡了。

    下午上班的路上,碰到了校长。包书记说:"校长,现在反腐反贪的数字还没有凑齐, 你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校长说:"我们了要学习人家的经验,听说黑龙江一家大公司 ,反贪任务一下来,便匆匆从乡镇调进几个本身就有问题的干部,然后一个个把他们送交给检 察院,事前又同那些人讲好,一旦判刑,公司私下给些补贴。这样就保住了公司的许多干部。 "包书记沉默片刻,说:"可是眼下检察院、市纪委催得这样急,一时将哪里乡镇的腐败干部 调进呢?"校长说:"这事晚上我们再讲座,厦门一家公司与劳服公司合资经营汽车配件、家 电、电脑,我还要去劳服公司帮他们剪彩。"钻进路边的奥迪轿车。包书记拐个方向走向自己 的办公楼。一路上想道:"校长介绍的这个新经验可行,既可以打击贪腐分子,又可以保住咱 们原有的干部,可是到哪找愿调进来的乡镇干部呢?"

    到办公室坐定以后,有个老教授推开门站到门口,有些局促不安,包书记说:"林教授 ,多日不见,现在身体还好吧?快进来。"林教授走进屋内,坐到沙发上,一言不发,一脸灰 心丧气的样子。包书记:"林老,是不是媳妇跟你生气?"林教授摇摇头,包书记:"那有什 么事,您就直讲吧,我为你分担些忧愁。"林教授:"包书记,我是来向组织汇报思想交待问 题的。"包书记心头一亮,想道:"处级干部中反贪任务还差一个人头,这是送上门的货,真 正是配合我工作了,谢天谢地。"于是说:"林教授,有问题讲清就行了,不要有啥顾虑!" 林教授说:"你是知道的,我在基建处工作的这几年,大气候也使我们增加交易费用,我参加 过不少公款消费,总数少说也有五六十万,尽管超过二千元一桌的宴席我是拒绝参加的。"包 书记:"公款消费,只要在政策范围,是不算贪污腐败的,这方面您是我们全院的表率,众人 有口皆碑,大家都知您是正直的清廉的,只要是过于浪费铺张的公款消费,您一概拒绝参加, 这方面我们党委表扬过您几次,快请您把其它问题讲讲清。"林教授:"还是去年,我被借调 到市教委,负责高校老师公寓的基建工作,当时,手头资金很多,有几个亿,存在银行里,我 们自己学院的劳服公司的牛经理当时兼校创收办副总,急着为学院创入,要从厦门进一批水货 ,就向我借了九十万块钱,三个月零五天之后,本息都还给我。"包书记:"你没有直接受贿 赂吧。"林:"没有。"包:"那钱的本息入帐没有?"林:"入帐啦,全是公对公呀。"包 叹口气道:"那您为高校老师公寓的建设金生了息,是有功之臣,有啥问题要交待的嘛。"林 :"我借出款子的日期超过了规定的期限五天,按法律算是挪用。"包书记喜出望外,心想: "我怎么这样糊涂!竟忘掉挪用的规定时限了。"起身为林教授泡了杯茶。然后拿出纸笔说: "林教授主动向组织汇报问题,这是应当受到表扬的,这样吧,请你把问题写清就行。"林教 授接过纸笔,茶也顾不上喝,埋头认真写字。半小时写好。包书记接到手中,看了几眼,放进 抽屉,说:"林教授,没事啦,您安心回去吧,天下党员干部都像您这样廉洁无私的话,四化 呀,共产主义呀,早实现啦。"林:"过奖了。"谦恭地退到门外,走了。

    包书记喝了几口茶,得意的神情渐渐消失,显出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时电话响了,包书 记拿起电话,问了几句,又讲了几句,最后说:"这宴席我不便去,现在反腐倡廉正在风上嘛 。"电话里边说:"包书记,不要紧嘛,我们今天简单聚餐,目的就是想借用晚餐的时间谈谈 我们劳服公司反腐倡廉的工作,您到时要替我们宣传党的政策,党委要关心我们嘛。"包书记 一听对方的话颇有道理,心想:"这样看不去的话,真是不尽共产党人的责任了。"全对话筒 大声说:"好吧,我全力支持你们经济工作。"这时隔窗松柏,静立无声,几只雀儿在残枝叶 间寻找食物,不时缩着小脑袋,东张西望,包书记心想:"麻雀的世界不知有没有纪检,它们 是怎样惩罚违法犯罪的呢?它们有没有公款消费呢?"

    黄昏时刻,一辆奔驰车停到楼下,一个大胖子下车,摇摇晃晃,爬到三楼,找到包书记 ,说:"包书记,我们的江总叫我来接您。"包书记与大胖子一前一后,下楼上车。那车驶离 校院,不久便在一家大酒店的停车场停下。这时正是华灯初上时分,四周的街道上人车川流不 息,许多高楼立于清冷之中,突然一阵沙暴,铺天盖地,大胖子与包书记加快脚步,钻进大酒 店里,嘴里不住地说:"现在沙暴一天比一天厉害了。"到宴厅,一个中年人迎上来说:"包 书记,可把您盼来了。"引包书记至一大圆桌边坐下,向另外几个人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党 委包书记。"又向包说:"这几位是香港华运国际投资公司驻厦门办事处,屠经理几位。"包 书记与客人寒暄数语,礼仪小姐便将大家的酒杯斟满,江总起身,邀大家举杯。数杯下肚,江 总说:"本来我院校长也要到场,不巧,北京的一个副总理到呼和浩特考察,区党委知道校长 与那副总理有交情,便招他去呼和浩特了。"屠经理:"有包书记,江总盛情款待,我们对在 此投资充满信心,我的打算是首期投资一千万资金,三个月后,如果运转良好,这里的环境没 有乱子的话,我们再投三千万资金,到秋天,我还可以介绍些进口油糖给你们做,都是国际价 格,转手间就可以富起来。"江总说:"屠老板,到时准备给我们多少的生意做?"屠说:" 原糖先给你们八个亿的货,油到时再说。"包书记手中的筷子停在半空,吃惊地望着屠总。江 总一见如此,连忙解释说:"广西一个个体户上次走私十亿元的原糖,他老婆看上去像个中学 生,才判六年。"包书记这才恍然大悟,想起电视上看到广西走私原糖大案的报道,连忙说: "我相信你们做生意会守信经营,不会捅出广西那样的漏子。"众人会心一笑。又是几杯下肚 ,江总说:"我为大家助兴可否?"众人说:"正是求之不得之事。"牛总便用筷子敲着碟子 ,唱起蒙古民歌,之后厦门来人又叫自己一道来的小姐唱了一段京剧,赢得了四邻的喝彩。 酒宴结束后,江总派人先带厦门的人去舞厅,自己说:"我马上就到。"留下与包书记 单叙。包书记:"江总,你可要注意,现在有不少人民来信反映你帮助厦门人推销走私轿车。 "江总:"我的包青天大人,现在生意太难做了,我不帮他们卖点私货,我的公司一分钱也不 赚,全学院的奖金、福利从哪里来呢?"包书记:"不管怎么说,你也要照顾我的工作,最近 反腐风刮得猛,你要是不谨慎,到一定时候,有人将事情捅到上面,我是没有力量保你的。" 牛总说:"自治区领导那里,有校长做工作,只要你这里经常绿灯常开,我就可以放手为大家 创收。"包书记紧锁双眉,江总问:"遇到啥辣手的事?"包书记:"市领导点名批评我们反 腐反贪不力,没有完成下达的抓人百分比的指标。你现在又想做石油、原糖的生意,叫我怎么 不头痛?就算你石油、原糖的生意能做得天衣无缝,我必须再向检察院提交一批人的任务还是 没有完成。你说叫人焦心不焦心?"江总说:"缺多少数?"包书记:"还应当交出五个。" 牛总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知行不行?"包书记:"你讲我听听。"江总:"综合外地多家 经验,我们可以到乡镇找些国家干部,抓住他们一些问题或把柄后,向他们讲明,调他们进咱 们学院进来后,我略施小计,你就把他们挖出来,交给反贪局,但我们也不昧着良心,只把他 们的问题控制在判缓刑的程度上,而且,一旦他们同意调进,我公司愿意给以每人五万块的人 才补贴。"包书记说:"人家要是不愿来,咋办?再说调人的事还要组织人事部同意。哪那么 容易?"中一拍大腿说:"包青天,您只要继续做我们公司探索市场经济的支撑者,调人的事 我全权代理了。马上我向组织人事部提交一份'引进现代企业管理干部的火炬计划',校长那 里我加点油,马上就会同意引进人才。您要三陪我替你安排,不要三陪就回家好好休息,可别 为这点小事自寻烦恼。"包书记:"我……我……我……"一时激动得语无伦次。江总一把拉 他到楼上音吧的包厢,招了二个台姐,说:"好好陪陪这位先生,帐我付。"然后又说:"我 还得去陪厦门的人。"就匆匆离去。

    几天后的某深夜,北京某大酒店的一个房间里暖烘烘的。江总对包书记说:"我的包青天大 人,这几个人已调进我公司,我同他们谈了,他们都乐意去应付判缓的官司,唯一的条件要求 补贴增加一万块,我答应过几天回包头后,你就把他们交给反贪局吧。"包书记感慨万分,说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党务纪检工作,还没见到过你这样高效的人。谢谢你 帮我完成了工作任务。"江总说:"引进人才的计划已经胜利完成,咱们该找个姐儿去好好乐 一乐了。"拉住包书记,出门,走向三楼的歌厅包间。 (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