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入夜凉风,驱散暑气,山树江草,带露清新。那凉风清气并驾拥入百家湖别墅区。某栋 别墅之庭树下,一对男女并排躺于躺椅之上。女的突然说:"玉哥,我弟弟手头资金吃紧,你 找个银行再给他货一亿八千万。"纤手轻括那男子的耳根,面庞年轻俊美,微笑轻盈。那男子 说:"我的小心肝,雪儿。要这么多钱干什么?"雪儿说:"最近他要进一笔水货。是宗赚钱 的大买卖,做成的话,能赚三、四千万哩。"那男子说:"现在中央加大力度打击走私,告诉 你弟弟,要学会避风头,再说一亿八千万,这样的款子,也算是不小的的数目了,哪家银行会 轻易贷出呢?"雪儿:"你是副市长,这古都城里,谁人不知,只要通拔几家电话,那个银行 长敢不买仗呢?"副市长说:"最近上面风声不对,还要抓几个典型做反腐败的宣传材料,我 们还是小心为好,叫你弟弟再等半年。"雪儿说:"反腐败,那还骗得了你我?不就是做做表 面文章,抓几个处级厅级给国内外人看,大不了抓几个省部级,那也不会抓到你的呀,依我看 ,没几个大官儿比你清。神州大地,国家级、省部级、厅局级、县处级、什么科级副科级,哪 个人不在千方百计经营自己的私产?就这古都城里,与你同级的官儿,那个人没有几千万的私 产?大家都在发国难财,玉哥,你可不能手软,你要听从邓老头子的指示,两手抓,两手都要 硬,普天之下,还有什么比咱们国家的权有用,只要动动嘴,转眼就可以弄到几百万几千万。 "副市长:"两手都要硬,怎么讲?"雪儿坐到副市长的腿上说:"你要一手抓住我,一手抓 住掏国库的机会,决不要心慈手软嘛!"在副市长的怀中撒娇,伸手摸他的四方大脸。副市长 像搂个小羊羔似的,与她亲昵。雪儿:"贷点款子算个啥?又不是不还,你看人家人大副主任 ,帮他女儿女婿批地炒房地产,几笔就赚了一个多亿,那个秃顶副书记,在后面支持他老婆做 大生意,光是别墅就四五栋,高级轿车十几辆,海外存款八位数以上,人家胆子多么大,步子 多么快,商家不给大钱让他们赚,他就暗中指示公安开警车上门带人,你也应虚心点,多学学 同事的长处嘛。"副市长略略动情,月光下,满脸涨红,激动地说:"我答应你,两手都要硬 !"雪儿换了个姿势,背儿朝着他,坐在他怀中,将旁边桌上的手机拿给他说:"你现在就找 几家银行,将贷款的事敲定了。"副市长喘着气:"等定了再说。"雪儿站起身说:"不行嘛 ,先定好事,然后我们再乐。"副市长将她扯到怀中,按原来的姿势坐好,说:"好,好,我 的心肝儿,这就给你联系。"打开手机,连与几个人通了话,说:"好了,明天告诉你弟弟, 找以前那四家银行的负责人就行了。"雪儿一边乱动,一边说:"我们也应当再留点后路,准 备万一明后年你退下了,手中能有点储备。"副市长:"小心肝儿,我为你准备好了一些,存 在香港瑞士与美国几家银行里。"雪儿又调个身子,与副市长面对面搂着,问:"有多少?" 副市长说:"少说也得有八、九千万。"雪儿:"才这么点儿,到时你一退下,我们去国外, 旅游定居买些别墅、轿车后,剩不下几个了,你要抓紧,来个二年紧急生财计划,多弄些,到 时我们买个私人游艇。"副市长大口喘息,激动地说:"等会再谈,等会再谈。"片刻之后, 两人躺在各自的躺椅上,看上去绵软无力。略略定神之后,雪儿说:"玉哥,想想,再赚一、 二个亿嘛。"副市长:"明天再想也不迟。"雪儿又坐到他身上,说:"我要你现在想。"副 市长:"我又不是神仙,陪你乐这么辛苦,脑子疲劳了。"雪儿:"我想起来了,把我们智多 星找来谈谈,这样好的夜凉儿,说不准激发出他的锦囊妙计哩。"副市长想了想说:"好吧。 "打开手机,讲了一通话。

    半小时不到,院门铃响了。雪儿拿起桌上的遥控器,问:"谁?噢,是吴新甘教授,好 。"按了一个键,院门自动打开,一个矮胖,满脸油光的老头,擒着包,大踏步走向庭树之下 ,嘴里说:"看来,市长雅兴正浓,今儿我正好趁这月色,好好陪您赏赏月儿。"又望着雪儿 说:"噢,雪小姐,正与明月成好对儿。"副市长欠欠身,示意吴教授坐到桌边另外的椅子上 ,雪儿起身,替吴教授倒了杯饲料。这时月过中天,碧空如水,夜凉更甚,庭树生香。雪儿说 :"吴教授满面红光,最近又发财了么。"吴教授:"我们政协毕竟不是权力职能部门,想发 财,哪里容易?老百姓常骂我们是摆设,尸位素餐,有时我觉得恰如其份哩。不过最近定了些 方案,正想来找市长。"副市长说:"那表明咱们心心相印,息息相通嘛,我想听听你的高见 ,如今市场经济,潮流猛烈,我也不想守株待兔呀。好吧说说你的方案。"吴教授说:"八十 年代后期,官场的情况是大倒作报告,中倒睡大觉,小倒戴手铐。如今这种情况更为突出,老 百姓总结得好,说是'大贪大盗窃国当道,中贪中盗吉星高照,小贪小盗倒楣的料。'我想这 对人很有启发?"副市长、雪儿齐问:"什么启发?"吴教授:"大中型的腐败官儿,钱多底 子厚,台柱子就硬气,没有人能轻易碰得动,而小贪小盗,由于钱少,买不通四面八方,台柱 子就弱,所以上面一闹点反腐风头,小贪小盗就成了替羊罪,我从中得出一个定理,那就是要 想在官场立于之地、光有三、五百万,三、五千万是没用的,必须放手大干,到下级当中找钱 、到上级当中买官,到北京那里买台柱靠山,这样就是有天大的事儿,只要不跟上级尤其是不 跟北京的那些人作对就没事作,相反还会得到改革家、开拓者、党的卫士一类的称号。"副市 长由半躺坐直身子,说:"雪儿,再给教授添点冷饮"。又转头向教授:"一番宏论,发人深 省。快快讲讲具体计划。"吴新甘教授说:"我最近闷在家里,研究了半个月的资料,发现目 前高效的致富莫过于几种:第一、将国家资产低价卖给自己的亲朋好友,私下从中获利,但这 种办法,手续上、时间上烦人;第二、让自己的亲朋好友到海外注册洋公司,在国内将举额贷 款弄到手,然后以生意的名义转移到海外,存到海外,象广东恩平市那里有人大胆操权,批示 手下许多银行货出六十多亿,给国内的企业,最后有好几十亿不知去向,都转存到国外帐户上 了,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但是这种办法风险很大,上面一旦认真起来,要找几 个反腐宣传材料,就是花钱保住脑袋,也难免吃十年以上的官司;第三种、办法是利用现行的 政策,扩大地方的基本建设投资,多造马路、广场、多造草坪、多载洋树,多营造新式小区。 这种办法既能为自己创造美观可见的政绩,又有非常大的油水,比走私、转移金融资产要稳妥 得多。"副市长说:"雪儿,今晚我们好好听听吴新甘教授的妙计,你跟京新大酒店联系一下 ,叫他们送些酒菜来,够三个人吃的就行。"然后说:"吴教授,你讲得具体一点。"雪儿在 一边与京华大酒店通话,吴教授兴致勃勃,说:"现在我们这古都的城市改造的项目上,可以 做的文章很多呀,为了人民的休闲,可以再造上十大广场,每个二、三万平方米,一律用高档 的栏杆、草坪、树木,池塘、假山、灯光等等。城市主要街道旧有的法梧桐,可以砍掉,换上 洋树大树,现在洋树大树几万块一棵,全城只要计划栽一万棵,就需要有几个亿。再于三环路 之开辟环外环,于城内开辟纵横各十大主要干道,这样需要几十亿,再于几个傍山依水的地方 造几个新式小区,每个小区按四五个亿算,再命令所有的地方都得铺洋草坪,同时再来个十大 厅堂,(比如旭日坛、梅花大厦等……),几大亮化工程,这样整个城市改造得约需要四五十 亿,到时,我们只需要拿十分之一的钱,几个亿便可不声不响流到私下的帐户上。"这时,院 门铃响了,雪儿拿起遥控器,打开门,两个厨子着装的人端着两大托盘菜肴、一个保安模样的 人抬着一提袋酒、一个娇美的年轻女子,走在前面,面带笑容,说:"市长,我们经理派我来 陪您赏月哩。"批示厨子保安将酒菜放到桌上。副市长说:"小仙女,好长时间没见到,越来 越靓了。快坐下。"小仙女示意厨子、保安回去,自己做到雪儿旁边一个椅子上,说:"雪儿 ,我特地为你带来了法国香槟。"雪儿说:"仙姐想得周到。"小仙女问:"这位是--"雪 儿说:"这位是吴教授。"副市长说:"我们的智多星,市政协、省政协的明星。"又说:" 今儿正是花好月圆,我们好好饮酒赏月哩。"几个人便围到桌边,小仙女打开酒瓶,说:"我 当酒司令,你们可要开怀畅饮。"几个人数杯下肚,庭中的酒香、树香、花香,以及两个女子 身上散发出的柔香交融一处,引得一些夜游的虫子悠游于四周,河汉淡兰幽远。

    几个月的黄昏,副市长坐在城建局的会议厅,说:"刚才我们讨论了几个小时的城市改 造规划,我看政协吴新甘教授提交的规划议案,高瞻远瞩,气魂宏伟,具有极大的科学性,又 有极大可行性,我们必需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在城市的改造方面遵循小平同志的批示,步子 要快,胆子要大,要勇于创新,大胆探索,不能做时代的落伍者。经过个把月紧张的工作,市 政府已同意吴教授的古都改造方案,这个方案中的绿化工程、花海工程、广场工程、大树工程 、亮化工程等等,一旦完工,将使我市面貌一新,跻身于国际大都市行列。"有的人持反对意 见,说什么广场不需要这样大这样多,绿化要乔、灌、草结合,不能全用洋草,环外环是多余 的,十大径十大纬的主干道贪大求洋,亮化工程的钱不如用于更新大厂的设备,我看所有这些 的意见,都是传统思维定势在作怪。左的观念要不得呀,我们现在不抓住机遇,那还能算是共 产党人么?"这时窗外院树山树中的蝉噪响亮异常,似乎是要跟副市长唱对台戏。

    初日红辉,染红暮秋西湖。一只游船悠游于湖心,游客或坐或立或倚,随意领略河山之 秀,船头有几个戴眼镜的戴校徽的学生,对一个大块头、中分头的人说:"吴教授,像目前某 公司与东北某县的玉米交易纠纷,到底属民事,还是刑事呢?"吴教授呵呵一笑,说:"这明 显是经济合同纠纷,东北那边没有按合同发货,这里公司当然可以拒付了。"一个学生说:" 可是长春那边的警方,已将某公司的老总骗押到东北,这不是明显的违法么?"另一个学生说 :"在缺少充分民主的国度,这种违法每天都在发生,我昨晚听美国之音报道说:'南京东南 大学有个教授因为替本地公司做辩护律师,不久前被广东警方强行带至广东扣押监禁,半月间 受尽了污辱,还遭到了拷打。'"另一个学生说:"魏、严、王他们能回来就好了,民权制一 旦实现,这样的事情就会大大减少。"吴教授说:"这样的地方,哪个人也搞不好,流亡美国 的人怎么样呢?我看不到什么前景,你们还是好好读书,争取毕业找个好的工作单位,现实一 点,自己先富起来再说,不能解放自己,焉能解放他人?"显出对流亡人士不屑多谈的样子。 这时他的BP机响个不停,看了几眼,得意地说:"看来,我陪不了你们了,市府孙秘书约我去 杭华大酒店,朱副市长邀我一道共进午餐哩。"一个女生说:"吴教授认识这么多有权职的人 ,帮帮我们找个好的工作。"另一个女生说:"吴教授,中午能不能带我一道去见识一下公款 消费。"眼含秋波,明眸带笑。吴教授正色道:"我们吃的是普通的工作餐,那些浪费人民血 汗的事我是不干的。反正超过五百元一顿,我起身抬头就走。王秘书他们也知道我这习惯了, 所以每次只拣价廉物美的水酒菜肴。"这时游船靠岸了,众人纷纷上岸,吴教授告别众学生, 走了。那个女生跟上来,缠住他,要一道去大酒店,吴教授只得带了她。百米之后,那女生搀 住他的臂,温柔地说:"教授,你要把我介绍到市府工作呀。"吴教授说:"等会我把你介绍 给孙秘书认识一下,只要他说句话,工作还愁什么呢?"这时BP机又响个不停,吴教授自腰间 摘下看。那女生问:"又是那个当官的找你?"吴说:"是杭大的几个年轻教师找我,说什么 他们下午召开现代化与社会主义民主的讨论会,要我也去参加。"那女生说:"你去不?"吴 教授说:"我才不去哩,在研讨会上空谈什么民主,不如去结交几个要人解放问题。"那女生 说:"民主当然好喽!人民大众有权利选官、监官、罢官。你看人家俄罗斯现在也上轨道了, 总统是谁,由老百姓来决定。"吴说:"谈这些干什么?走,我们先找个音吧喝点饲料。"带 着那女生走进街边的一个音吧。

    中午,杭华大酒店的一个餐饮包厢里,吴教授对一个浓眉毛的秘书说:"孙秘书,这是 我系经济法的研究生骆小姐,很想到你的手下工作。"孙秘书说:"马上中国就要加入世贸, 对经济法人才的需求量正在增大,只要骆小姐来此帮助我们工作,我会尽力促成此事。"这时 一个丽人进来说:"市长来了。"返身将一矮老头请进包厢,大家纷纷起身。那老头脸、眼胞 皆浮肿,偕丽人坐定后说:"吴教授,我们的企业名星竟遭到警方的绑架,你是本市法学界的 能人,要赶快想办法去东北通过法律手段,把官司打赢,把人救回来。不过东北人野得很,要 多加小心,钱与助手,我会全力为你考虑。"吴教授说:"有市长作后盾,就是刀山火海,我 也不畏惧。"市长望了一眼那女研究生,说:"这小姐在何处供职?"吴教授说:"这是我们 系的研究生,是个经济法的小行家,马上要毕业了。"市长说:"噢,既然是你的同行,又能 带到这里来,我看赴东北打官司时,不妨算作你的助手。"女研究生说:"就怕我现在还没有 毕业,以什么身份去呢?"市长微微一笑,说:"王秘书,先将她借到秘书处使用,分配手续 后补。"女研究生见边上的丽人面呈不悦之色,便伸手说:"这位小姐是--可以认识一下么 ?"市长说:"她是我的生活秘书白小姐,我身体不好,全靠她照料,有时还帮我处理不少公 共关系。"那丽人伸出冷冰冰的手,对女研究生说:"你好。"举杯邀大家喝酒,又说:"吴 教授,市长此次决定由你全权负责救人,事关重大,那个被抓的经理可是我们宁波商界的奇才 。"吴教授说:"任小姐,您放心,市长的批示,您的指点,可以说就是我下一步代理诉讼的 指路明灯。"众人开心一笑,继续喝酒聊天。

    酒至半酣之时,市长说:"请你们几个稍避片刻,去外面散散心,我要向教授单独请教 些法律知识。"众人随即避开,市长说:"教授,那批稀油和走私汽车总价值九十个亿,一定 要弄好法律手续,以便上面追查。"吴教授说:"您放心,手续全部备好,绝对万无一失。" 市长又说:"某老板要卖地皮、企业的事,要快速办好法律手续,不过私下要同他讲好,我们 这里一个能人要买天安门管理处的一对宫灯,需要四千万元,还得先从他那儿借用。"吴教授 说:"一对灯笼,不过是几根钢架,蒙块大红布,要这么高价钱,这样宰人不道德。"市长说 :"管理处想的是钱,我们这里一个经理想的是名,各得其所嘛,这叫名牌效应呀。何况最终 还不用我们这里花钱。"吴教授说:"还是市长高瞻远瞩。"市长又问:"刚才那女研,我的 意思是名义安排到市府,立即帮你去东北打官司,实际我想放在身边做几天帮手,你没有意见 吧。"吴教授说:"市长说哪里的话,这是打着灯笼找不着的好事儿,如果您还想要女研,我 回校再替物色一些。"市长说:"当然是韩信将兵,多多一善,三围要丰满,鼻子要柔和些, 现在改革开放的年代,要大胆地使用知识女性嘛。"起身与教授离开包厢,只见孙秘书几个人 站在不远处,便招他们,说:"孙秘书,你先带白小姐去市府,把这位小姐的工作安排好。" 二人听命而去。市长又说:"教授,你回去准备启程吧。这位小姐先留下来,我要好好向你讨 教经济法的知识,现在是知识经济的时代,我也当充充电。"轻扶女研腰背,走向包厢。吴教 授只得离开大酒店,回首之际,模模糊糊望见包厢里,市长的头靠向女研的脸,心里立升不快 ,骂道:"真他妈是个小人,专门夺人所爱!一点也不体谅人,自己官大,到哪里都能找不到 称心如意的小蜜,干嘛把我快到手的人先占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