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杨天水文集
·诗词选
·最高的主义--我对《圣经》的理解
·抗日的精神永垂不朽
·人类永久的光荣-纪念二战胜利五十周年
·法朗士散文选译
·向人大代表呼吁
·可喜的局面-从建利博士被囚禁谈起
·迟到的新年献辞
·我们是推动者,不是推翻者——来自江苏的声音
·答复张林先生-需防中共特工暗中破坏
·危机中的中国社会亟需民主英雄主义-六四祭日唤起的呼吁
·勇士仍在厄运之中(修正稿)
·谈谈异议人士处境艰难的不良后果
·漫谈江苏的民运
·答复肖勇先生
·向倒下的苍鹰致敬
·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们呐喊
·伟大的母亲--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极权主义势力是恐怖活动的总根源-致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一
   
    梦中我来到了白令海边

    杂树满野,游云满天
    千万声好鸟的歌咏
    随微风怡悦人的心田
   
    海浪重复着古老的歌谣
    岸石永远安静地睡眠
    那些大大小小的海贝
    将沙滩、将岩身,当成舒适的家园
   
    这里没有霓虹灯光彩
    这里远离高楼酒店
    只有灿烂的朝霞令人沉醉
    只有温柔的夕阳令人爱怜
   
    静夜繁星躲在天幕深处
    悦耳之虫鸣是上帝拨快乐的琴弦
    多少代人类痴情爱慕的明月
    只自对大地大海展示蝉娟
   
    浪滔永远高唱赞美诗歌
    感谢上帝对它的无意裁剪
    谁知此轻轻的变动
    竟久隔亚美的关联
   
    从前这里曾畅通无阻
    从前这里曾有陆桥相联
    从前这里曾分享过拓荒者无数悲欢
    从前这里曾目睹拓荒者进军与凯旋
   
   ] 对过是印第安人的故土
    对过曾是印第安人自由自在的旷原
    我相信印第人越野拓荒于西伯利亚
    我相信他们是蒙古人的祖先
   
    他们成群结队,扶老携幼
    怀抱找到乐园的宏愿
    风雨霜雪挡不住他们坚毅的步伐
    时间大约在数万年前
   
    二
    梦中我神游于堪察加半岛
    周围是放荡的海哮
    乱山古石也知道爱美
    披着白桦翠柏编成的绿绡
   
    这里曾是楼邑人的故居
    无名的废墟默呈昔日的人类骄傲
    游鱼逐食于明湖怀抱
    浓枝间栖息许多天生善唱的歌鸟
   
    那鱼群儿望我,似乎问
    你是否要在湖滨结茅
    那眼神充满迷惑
    未待我回答,向它方摆尾逍遥
   
    那歌鸟天才而勤劳
    同奏交响乐却不要酬报
    游客倚石倾听
    风也乐了,吹得森林哗哗微笑
   
    高旋峰顶上的苍鹰
    俯视小动物界展示自负的英豪
    小生灵也有祖传的求生本领
    慌忙向草木深处奔逃
   
    这霸道蛮横的野性
    总损害可怜可爱的弱小
    上帝造物时给了众生平等的权利
    因此好猎人应阻苍鹰、主公道
   
    游人走进草野林间
    伸臂欲将许多小动物拥抱
    它们也是生命世界的一员
    如同自己的子女一样的可爱可骄
   
    草食动物最最伟大
    因为它们从不以其它生命为食料
    那些野兔、羚羊、小鹿
    惊恐的目光感染游人的心窍
   
    远处一蒙古人挽动强弓
    一支利箭带怒气向苍鹰奔跑
    小动物焦急地仰望天空
    直看苍鹰负箭哀叫
   
    远处村庄中炊烟飘起
    也传来了俄罗斯儿童的叫好
    人类的心只要不褪其本色
    都一样仇恨恃强凌弱的强盗
   
    三
   
    梦中,我赤足行于贝加尔湖滩
    到处充塞残春之微寒
    不知名的各色繁花
    欢快地谛听雨燕的妮喃
   
    波浪将阳光摇碎
    捧出耀眼之万道银澜
    醉人的湖水浮起双双鸥鸟
    又托起几片牵人心思的渔帆
   
    绿枝遮掩了蒙古人的毡包
    花巾飘处静立俄罗斯人院栏
    草肥丛中牛羊低头采食
    牧童牧女在马背上开颜
   
    空中归雁带来南国喜气
    缓缓有序按部就班
    那嘹亮的互歌互答
    长久?荡在天地之间
   
    渔舟上老翁撒出渔网
    豪迈之气冲到杭爱之山
    苏武曾观过渔翁的杰作么
    李陵倾听过渔翁的歌欢
   
    霍去病卫青都曾驻足这里
    金戈铁马构成了冰雪中的笑谈
    贝加尔湖又活了二千余年
    仍那么英俊少颜
    四
   
    梦中我慢步于勒那河中游
    深绿之茂叶托着早秋
    无际的草野在两岸平铺
    碧空浮动的云片永世悠悠
   
    儿童采野果于堤树之上
    阳光爱抚红红的石榴
    羚羊游于草丛深处
    岸树系着无人的小舟
   
    水浪溅起清新的气息
    落叶在浪尖上飘浮
    北冰洋是它的终旅
    阿尔泰山是它们的源头
   
    一叶生命浪迹于万里长途
    整个生命来归于宇宙长流
    地球是太虚中的绿岛
    生命又是地球中的绿洲
   
    岸边奇景引我继续行走
    苍崖壁立似天然的巨楼
    高傲得不肖与人问答
    只收容树木、虫蚁与鸟兽
   
    突然有许多彩蝶
    摆脱丰草茂叶的挽留
    或许它们要永远告别秋天
    奋力凌空作最后飘浮
   
    任生命如何更新换代
    勒那河情性依旧
    它仍然直赴沧海
    它仍然不舍夜昼
   
    青山眷念它,永世含情伫望
    大地送它万程,也不肯罢休
    它启程时,就报定了决心
    融入宇宙前沧海便是归宿
    五
    梦中我游览于北西北利亚
    正遇上夏晨绚丽的云霞
    时疏时密的森林
    是昆虫飞禽走兽的住家
   
    三五蒙古人牵着猎狗
    出没在山间林下
    偶尔有儿童的欢乐声
    飞来自炊烟袅起的青崖
   
    碧草开心摇曳于风中
    是上帝赐于自然的伽纱
    绿丛中又散布着天使般的笑面
    那是朵朵向阳的野花
   
    几只海狐大摇大摆
    踏着海滩上的细沙
    它们也是宇宙间的匆匆过客
    一样无奈于短暂的生涯
   
    这里有无人思考形而上学呢
    但肯定有人常与上帝对话
    无论山野多么荒芜
    只要有人就会有思维的奇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