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yangtianshui&art_num=39>发表评论] [&id=yangtianshui&art_num=39>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杨天水文集
·谈谈异议人士处境艰难的不良后果
·漫谈江苏的民运
·答复肖勇先生
·向倒下的苍鹰致敬
·为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们呐喊
·伟大的母亲--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极权主义势力是恐怖活动的总根源-致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笼统地说中国人排斥思维、酷爱直观,好斗成性、道德败坏,性格懦怯、忍让驯顺等等,就陷入形而上学的困境。或者说以为中国人的民族性格的主要成份是排斥科学与逻辑分析的直观思维方式,排斥真理意识的迷信崇拜心理,排斥利他主义(即博爱主义)的唯我主 义,排斥争取自由与公正的奴隶性格,就等于钻进了形而上学的胡同。 人类无论在哪一个研究思考的领域,一个明显的思维倾向是追求统一的普遍的即追求形而上学的结论,也就是力求在差异万端的"多"中,找出"一"的结论。这种酷爱在个性中寻找共性,在特殊中寻找一般的思维天性,是形而上学的心理基础,既给人类的生产与生活带来极大的便利,也带来极多困惑。当我们研究特殊对象或处理具体问题时,更多面临的是"多"与"特殊"的问题。然而思维能力不会止步于此境,它会继续进军,固执不懈地追求统一的普遍的一般的结论。这是人类思维的天然倾向。所谓的辩证法,是人类精神世界的一种创造。它企图在以异差与多为根本特征的宇宙万物和天性追求形而上学结论的主体精神功能之间构造一座畅通无阻的桥梁,或者说人类创造了辩证法,消解了主体与容体的对立,化除了多与一之间的障碍。这就是说在某些领域形而上学也为人类所需且依靠辩证法克服了它的不足。 但是人类想不断地战胜具体困难,不断地处理具体的生产与生活的问题,人类就不能整天躺在形而上学的结论上空等幸福,而必须将形而上学的问题留给少数人,多数人即使思考它,也只能作为一时半时的事,绝不能当作终身主要的课题。人类的主要任务是具体的,对中国现代青年也同样如此。因此我们反思民族性格是就必须尽量地避免形而上学的影响,认真观察中国人群的诸多差异。事实也如此,中国人总是具体的,它有阶级之分,个性之分,知识多少之分、民族之分、宗教之分、性别之分、年龄之分、职业之分、地区之分等等,就是每一小类中,仍然存在着千差万别。我们也同样逃脱不了辩证法的支配,仍会在多与一之间找到平衡,仍能找到不偏不倚的观点。 就思维方式而言,一些人认为中国人多主直观形象思维而缺少分析性与抽象思维之传统,这只说明了问题的一半。尽管中国思维史的实际状态表明,直观的形象思维方占一定的优势,但与之一直并存下来的科学逻辑传统一直没有中断。即使是老庄的直观主义、僧肇的般苦学(即慧学),也并未彻底地否认科学,而是认为科学的方法与结论还不能令人满意,还不是最高的绝对的知识。道家与佛学只是以为欲达到绝对知识,靠普通的观察、经验、推理是徒劳的。庄子认为普通的科学知识只能算是第一层知识,不能满足理性的深层要求,即智慧的要求,靠观察、经验、推理这类方法,认知能力无法与绝对真理一道同一起来,失望之余,他采取了审美主义的而又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人生观,并断言相对主义才是最高法则,其实践的方法是坐忘,企图以此来化解主客体之间的对立,总之他认为科学的方法与结论之上还有直观的神秘的悟道(即求真理)的方法。僧肇认为常人以常法获得的只是俗谛,必须运用般若智慧观照天地万物,才能领悟到真谛(即绝对真理)。尽管认为日常的观察、试验、推理一类的方法得不到最高的知,但他仍承认俗谛是一般性的真理。宋明理学实质上是儒道佛三学余波的大杂烩,其思维方式、研究方法、研究对象因而是道德主义、神秘主义与直观主义三者之混合,既不完全明白地反对科学,也不完全明白地提倡科学。 科学的思维几千年来一直存在,不但见诸典籍,更见诸中华民族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墨家名家的逻辑研究,两汉的天文学,晋杨泉的《物理论》与宋人《梦溪笔谈》对科学经验的总结,冶练、纺织、造纸、造桥、造船、建筑以及其它制造方面的成就都包含着大量科学结晶。英人李约瑟对中国古代科技成就之肯定是公正的。中国人爱科技的传统,经历了历代独裁统治者的摧残迫害,不但没有灭亡,而且自与西方接触之后,波澜日益壮大,今天成千上万的人忙于各门科技的研究与应用。传统型中国社会,非科学的力量占优势,现在科学以压倒的优势深入人心,生根于社会生产和生活二大领域。这样看来,怎么能一概而论,说中国人没有爱科学爱逻辑的传统呢?中国和宇宙万物一样,一直处变化之过程中。不能因为古代农业社会,因官僚统治队级的破坏,科学难以普及的现象而否认科学渗透于人心与国土每个角落的可喜局面;抵制科学的人已成少数,而且逐步地众叛亲离,日益孤立;许多劳动者,虽因教育没有到位的限制而没能很好地掌握科学的方法与知识,但他们并不反对科学,相反是科学的拥护者与热烈的追求者,他们尊敬科学家、尊敬有知识的人,他们喜爱机械与电器,敬佩工程家的才干等等,均表明他们热爱科技的心理态度,他们是科学主义的最好的顾客,是现代社会精英推广科学世界观、实现社会结构的科学化的最可靠的同盟与朋友。 中国人的道德良知的面貌如何呢?有一种论调,将中国人说得一无是处,说成都是自私龌龊之徒,甚至说成是蛆虫之类等等,这些都是偏激的议论,与事实是不相符合的。固然中国人群中由于封建专制主义数千年的毒化,当道者一心为私,市侩投机主义常得当道者之庇护,双方狼狈为奸,结伙霸占社会管理的要津,徇私舞弊,极尽欺压民众,骄奢淫佚,贫脏枉之能事;一部分劳动阶级的成员因生计所迫,小农意识未尽,因而变得自私狭隘,不关心公益与民族的长远利益,苟且于个人的蝇头微利之事务中。但是劳动阶级中的优秀分子,其他各阶级的优秀分子,总起说来就是社会精英,一贯坚持了道德的立场,日常生活中以与人为善为乐事,参预社会改新时奉行天下为公之准则,这部分人总将他人的、群体的、国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以其为活动的目标,他们是典型的利他主义者。孙中山便是这类人的典型与风范。他是古今中外道德精华的集大成者,他代表了中国文明史发端以来的所有奉行大同主义的社会改新的先驱。在他的那条道路上,先后曾行进过千百万社会精英,他们抛弃了个人的家庭的利益,将自己的全部心血献给除大害兴大利的事业。 可见现在一些人自私、狭隘、自利、愚昧、目光短浅之同时,还有另外一些人心底无私、真诚坦荡、一心为公,手擎大同旗帜,竭力于科学和民主的宏伟事业。他们的影响日益增大,他们的朋友越来越多,他们的事业日益兴旺,他们代表中国人道德面貌的正统。尽管人数上还没有占优势,但历史从不单以人数的多寡衡量力量的大小,他们才是历史的方向,才是真正的中国人道德风范的主体特微的代表。 中国人是爱好和平的还是好斗成性的呢?不能一概而论,中华民族整体上对外是爱好和平的,很少主动地侵略过它国。就内部而言,许多人因缺少宽容的观念而不能与周围的人和平共处。心胸狭隘必导致处处以他人为假想之敌,将一切异己的意见行为、生活习惯,总之将一切异己的文化统统置于攻击诽谤之下,心拒之,目怒之,言斥之,于是相互间遂生无数争吵、对立、不和,凡此种种,皆为人格没有普遍地民主化因之而不能容忍接纳他人自由意志的恶果。 也可以这样说,一部分中国人爱好和平,他们主要是劳动阶级的代表与整个社会的精英,他们在与人交往及参与社会改新运动中奉行和平主义,视诽谤、人身攻击、武力相攻为落后野蛮的行为方式并予以坚决的摒弃,保持和而不同的民主精神与民主作风,既能容忍或曰宽容他人的自由意志,又坚持自己的主张与个性,他们的人格已进入民主型人格的状态;另处一部分人酷爱暴力、诋毁等野蛮的攻击性的行为方式,他们或手握大权,或沦为权霸之附庸,容不得相反的意见,听不见民众的呼声,拒绝与民众协商,对保守的特权小集团之外的意见、人员、活动、利益等,一律采取打击与排斥压制的态度,如果人群的呼声强烈了,他们就采用直接的凶残的暴力,向国民举起屠刀,89.6.4血案便是一例。这部人的性格深处隐藏着大量的野蛮与尚暴意识,什么尊重自由、宽容异已、和平共处、平等竞争等等都是他们不能容忍的,在他们看来都是与他们私利格格不入的敌对势力,因此诬它们为毒草或精神污染。 目前爱和平的中国人正与爱暴力的中国人进行较量。前者的武器是和平,后者却报之以暴力。这场较量必将以后者败,前者胜而告终。全世界都支持前者反对后者。中国人必将普遍地由狭隘好斗主持国政转入文明的热爱和平竞争的力量主持国政的轨道。 中国人与世界各国人一样,既有爱艺术的也有爱科学的;既有有神论者,也有无神论者;既有善良的,也有凶恶的;既有爱和平的,也有爱暴力的;既有人格已现代化了的,也有人格充满愚昧、野蛮、尚暴等传统性情的。 为什么一部人爱实业、爱科学、爱艺术、爱和平、执着于行善嫉恶呢?即他们的动力何在呢?因为这部分人在求生存发展的过程中,深知采集、狩猎、种植、制造贸易等实业对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意义;深知研究客观世界法则的各门科学与研究主观世界法则的心理科学对改进人类生产生活的办法,增进人类物质与精神幸福的重要意义;深知只有在艺术活动中也就是只有在歌舞、音乐、绘画、雕刻、建筑、装饰、吟咏、写诗、写作、游山赏水等活动中,才能使精神得到最大的愉悦与满足,领悟到了艺术活动对生命精神的重大意义;深知和平共存、平等竞争、各尽所能是促进人尽其才、同富同安的根本条件,最后深知,善是共同幸福的必要条件,恶是人际关系的败坏化的祸根。谁构成了劳动阶级的主体部分呢?就是这些人。这部分人的精神世界充满了创造性,积极性和主动性,他们不屈从于权钱私欲、个人安乐的诱惑,摆脱了不敢向自然压力、邪恶势力、金钱崇拜、人性弱点挑战和抗争的奴隶性。中国的实业自原始社会采集狩猎畜牧进化到农业文明,继而进化到了今天的半工业文明;中国的科技自钻木取火,五行学说,青铜器的冶炼,地震仪与浑天仪的发明与运作,各种桥梁技术的应用,到今天的机械电子,化工微电脑到处称雄;中国的艺术自古朴雄健的青铜艺术,五彩斑澜的汉锦,令人叹服的石刻,独具一格的建筑,妙结人工与自然之巧为一体的园林,处处都透露着天地意识的书画诗词,内容丰富、技巧娴熟、雅俗共赏、包含着深刻的文化意蕴的古典名著,到今天中西会通、百花争放;中国的和平精神自尚书时代的"既睦九族 ,协和万国",墨子孟子的反战主义,许多王朝对外实行和平邦交政策,到今天的劳动阶级多数人奉行和平友爱,互帮互助;中国的道德,由古代特权阶级思想与实践的断裂,到今天劳动阶级初步完成了道德思想与道德实践的统一等等,都是这类中国人勤奋思考,艰苦劳动,勇敢斗争,大胆创造的结果。为什么另一部分人恰恰反对并破坏中国实业、科学、艺术、和平主义、道德呢?这是因为这些人不是站在压迫者的位置,就是站在压迫者帮凶的位置。他们构成了人群中最落后保守反动的力量。他们屈服于私欲,权势,金钱的压力,浑身充满了卑鄙的奴性,或者说他们是人性中与人群中黑暗势力的奴隶,是野蛮黑帮的走卒;他们酷爱暴力,并以此为手段反对一分人文明进步的呼声、活动与体制改新,私欲、私利、权势、金钱、暴力是他们的人生目标,手段与归宿;他们选择最愚昧的,排斥最开明的,所有能够给多数人带来普遍幸福的活动与办法,他们都丧心病狂地加以压制和打击,他们捍卫少数人的私欲与私利,在以往二千余年的封建极权专制社会,压迫者为此目的不惜百姓血流成河,不惜城乡纷纷化为灰烬;为了少数人穷奢极欲、吃喝玩乐、挥霍铺张,他们拼命地加税、增捐、卖官卖爵、滥发钞票、侵占盘剥劳动阶级的劳动成果;他们垄断重要的经济部门,任用私人,以裙带关系网把持分配与经营大权,结伙拉帮共同偷盗国库,并以国家机器为后盾禁止民众争取自由经营实业,争取和平平等竟争的经济权利利,凡此种种遂导致中国缺少健康的财产制度,健康的企业制度,健康的市场机制,久久地陷在半农业或小农业仍然遍布国中的落后状态。他们表面上大喊科学实际上一心忙于私利,上下拉拉扯扯,吹吹拍拍,心思均花在如何投机取巧,如何徇私舞弊,如何掩盖罪恶证,如何结党营私,如何损公肥私与假公济私等等祸国殃民之恶行之上,于是小、中、大学的学费越来越高,使得诸多学童学子读不起书或背着沉重的家庭欠债的包袱勉强就学,于是真正的德才兼备的科研人员、教师、普通工人过着清苦的日月,为一间房子痛苦半身,为一套体面些的衣服发愁,平素不敢放开肚皮吃鱼吃肉,加之长期待遇低下,营养不良,许多优秀的知识分子英年早逝;于是农民被折腾得为了应付生存而绞尽脑汁,筋疲力竭,于是个体户与私营业主在名目繁多的摊派与高额税率面前终日惶惶不安,于是科普费用人均只有几分钱到一角多钱,于是大量的专业人员流失海外,于是一些校园的讲台上充满着假话谎言、陈词滥调;于是几乎是所有的媒体充满了为罪恶辩护的可耻的混淆黑白、颠倒是非的弥天大谎,教育本应该教导人说真话,办实事,教会人掌握生活的基本技能以及造福人类的思想与才干,然而却被少数人变成了压制真理,维护特权的传声筒。东方亚细亚的历史特点必须对些负责。五十多年来的新的极权暴政是这种种罪恶的凶恶的制造者。这部分人也提倡艺术,但他们提倡的是假艺术,至于真艺术他们则全力以赴地反对。艺术贵在真。描绘人性的真相,叙述善恶的真相,揭示社会的真相,说密感受的真相,是真艺术的必备内容,总之真实与真情是真艺术的灵魂。然而他们对真字怕的要死,恨得要命,因为真艺术一旦流行,他们狭隘卑鄙之心性与所有恶行的真相就会被暴露到历史的审判台上,成为众矢之的。因此他们对奉行真艺术的人总是施以残酷无情的打击,将这类艺术家排斥在好职业好岗位之外,直至将他们赶进北大荒、牛棚、大西北、监狱、劳改农 场以及其它野兽都无法忍受的荒凉边疆与落后农村,直至以折磨致死和枪毙为手段从肉休上消灭他们。而对一些艺术领域的江湖骗子,他们真是仁慈到了极顶,双方臭味相投,一方发放诱饵,一方出卖灵魂。反对真艺术的人将好岗位、好职业、轿车洋房、荣誉桂冠、文艺界的管理权力、在文艺界拉帮结伙的权利、在社会上欺世盗名的权利等等,都赐给了那些文艺骗子或半吊子文艺无赖,于是双方结盟、制假、售假、弄得假东西铺天盖地,横行人间。他们的骨子里最反对和平,用刀枪对待手无寸铁的要求文明权利的人群,片面地宣扬马克思主义,用阶级斗争理论为残暴的压迫屠杀行为作掩饰与借口,而对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提倡并肯定劳动阶级的普选权却闭口不谈,那些追随他们一道压制和屠杀民众的人,那些赞成他们所作所为并大拍他们马屁的人,统统被他们网罗进特权权力体系,依靠剥削挥霍劳动阶级劳动成果而安享富足,花天酒地。这表明他们奖赏赞成暴力,支持暴力,酷爱暴力的行为,而而惩罚一切与之相反的行为。他们的奖惩模式完全反映了他们崇尚暴力的非理性的心性。他们是谁呢?他们是人类历史上的特大犯罪集团主犯-中共保守派要人。由以上简述可见,凡善的即有利于劳动阶级物质与精神利益的,他们都持反对的态度,行疯狂的压制,凡恶的即凡不利于大陆国民的普遍的物质与精神福利的而只有利于人数人私欲私利与特权得以无止境横行霸道的思想、活动、方法、体制,他们均持赞成的态度,并不惜以向民众大开杀戒的手段予以巩固和保护。综上所述,劳动阶级的优秀分子与社会精英是一类人,压迫剥削他们的中共保守派又是一类人。前者以实业、艺术、和平、善为目标为手段,为事业,时时为之付出艰辛的劳动,创造了丰硕的成果;后者以私欲、私利、特权、暴力、虚假,为偶像,为目的,为手段,为职业。二者之不同,犹如水火之不同。二种人并存即致力于实业发展的人与破坏实业发展的人并存,真爱科学的人与假爱科学的人并存,热爱真艺术的人与维护假艺术的人并存,爱和平的与尚暴力的人并存,真诚的人与虚伪的人并存,尽力为善的人与竭力为恶的人并存,追求民权与践踏民权的人并存,这才是中国人的真相。但是我们有信心宣称:代表特权群体的反对民权民生的中共保守派进入坟墓的日子不远了,代表并追求民权的力量必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完)1994年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