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2000年十二月,就是我本人经历了十年牢狱之后的半年,我第二次到了杭州,据说这个美丽的城市,吸引过无数游客和热爱自然美景的人。这个时候的杭州,和八十年代的杭州相比,外观上有了很大的变化。

   那时,我主要在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经营服装批发。感到城市外观的变化,并没有引起多少人心的变化。市场上,你可以时常看到外地来的商贩,多数拂晓到达市场,然后挑选好服装,坐上长途大巴,返回原地;那些摊贩,多数完好遵守市侩原则,见到有利可图之人,满脸堆笑,极尽讨好卖乖之能,而一旦发现对方无利可图,立刻换个面孔,转眼之间冷漠得惊人;周遍的那些居民,基本全都是依靠房租增加自己的收入,他们在租金上,也同样严格遵守市场经济规律,根据供求而调整房租。这些纳税人,也如同张林所说的那样,“如同蝼蚁一样,低着头,拼命地找口吃的,苟且偷生”。

   就是说,城市外观的变化,根本没有提升他们的精神水准,也同样没有实现他们的公民政治上的文化上的公民权利。在官僚阶级面前,他们除了纳税,只不过是免除饥饿的动物罢了,还没有享受到人类应该享有的尊严和权利。

   1.遇到几个吵架妇女

   大概是十一月十九日中午,我告别了贵阳一批坚定的,非常富有团队精神的民主战士,卢勇祥、李任科、曾宁等等,登上了贵阳到杭州的火车。沿途除了回忆和他们的友好交流,就是不得不忍受中国大陆管理得最差的列车的脏乱和拥挤。二十日晚到了杭州。

   在验票口,见到一个旅客问一个妇女:“地图多少钱一张?”答曰:“五元。”问:“两元钱卖不卖?”那个卖地图的妇女,顿时脑门上青筋暴起,大喊起来:“你道是粪便,也不止两元。你是拿我开玩笑!”旅客也是个女的,开始有点纳闷,接着有点生气:“你不卖就拉倒,干吗要这样铳人?” 卖地图妇女更加生气,有点失去节制了,继续喉叫:“那些王八蛋厂长经理,拿我开心,想嫖老娘,嫖不上,就叫我下岗。你算什么东西,也来拿我开心?还要我全家活吗?我拿来也不止两元!”那旅客也高声回应:“你全家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有本事找共产党拼命去,在这里逞什么能!”,两个女人,吵成一团,难分难解。

   这个时候,我打量了那个妇女的微型报摊,两尺见方的小小的简易桌子以及地面上,放几本杂志,几份报纸,十几张地图。人大约三十多岁,面黄肌瘦,五官端庄,只是面部和神情,到处都显示出仇恨和苦闷的痕迹。心想:“又是专制腐败的牺牲品!”这个时候,有几个人劝说他们,我也参与了,劝走了那个旅客。路上,那旅客说:“真讨厌!她毕竟还没有被强奸啊!我的一个同学,被我们县一个头头骗奸了几年,说好为她找门路,长期霸占他,到现在还没有着落,不过是每个月给她千把块钱花花。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呀。”我说:“那卖地图的也值得同情,被那些禽兽厂长经理们坑害了。理解她的心理背景,就不觉得她可恶了。”那旅客眼睛一翻,对我说:“你有毛病吗?我同情她,那谁同情我理解我?共产党弄得人人自危,我管得了谁?”一看她那要吵架的样子,我赶快走了。心想:“又是一个共产专制的受害者,心理失衡,由于受到国家的危害太多,苦水没处倾倒,遇到什么人,都可能发泄仇恨和不满。”

   刚刚出站,看到一群妇女,围住一个老外,还有几个妇女,骂成一团。她们的杭州口音,叫人半懂不懂。一个刀条脸女人骂道:“老娘刚刚找到客人,比你先,你为什么抢我的生意。”另外一个黑瘦女人,也不甘示弱,骂道:“你能做你妈老娘?客人喜欢跟哪个,就是哪个客人!他脸上写着是你的客人?不要脸!”

   我对身边的看闲妇女:“都是找饭吃的,朝朝见面的,大家让着点,还有下次呢。有什么好吵的?”她说:“谁都不怪,都怪老共腐败,我们原来都有很好的厂子,现在都垮了,只好自谋职业,你不吵,每天有了生意,就被别人抢走,我们的孩子还吃饭不?大哥,你不要唱高调好吗?我们也不是天生喜欢吵架,还不是逼出来的!你叫那些官太太,那些厂长经理的小老婆,会到这里来吵?她们撒到厕所里的,也够我们一家活几年的。”

   我一时无言以对,想想她的话也不无道理,如果这个国家的官僚阶级,不是那样疯狂地腐败,将国民基本生存的空间围剿得越来越小,她们不是安居乐业,就是发财致富,哪里会没事,会跑到这里吵架呢。

   那两个吵架妇女看看就要打起来了。见到那个老外非常窘迫,不知如何是好,我上前隔住她们,同时问那老外道:“发生什么事情?”那老外用英文说:“我从西德来旅游,这里一个说西湖宾馆好,一个说她的宾馆好,我不知道哪个好。你住过西湖宾馆吗?”我回答道:“还没有,但是离这里不近。”又对几个妇女说:“你们不要吵了,这个老外,是我朋友,我来安置了。”说完,带那老外,到了路边一个出租车边上对司机说:“他是我朋友,在起步价之内,为他找一个三星级宾馆。”司机答应了。我又告诉那老外:“看计程器,起步价之内,有不错的宾馆。”

   就这样,如释重负,乘公车到了杭州东北郊的石桥。这里有我熟悉的乡亲,房租、蔬菜的价格,比城里便宜,我感觉自己需要在这里休整一下了。

   2.石桥居民的诚信

   石桥是个镇,这里的石桥由石桥镇的几个村子组成。附近有包括杭州叉车厂在内的很多工厂。附近的小区,很整齐,结构造型整齐划一,所不同的仅仅是各家的内外瓷砖,略有差异。一般是四层,,每间都有专用的卫生间和厨房,二者合在一起,外加一个阁楼,阁楼没有专用的卫生间和厨房。房东一般住二楼,其它各层一律出租。一般每家一年的房租收入在三、四万到五、六万,高些的要达到十万左右。这里的居民,仅仅靠房租,就饱暖有余了。几年一过,当造房子的成本收回后,他们和子女,就可以一劳永逸地享受房租。

   房租的价格大体是:阴面的东面、西面、北面的房间,没有阳台,常年不见阳光,价格是180元到200元人民币一个月;阳面有阳台的,中间房间,250元人民币一个月,两边房间顶部有坡面的,230元人民币一个月;阁楼,150元人民币一个月。

   小区多是农民的拆迁后安置小区,但是这不是一般的安置,而是当地政府官员有意识的安置。当地政府规划好后,要求农民一律原地造房,不然走路,钱不够,向亲友借,再不够,政府贷款十万。这里的农民历年依靠原来的房租、小生意、上班等等,已经有了积蓄。加上贷款,很快一个个规划过的新式别墅式小区,相继完工。

   杭州郊区的镇子,都很繁荣,物质上大多有城市化的气象。不似南京的城市,出了城区,就是农村。龙潭镇、尧化门镇、燕子矶集镇、麒麟门、马群、汤山、双闸、上新河等等,基本上都是破烂不堪的,根本无法和杭州的郊区相比。

   中共官僚体系的腐败,无论哪里,不相上下,一样地吃喝嫖堵,一样地盗窃国库,一样地公开打劫人民;但是他们的责任感,倒是颇有悬殊。南京的郊区建设,和杭州郊区的建设,有如此差距,就是一个明显的事例。

   杭州石桥的居民,要比城里面的居民,多了许多和善与诚信。租房不用书写契约,房东只要说租给你,交点押金就 够了。房租一个月一付,房东也不写收据,但是绝对没有任何房东会赖帐。如果你要不租了,提前半个月,说一声,房东不会有任何怨言。在马列主义文化强烈地腐蚀毒化华人灵魂、污染中华社会风气的毒雾中,能够分享杭州北郊石桥居民的朴实、良善与忠信,真是一种金钱买不到的收获。

   在这里的石桥南苑,我租了房间,暂时住了下来。

   3.干净的公厕和暂住制度

   在石桥附近,小区的厕所经常打扫的非常干净。有天遇到一个保洁工,问她待遇如何,她说:“兼职打扫五个厕所,每天两次,四百五十元一个月。”附近的江干区的华丰村那里,也遇到过这样的妇女,那个妇女专职负责七个厕所,月薪是七百元。这两个妇女,都非常谦和,每次看见她们时,她们都低着头,拼命地工作。她们刚刚打扫过的厕所的干净程度,比南京的很多写字楼更干净些。

   那么她们的工资从哪里来呢?据当地负责管理的人说,这些开支都来自外来人口交纳的暂住费。石桥本地的人口是一万多,而仅仅到石桥派出所登记的外来暂住人口是四万多,估计没有登记的最起码在四五万以上。外来人口一年的暂住费是四十五元(名义上五元是暂住费,四十元是包括垃圾清理、环卫在内等物业管理费),四万人交纳的暂住费一年是一百八十万左右。这些费用归当地的村委会收取。那么这是变相地收取暂住费用,还是的确需要这样的物业管理费用?物业管理费用应该找房东交纳,因为房租中就应该包含了这样的费用。向外来人口收取这样的费用,是不合理的。这种榨取外来人口的现象,在中国是普遍的。

   4.城管队无所不在

   在石桥南苑北大门左手西拐,百米左右,有个新华工业园区,还不到着这个园区的门口,大马路外边的自行车道的外面,有一溜人行道,约五米宽。这里既是很多下岗失业者、进城谋生者的找口饭吃的地方,也是虎狼般的城管队增加收入的地方。这里早上有四、五家早点摊子,卖油条、箭包、馄钝、拌面、包子、油饼,等等,只能营业到八点半,每家必须每个月交纳300元人民币的管理费;晚上这里有三、四家大排挡,卖各种家庭炒菜,各种煲,也卖面条、炒粉、炒米线一类,就餐者,都是打工群体,每家每个月要交纳管理费人民币600元。

   这也是中国特色。在百姓的头上,除了党政军警企的中共官僚们,后来又都了城建局下属的城管队。熟悉这个机构的人,都知道城管队人员,象虎狼一样,到处侵犯人民的基本生存权利,很多时候,他们完成了警察不好意义公开实施暴力的工作。

   就在张林还没有到达杭州的时候,某天下午,在石桥南苑北中门门口,一个河南的小伙子,在卖橘子,他清瘦而心细,慢慢擦他的秤杆,三轮车干干净净的,大约有百多斤橙黄色的橘子,躺在车厢里面,偶尔见到行人,他总是憨厚一笑,说声:“大哥大姐,买点橘子吧,刚摘下的。”

   突然一辆白色的城管卡车,飞驰而来,下来几个凶神恶煞的城管人员,折断他的秤杆,抬起他的三轮车,就往卡车上仍。他苦苦哀求说:“大哥,我这是找口饭吃,家里没地可种。”城管人员说:“别废话!没地种找胡锦涛去!不要在我们这里扰乱。”那小伙子还是哀求:“大哥,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就是有地种,也不赚钱。我来找工作,还没有找到,老婆孩子等我回去买米下锅啊。” 城管人员说:“不要在我们面前罗嗦,你家困难,谁家不困难?不抓你,领导就命令我下岗,我的老婆孩子不要买迷吗?快,连你人也上车!”猛烈的推搡下,那个为了口饭的小伙子,寡不敌众,哀求失败了,没有人怜悯他。城管人员,对待他,万般类似于老鹰抓捕小鸟。就这样,三轮车和那个小伙子,一起被强行抬到车上。到了城管队,等待他的是罚款200元人民币,还要没收他的车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