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抗日的精神永垂不朽]
杨天水文集
·秦永敏--民主的一个航标
·《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战争不可避免》
·《伟大的七一》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日的精神永垂不朽

    八月十三日 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中华民族一身酷爱自由、和平、主权与尊严,历史上一次又一次地遭到异族的野蛮入侵,值得骄傲的是,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停止过抵抗,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掀起强大的反侵略战争、反异族暴政的起义浪潮,直至将侵略者赶出国境,直到推倒异族暴政或异族人挟持的暴政。自1931到1945年的抗日战争的历史,再一次表明中华民族酷爱自由、和平、主权与尊严的光荣传统是任何野蛮残暴的力量都无法消灭的;表明中华民族在自己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为了维护民族的自由、和平、主权与尊严,总是勇敢无畏、视死如归地高举起反侵略、反压迫、反强权的旗帜。 视死如归地维护民族的自由、和平、主权与尊严,便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华民族的斗争精神,也是以往全部中国史上中华民族的奋斗精神。这种精神在振兴中华民族的道路上,必将永垂不朽,成为多数华人奋斗进取、卫国爱民的高贵的榜样。 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吧。 1931年,凶残蛮横的日本法西斯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吞了东三省,日寇与满清遗孽共同组建的伪满洲国将东北变成了人间的地狱,对我们三千万东北同胞实施了灭绝人性的压迫与屠杀。但是几乎是赤手空拳的东北人民,没有被侵略者的淫威吓倒,他们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抗日斗争,先是马占山部,给疯狂傲慢的极端嚣张的日寇以沉重的打击;后是杨靖宇、周保中、赵尚志等领导的抗日联军,在缺少外援的情况下,在常人无法忍受的饥寒交迫,敌兵紧逼的困境中,坚持了很多年的惊天动地的斗争。就是到了吃树皮、草根、雪块的时刻,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动摇。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呢?这就是视死如归的抗日精神。 1932年,企图亡我民族、吞我山河的日本侵略者,又在上海挑起战火,中国的抵抗部队,以十九路军为主力,与日寇展开了殊死的搏斗,抗日军民的鲜血洒启蒙了淞泸平原的河沟、田野、村庄和城市。这是一种甚么精神呢?这就是视死如归的抗日精神。 1933年的长城抗战中,二十九军在喜峰口一带英勇抗战,在装备低劣、缺少弹药的艰难困苦之中,常以大刀队夜袭敌营,砍掉了日寇的骄横气焰,砍出了中华民族的无畏气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呢?这就是视死如归的抗日精神。 1937年7月7日,日寇阴谋策划了芦沟桥事变,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于是华北、华东陷入战争的火海,接着华南、华中相继遭到了日寇铁蹄的蹂躏;于是中国人民展开了全面的抗日战争。中华民族不能容忍异族人的野蛮入侵,不甘心做日本军国主义的奴隶,不愿放弃民族生存的权利与尊严。在数千年酷爱自由、和平、主权与尊严的,不容侵略与压迫的光荣传统的激励下,在国民政府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建设新中国的旗帜下,举行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规模巨大的反侵略的英勇抗战,每一条战壕,每一道防线,每一条河流,每一块田野,每一个村庄,每一座城池都被为国捐躯的军民的鲜血染红,千百万革命的将士,千百爱国青年,千百万不愿做亡国奴的普通国民,在战争中献出了可贵的生命。这些人当中,有国民党人,有共产党人,有民主党派人,还有众多的无党无派的爱国者。刘桂五、佟邻阁、赵禹登、范筑先、王铭章、饶国华、寸性奇、唐维源、左权、张自忠、马本斋、戴安澜、彭雪枫等等就是这些人中的杰出的代表。当时数百千万牺牲于战火的抗日将士与爱国者,将个人与家庭的利益完全置于民族救亡之下,蔑视日寇猛烈的炮火,终以极端落后的装备,与盟国一道,打败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全面侵略,挫败了日本战犯亡我中华民族的狼子野心。这是一种甚么精神呢?这就是视死如归的抗日精神。 1931年至1945年的漫长的抗日岁月中,中国的抵抗力量没有因自己国家的贫弱而气馁,中国的军队缺少枪械、弹药、服装、食物、药品,常在饿着肚子、穿着草鞋,在平原山地、林中雪野,频频打击装备优良的日寇,许多抗日将士,子弹没有了,就用刺刀;没有刺刀,就用枪托;没有枪托,就用石头;没有石头,就用双手;双手伤残了,就用牙齿,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几万里山河,到处都留传着他们悲壮的英雄事迹。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呢?这就是视死如归的抗日精神。 在漫长的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包括众多华侨在内的几万万爱国同胞,在海外,在大陆,在前方,在后方,无私地投入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之中,种田的、做工的、教书的、上学的、经商的、当公务员的、从事自由职业的爱国者,都不遗余力地出钱出力,最令人感动的是那些因战争失去亲人与家园而沦为乞丐的小流浪者也捐上仅有的几个讨来的铜子,还有双亲中只有一方是华人的不少外国人,也义无反顾来到中国投身于伟大的抗日战争。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呢?这就是视死如归的抗日精神。 在整个抗战过程中,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是中华民族的奋斗支柱,它激励着每一位爱国者,激励着每一个爱国的党派,激励着每一个仇恨日本侵略者的有正义感的中国人,激励着每一个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华民族的成员。 视死如归的抗日精神将永垂不朽!这就是历史给予现代每一位民主型爱国者的最高贵的礼物。(完)1995夏于江苏南京东郊龙潭监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