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中国两会公开信公开信
·杨天水:郑贻春思想如电闪雷鸣
·杨天水:良心作家和良心律师
·杨天水:张林的明天 可能遭逮捕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民智已开,人们普遍地拥有思想的能力,并且拥有正确的思想,是中国大陆的一大特点。到处都可以遇到正确的思想,有时候,你会意外地发现,民间蕴藏的思想光辉和思想家的睿智,超乎寻常。

   1、历史将淘汰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

   这是一个普通女孩子的结论。她说起话来,从容不迫,谦逊而自信。火车行驶在湘中大地,一群乘客自然而然攀谈起来。说到专制主义和无限腐败之时,这个自称是从江西到昆明走亲访友的农村女孩,谈了农村的官僚腐败、民主选举只是形式之后,以一种先知般的口气,淡淡地说:“专制主义,只照顾少数人的利益,因此而是反人民的。当人民思想上还很弱小,国际上又没有外援的时候,专制主义当然就能够依靠放纵官僚阶级的腐败而获得统治帮凶。但是当今的世界变化了,人民普遍地拥有知识,拥有鉴别能力,普遍地从精神世界否定了专制主义,普遍地不能容忍世界历史上罕见的中国官场的腐败。国际上自由民主世界,又那么强大,强大到足以打倒任何专制国家、专制势力。普世的自由民主思潮,加上国民的觉悟,以及自由民主阵营的压倒性的力量,决定了我们的时代历史将淘汰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共产党企图一百年不变,真是好笑,说明它的头人们非常愚昧无知,不懂得世界大势。它的专制如果能够撑上三十年,我都算它长寿。”

   中共专制派及其文化帮闲,甚至是有博士硕士学衔的帮闲,经常污蔑中国国民的素质,否定国民的智力的思想的进步,以此作为中国只适合专制的理由,在这个普通农村女孩以及众多的农村觉悟者的面前,不攻自破。任何为专制主义的辩护,都是一种恶毒的说理,这种说理的背后,是卑下的自私和胆怯,它们以歪曲事实为基点,以特权利益为保护对象,以苟且偷生于专制势力之下分享残茶剩饭为动机。

   2、共产党的城市千人一面

   在去昭通的火车上,遇到了两个民间思想者。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瘪嘴,平头,头发有少许花白,一看就是个体力劳动者,按他自己的说法,是炼钢厂的工人,我想他那枯黑的面色,可能就是炉火熏烤而致。

   开始默默不语,熟悉之后,言及云南的很多城市面貌时,他侃侃而谈:“什么大理呀,曲靖呀,昭通呀,昆明呀。共产党的城市,都是一个模子,千人一面。没有整体的规划,楼房都是乱糟糟的,任何建筑,包括房子、道路、桥梁,都是腐败工程的产品。哪条河水是清净的呢?共产党是全人类最著名的污染大师,不但污染人类的心灵,也污染人类的家园。”

   “最初共产党依靠没有知识甚至是仇恨知识的流氓无产者造反起家,胜利之后,这类人掌权,根本不懂得如何治理国家,更不懂得如何规划和建设城市,只知道忘恩负义,抛弃农村的原配妻子,在城市里另娶新欢。”

   “西方早在百多年前,就出现了花园城市的理论,然后按照科学和民主的精神,按部就班地建设他们的城市和家园。可是共产党开国时候,最高领导阶层,即使有点文化知识,也不过是专制主义的文化知识,心灵深处仍然属于大老粗一类,那班大老粗带领地方各级彻头彻尾的大老粗,既不知道借鉴西方各国的城市建设理论,更不尊重专家学者,经历了几十年的盲目建造,将中国的城市弄得个个一身是病,很多城市由于缺少总体规划和腐败工程的影响,都成了丑八怪。”

   “现在的干部,尽管都是大学毕业的占多数,但是他们不可能真正关心城市的长远发展,面子工程和腐败的需要,迫使他们个个成了短期行为的奴隶。还有,几乎是所有的城市已经被他们的前任们,摆弄得满身是病,就是有个把用心的官员,面对满身是病的城市,也感到无从下手,力不从心。”

   “既然共产党的城市千人一面,我劝你们不要花费很多金钱,跑很多冤枉路,去旅游这个城市,那个城市。倒不如静心思考,如何改造这样的城市。”

   这个普通工人的一番高论,令人醒悟,也令人刮目相看。到站之后,我们分手告别,他就象一颗流星,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3、专制主义是万恶之源

   同样是在去昭通的火车上,一个重庆的老年工程师,和我们进行了深刻的交流。这是一个相貌堂堂的温和长者,痛恨专制和腐败,溢于言表。

   他说:“我们社会的所有罪恶和弊病,其主要根源,不是人民素质低下,而是专制主义霸道横行。你们看,掌权的个个腰缠万贯,子女们个个不是富翁,就是出国。整天忙于吃喝玩乐,国库成了他们荒淫无道、奢侈挥霍的家私。如果听凭公平的竞争,他们很多人,根本不具备充当国家公务人员的资质,但是专制主义需要奴隶和庸人,需要吹牛扑马之徒,大腐败需要小腐败作为他们的社会基础,小腐败需要大腐败作为他们的政治靠山,因此,奴性足者,准奴隶者,平庸之辈,就有了春风得意的舞台。由此而上行下效,无官不贪,政由贿成,廉耻丧尽,庸人治国,国民遭殃。”

   “象我这样一直坚持操守的人,做了一辈子工程师,连房子也买不起,儿子大学毕业,只有在小地方打工。孔老夫子说过:公平合理的社会,就应该做到‘壮有所用’,这么多的大学生毕业后就失业,‘用’在什么地方呢?是我们民族的损失,也是我们百姓的痛苦。而我们花了辛苦而成的积蓄,供养他上大学,但是这个国家的就业市场早已被腐败破坏得越来越小,最后他无法养活自己,很多时候,还得依靠我们的帮衬。一个大学毕业生,哪天才能买得起房子呢?很多大学毕业生没有就业的空间,你还吹牛你的进步和政绩,好意思吗?树要皮,人要脸,但是专制制度最后将官僚阶级转化为不要脸的群体。一个国家的官僚阶级不要脸了,我们百姓哪里会有好日子过?”

   “毛泽东,算不上英雄,如果英雄的标准是能够让国民安居乐业的话;也可以算是个英雄,如果一个暴君诡计多端,心肠冷酷,杀人如麻,为了自己的权力,毫不怜惜天下苍生也能够称为英雄的话。他自掌权的那天起,就开始破坏我们中华民族的社会进步。”

   “毛泽东最大的罪行在于消灭中国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消灭中国的传统文化,发动全国国民互相仇恨斗争。反右、大跃进、文革,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三次巨大的社会性的、经济性的、文化性的破坏。这就将中国摆布成真正的东亚病夫了。”

   “邓小平的改革,比毛泽东进步些。但是他只改了一点点,仅仅在经济上做了点恢复性的改革。他和后来的江泽民都拒绝政治改革,因此就出现了中国社会巨大的两极分化,和巨大的道德滑坡。”

   “说到道德滑坡,有件事情,可能你们还没有听说。我是土木桥梁工程专业的,西南很多铁路、桥涵洞的营造,大多数参加了。在修建昆瑞铁路的时,有个民工重伤,本来有救,但是如果他活着,工程队的老板就要花费很多钱,负责他一生的生活费用,如果他死了,只需要花几万元赔偿一下可以了事。为了自己的钞票,这个老板设法将这个重伤的工人害死了。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目前的改革,拒绝民主化道路,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两极分化,一个就是道德滑坡。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完全是骗人的鬼话,一党专政下的社会主义,只会坑害中国。”

   4、山村里的思想家十月上旬,到了滇南的个旧,这是个有点特别的山城,两面都是高大的山脉,小小的城市中间,有个小小的湖泊,气候非常凉爽。就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山村里,我拜访了一位纯粹是民间的知识分子。

   他是回族人,也信仰伊斯兰,因此是个穆斯林。谈到伊斯兰时,他说:“伊斯兰的精髓是博爱、平等、自由、民主。但是伊斯兰被中国回民的一些习俗和阿拉伯世界的一些教派,弄得狭隘了。而一些极端的宗教组织,举伊斯兰圣战之旗号,又误导了世人,以为伊斯兰是极端的宗教,是好战的宗教。其实真正的伊斯兰提倡和平,反对极端。目前的几个圣战组织,完全不能代表伊斯兰,恰恰相反,它们是反伊斯兰的。”

   “中国社会自共产党掌权以来,就进入了歧途。专制主义使多数人,成了物质利益和政治权力的追逐者,这样的国家和社会,就必然缺少统一的符合人类良知的道德准则,怎么能够不乱?哪来的稳定?当人心已经败坏到否定永恒正义的时候,仅仅将个人的利益,即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作法则的时候,社会还会有稳定?官方的宣传真的是颠倒是非,混说一通。”

   “农村问题,是中国社会的最重要问题之一。但是目前中国农村问题的中心,仍然是自由和民主的问题。离开这个前提,空谈什么解决三农问题,不是缘木求鱼吗?我们农民不应该享有组建自己的独立农会的自由吗?不应该拥有真正的选举权、罢免权,和政治参与的权利吗?不应该享有土地的所有权吗?农民不享有土地的所有权,还能够叫农民吗?乡、村两级的党的组织,不应该废除吗?既然要实行村民自治,还有什么必要多一套太上皇的班子呢?这不但是束缚村民自治,也是在浪费纳锐人的财富。乡村要实行民主自治,首先要废除这里的共产党的党委和支部的,作为社会管理机构的专制的浪费纳税人财富的惯例。”

   “目前世界,阻挡世界大同的,有三个主要的因素:专制主义,极端的宗教组织,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经常奉为圭臬的国家主义。”

   谈到宗教时候,他说:“斯宾诺沙认为,自然、实体、神,是一个东西。这样的结论是错误的。这种结论,很容易导入万物有灵论,模糊了‘造’与‘被造’的关系。万物一定是被造的。能够有没有原因的结果吗?”

   “古代印度的释迦牟尼和中国古代的老子,在这个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但是他们离绝对真理都只差一步。老子讲到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个‘自然’不是人们理解的自然而然。理性思维也是有缺憾的,老子最大的贡献在于突破了感性思维和这种理性思维的缺憾。”

   后来我思索他的谈话,是否有这样的意思呢?就是说释迦牟尼的原始佛教,不承认灵魂不灭,因而没有导入永生的概念,但是释迦牟尼已经接近了造物主;而老子的自然,就是类似于造物主一类的实在和概念,只是老子没有明确地由此而指明造物主的存在,并创造宗教。或许他的意思是,人性的信仰需要,是天然的,这种信仰需要,不是理性能够解决的,因此宗教就有了它的必然性和绝对性。

   破旧的房子,矮小的身材,睿智的目光,以及很多我还无力理解的哲学研究结论,是这个民间思想家的生存环境和思想财富。

   以上几个人的故事,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自由民主的思想,已经深入中国人心,很多人早已在心灵里驱除了马列主义、专制主义以及中共专制派的“国情论”、“特色论”等等荒谬的思想理论。这意味着自由民主制度,在中国大陆,已经具备了国民的思想基础。

   杨天水于云南昆明

   2004年十月十日

   附注:以上两篇文章,皆首发于博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