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从邓小平终止了中国情报部门利用大使馆开展情报后,海外很多想卖情报给中共的情报贩子们面临了摸不着门路的困境。美苏以及主要国家的大使馆里都有公开和半公开的情报官员。冷战时,如果有人想出卖情报给对方,只要找个机会走进对方的大使馆,丢下一封信,留下自己的简短介绍和联系方式,就搞定了。事实上,冷战期间已经公开的最大的间谍案件,十有八九是这种自动送上门来的。中国大使馆可谓典型的“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例子,为了所谓不被国外抓到把柄,至今不肯在大使馆给国家安全部情报官让几个位置出来。这就使得很多想走进大使馆放下一封信的变节者望而却步。也使得中共失去了很多花钱买情报的机会。要知道,冷战结束后,中国成为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大国。全世界的间谍和情报贩子都清楚,这些社会主义大国花钱是随心所欲的,买情报出得起大价钱,权力不受限制。
   但中国偏偏要标榜自己没有“情报单位”,不搞国外情报。所以,这些年,美国等国的反间谍人员也确实费尽心机想抓一两个把柄,都无功而返。他们使用诱饵到中国大使馆丢信,也都石沉大海。当然,中国当局虽然没有上圈套,可也就此丢掉了很多自动走上来出卖情报的未来间谍。这也就是迄今为止,美国始终没有抓到第二个金无怠的原因之一。实际情况也显示上个世纪里,中共除了在美国科学领域还有几个关系外,在美国政界高层,并无重要来源。
   两年前,FBI公布中共情报单位在美国开过大大小小的三千多个公司。这一点不假,可是FBI不清楚,这些公司大多是腐败的共产党干部子弟为了出国以及转移资产而搞出来的,除了少数能够购买一些高科技产品以及收集一些华人社区的情报外,大多是聋子的耳朵。
   中国对美国的政治情报一直存在着两级分化,一边是针对华人社区的情报干得如火如荼,蒸蒸日上;一边是针对美国政府和白宫的情报一塌糊涂,甚至连美国的某些机构如何运作的都搞不清楚。这又说明了一个让中国人蒙羞的常理:中国人也就对付自己人还行。
   

   有一件事可以旁证中共在美政治情报如何失败的,我当时没有写进小说里,是害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可能没有那么严重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的台海危机时,美国人非常焦急,克林顿一边命令航空母舰开赴台湾海峡,一边想通过外交途径赶紧周旋,让中国当局适可而止。可是,美国方面突然发现,所有沟通的渠道都关闭了。而且,中央情报局在北京的消息来源称,北京并不了解美国的真实意图和意志,有可能一意孤行。
   克林顿非常担心,责令国务院想尽一切办法把美国的意图传递给北京。可是,国务院没有办法,无功而退。中央情报局最后想到的办法是通过一些中共间谍把美国的意图输送回北京。对于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没有什么能够比他们的间谍输送回的情报更能让他们的统治者镇静下来并信以为真的。
   主意打定,时不我待。可是,中央情报局却面临另外一个大难题。他们虽然掌握了好几百中共情报员,可是左看右看,都看不出这些人有什么能力把“获得”的情报输送到北京高层。最后,中央情报局甚至生出通过在美国的中共高干子弟和家属传递美国最高当局“意图”的想法。虽然中共军方熊光楷将军扬言中国可以使用核武器对付美国西岸,但住在美国西岸的中共高干子弟可不少。包括他手下的共军情报局局长姬胜德的老婆和孩子。
   然而,这些共军家属和子弟都是警惕性很高的,他们自然以为美国想通过他们传递的信息是“诈唬”和“误导”的,中共情报高层也持相同看法。
   危机虽然最后平息了,但双方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危机之所以平息,主要是中共当时并没有胆子对抗美国,也没有真正要武力解决台湾的准备和意志。
   这件事后,克林顿责成中央情报局反思。中央情报局如何反思,我当时也不清楚。但不久后,华盛顿智库之间就流传着一个笑话:希望中共能够真正有几个像样的间谍潜伏在白宫附近,这样就能够避免北京整天歪曲和曲解白宫的意图和决心了。
   几年后发生了美国导弹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这次事件的真相不明,有说是军方为了炸掉躲藏在使馆里的中国军事专家和间谍,避免美军损失(他们相信美军飞机是在中国专家的指导下打下来的)而故意“误炸”的,也有的说是中情局高层看不惯克林顿“和中共独裁拥抱”而蓄谋“误炸”,但迄今为止没有人认为这次“误炸”是克林顿批准的。所以“误炸”发生后,最想撇清责任的是克林顿。可是当他拿起电话时,中国的江泽民不听他的电话。沟通的渠道又次被掐断。克林顿这时又想起了中央情报局。
   这件事最后迫使中央情报局下定了决心,要就是让中共特务“渗透”到白宫,要就是为他们送一两个“高级间谍”。这件事是三年后,我从一位英国“研究人员”醉酒后获得的。他告诉我,你知道吗,可笑的是,目前中国国安部在美国华盛顿最重要的情报员是中央情报局培养和安排的。那之后,无论中美之间发生什么事,北京最高当局都会通过经营人员询问这两位从美国内部拉出来的情报员的意见。他们当然都会把美国的“真实意图”——有时也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希望他们知道的意图——告诉北京当局。所以,这些年,中美也还大体相安无事,这不能不感谢那两位隐藏在黑暗中的“中共间谍”。
   
   对情报机关的了解,让我鄙视情报机关。我的鄙视是不掩饰的,这让眼前的国军少校很不舒服,以为我想起了以前在马里兰州涮羊肉馆的经历。他收起了那个所谓装着福建某情报站内奸资料的档案袋。在他准备收起另外两个档案袋时,问我:“这个你也不要?”
   我说,用处不大,而且,我没有带支票薄。
   他大吃一惊的样子,过了差不多半分钟,才说:“你竟然想用支票付款?”
   我笑笑说,不用支票用什么?
   他大概看我毫无诚意,有点受屈辱地摇着头。我解释道:你不是不知道,如果用于今后研究,这种资料是可以在华盛顿任何一家智库报销的。如果不使用支票,我哪里有凭据?我自己要这些玩意干吗?转卖吗?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已经卖过好多次了?
   他的脸更红了,很气愤地样子把那些材料装了回去。我有点遗憾,刚才虽然看过,当并没有看仔细。
   不过,当时没有想到这些材料会使用在什么研究上,因为台湾研究大陆的流动人口,除了结论之外,其他的资料我随时可以找到,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台湾军事情报局接二连三地研究大陆流动人口,还和台湾军事部署、大陆社会安定以及台海危机联系起来,对我这个文学大脑远远发达过科学大脑的人的启示是很大的。
   后来,那天看到的台湾军事情报局的情报成为我《致命武器》的主要情节。
   
   (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