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恐怖档案》49-52]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档案》49-52

四十九

   我的最后一句话戳到了夏海鹏的痛处,也激怒了他。他跳了起来,恼羞成怒指着我的鼻子喊道:

   “我说,杨子,你别太过分!你分析人家头头是道,可是却从来不自省一下自己!

   “没错,我主观是为了自己,客观上却除掉了两个贪官。我一早就告诉你,我是一个俗人,不是神探,更不是什么鸡巴反贪污腐败英雄。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生存,为了更好地活着。我生活在这里,工作在这里,我进入了这个体制,那么我就得顺应这个体制的发展。历史给我们的教训够深刻的了,不管这个体制如何运转,不管他是对是错,有一条原则你必须记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上至国家主席刘少奇,下到普通党员张志新,只要不识时务,就是自取灭亡!

   “对不起,老同学,我可能让你失望,我不能成为你思想中塑造的那种反腐败英雄,我得首先匍匐在这个体制下,然后找机会向上爬,爬上去后,如果我良心未泯,我会为这个国家和人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的——

   “可是,我却不认为你有权力谴责我!你又干了些什么?你标榜自己很爱国,可是你受不了国家的体制,于是你出国了,也抛弃了可以控制你的档案,去寻求什么真相和真理?结果又如何?你不是差一点就把自己弄丢了吗?

   “老同学,以你的天资和勤奋,我可以断定,如果回来发展,一定可以春风得意,加入政界,我们互相提挈,不出十年,我们就可以在人民大会堂把酒聊天,那时你的官肯定比我的大,赚的钱也比我多,小情人也会比我的年轻和漂亮……

   “杨子,不要再沉湎在自己的思想中不能自拔,你该悔悟了——”

五十

   “夏海鹏副厅长,要教育我,你得先等一下,”我尖着嗓子喊着,压下了他的声音。“我现在不想谈思想,更不想提未来,我想知道事实和真相,我需要你的指教!”

   看到他暂时安静下来,我开始继续分析案情。

   “在你的精心策划下,密室失踪案终于重新开启,我们两人也越陷越深。当我听到吕副部长以崇敬的口吻讲到老岳以生命的肉体保护那些档案袋时,我觉得他是个大傻B。可是当我从他的儿子小岳那里听到这位一生都谨小慎微的老人无意中从档案袋里发现了关系网,并决定冒险揭露的时候,我心中对老人升起了敬意。

   “海鹏,无论是什么体制,人性的光辉永远不会被埋藏,更不会被抹杀。你抱怨目前的体制邪恶,把你这样的好人都变成了鬼,可是地球有人类存在后,绝大多数历史都是被暴君和奴隶主统治的,可是人类还是在不停进步,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好人永远多过坏人,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这一信念,和动物就没有区别了,而如果人沦为动物,是迟早要灭绝的……”

   “杨子,我已经受够共产党的说教了,你难道也想说教?”夏海鹏不耐烦地说。

   “好,我不说教,我继续。如果说从那时开始我对老岳开始怀有好感,那么也是从那时开始你显得是那么陌生。在老岳看来如此严重的问题,在你这个反贪污腐败专家那里竟然被一笑置之——我禁不住悲伤地想:眼前的夏海鹏显然不是那个睡在我上铺的从善如流嫉恶如仇的小伙子了——也就是在这时,我开始怀疑,你为什么如此露骨的袒露关于自己鸡巴的独白——难道你想让我信任你吗?如果是这样,没有比把自己的鸡巴拿出来更加有效了。

   “我压下了我的怀疑和不安,开始把前后一个个疑点用红线联系起来,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副虽有缺憾但却可以看出来龙去脉的图画。其中,老岳如何开启这些档案,又如何封好,以及如何找出它们,颇费了一番思量。这个问题解决后,就遇到新的问题,他们为什么害怕老岳的尸体出现在档案库?又是如何在三个小时里把尸体掩藏了起来?这些问题我是分别从小岳和吕副部长的谈话中得到线索,然后进一步观察得出了结论。

   “从小岳的谈话中,我听出老岳在发现问题的时候,决心通过组织解决问题,这反映了他信任组织,也反映了他的无知。要知道,他无论告到哪一级组织,哪怕是透露一点点信息,那么根据中共的组织原则和他们那张网的运作规则,组织部吕副部长都将是最先知道的。他如果知道了老岳在干什么的话,应该是最害怕尸体出现在档案库的人。尸体出现在档案库,不但会引来公安的调查,而且也会引起上级党组织的关注——这些关注和调查正好会暴露出老岳生前正在干的事情……。同时,我又从吕副部长的嘴里听到了档案库进水的情况,从而推测出他们在档案库挖掘了排水管道。你知道,防空洞的排水管道非常难挖,往往需要挖得很大,直接接到城市总排水管。这就是说,在那三个小时里,吕副部长指挥手下的爪牙潜入档案库转移了尸体,或者就地把尸体放在排水管道里——但不管他们放在什么地方,在我们发现排水道的秘密后,如果要追查,肯定可以找到尸体……”

   我说累了,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海鹏,虽然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密室失踪案,接连破译了‘滴血的档案袋’和‘恐怖档案’,发现了那张‘网’,但我的脑袋却没有忘记那两份出现在死亡现场的‘神秘的档案袋’……在这里我又走了弯路,实际上也是被你误导了。我至今还相信你的档案袋也神秘失踪了。你多次让我把你的档案袋和出现在建设厅长尸体旁边的档案袋联系起来……。现在,我才知道,那完全是两回事,你偷出了他们的档案袋,你的档案袋却也同时失踪了。我想,你大概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档案袋在哪里了,是不是?”

   说罢,我死死盯住夏海鹏,他也愤怒地回瞪着我。

   “姓吕的副部长看到是你经手这个案子时,心中就有些害怕,毕竟你是那个毛头毛脑的堂吉柯德,曾经挺着没用的长矛刺向他们那张大网。为了在关键时刻制住你,他抽走了你的档案——这件事情在案子第一次关闭时,你见到他们的时候就知道了,你预感到你完蛋了,他们再次抓住了你的档案,你的鸡巴,而且这次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这也是迫使你使用‘神秘的档案’这一招的主要原因,好在你早就有预感,预先使用自己的风衣偷出了一些贪官污吏的档案袋……”

   “杨子,我真该把这神探的称号给你呀,你简直是无所不知,佩服,佩服,老同学!我就乘你说累的机会,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为什么对这些没有看到的事情了如指掌 ,却对着镜子认不出自己呢?”

五十一

   夏海鹏抓住这个机会,大声地说:

   “你认识自己吗?杨子,也许旁观者清,我比你更加了解你自己吧。你声称爱国,却跑到国外去。这就像你自称相信真爱,却不肯结婚一样,你当然有你的理由,什么看多了不幸的婚姻,见太多结婚证成了把不幸的人系在一起的绳索,说什么,你要追求那种仅仅靠爱就可以维系一生的爱情——我靠,到今天,你不还是孤身一人?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热火朝天,富人如雨后春笋一样直往外冒,中国的神五神六都上天了,你却只看到腐败、贪污和贫穷,请问,世界上总得有穷人,中国那么多人,不穷如何统治?都富有了,都来上网看书读报纸,都来要求自己的权益,那么我们这些靠自己的努力靠刻苦奋斗脱颖而出的精英的利益和特权又该放到哪里?——杨子,想一想,你能住四星级酒店是因为我在公安厅工作,我现在当了厅长,从明天开始,我就可以安排你住最好的五星级酒店!这一切,不正是我们十年寒窗苦读的结果?老同学,人生不就是那么回事!该享受时就享受,而且我们当之无愧呀!”

   “不要再不现实了,不要再义愤填膺了,不要再和自己过不去了。你干的事情——写文章揭露贪污腐败,到处奔走维权,主张限制消灭绝对权力——或者你所说的事业,少了你一个,照样有人鼓捣。你又何苦把自己弄得痛苦不堪呢?你回来写一些歌功颂德的文章,我介绍你认识一些家乡的父母官……或者你回来做生意,我入股,保护你,支持你,我担保你两年赚一千万——社会发展有其自己的规律,犯得着我们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更何况,社会就是按照你呐喊奔走的方向发展了,你又能得到什么?老同学,看看前苏联,在人民的呼声以及众多思想自由和精神独立的自由知识分子的呐喊下,土崩瓦解了。可是,那些从精神上推翻这些体制的人今安在?自由的俄国的第一个总统是共产党的市委书记,第二任总统却是专制独裁政府的克格勃特务!嘿嘿,说不定,在你们的呐喊下,我们国家真的没有贪污腐败了,也实现了中国式的民主了,摇身一变成为民意代表和民选领袖的还是我们这些人,而你,很可能沦落到沿街乞讨……

   “老同学!不要以为自己无所不知!你的问题就是胡思乱想。我很不理解,在一个具体的案子中,你能够看清事实,可是对于整个现实世界,你却执迷不悟!”

五十二

   “谢谢你,海鹏,你还是让我把话说完吧!”我疲倦地打断他的话,我害怕再过一会,自己没有了说话的勇气,也失去了说话的力气。“海鹏,不愧为老同学,你了解我一点也不比我自己了解得少。我也不隐瞒你了,我确实迷失了自己,认不清楚自己了。如果有机会,我会向你请教的。但是今天,我们先不谈这个,我们在谈事实,在谈一件具体的事,我们在破案!”

   我喘了口气,接着说:“其实我并不是无所不知的,我是说在这件案子上,我还有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我下面要请教你。海鹏,就在我告诉你‘密室失踪案’告破的那天晚上,你好像确实很兴奋,我们还开瓶庆祝了,你还告诉我,明天一早你就要去挖掘尸体揭露真相,把吕副部长绳之以法——你是什么时候改变主意的?”

   我盯住他,他脖子都红了,却不肯开口。

   “come on!老同学,你连自己鸡巴的故事都告诉了我,到这个时候还有必要隐瞒吗?”

   夏海鹏耸了耸肩膀,叹了口气,说道:“好,我告诉你!”

   之后,他喝了一口水,慢慢地说道:“我其实没有改变主意,只不过是改变了方法。因为,你显然还没有完全弄明白,以为我在破案。其实不然。几乎从一开始,我就在找机会抓住吕副部长,他是老岳所说那个网中的主要人物,可惜由于他自己的档案袋存放在中央组织部的档案库,老岳没有发现这一点。可是,我知道。我要用这个案子抓住他,报复他对我的不公正。

   “杨子,那天早上,我确实带着大队人马前往组织部。到那里后,我一眼看见组织部梁主任站在档案室门口,失魂落魄,我心中暗暗高兴。他谦卑地走近我,低声说,吕副部长请我到办公室去一趟。我正要发火,准备派人去抓他,梁主任神秘地说,部长想和你讨论你档案的事——

   “于是,我强压下怒火,来到吕副部长办公室,他坐在那里,好像老了十岁的样子,我心中说不出的高兴。等到房间只剩下我们两人时,他请我走近他的办公桌旁边的凳子坐下,这时候,我注意到他手里正把玩一个鼓鼓朗朗的档案袋——我知道,那就是从档案库神秘失踪的我自己的档案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