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恐怖档案》45-48]
杨恒均之[百日谈]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档案》45-48

四十五

   我当然记得,当时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当两位好朋友在一起时,我说,海鹏,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出息的人大体上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性格外向,善于同人打交道,而且他们最大的优点是能够看得清周围的人,从而善于用人……这类人,如果有机遇,加上一些成功的必不可少的品质——开朗,坚强、勇敢,他们会成为最成功的政治家,企业家、征服者和军人……人类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人,他们带领自己的人民朝向他们心中既定的目标发疯地前进——成吉思汗,拿破仑,希特勒和毛泽东都属于这类人……

   “你就属于这一类!”我说。他高兴了几秒钟,然后就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我。

   我接着说,另外一种人则是性格内向,兼具懦弱和孤僻的特点,他们不善于和人打交道,也分不清周围的人是好是坏,所以经常被人欺骗。他们还有自怨自艾的毛病……不过和前一种人相比,他们虽然总是认不清周围的人,但却对自己有更好的认识。如果历史环境允许,这些人中有部分人会脱颖而出,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孔子,伯拉图、马克思和萨特就属于后一类人,他们生前几乎没有能力生存下去,然而,他们的思想在他们死后多少年仍然成为指引人类前进的灯塔……

   “你的意思是说,你属于这第二类人?” 夏海鹏当时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四十六

   我当然记得大学的时候和我最好的朋友夏海鹏的对话,但现在不是回忆的时候,更不是诡辩的时刻,现在,我必须要把事实摆出来,我在破案!

   “你不要打断我,夏海鹏!听我说完,当然如果我说得不对,你可以提醒我。”我说,“由于你没有考虑清楚,就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去打击贪官污吏,结果你触动了那张覆盖了广南省贪污腐败分子的大网——当你意识到时,已经晚了,你不但没有升职,而且连好不容易挣来的处长的职务也被撤掉了。

   “很有些讽刺的是,你对付那些小的贪官污吏的独门功夫是抓住他们的鸡巴,而他们上面的主子——那些大的贪官污吏对付你的办法也是抓住你的鸡巴,而且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意识形态和你的档案袋,轻而易举地把你裤裆的问题都上升到你的思想问题,让你无论在‘三个代表’的学习中,还是在‘保先教育’中,都成为落后分子。海鹏,我同情你,这场较量你是输定了,除非像你感叹的那样,把自己的鸡巴割掉,你才有胜算。当然,就算割掉了那个整天给你惹祸的鸡巴,你也无法抹除它留在你自己档案里的污迹!”

   夏海鹏半张着嘴巴看着我,我继续讲着。

   “正因为这样,当你向我忏悔自己的鸡巴惹祸的时候,即使毁了我的胃口和早餐,我心中还是同情你的。而且,我还感觉良好,认为老同学对我开诚布公——所以,你请我帮忙破案,我觉得义无返顾。我哪里知道,你竟然如此有心计?”

   “你不要冤枉我,杨子,你怎么能说我一开始就成心要骗你?”夏海鹏抗议道。

   “我冤枉你?海鹏,那就听我继续说下去。这个案子其实不难破,可是由于你心中太乱,从进入组织部的时候起你就惦记着自己的档案袋和自己的前途,所以你无法快速破案。而你却想快速破案,赶上每年这个时候的干部提升任命——这些我都查过了。办案最忌讳的是心有杂念,特别是不能跳出自己的圈子,你这个神探当然知道这一点,于是你想找人帮忙。也许从一开始你就存着要利用这个案子达到目的的想法,否则,能够帮你破案的公安同志有很多,你没有必要求助于我。当然,除非你不想让人知道这个案子是如何破的,甚至到底破了没有——符合这一条件的当然就是老同学我了,毕竟在这里,我是孤家寡人。”

   我停了一下,阻止了想开口打断我的夏海鹏。

   “既然我加入到案子的侦破中,那么你要在我面前耍花招,其实是很不明智的。我们两人都知道,在大学时,我不但成绩比你强,而且,也比你更会思考,会推理。可是,我竟然一直没有发现问题,或者我发现了问题,却视而不见,你知道为什么吗?你当然知道,因为这正是你费心设计的。你给我讲了那么多关于自己鸡巴的故事,让我觉得非常之突兀。要知道,就算以前在大学时,你也没有这样坦白过,更没有这样露骨。我早该想到,你正是用这样的故事,让我完全放下自己的戒心。是呀,我就再多疑,也不应该怀疑一个如此坦诚向我忏悔自己鸡巴的人呀——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自己鸡巴的故事更加隐秘的事情吗?当然有,那就是你的野心你的理想和你想加入那张网的愿望,只有加入那张贪污腐败的网,你才能彻底从被人家抓住鸡巴的困境中解脱出来,最终又可以让自己的鸡巴更加解放,更加肆无忌惮……”

   “杨子,能不能不讲下去了?”夏海鹏有些恳求地打断我。

   “不行,我一定要讲下去,你知道吗?你犯了个错误,为了让我离开,你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达六天之久,你知道对于一个整天使用脑袋,终日胡思乱想的人,六天时间的苦思冥想足可以想通人世间的任何疑案!”

   “你想得太多,这并不好。”夏海鹏皱了皱眉头,起身为我倒了一杯水。我确实有些口干舌燥。

四十七

   在我喝水的间隙,夏海鹏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杨子,你能不能成为一个指导人类的灯塔,我真没有信心,但我可以肯定你是一个思想者……我还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也就是你心中那种看着你们为人类举起的灯塔,带领人民往前猛冲的人。我只是一个俗人,什么叫俗人,俗人就是普通人,我要生活,要工作,要娱乐,为了这些,我可以不思想……说实话,我鄙视思想!我说你是一个思想者,那是因为,我觉得你整天胡思乱想,最后把自己弄得黑白颠倒真假难辨。刚才,你看起来是在分析我,其实只不过又找到了一次机会检阅大脑里的那些思想。

   “杨子,你整天这样生活不累吗?一边东奔西跑,一边胡思乱想,好像在到处追求,到头来不但找不到北,而且还差一点把自己弄丢了。现在你要来‘思想’我吗?告诉你,我一点问题没有,有问题的是你。你睁眼看看,我们广南省有几个反腐专家有好下场的?他们有的甚至去坐牢了,另外几个朝不保夕,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旧社会的生活——可是你再看看那些贪污腐败分子,他们的权力越来越大,生活档次越来越高,小车越来越豪华,情妇越来越年轻漂亮,那张网也越织越大和越坚固——我说的现实,当然不能和你的思想相比,可是——

   “老同学,我生活在现实中,不是生活在思想中呀!”

四十八

   “老同学,长进了,开始分析我了?”我打断他的话,嘲笑地说。看到他不想停下来,我伸出的指头几乎戳到了他的脸。

   “你想分析我,也得等我先把案情讲完呀,这可是事实,并不是我脑袋里胡乱编造出来的。”我说,看到他停下来,我继续讲述着。

   “海鹏,这六天里,我把案情反反复复地思考了无数遍,当然我的身体也没有闲着,你看到了,我到图书馆,到了很多地方……让我继续告诉你我的发现吧。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你走进档案库不久,可能就想通了,可是,为了其他的目的,你必须把案子搞得复杂一点——至于这个其他目的,你一直在误导我,让我认为你是想找自己的档案。其实如果我警醒一点,当时就应该明白,你找自己的档案有什么用?

   “走访了小岳后,我才搞明白,找到自己的档案虽然没有用,但掌握其他人的就不同了。档案还有另外的用途,这些记录了很多虚伪材料的档案,也同时记录了那些人的肮脏交易和思想、行为,掌握了档案,再配合一些辅助材料——例如人民举报的贪污腐败证据,就可以成为很好的敲诈武器——

   “你知道,发生在党政军办公室的案子很容易受政治因素左右,你很害怕这个案子不了了之,但你又无法快速破案,你开始想如何可以让这个案子继续下去。你当然一早就看出这个案子和组织部高层有瓜葛,于是你想,即使无法破案,但只要案子没有了结,那么,组织部对你就有所忌惮,这次提拔干部时,组织部的吕副部长就不可能忽视你。为了稳住你,他很可能建议恢复你的处长职务——所以,你需要找到破案或者延长这个案子的办法。

   “你大概还记得,从一开始,我对这个案子的了解,都是通过你讲述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只知道有吕副部长、梁主任、小岳这样几个当事人,我并不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穿什么衣服——直到你带我去亲自办案,我才接触到这些人,也第一次对他们的长相和衣着有了印象……可是那天,你带我到档案库时,我发现最让我意外的竟然是你,你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不喜好夸张的衣着,办案时穿着普通的西装——可是,那天,我看到你却穿着夸张的风衣!

   “海鹏,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那件风衣一定是刚买的,或者放在柜子里很久了,我不是从你穿戴的不自然上看出的,而是从风衣上的折痕和发出的气味判断的。海鹏老同学,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用那件风衣做掩护偷出了几份档案吗?”

   夏海鹏大吃一惊,脸上的颜色也变了。我想安慰他两句,但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好继续说:“海鹏,其实你偷出那些贪官污吏的档案,甚至威胁敲诈他们,我一点也不在意,不要把我的思想想得那么正统。多少年前,正是为了抛弃自己的档案,我才出国的。你知道吗,当我推理到这里的时候,我很惊慌——因为,我很害怕那两个死在自己档案袋旁边的贪官是谋杀而不是自杀和意外……”

   “不是谋杀!”夏海鹏急切地看着我喊道,“我向你保证,老同学——”

   “你用什么向我保证?用你那条真诚的鸡巴吗?”我讥笑道。

   “你得相信我,我只是把档案袋快递给他们,然后再打电话威胁他们——”

   “嘿嘿,那一定是掌握了让他们痛不欲生的致命武器!”

   “没错,他们两位的所有犯罪证据我都掌握,那个建设厅长从全省几乎每个新起的楼房中都受贿上万元,目前存在香港的钱早超过了五千万。而那个省委办公厅主任则公开卖官,给处长、科长明码标价,然后和组织部的吕副部长分赃款……我把他们那充满谎言的档案袋快递给他们,然后打电话历数他们的罪行,原本是吓唬他们一下,让他们适可而止,知道进退,然后把档案袋退还给公安部门——没有想到,他们自知罪行严重,一个为了不连累家人,开枪自杀了。另外一个,在接电话的时候心烦意乱,出了车祸,也死了——”

   “好,”我拍了下大腿,“死得好,这样的人死得其所!老同学,你可谓是为民除害了!其实,老同学,你是把我看扁了,像这种为民除害的事,你就是真告诉我,我不但不会阻拦,而且,还会为你出谋划策呢!”

   “是的,我不应该隐瞒你的,”夏海鹏心情轻松地说,“早知道这事情你迟早会知道,而且会引起误会,我真该早点告诉你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